百书斋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五百七十一章 四九星辰,死里逃生

第一千五百七十一章 四九星辰,死里逃生

  尽管杨君山不认为灵植园中的一株灵桑王树能够给杨氏带来多大的损失,但此时杨氏家族之中没有一位仙境长生者坐镇却也是事实。

  因此,当突然收到来自于海外的预警之后,杨君山不得不令身外化身先带着长河灵舟返回西山星宫,而他则只身一人前往海外。

  西山阁楼秘境之中,杨沁瑜等一众杨氏修士在十余丈之外,望着场中的情形沉默不语。

  一棵超过了二十丈的茂盛桑树,此时却活转过来,如同一棵树人一般,不断的伸展着如同手臂一般的树枝,同时地面的泥土也不断的翻滚,仿佛随时都会有化作双足的树根从中迈出来。

  然而无论这株树人动弹的如何厉害,发出何等奇诡的嚎叫,周围的杨家修士却仍旧无动于衷。

  因为此时便在这棵树人的身周,正有一层晶莹剔透的丝线裹在它上面,任凭这棵树人如何挣扎,也始终无法从这层看上去异常单薄的丝线当中挣脱出来。

  不仅如此,这树人脚下的泥土虽然不断的翻涌,可随即便马上又重新化作质密的地面,虽然在树人跟脚的不断挣扎之下不断的隆起,却始终无法将地面下的根系从地面的束缚当中挣脱出来。

  而在这棵树人身前七八丈之外,站着一位衣着朴素的中年女子,略带沧桑的面孔还能够看到以往的一丝清秀,可原本清澈的双目,如今看上去却只剩下了苦楚过后的空寂。

  在这女子的身旁,则有一位容貌看上去与女子有几分相似的三旬男子正做搀扶状。

  “你背叛了自己的父亲!”嘶哑而怪异的声音从挣扎的树人身上传出。

  “你不是我的父亲,而这里却是我丈夫的家族,我的儿子也在这里!”

  那女子说到这里的时候,这才有些僵硬的转头看向搀扶自己之人,原本空寂的目光当中才有了几分色彩。

  “娘,您……”男子神色间充满了担忧。

  “呵哈呵哈,笑话!”

  那树人如同树皮摩擦一般怪异的声调再次传来:“你觉得这样就能讨好杨家的人吗?别忘了,你当初嫁给杨君昊原本就是老夫的谋划,否则就凭当时杨家一个旁系子弟,如何能够配得上灵溢宗桑无忌的千金?就凭这一点,你就不可能得到杨家的原谅,更何况杨君昊在众人看好的情况下渡劫失败,你觉得杨家的人要是怀疑你,你能说得清楚?”

  那树人这一番话说出,哪怕明知道是在挑拨,却也还是让周围一种杨家修士微微出现骚动。

  女子却仍旧是一副死寂一般的神色,道:“我的丈夫已死,杨家与我何干?如今我只是为父亲复仇!”

  “复仇?你太天真了,我不过是一具主人随时可以舍弃的傀儡而已,杀了我又与你何益,与主人何损?”

  哪怕树人说话的强调再怪异,也足以让人从中听出嘲讽的意味。

  “只要能坏掉你的布置便是了,我只做我力所能及的事情,剩下的自有人会找你清算。”

  女子似乎哀莫大于心死,任凭那树人如何挑唆,却始终都不曾激起她丝毫的情绪。

  说罢,女子便在身边儿子的搀扶下欲退走。

  那树人见状高声道:“你以为这样做就能在杨家人面前将功折罪么?你太单纯了!在你用千年寒冰蚕丝将我的本体束缚起来的时候,我的本体地下的根系早已经处在了灵植园木脉的包围当中,就连这地面也早已被藏匿于地下的后手镇压,使得我的根须无法破土而出移动行走。杨家在此之前并未发现我能身化树人,可他们仍旧准备了这些手段,防备的是谁?只能是你,他们早就在怀疑你了!”

  搀扶着中年女子的难修忍不住向着周围杨家修士看去,却见为首的杨沁瑜避开了他的目光,男子顿时明白那树人说的不错。

  “珝哥,你先带十三婶离开这里安顿一下,灵植园的事情处理之后,这里还要交给你继续打理。”

  杨沁瑜这时上前一步开口说道。

  “好的!”

  杨沁珝下意识的答应了一声,不过马上又意识到什么一般,语气很是平淡道:“不过打理灵植园就不必了,我现在恐怕并不合适。”

  杨沁珝话一出口,原本正向外走去的桑椹儿步伐一顿,微微斜过来的目光中愧疚之色一闪而过,而杨沁珝却看上去很是平静,继续向外走去。

  杨沁瑜在其身后大声道:“珝哥,现在正是用人的时候,珝哥你能在这个时候撂挑子么?况且我爹说了,让十三婶去百雀山休养一段时间,他回来的时候会带着十三叔的遗物,十三叔对于家族的贡献有目共睹,便是十三婶当初对家族的帮助也甚大,你难道要让两位长辈在家族中的荣耀蒙羞么?”

