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六百三十章 推演,融合,恳求

第一千六百三十章 推演,融合,恳求

  杨君山的阵棋在进阶道器中品的时候,便曾经试图倒映河洛星辰,形成周天星斗星图,甚至还得到星宫诸位星主之助。

  但那也只是星图而已,充其量也就是个形似,并无斗转星移的变化之能,自然无法体现出周天星辰大阵的深层奥妙。

  可尽管如此,便只是这样一套周天星辰图,对于绝大多数阵法师而言,便已经算得上是弥足珍贵之物,若有几分悟性,甚至不难从中领悟出几道衍生的阵法出来。

  然而当杨君山的阵棋受到河图、洛书的青睐,并以龙马和龙龟的阵灵本源注入到阵棋当中之后,非但使得杨君山的阵棋品质一举提升到道阶下品,更为重要的是,使得阵棋上的星图有了运转变化之能。

  也就是说,杨君山的阵棋此时所展现出来的已经不仅仅是一副形似的周天星辰图,更是能够演化周天星斗大阵的奥妙,妥妥的便是一幅周天星斗大阵阵图。

  尽管碍于阵棋自身品质所限,这幅阵图还无法将周天星斗大阵的所有奥妙尽数展现,可哪怕只能有三成奥妙蕴藏其中,便足以令星空阵道修士为之疯狂。

  杨君山正是因为意识到了这一点,在欣喜之余尚保留着三分警惕。

  好在杨君山的运气似乎不算太差,周围星空大神通者虽然惊诧于他的阵棋得到河图、洛书两大阵道仙宝的青睐,但也只是惊叹或者嫉妒于他的阵棋从道器下品一路提升至道器上品而已,并未意识到阵棋表面星图得到河、洛阵灵本源之后的变化。

  杨君山故作惊喜的将阵棋收回细细观摩,同时不着痕迹的一把将棋盘上棋子所布下的星图抹乱,自然再不虞有人能够察觉到阵棋上发生的奥秘。

  尽管棋盘上的星辰阵图已经被抹乱,但阵棋本身已得周天星斗大阵阵灵本源之力的注入并与之融合,只要杨君山愿意,他随时都可以用阵棋恢复周天星斗大阵的星图。

  品质在道器上品的阵器究竟有多么珍贵?

  只要看一看被奉为阵道至宝的河图、洛书便能够知晓。

  河图、洛书号称不在中品仙器之下,可将二者分开来说,却也只不过是两件下品仙器而已。

  杨君山的大地阵棋品阶虽不入仙阶,但道器上品的品质也足以在河、洛之下称雄。

  更何况不要忘了,河图、洛书这两件阵道至宝乃是属于整个河洛星宫的,而杨君山手中的这套大地阵棋却是属于他自己的。

  别忘了,杨君山本身便是星空之中顶尖的阵道仙师,如今再得上品道器的阵器相助,真可谓是如虎添翼!

  哪怕是杨君山自己,在保留了最后一分理智将周天星斗阵图的痕迹抹乱之后,也不免完全陷入到了惊喜当中。

  在星空之中无数大神通者各怀心思的注意之下,杨君山在熟悉了阵棋在品质连续提升的变化之后,便迫不及待的将之祭出,准备真正体验一番道器上品的阵器究竟有什么不同。

  在杨君山第一次祭出阵棋的时候,依托于周天星斗大阵,大地胎膜所制的阵盘如同薄纱一般融入到星光之中,在虚实当中不断浮沉。

  然而当杨君山现在再一次祭出阵棋的时候,却像是直接在河洛星宫之中洒出了一片星辰,而这一片星辰却是直接融入到了河洛星宫之中,看上去却是毫无违和感。

  杨君山这一手施展出来,却是再令星宫之中诸多阵法师发出一片惊呼。

  要知道,周天星斗大阵乃是河洛星宫数万年以来无数阵法师的阵道智慧结晶。

  在这一片大阵所笼罩的星空当中,任何一颗星辰的位置都是经过了无数阵法师反复推演计算才最终确定的。

  这使得整座周天星斗大阵虽然庞大到笼罩一座星宫,可实际上却是浑然一体。

  在这种情况下,想要在这片星空之中随意放入一点什么额外东西,那可是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可偏偏杨君山就是将一枚枚棋子化作一颗颗星辰撒了进去,而整座星斗大阵居然没有任何排异反应。

  换句话说,杨君山的阵棋已然完美融入到了周天星斗大阵当中,同时也意味着,他在这座凝聚了不知道多少前人智慧的阵法体系当中,找到了破绽!

  中垣星宿星辰殿之中,伏震仙尊的一缕分神影像落下,看向殿中央的紫薇星主,急声道:“他这是要做什么?”

  紫薇星主的面前便是可以掌控整个中垣星宿的阵潭,而他也可以透过阵潭观察到整个河洛星宫,不过此时他的注意力也完全放在了白虎星宿之上。

  “他似乎正在借助刚刚进阶的阵器推演阵法!”

  中垣星主姬辰仙尊面露奇异之色,但语气听上去似乎也有些不大确定。

  “推演阵法?”

  伏震仙尊扭头看向殿外的星空,沉声道:“推演阵法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便将阵器所演化的星辰一一点入星斗大阵的空隙之处?这些空隙之处大部分可都是星宫阵法师这数百年推演出来的,既是星斗大阵的破绽之处,同时也是为日后星斗大阵能够更进一步提升留出的余地,然而君山仙尊入驻白虎星宿才几日?居然一下子便将所有的这些空隙找准了五成,嗯?居然还有七八处空隙居然是我等也不曾发现的!”

