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五百七十三章 带个口信,仙宫凌霄

第一千五百七十三章 带个口信,仙宫凌霄

  上官雷不知道这已经是自己多少人被人打倒在地了。

  他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自己堂堂仙人,而且是在进阶金仙的情况下,居然还会被人如此蹂躏!

  对,就是蹂躏,非但毫无还手之力,还要任对方捏扁搓圆的那种。

  原本重塑仙躯的喜悦,原本进阶金仙的万丈豪情,都在那个在他进阶金仙的刹那,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神秘存在,用一双拳头给打得支离破碎。

  凛冽的拳风以及动荡的虚空,逼得上官雷甚至于想要顺畅的吸一口气都做不到,以至于他到现在都没来得及询问一下对方的身份。

  直到上官雷整个人都放弃了挣扎,已经完全就是一副听天由命任人宰割的模样之后,那密集如同雨点一般的拳劲突然便消失了。

  然而上官雷却仍旧不曾做出任何反应,如同一条死狗一般趴在地上喘息,不是他完全放弃了求生的欲望,而是知道现在的自己根本就逃不掉,因为那一道让他心悸的气息始终都萦绕在他的身后,仿佛都在期待着他有所挣扎一般。

  而事实上类似的场景在之前已经数次出现,每一次上官雷以为机会来了,想要挣扎着逃遁离开的时候,却马上就会迎来比前一次更加暴烈的摧残。

  “您到底要怎样啊?要杀要剐给个痛快!”

  上官雷觉得自己都快要哭出来了。

  上官雷觉得自己实在太冤了,这一通打来得实在莫名其妙,没有任何理由,也没有任何征兆,甚至对方明显有着轻而易举掐灭他生机的能力,却始终都用这样一种如同凡人街头斗殴一般的方式对他进行暴揍,而直到现在,上官雷甚至都没能看到对他施暴之人一眼。

  “你的雷霆法身,哪里来的?”

  一道连声音当中都浸透着冷傲的问话从上官雷的身后传来。

  终于说话了!

  上官雷甚至觉得这一句话此时听在耳中不啻于仙音,然后紧跟着他便觉得心头仿佛有一万只凡兽奔腾而过。

  弄了半天,自己挨揍的原因是因为这个,早说啊!

  “杨君山,是杨君山教的!也是他让我来这里借助散逸的雷海本源重塑仙躯的。”

  上官雷忙不迭的将杨君山供了出来,他实在是不想再被人拳拳到肉那般暴打一通了,仙人的尊严都要被砸在地上碾碎了。

  “哦,原来是他,那倒是情有可原!”

  那道声音再次从身后传来,只是为什么语气当中居然还带着一丝恍然?

  既然如此,你早问啊!

  雷霆法身,居然是雷霆法身惹的祸,杨君山你坑我啊!

  听那语气便晓得你们两个认识,既然明知道这里藏着如此剽悍的一位存在,上官雷可不相信杨君山会想不到他交给自己的雷霆法身秘术不会引起对方的误会。

  上官雷现在的心思已经不知道有多么复杂,怕在地上的他将一只手臂举了起来,道:“大神,在下现在能起来了么?”

  上官雷顿时感觉后心一凉,似乎身后的那位存在将目光重新落在了他的身上。

  “在下还是趴着吧!”上官雷再次将头埋了下去。

  于是便听得背后那道声音再次传来,道:“既然你已经学会了雷霆法身,想来速度应该不慢,那就麻烦你跑跑腿去一趟湖州吧。”

  “湖州?”上官雷有些意外。

  “怎么,不愿意?”身后那道声音的语气一下子便沉了下来。

  “不是不是,在下正是要去湖州,顺路,顺路,只是觉得好巧!”上官雷可怜兮兮解释道。

  “嗯,那就好!”那道声音似乎显得很是满意。

  “不知道大神要在下做什么,在下前往湖州也是奉了君山仙尊的命令。”

  思来想去,尽管万分不愿,但上官雷觉得还是得将杨君山这个大神抬出来不可。

  “且为本尊带个口信过去!”也不知道身后那人是否因为杨君山的缘故,语气听上去倒是缓和了不少。

  “不知道是什么口信,又带给谁?”上官雷小心翼翼的问道。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你只管去湖州做杨君山吩咐你做的事情便可。”那道声音听上去居然有几分唏嘘。

  不知道什么口信,也不知道给谁,这口信怎么带?

  便在他暗中吐槽的时候,却忽然觉得自己的肩膀仿佛被人拍了一拍,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顿时让上官雷汗毛乍立。

  然而过了片刻之后,身后却始终不再有动静出现,上官雷才觉微微心安,然后又忽然意识到什么,小心翼翼的开口道:“前辈,前辈?您还在在么?”、

  一连问了几遍,身后却再无回应,上官雷终于大着胆子抬起头来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空空如也,那个他始终连容貌都不曾看到一眼的神秘存在居然就这般消失了,仿佛从始至终都不曾出现过一般。

  然而上官雷脸上火辣辣的感觉却告诉他,先前他所遭遇的一切都是真切存在的经历。

  “到底是什么口信?”

