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六百九十九章 雷声隐鼓

第一千六百九十九章 雷声隐鼓

  距离流火谷百余里之外的一片山谷之外,一座小巧的匿形阵布置在一片树荫之后,杨玄机与杨灵河二人躲藏在阵中小心翼翼的向着山谷之中凝望。

  “怎么样,怎么样?”

  杨玄机一边维持着阵法,一边向着杨灵河问道。

  “不妙啊,这些人暗中肯定有高人指点,他们现在挖掘的地点好像正像是你刚刚说的流火谷一条支脉的位置。”

  杨灵河在阵中小心翼翼的探查着山谷中三位外域修士的修为,发现除了为首之人的修为达到了华盖境之外,至于二人的修为也达到了瑞气境。

  “那可怎么办?山谷里面的这条支流火脉若当真被这些人挖断,虽不至于令流火谷作为阵法枢纽瘫痪,但肯定会在一定程度上削弱阵法的威力。”杨玄机焦急道。

  杨灵河盯着山谷中目光闪烁,盘算道:“叔,你说咱俩联手干他一票怎样?”

  “啊?”杨玄机下意识道。

  杨灵河指了指山谷,道:“里面三个外域修士乃是蛊族修士,他们的神通手段在一定程度上被我克制,再加上你我出其不意偷袭,未必没有成功的可能。”

  杨玄机闻言连忙摇头道:“你疯了?那里面修为最高的那个至少是四转高阶的蛊修,相当于我等的华盖境修为,你才不过庆云境,更何况人家还有四转初阶相当于瑞气境的帮手,怎么跟人家斗?”

  杨玄机见得杨灵河转过头来看向自己,没好气道:“你别看我,真要出手,我一个人能挡住那两个四转初阶帮手中的一个都勉强,就算挡住了,你以一敌二又有几分把握?”

  杨灵河闻言也有些踌躇,道:“那你说怎么办,难道就眼看着他们将那条支脉给挖断了?”

  杨玄机咬了咬牙,道:“要不等等?流火谷衍生而出的火脉都有阵法保护,那三个就算能够挖断这条支脉也不是短时间能够做到的,咱们在这里暗中监视,等苗氏兄妹两位前辈赶来,而且我听说三爷夫妇两个也从凉州星宫的冰原星域赶回来了。”

  就在杨玄机刚刚说完不久,就见山谷中为首的那位蛊修突然从腰间摘下一只布袋并打开,而后就看到密密麻麻的手指大小的火红色蚂蚁从中爬了出来,而后便向着地下钻了进去。

  “坏了坏了,是灵火蚁!”

  杨玄机见到那些从口袋当中络绎不绝爬出来的赤红色蚂蚁,感觉自己的头皮都在发麻。

  “什么是灵火蚁?”杨灵河问道。

  杨玄机急声道:“嗨,现在也解释不清楚,你只要知道灵火蚁不但可以避开保护支脉的阵法,还能汲取里面的火行元力就是了。”

  杨灵河看向山谷的目光突然一变,沉声道:“也就是说,这一下咱们就算不出手也不行了?”

  “唉,胜算不大,胜算不大啊!”杨玄机仍旧有些畏惧出手。

  “那倒也未必!”杨灵河低声道。

  自从外域修士通过雷光天幕降临西山大陆之后,流火谷上空的雷声便不曾有过停滞。

  浩荡的雷鸣声从流火谷向着四面八方传播,哪怕是在杨玄机等人所在的这片山谷之中,都能够不时的听到滚滚的闷雷声响。

  “这样真的可以?”杨玄机有些底气不足的问道。

  杨灵河干脆道:“除非你的阵法出错。”

  “老子的阵法怎么可能出错?”杨玄机一听顿时炸毛:“你要说斗法厮杀,你叔叔我承认肯定犯怂,但要说阵道造诣,你叔我敢说自己是杨家第二!”

  杨灵河不屑道:“还杨家第二,别光说不练!”

  杨玄机从腰间摘下一只大号的储物袋一扬,数十种布阵灵材向着山谷口外的不同位置落下,只听他气哼哼的说道:“你等着!”

  从流火谷方向传来的闷雷声越来越大,滚滚的雷鸣就像是在向着山谷这边蔓延过来一般。

  “轰隆隆咚……”

  雷声由远及近,甚至引得周遭天地灵力也为之震荡不休,令山谷之中的三位蛊修心中烦恶不已。

  “方兄,这雷声好像越来越近了!”

  其中一位蛊修向着为首的那位华盖境蛊修说道。

  方姓蛊修修为高出其余二人两个境界,天空之中散溢的雷霆之力对他影响甚小,闻言道:“不打紧,想来是流火谷上空那一众厮杀的大神通者向着这边靠近了一些。”

  “轰隆隆咚……”

  话音刚落,又是一声闷雷传来,听上去似乎距离这里又近了一些。

  另外一位蛊修闻言连忙担心道:“不会打到咱们这里来吧?”

  方姓蛊修微微一笑,道:“放心,流火谷只有杨氏一位金仙镇守,而现在至少有两三位金仙正在联手围攻于他,自顾尚且不暇,哪里还能顾及到这里?”

  “轰隆隆咚……”

  又是一声闷雷传来,两位修为略低的蛊修心脏随着雷声重重一跳,跟着连脸色都略显苍白。

  方姓蛊修犹自说道:“况且那镇守流火谷的杨氏金仙也不可能离开,否则他便不受西山杨氏守护大阵的庇护,那样的话流火谷早就被破了。”

  “轰隆隆咚……”

  “咦,你们两个这个怎么了?”

