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五百七十七章 君山劝返,三元齐聚

第一千五百七十七章 君山劝返,三元齐聚

  不得不说,任何一个大罗境的存在,哪怕是看上去实力很是孱弱,想要将之彻底灭杀并不容易!

  御苍穹手下三只仙阶驭兽被杨君山以碾压的姿态废掉了其中两只,可最后他自身却还是全身而退。

  而缠在杨君山身上的腾蛇,哪怕被他用破天锏直接插进了口中,内腑被捣得稀烂,可自身强横的生命力却仍旧支撑着它的生机。

  杨君山收掉了法天象地的神通,被他擒在手中的腾蛇也跟着缩小变成了一条几尺长的小蛇,虽然满口的鲜血,看上去奄奄一息,可实际上却只不过是重伤之后再被杨君山封镇才看上去萎靡。

  杨君山能够确定,这个时候他若是敢将捏着腾蛇七寸的手掌稍稍放松,这只看上去萎靡不振的小蛇瞬间便能够钻入虚空逃之夭夭。

  一场大罗仙境之间的较量打得风云色变,而澜萱公主却早在杨君山出现的时候,便已经被他用特殊的方式隔绝虚空保护了起来。

  此时一切尘埃落定,澜萱公主以真龙的形态出现在杨君山的背后一出现,便盯着杨君山手上那条看上去甚至有些懒洋洋的小腾蛇,不满道:“为何不将其杀掉?”

  杨君山笑问道:“杀掉多可惜?”

  澜萱公主提醒道:“那可是大罗境的仙兽,实在太危险了,一旦真压不住,恐怕立马便会抬头反噬。”

  杨君山解释道:“这个我却是知道,不过这腾蛇毕竟是大罗仙境的仙兽,想要斩杀大罗仙境存在的性命可并不容易,哪怕是我也要费些力气,况且这等绝世凶物,早已不知在世间存了多少年,可谓是一身是宝,真要是杀了,一具尸体的价值势必要缩水一半,那里如留他下来。”

  澜萱公主闻言显然有些不高兴,至于原因,便应当是先前澜萱公主被这腾蛇与那驭修联手搞得很是狼狈,内中早已不知将这腾蛇诅咒了多少遍,自然是希望杨君山乱刀斩麻烦,绝了后患。

  杨君山知晓原因之后却是苦笑道:“梁子早已经结下了,既然与那驭修早已撕破了脸皮,对方迟早还会找上门来,真正与我有仇的不是这条腾蛇。”

  澜萱公主也只是一开始心中愤恨而已,听得杨君山这般说,她自然不会去反驳这个自己心仪已久的男人,反而很快冷静了下来,问道:“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既是在询问该怎么处理这条长虫,也是在询问他接下来在海外打算怎么做。

  杨君山虽然是因为“三花附身”被触动,担忧杨立钊遇到了危险这才急匆匆赶往海外,可当他来到无尽海域的时候,这里虚空的转化融合情况在杨君山眼中便已经一目了然,海外三仙岛中最为神秘的圆光岛的现世,更是让他在第一时间便已经确认,仙宫现世了!

  别看现在的圆光岛——如今仙宫的所在地——只是数千年前,被九仞道祖毁掉天宫之后,被普元界主重新选址营建的替代物。

  然而没有人会否认,仙宫才是整个周天世界这数千年来最为精华的汇聚之地。

  或许有人已经在周天世界几大地界的陆续化界过程当中见识到了本源之海的汹涌,并得到了极大的好处,但圆光岛的现世,仙宫的出现,才是周天化界的真正饕餮盛宴。

  当然,这样的盛宴在开启之初,同样也就决定着能够参与的门槛极高。

  原本澜萱公主作为龙族正统,身份与血脉的高贵,再加上又是肉身成圣,自忖已经踏进了这个门槛,然而现世却是给了她一个狠狠的教训。

  她所认为的高贵的身份与血脉,在这场饕餮盛宴的真正参与者面前,不过就是一个笑话,甚至会被人当成一道开胃的小菜,一幕大戏开启前的暖场笑料而已。

  然而眼前这个早已被她所钟情的男子,却已经毫无疑问跨过了这道盛宴的门槛,有资格成为参与这场盛宴的顶级掠食者。

  杨君山自然明白眼前这位可称得上是红颜知己的用意,摇了摇头,道:“这条腾蛇我会封印,还要麻烦你带着钊儿和庞道友先行离开这里。”

  说到这里,杨君山的目光望向了天际当中已经渐渐由虚化实的圆光岛,那同样是一座浮空巨岛,低声道:“在那里,我恐护不得你。”

  就这一句话便已经足够了!