  上官雷摸了摸自己的肩膀,在此之前,神识早已经反复略过了好几遍,却始终都不曾察觉到异常。

  这可真是倒了血霉了,一道雷霆法身的秘术传承居然换来这一通暴打!

  上官雷一脸晦气的抖擞着衣衫,不一会儿便又重新恢复了一副渊渟岳峙的仙人形象,而后却又很是小心的向着四周看了一眼,这才放心大胆的在原地化作一道霹雳雷光,瞬间向着湖州的方向去了。

  ----------

  无尽海域之中,那原本处于虚实之间的悬空巨岛正在随着星空的融入而变得越发的真实起来。

  澜瑄公主驾驭的海舟乘风破浪,正在海面上试图拉近与圆光巨岛的距离。

  然而就在此时,前方海域的海面突然隆起并急速抬升,随之便有如同海啸一般的巨浪向着海舟倒卷而来。

  “小心!”

  庞竺惊呼道,他害怕的不是海啸,而是那一股隐藏于海面之下的气息。

  “哼!”

  澜瑄公主冷哼一声,原本正在全速向前的海舟居然在刹那之间停了下来,站在舟上的庞竺以及杨立钊甚至都不曾察觉到有丝毫的不适。

  “定!”

  澜瑄公主一声清喝,如同言出法随一般,不仅前方海面上刚刚升起的海潮居然不再向着海舟扑击,甚至连周围虚空中的水汽似乎都随着这一声清喝而陷入了静止当中。

  “散!”

  又是一声清喝传来,原本静止的海浪瞬间崩塌,连带着周围停滞的水汽,也仿佛受到了驱逐一般,向着远离海舟的方向退去。

  然而就在澜瑄公主轻描淡写之间化去未知对手偷袭的刹那,一道青绿之影穿透了厚重的海水,原本数里之遥的距离瞬间被消弭,弹指之间直奔海舟而来。

  “大胆!”

  澜瑄公主怒斥一声,海水瞬间向上倒流,而后在海舟之前化作层层水幕,随后又见澜瑄公主张口一吹,一股森白寒气铺开,层层水幕瞬间又化作一道道冰墙。

  而后一连九道冰墙被青绿之影破开,直到撞上第十道冰墙之上,这青绿之影的速度才最终慢了下来。

  也是到了这个时候,杨立钊这才看清那青绿之影究竟是何物,却原来是一根长长的舌头!

  澜瑄公主所化的冰墙显然非同一般,那青绿色的长舌在破开冰墙的同时,却也被一道道森寒之气浸染,原本柔韧的长舌也渐渐变得僵硬起来。

  “哇呀呀呀——”

  庞竺觑得便宜,又存了向澜瑄公主示好的心思,见状大叫一声,便从海舟之中飞出,向着那根青绿色的长舌斩去。

  “不可,小心!”

  澜瑄公主猛然一惊,想要提醒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

  一道怪异的声音从海底传来,听上去就像是哨音,又像是用什么器具吹奏出来的一般。

  原本已经被一层冰晶覆盖并显得异常僵直的长舌,却瞬间如同折断一般当中折叠,前伸的长舌前半段向后狠甩,反而向着庞竺那胖大身形的后背上砸去。

  半空之中,庞竺原本大叫的声音瞬间变成了惊呼,而后那僵硬的长舌便狠狠的砸在了他的后背之上,惊呼又变成了惨叫,胖大的身躯直接被抽飞,而且是向着长舌出现的海面之上落下。

  与此同时,散落的海水被破开,先是两只鼓起来的巨大的眼珠出现在海面之上,紧跟着便是一个巨大的上面布满了条纹的三角形头颅,张开一张肉质巨口,坐等庞竺向着它的口中飞来。

  这只从海水之中钻出来的妖物居然是一只体型庞大的青蛙!

  眼瞅着庞竺就要投入这只巨蛙的口中,却突然听得半空之中一声嚎叫,庞竺的身形陡然变幻,一只体型丝毫不比那只巨蛙小多少的青背黑毛大肥猪出现在半空当中,然后便一路嚎叫着将那刚刚浮出海面的巨蛙砸进了海底深处,溅起了好大的一朵水花。

  而就在此时,三根狐尾突然从海舟之上伸出,其中一根向着海面一扫,原本动荡的海面不但平静下来,而且一下子变得清澈无比,一眼便能够看穿数十丈深的海水深处。

  第二根紧跟着又是一扫,原本清澈的海水忽然向下裂开,直追正向着海底深处砸落的妖仙庞竺的庞大妖身。

  而第三根狐尾此时则从裂开的海水之中探入,直接破开海水缠绕在了那青背黑毛猪妖的一根后退之上,巨大的狐尾法相瞬间绷直,连带着整艘海舟仿佛都跟着向下一沉。

  杨立钊竭力要将狐尾法相回缩,将砸落海底的青背黑毛猪妖救上来,却险些将自己也拉进了海水当中。

  可此事站在船头上的澜瑄公主非但没有出手相助,反而一脸凝重的看向先前那巨蛙出现的海面处,在那里不知何时正有一人踏水而立,正与澜瑄公主隔海对峙。

  “驭天星界的人,那只海蛙是你的驭兽?”澜瑄公主凝重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