  伏震仙尊越说越是心惊,作为杨君山进入河洛星宫的引荐人,此时连他自己都对杨君山已经没有了多少信心:“现在整个河洛星宫恐怕暗中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窜连,毕竟杨君山的表现实在是太过惊骇了,哪怕他手中掌控的乃是道器上品的阵器,却也不该如此逆天才是。在他面前,河洛星宫数百年数百位阵法师的心血钻研就仿佛是一个笑话,除非,此人乃是包藏祸心,为图谋河洛星宫而来。”

  “你的心乱了!”

  中垣星主淡淡的开口说道:“作为他的引荐人,你是在担心他,还是在担心他连累你?”

  伏震仙尊一怔,马上道:“弟子是担心他对星宫有所图谋!”

  “图谋什么?”

  姬辰仙尊继续问道:“河洛星宫作为阵道圣地,这里的一切阵道传承都是对阵法师开放的,只要你能够学得会,包括河图、洛书在内,他还需要图谋什么?”

  伏震仙尊咬了咬牙,道:“师叔祖难道就不担心他会毁掉整个周天星斗大阵?太阳星主那里……”

  姬辰仙尊闻言顿时大笑起来:“白虎星主搞出这般大的动静,你可曾见到太阳、太阴两位星主作何反应?”

  伏震仙尊微微一愣:“呃,好像两位星主并无反应。”

  姬辰仙尊笑道:“这便是了,既然这两位没有丝毫动静,那么便意味着整个周天星斗大阵的局势还在掌控之中,既然如此,就让我等看一看这位君山仙尊究竟能够做到何等地步吧。”

  伏震仙尊怔了半晌,突然自失的一笑,摇头道:“说实话,弟子也实在是好奇他能够做到哪一步!”

  杨君山并不知道他在洒出阵棋的时候,究竟在整个河洛星宫之中掀起了怎样的轩然大波。

  而事实上,杨君山能够做到一下子便将洒出的阵棋融入漫天星辰当中,上品道器的阵棋能够起到的作用只是很小的一部分,更多的原因却是因为他的手中掌握了一副周天星斗大阵阵图。

  然而这一点除了杨君山自己之外,整个河洛星宫却是再无一人所知,这才会在星空的阵法师当中造成了如此巨大的轰动。

  茫然无知的杨君山此时正全身心的投入到了阵法的推演当中,而他的目的便是为了找到将五行阵道与七星阵道融为一体的途径。

  更为确切的说,便是想要推演出五行雷光仙阵以及七星七巧连环仙阵的融合办法。

  而周天星斗大阵中所蕴含的七星阵道是极为高明且晚辈的,别的且不说,单说四灵星宿每一座下辖七个小星宿,这七个小星宿便是七星阵道的一种集大成的体现,同时也可以作为杨君山用以推演阵道的依托,演化出不同种类的七星阵道体现方式。

  至于五行阵道,在周天星斗大阵当中虽然并未有集大成的体现,可杨君山却巧妙的借助了四灵星宿本身。

  四灵星宿东方青龙星宿属木,西方白虎星宿属金,南方朱雀星宿属火,北方玄武星宿属水,论及五行却是缺了土行一脉。

  然而却不要忘了,杨君山自己本身从一开始便走得是土行一脉。

  虽然比起四灵星宿所拥有的庞大星辰体系而言,杨君山一人难免势单力孤,无法撑起一座能够与四灵星宿比肩的庞大阵法体系,而河洛星宫之中也不可能拥有如此庞大数目的星辰个体存在,但别忘了杨君山也不是在构筑实实在在的阵法。

  他只是在推演,借助周天星斗大阵进行两脉阵道融合的可能性!

  因此,他完全可以借助阵棋的棋子幻化出一颗颗星辰,镶嵌于星宫之中,构建起推演当中的一座全新的星宿阵法体系,并不断的加以改动和优化。

  于是在此之后,直至河图、洛书再次消失在周天星斗大阵的星空当中,整个河洛星宫完全已经变成了杨君山一个人的舞台!

  在太阳、太阴两位星主的默许之下,杨君山完全沉浸在五行阵道与七星阵道的融合当中,四灵星宿共计二十八座小星宿的星辰,在他完全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完全放开了控制权任由他掌控。

  漫天的星辰都在为杨君山一个人而闪烁,整个河洛星宫的阵法师都在欣赏着他一个人的阵道表演,直至杨君山用阵道幻术构建起了一座完全与四灵星宿融为一体的五行阵道星辰体系,而在这一座五行阵道星辰体系当中,又完美的将七星阵道包含了进去,于是心满意足的杨君山便撤去了庞大的星辰幻术。

  一座全新、庞大而又完美的阵法体系忽然消失,这让一直以来关注杨君山推演阵法的星空阵法师们齐齐发出遗憾的叹息之声,所有人的脸上都留下了怅然若失的深情。

  他真的做到了,不仅是因为他完成了五行阵道与七星阵道的完美融合,更因为他是在周天星斗大阵的星辰体系当中完成的这种融合。

  于是,当杨君山从阵道的感悟当中清醒过来的时候,杨君秀带给他的第一个消息便是,太阳与太阴两位星主已经在白虎总殿门外等候了三个月了。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