  长生者的情感从来都不是如火如荼般的激烈,却从未缺少如同老酒一般的隽永。

  澜萱公主的身躯从杨君山肩头滑落,化作人形俏生生的站立在侧的时候,她的脸上已经笑靥如花。

  当大战的余波在庞竺的感知当中尚未完全平息的时候,杨立钊便已经在催促惊魂未定的庞竺带着他前去祖父那里。

  可就当庞竺带着杨立钊来到距离君山仙尊只有数里之遥的时候,原本前行的遁光突然陷入停滞,在杨立钊不解的目光当中,庞竺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转头问道:“你刚刚看清那位龙女公主是从什么地方出来的吗?”

  杨立钊的神色看上去似乎也有些阴晴不定,听得庞竺的询问更是没好气道:“不知道,没看见!”

  庞竺“哦”了一声,有些犹豫道:“那,我们要不要等会儿?毕竟么,那个,周围的虚空波动尚未完全平息,还是有一定,嗯,一点危险的。”

  “你以为这么近的距离,他们不知道你我已经来了?”

  杨立钊白了他一眼,不过这句话他却是没有说出口。

  不过庞竺显然无需纠结太久,杨君山的声音便已经在二人耳边响起:“你们两个在哪里嘀嘀咕咕什么,还不快过来!”

  两人闻言连忙装作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给了过去,却见杨君山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而那位澜萱公主却是一副温柔和善的样子,并未掩饰她此刻内心的喜悦之情。

  杨立钊看了一眼便将目光垂了下去,嘴唇动了动却并未发出任何声音。

  庞竺则在一旁谄笑道:“仙尊,您老人家有什么吩咐?

  “狗腿,不,猪腿子,演技真差!”

  杨立钊眼皮一抬扫了一眼,便再次垂了下去。

  这是祖父大人的私事,但站在父亲的立场,嗯,算了,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为好。

  “这条蛇,你带回去!”

  杨君山将在他手心中已经团成一团的腾蛇交给了杨立钊,而杨立钊在接过来的刹那,那条原本看上去已经毫无声息的小蛇仿佛忽然间眨了一下眼睛。

  唔,蛇会眨眼吗?

  杨立钊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可源自于血脉的本能却在告知他掌心之物的危险,而且他自己也很快便意识到此物到底是什么,至于他身边的庞竺,更是已经吓得有些发抖了。

  “祖父……”

  杨立钊倒不虞这条蛇会翻起什么风浪,毕竟祖父大人就在身前,不过他可不认为祖父大人将他带在身边的时候,还会将此等凶物交给他掌管。

  杨君山打断了杨立钊的话,道:“出来这么久,也该回去看一看了,顺便将这条蛇带回去,让你父亲压在西山之下,他知道该怎么做。”

  说罢,也不等杨立钊心中翻起多少想法,杨君山转头看向庞竺,道:“庞道友……”

  “不敢,不敢……”

  庞竺连忙摆着双手,道:“仙尊有事尽管吩咐便是。”

  杨君山微微点了点头,笑道:“怕是还要劳烦道友护我这孙儿返回西山一趟,届时杨某必有所谢。”

  庞竺精神顿时一振,道:“能为仙尊效力,乃庞竺荣幸,仙尊尽管放心便是,庞某一定尽力护佑小少爷安危。”

  这也算是主动投效之言了吧。

  对于妖族来说,服从甚至投效于强者非但是一种习性,往往还会成为一种荣幸。

  杨君山笑了笑,又看向了澜萱公主,道:“你也和他们同行吧,送出海域星界便好,这一次想来龙族的强者也不会缺席,但在到来之前,你的身份并不适宜进入内陆星界。”

  澜萱公主点了点头,道:“我也正需要将驭修一脉有大罗仙尊出现的消息通知族内,毕竟驭修一脉向来敌视龙族,而龙族却向来不将其放在眼中,然而如今却是不同了,任何一位大罗仙尊,都有资格令任何一家种族势力慎重对待……”

  顿了一顿,澜萱公主的目光又在杨立钊掌上盘蜷的如同冬眠一般腾蛇上看了一眼,补充道:“……,尽管他最强的驭兽已经被人封镇。”

  杨君山点了点头,目光忽然再次划过了头顶的虚空,然后道:“尽快离开吧,路上一定要小心,如今海外就算出了无尽海域怕也不平静。”

  杨君山背负双手悬立于虚空,望着三人的背影直至在视线当中消失。

  “一条腾蛇,居然被你在举手投足之间镇压,杨道友的实力每一次都让老夫叹为观止啊!”

  一道声音突然出现在杨君山的身后。

  然而杨君山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早已知晓身后之人的到来。

  “不过杨道友还是要小心了,龙族里面可有不少老家伙,你与那个小龙女的事情要是让他们知晓了,说不得又会有一番波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