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 (续)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 (续)

  阎罗天子对于钟馗是极为器重的。

  不仅仅是因为钟馗拥有鬼族之中绝无仅有的斗法实力,更因为他在鬼族传承的修炼上,同样达到了同阶鬼修当中难以望其项背的高度。

  周天化界之时,阎罗天子潜藏在周天混沌入口之地,甚至避过了普元天尊的探查,并最终得到了一道鸿蒙紫气进阶成为鬼族唯一的一位合道天尊。

  而在阎罗天子看来,钟馗在进阶大罗仙境之后,其藏形匿迹之术已然不下于阎罗天子当年潜伏周天之时。

  而同样,这也是钟馗敢于潜伏丰天世界,与星空诸多大神通者争锋的底气所在。

  然而如今这所有的一切自信的来源,都被杨君山这凌空的一巴掌扇成了稀巴烂。

  以至于钟馗从半空之中踉跄而出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浑浑噩噩的,不是被杨君山这一巴掌扇得晕头转向,而是心中向来仗之以立足的东西被人狠狠的踩在了脚下。

  以杨君山如今的修为以及实力,自然还远远比不上周天化界前夕的普元天尊。

  但杨君山因为体内融合空间本源的缘故,使得他的神识魂念具备了一种极为敏锐的变异,又或者说是升华。

  而这种升华使得杨君山完全克制了钟馗,乃至于整个鬼族的藏形匿迹秘术,以至于令钟馗心中的自信源泉完全崩塌。

  这个时候的钟馗在杨君山眼中完全就是一头待宰的羔羊,可惜这一片虚空当中却不仅仅只有帝妄以及钟馗二人。

  在经过了杨君山骤然出现所带来的一瞬间的震撼之后,冀璋与重骨两位实力最强的大罗巅峰修士率先反应过来。

  冀璋仙尊的玉如意垂下两道光幕护在了重伤的帝妄和失魂落魄的钟馗身前。

  而重骨仙尊则直接祭起一枚骨锤向着杨君山的后脑击去。

  面对两位在修为上完全与自己不相上下的大罗仙尊的夹攻,杨君山来不及趁胜追击,只能选择暂时退开避让。

  几乎与此同时,柳子正与羽冰二人也已经反应过来,二人一左一右试图拦截杨君山的退路。

  然而杨君山却在众目睽睽之下,直接撕开了动荡不安的虚空跳了进去,然后在众人各式惊愕、震撼的目光当中,从数百丈之外的一处虚空当中毫发无损的出现,轻而易举的跳出了众人的包围。

  一时间,双方居然如同心有灵犀一般各自罢手。

  杨君山隔着数百丈的虚空一个人与八位大罗修士对峙。

  杨君山一个人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是对面八位大罗修士的对手,甚至在身外化身以及几件仙器法宝均不在身边的情况下,以杨君山目前的实力,想要抵挡对面实力最强的冀璋、重骨二人联手都极为勉强。

  奈何杨君山的空间神通实在太过匪夷所思,哪怕在数位大罗仙尊联手搅动虚空的情况下,仍旧能够毫发无伤的撕裂虚空逃遁,这就让所有人尴尬了。

  于是便出现了眼前这种一人与八人对峙的奇葩局面,可偏偏占据主动的,似乎还是杨君山自己。

  杨君山的目光在对面每一位大罗修士的脸上掠过,八个人当中至少有四个是熟面孔,还有一位在交手的时候也已经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唯有那位实力极强的蛮修,以及另外两位大罗中期的修士,在杨君山眼中的是陌生人,而那两位大罗中期的修士,也是在刚刚唯一不曾对杨君山出手之人。

  当然,更大的可能是这两位大罗中期修士,在刚刚电光石火见的交手过程当中,根本就没来得及反应。

  于是,在目前这种尴尬的局面下,这两位大罗修士相互看了一眼,各自发出一声尽可能缓和氛围的笑声,其中一位看上去颇有些鹤发童颜的老者率先开口道:“诸位,我等是否应该各自罢手谈一谈?”

  而另外一位大罗修士将手中的拂尘一扬,也笑道:“杨道友既然从扭曲虚空之中脱困,那么何不加入我等,利用这扭曲虚空将身后之人尽数阻拦?想来杨道友也明白,阁下若一心逃避我等虽奈何阁下不得,但阁下同样不是我等把人对手,何必为此而因小失大!”

  杨君山看上去似乎正在倾听二人言语,实则全部的注意力早已经被这片虚空深处一座不断喷涌着混沌本源气息的空间入口给吸引了过去。

  混沌入口,那里便是混沌入口!

  只是与杨君山曾经见过的混沌入口不同,这一处混沌入口看上去极为狭小,似乎是刚刚成型的那种,他的神识能够很轻易的感知到入口周围的虚空很不稳定,随时都会有虚空塌陷的可能。

  而且这一处看上去比拳头也大不了多少的混沌入口,虽然看上去似乎近在咫尺,可实际上因为空间折叠的缘故,真正想要接近这处入口,饶是以杨君山对于空间之道的造诣,恐怕也是极难。

  难怪这些人事先已经找到了混沌入口,却仍旧在这里虚耗,甚至不惜将这片扭曲虚空改造成一处拦截阵地,阻止后来者进入这一片虚空。

  眼见得杨君山对于二人的言说不置可否,鹤发童颜老者倒是颇有耐心,仍旧不急不躁笑道:“冤家宜解不宜结,道友何必为此小事而耿耿于怀?当务之急,还是要先身后之人得到鸿蒙紫气,否则一旦我等冲突内讧,波及到这片扭曲虚空,给了后来者以可趁之机,实在得不偿失呐!”

  “九枝仙尊所言甚是!”

  手持拂尘的大罗修士连忙赞同道。

  “明尘道友过奖了!”

  九枝仙尊也连忙笑着回应道。

  这二人一唱一和,听上去如同在演双簧。

  杨君山的目光审视着眼前几人,突然开口一笑,道:“柳先生、钟先生、三条腿的乌鸦,还有这位应当是冀璋道友,杨某早先便认得,九枝、明尘两位道友也已经识得,不知剩下的两位又该如何称呼?”

  杨君山话音刚落,手持玉如意的冀璋仙尊目光一闪,看向杨君山笑问道:“杨道友居然识得冀某?只是冀某在此之前却不知道何时见过杨道友?”

  杨君山向着冀璋仙尊微笑示意,口中却并不作答,而是将目光看向了另外二人。

  “某家蛮族重骨,嘿嘿,周天杨君山,真是好大的名声!”

  重骨仙尊的声音如同重锣,震得人耳朵发麻。

  杨君山的目光落在羽冰仙尊身上,神色间的笑意却带着几分戏谑。

  羽冰仙尊在杨君山目光的注视之下不知为何却带着几分躲闪,似乎在刻意避开他的目光。

  九枝仙尊见状在一旁打圆场道:“呵呵,这位是羽冰仙尊,羽冰道友与河洛星宫颇有渊源,也是一位阵道大仙师。”

  “渊源?”杨君山神色不明的笑了起来:“这渊源可大了去了,只是不知杨某到底该称呼阁下为羽冰道友呢,还是河洛星宫的下垣星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