  方姓蛊修直到这个时候才察觉到旁边两位同伴神色有异,连忙问道。

  最先说话的那位四转蛊修忍住体内鼓荡不休的真元,勉强到:“方兄,我二人没有你的修为,这雷声对我等的克制实在太大,体内低阶蛊灵已然不受控制……”

  另一位蛊修也涩声道:“方兄,且容我二人退出山谷,暂且避让一二,否则实在是难忍……”

  “轰隆隆……咚!”

  这一次雷声仿佛就在山谷之外炸响,两位低阶蛊修各自闷哼一声,其中一位甚至作势欲呕。

  就连那位方姓蛊修似乎也受到了雷声的影响,体内真元一度紊乱。

  “嗯,不好,连灵火蚁都受雷声影响濒临失控!”

  方姓蛊修连忙加强对灵火蚁的控制,体内的蛊灵真元源源不断的输出。

  “轰隆隆……咚!”

  这一次雷声就像是在山谷上空响起,两位低阶蛊修大叫一声,各自委顿于地,全力运转真元安抚体内暴乱的蛊虫。

  而方姓蛊修则看着地面上完全陷入混乱的灵火蚁,猛然转头看向了山谷之外。

  “只有雷声不见雷光,不对!这是有人要暗算我等,谁,谁在那里!”

  方姓蛊修向着山谷之外大喝一声,连地面上已经完全陷入混乱的灵火蚁也顾不得,双手一扬,两只四转的千足蛊灵虫从袖口飞出,贴着地面向着山谷之外游去。

  就在这个时候,又是一声雷鸣巨响在山谷上空炸开。

  “轰隆……噼啪!”

  这一次雷声刚起,雷霆霹雳却也也跟着出现了,而且还是两道霹雳雷光从天幕之上并列而落。

  “不好,快躲!”

  水桶粗细的雷光从天而降,其至刚至阳恢弘浩荡的气息在刹那间充斥着整个山谷,令那方姓蛊修都为之色变,连忙向着山谷之外鼠窜。

  然而那两位初入道境的蛊修便没有了那般好运,在两道雷光之下连躲闪的能力也无,径直灰灰了去。

  方姓蛊修刚刚逃至山谷入口,便听得一声鼓皮炸响,将猝不及防的他震得头晕目眩。

  隐约之间,他似乎见到有一人从树林之后转出,腰间似乎还系着一只牛皮鼓。

  “中!”

  杨灵河趁着那方姓蛊修脚步踉跄之际,将手中的两柄鼓槌脱手飞出,向着他的身上打来。

  方姓蛊修虽然身形难以自控,但于生死之际却也勉强做出了反应,一片玉质骨甲在身上显现,将他的身躯保护在骨甲之内。

  然而杨灵河的两柄鼓槌在临近方姓蛊修之际,却是一左一右从他的两边分开,分别击向了山谷入口的两侧。

  接连两声巨响,伴随着大片山石滑落的声响,方姓蛊修的两条四转本命蛊虫,因为方姓蛊修本人的昏乱,在失控之下被杨灵河的鼓槌轻易击中头部,并被滑落的山石覆盖了尸体。

  “呕……”

  本命蛊虫被灭杀,方姓蛊修当即口吐鲜血,面如金纸,整个人随即委顿于地。

  杨灵河不敢大意,两柄鼓槌在山谷口相错而回,一只向着他的后背,而另一只则向着他的后脑击去。

  果然,原本看上去已经奄奄一息的方姓蛊修骤然暴起,张口一吐,他那舌头居然一下子弹出十数丈之远,如同一柄投枪一般向着杨灵河刺来。

  杨灵河似乎被方姓蛊修这凌厉一击吓傻了,居然一副怔然的神色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方姓蛊修在重伤之下无从躲避杨灵河的两支鼓槌,先后被击中了后心和后脑,半片脑壳都被捣碎。

  然而方姓蛊修口中的一柄蛇枪同样洞穿了杨灵河的身躯,只不过这个时候方姓蛊修已然生机泯灭,看不到杨灵河那具被击中的身躯如同泡影一般随即破灭。

  “好险!”

  杨灵河的身形在树林外七八丈之外显现,而原先那道身形只是一具幻象而已。

  “好险!”

  又是一道声音从树林之中传来,杨玄机随后从中探出了脑袋,看了看远处方姓蛊修的尸体,问道:“这会应该真死了吧?”

  “放心,死透了!”杨灵河笃定道。

  “那就好!”

  杨玄机松了一口气,随即看着掌心之中一块已经碎裂成了七八片的玉佩肉疼道:“赔大发了,为了这三个家伙,我居然舍了自己的铭牌玉佩招来了五色雷光,话说当时我为什么不用你的玉佩?”

  正在那方姓蛊修身上守寡战利品的杨灵河闻言笑道:“别忘了,那个将鼓声隐藏在雷声中的办法可是我想出来的。”

  杨玄机还是肉疼道:“没有我的配合,那三个蛊修能中计?”

  “别废话了,这一窝灵火蚁可都还活着,你还要不要?”杨灵河的声音从山谷之中传来。

  “要,要,别给老子动,那一窝灵火蚁是我的!”

  杨玄机一溜烟儿跑进了山谷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