  “百雀山?”

  杨沁珝微微一愣,正要说什么的时候,却见得旁边的母亲很是认真的看向他,道:“我们的事情与你无关,你应该留下来,你父亲一辈子姓杨,你便只能姓杨,他说的不错,你父亲的地位和荣耀需要你来继承。”

  杨沁珝原本到嘴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怔了半晌才道:“好!”

  在桑椹儿母子离开阁楼秘境之后,那被冰蚕丝越缠越紧的树人似乎已经明白最后的时刻即将来临,因而也挣扎的越发的剧烈。

  可或许是因为刚刚那树人一番挑唆的言语让杨沁瑜大为恼火,此时它在镇压之下却是连声音都无法发出来了。

  “小姑姑,小果叔,接下来看你们二位的了。”杨沁瑜吩咐道。

  “它的根系已经被锁住了呢。”一个少女从杨沁瑜的身后探出头来说道。

  尽管已经过去了一两百年,可时光却仿佛没有从杨杨的身上留下过任何的痕迹,她看上去仍旧是那个十六七岁的少女一般,而且总喜欢从人的背后出现。

  “嘿嘿,早就看它不顺眼了,这一次一定要将它的本源吞得一干二净才行!”

  时间同样不曾让杨果长大半分,那个梳着冲天辫挂着红肚兜的小男孩说话仍旧奶声奶气,却偏偏要装作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

  “千万莫要损了木脉根基!”

  尽管事先早有准备,但杨沁瑜看看这两位永远也长不大的“长辈”,觉得还是仔细叮嘱一句才放心。

  “放心,放心!”

  杨果挥着胖手,一副满不在乎的语气道:“老大的手段何其精妙,我们早就绕过了这棵桑树另织了一条木脉出来,如今收了它的本源只会让西山的木脉更加强大,断然不会误了老大的布置。”

  杨沁瑜闻言晓得二人已经明白了事情的重要性,道:“按照我爹的推演,待得周天星界彻底成型之后,便会引得星空陨石以及大型星体之类融入星界之中,到时候能否将这些星体捕捉,捕捉多少,就要取决于家族的仙阵底蕴了。”

  杨果露出一副满是钦佩的表情,拍马屁道:“不得不说老大就是厉害,就凭当初在域外找到的一座残缺仙阵,便能够推演复原出完整的仙阵阵图,真要是将那什么七星七巧连环仙阵的原理融入西山的五行雷光仙阵当中,到时候西山大陆之外至少七颗星体环绕保护,整个大陆都在仙阵的守护之下,到时候别说什么星宫飞舟、星界长舟,便是星河大舟、星空巨舟,也不够一颗星体撞击的。”

  杨杨这时在一旁插嘴道:“不是七颗,是七七四十九颗,其中七颗是主星,剩余四十二颗是陨星,哥哥的仙阵体系可要远比咱们想象当中严密且庞大的多。”

  “什么,四十九颗,我怎么不知道?”

  杨果大呼小叫道:“可你又是怎么知道的,这不公平!”

  杨杨白了他一眼,道:“不过哥哥也说了,这只是他推演当中最为理想的状态,想要完全大成可并不容易。他还说要是能够亲自去一趟河洛星宫就好了,传闻那河洛星宫有一座周天星斗大阵,乃是以两件仙器河图、洛书作为阵基,真正将整个星宫都笼罩在仙阵当中,号称‘无垠星空第一仙阵’,乃是整个星空各族阵法师心目中的圣地。”

  ----------

  西山灵植园中发生的事情杨君山自然不知晓,这个时候的他刚刚感知到留在域外妖仙庞竺身上的三花附身被触动,与杨桦仙尊分开之后,正加紧向着海外而去。

  而与此同时,在杨君山的命令之下,不得不赶往海外保护杨立钊的妖仙庞竺,此时正一脸心有余悸的望着远处海面上那道翻江倒海一般的身影。

  而在他胖大的身躯之后,杨立钊探出头来,看了看脸色苍白,一身肥肉还在瑟瑟发抖的庞竺妖仙一眼,低声道:“庞前辈,谢谢你!”

  庞竺的牙齿还在发颤,闻言勉强扭头看了杨立钊一眼,脸上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道:“杨,杨少,那可是腾蛇,大罗妖仙呐,你,你那祖父大人,可不厚道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