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七百五十五章和五十六章 (续)

第一千七百五十五章和五十六章 (续)

  “事实上我反倒希望他到时候能够找上门来。”

  杨君山的笑容看上去别有深意:“他在算计我,我又何尝不在算计他?”

  杨锏原本还在盘算着是不是应当暂停从这些土著凡人的部落当中收集香火愿力,闻言不由道:“那这些香火愿力是继续收集?”

  杨君山笑道:“当然!既然你已经开始将这些香火愿力炼化为己用,那现在停下来还有什么意义?”

  杨锏闻言笑道:“看来本尊对于鸿蒙紫气同样志在必得!”

  杨君山笑道:“所以我同样也要未雨绸缪!”

  杨锏则叹道:“如此一来,我反倒有些同情那位冀璋仙尊了,此人当真是好意也就罢了,若当真存了歹心,那他可就大大的不妙了。”

  杨君山这个时候却突然将衣袖一甩,原本被他收在里面的一缕香火愿力再次飘了出来,然后向杨锏问道:“道友可曾发现这一缕香火愿力,与你往常所收集的愿力可有不通?”

  杨锏伸手一挥,那一缕香火愿力从他的手中掠过,若有所思道:“磅礴,但却似乎很是驳杂。”

  杨君山点了点头,道:“不错,这些香火愿力较之你之前所收集的愿力,从量上来讲的确要胜过许多,而且收集的速度也要胜过你数倍,然则这些愿力与你相比却失之精纯!”

  杨锏也道:“没错,这种收集而来的香火愿力似乎包含了太多的东西,就像是一锅大杂烩,远不如我在丹部落所收到的那些愿力精纯。”

  “当然,”杨锏接着道:“冀璋仙尊这种收集香火愿力的方式要简单粗暴的多,速度也要快得多。”

  说到这里,杨锏仿佛意识到了什么,看向杨君山问道:“本尊的意思难道是要我也用冀璋仙尊的这种方法么?”

  杨君山摇了摇头,正色道:“不,正相反,我觉得你最好还是坚持你原本得到香火愿力的方式,按部就班继续进行便是。”

  “为什么,难道只是因为‘精纯’?可这样收集香火愿力的速度实在是太慢了!”杨锏问道。

  杨君山神色看上去有些凝重,道:“我现在也并不是特别确定,只是感觉这种香火愿力或许与传说中几位缥缈的‘气运’之说有所关联。”

  杨锏不解道:“若当真与‘气运’有关,难道不更应该尽可能的扩张香火愿力的范围么?”

  杨君山并未直接回答杨锏的问题,反而问道:“你觉得你与冀璋仙尊的最大不同在哪里?”

  杨锏想了想,道:“冀璋仙尊的方法是直接给这些土著凡人以结果,而我却是教给了他们获取结果的方法。”

  “都说‘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杨君山哂笑着,看着果部落中那些土著凡人,仍旧在不断地向着冀璋仙尊曾经坐过的那颗巨石祭拜,然后又笑问道:“但你觉得这些凡人是想要‘鱼’还是想要‘渔’?”

  杨锏闻言有些错愕的看向那些祭拜的凡人,想了想道:“虽说这些土著迟早会意识到‘渔’的重要,现在么恐怕还是‘鱼’更加重要。”

  说到这里,杨锏想了想,又道:“但不得不说,如果这种通过祭拜便能够不劳而获,哪怕只是偶尔显灵,恐怕对于这些土著凡人将来认识到‘渔’的重要性也会产生巨大的迟滞性。”

  杨君山点头认同道:“说的不错,冀璋仙尊的手段的确能够在短时间内吸引一大批土著凡人,而且通过偶尔显灵的手段还能继续巩固并坚定这些土著凡人的信念,可越是如此,便越是会迟滞凡人部落自身的发展。”

  “而且按照那果部落首领之言,祭拜的关键在于‘虔诚’,然则是否‘虔诚’又该是由谁来界定呢?”

  杨君山的笑容看上去带着几分讥诮:“冀璋仙尊怕是没那么多时间和精力来回应每一位祭拜者,而这里留下的也只不过是他的一点神魂印记而已,所谓的‘显灵’也只是随机,那么问题便来了……”

  “有的人祭拜的时间长,有的人祭拜的时间短;有的来得勤,有的想起来才来一次。”

  杨君山从容道:“通过祭拜得了赏赐的人,其他人或许会认为自己祭拜的时间比得赏之人要长,祭拜的也勤,自认也虔诚,为什么被显灵赏赐的却不是自己?”

  “凡人不敢质疑仙人,却在祭拜的过程当中是否也会沾染上嫉妒、不满、贪心等等负面的情绪?”杨君山道。

  杨锏闻言却是惊愕道:“本尊的意思是说,这些香火愿力还受祭拜者的情绪影响?或者干脆说香火愿力本就来源于此?”

  杨君山道:“我并不敢确定,但这或许能够用来解释这些利用祭拜得来的香火愿力为何会如此的驳杂、混乱、焦躁!”

  杨君山已经将刚刚收入袖中的香火愿力再次放了出来,杨锏将之引来萦绕在身周,不过他却并未着手炼化吸收,而是一直在细细的感知着什么。

  在听得杨君山的猜测之后,杨锏同样若有所思,道:“若按照本尊的推断,我所得的香火愿力之所以精纯,则当是因为那些受益者的真心感激,而我做的与冀璋最为明显的区别便在于‘授人以渔’?”

  杨君山却道:“或许还在于你在‘授人以渔’的过程当中,还不曾让这些土著凡人欠下因果!”

  杨锏一愣,道:“公平交易?”

  杨君山点头笑道:“正因为‘公平’二字,表面的互不相欠之下,所以能够额外产生的感激才更为纯粹!”

  杨锏叹了一口气,道:“本尊的猜测极有道理,很可能是对的,但按照目前这种累积的速度来说,终归还是太慢了。”

  “慢吗?”杨君山的神色间带着一抹不明意味儿的笑容,道:“或许吧,但时间或许才是关键。”

  “可我们现在恰恰缺的就是时间!”

  杨君山笑了笑,道:“你说的没错,所以我现在要尽快离开了。”

  杨锏下意识问道:“本尊要到哪里去?”

  杨君山的身影这个时候早已经消失不见,只留下一道声音袅袅传来:“当然是去寻找丰天世界的混沌之地,归根到底,我等目前的一切筹谋都是建立在夺得鸿蒙紫气的前提下,总不能舍本逐末吧?”

  杨锏见状连忙问道:“是否应当传授这些土著凡人修真长生之法?”

  “一切顺其自然,什么都不要主动去做,一切静待水到渠成,你所要做的永远只是顺水推舟!”

  杨锏还待要开口,却又听得杨君山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对了,那块被果部落的土著祭拜的巨石有点意思,找个合适的机会不妨将那块巨石带走!”

  说罢,杨君山最后一缕气息也已经在杨锏的感知当中消失。

  杨锏盯着那块巨石看了半晌,嘀咕道:“真要是什么宝物,那冀璋仙尊还不带走?”

  尽管如此,杨锏还是使了一个障眼法,用一块一模一样的石头在没有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将那块巨石给替换了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