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八百二十六章 漫不经心

第一千八百二十六章 漫不经心

  杨君山倒是没有想到在追踪到姬公则背后的合道天尊的同时,居然还有一份意外的惊喜在等待着他。

  原本杨君山还打算伺机而动,谨慎行事,不过杨霆的到来让对方捕捉到了痕迹,并且对方已经先行出手,他索性不再隐藏自身行迹,同时示意杨锏与杨霆两位三尸化身直接与对方动手。

  从湖中人双目之中射出的两道奇光原本是冲着暴露行迹的杨霆而来,然而杨霆自身跟脚乃是雷行至宝本源所化,哪里会被人轻易锁定了气机?

  只见他身形化作一道金光闪电,甚至无需杨君山出手相助,在天空之中不断的闪转腾挪,不需退开太远的距离,便已经摆脱了锁定,避开了两道奇光的突袭,哪怕出手之人乃是一位合道天尊!

  只不过对方到底是与杨君山一般境界的大神通者,两道奇芒虽然一击落空,可在这一瞬间却并未自行泯灭,而是忽然间光芒大放,一举照亮了半个虚空,非但是杨霆与杨锏,就连杨君山自身都在这片光芒照射之下无处遁形。

  只不过在这片光芒迸发的一瞬间,杨君山便已经判断出这一道光华除了破除修士的隐遁行迹之外,却也没有其他的伤害,索性身形便悬于原地一动未动。

  而就在他身形暴露的瞬间,杨君山顺手向着地方地界一指一划,一道玄黄色的印诀华光从指尖迸发,瞬间跨过数千丈的高空距离,准确的落向了湖中小岛的中央。

  番天覆地印!

  这一道在西山杨氏家族崛起之初,几乎算得上是镇压家族气运的宝术神通,此时被施展出来也只不过就是杨君山信手一划而已。

  然而便仅仅只是这轻巧的一划,这道宝术神通的威力在他的手中爆发出来,其威力又何止提升百倍?

  那湖中小岛面积其实也算不小,然而在这一道印诀镇压之下,却足以令整座小岛在湖泊当中倾覆,而那岛中小湖自然更不在话下。

  到了杨君山如今这般境界,所谓移山填海,不过便是心中一个随意的念头而已。

  当然,这不仅仅只是因为杨君山自身修为境界提升后产生的质变,更重要的还在于杨君山对神通本质更为深入的理解。

  修为到了杨君山这般地步,神通作为一种斗法争胜的手段和法门,已经无需修炼的更多,而是开始更加注重于神通本质的认知和理解,不再执着于神通施展的表面形式。

  特别是杨君山在丰天世界混沌之地当中,观摩鸿蒙紫气诞生的过程,从而对于混沌本源从本质上有了更进一步的理解之后,使得他对于手中几道本命神通,尤其是其中三道融合了鸿蒙紫气的混沌境神通,本质上的理解更加趋向于一种“言出法随”的境界,而这其中又属“先天混元气”这一道最后成就的混沌境神通理解的最为深刻,其次便是他修行最久,投入的心思也最多的本命神通撼天仙诀!

  而作为撼天仙诀衍生而出的宝术神通之一,“翻天覆地印”此时在他的手中便真就有了“翻天覆地”的威能!

  湖中人广烈天尊,在杨君山的身形暴露出来的刹那便已经察觉到了不妥,再当杨君山出手的刹那,他便已经意识到今日之事怕是已经难以善了。

  只不过这个时候再想要伏低讨饶已经太晚,而且也不免降了自己的身份,广烈天尊只能硬着头皮先与对方周旋一番,待得展现出自身实力之后,再卖对方一个面子,从而能够保证此番自身在丰天世界所谋划的利益。

  眼瞅着玄黄色的光华落下,广烈天尊在湖中的法相忽然张口一喷,一股巨大的水流冲天而起,在半空当中如同一层层莲花一般盛开,在阳光的照射之下闪烁着七彩流光。

  “咦?果然!”

  杨君山低头望着水流之中闪烁的七彩流光若有所思。

  垂落的玄黄光华与闪烁着七彩流光的水流所形成的水莲花在半空当中相撞,“翻天覆地印”所化的玄黄光华当即湮灭,然而冲天而起争相盛开的一朵朵七彩水莲花,却在这一刻突然因为虚空的倾覆而瞬间掉头向下,一头扎进了岛中湖之中,炸起一道数十丈高的水柱,荡漾的水波一下子将倒映在湖水中广烈天尊法相的半边脸,连同整个下巴尽数削去。

  只不过随着湖面水波动荡,一层氤氲之气在湖面上泛起,随后湖中广烈天尊的法相也开始慢慢的修复完成。

  双方这一交手,似乎对于彼此的实力都已经有了足够的了解和忌惮,而后便如有默契一般不再出手。

  只不过杨君山却从半空当中不急不慌的凌空负手迈步而下,一边走一边似乎还在不断的打量着这座湖中小岛上的一切,仿佛根本没将岛中湖下的广烈天尊的法相放在眼里一般。

  而广烈天尊的法相同样不曾有丝毫动作,坐视杨君山不断的接近便探查湖中小岛中的一切。

  而就在两位合道天尊不知因何缘故不再出手的时候,杨君山的两位三尸化身杨锏与杨霆,却已经与广烈天尊手下的姬公则战做一团。

  杨锏与杨霆作为三尸化身,虽然用着大罗金仙的修为,却不能够与正常修士那般拥有顶上三花,而且因为修为随着本尊的提升而提升,如今也不敢是初入大罗仙境的实力而已。

  姬公则虽然同样是大罗初期的修为,面对杨锏与杨霆二人的联手完全落入下风,但杨锏与杨霆想要完胜却也不大可能,姬公则随时都可以抽身逃遁而走。

  三位大罗修士之间的斗法似乎已经陷入僵局,原本一直保持着诡异平静的两位合道天尊,在这个时候终于打破了沉默。

  “呵呵呵呵,这位道友请了,不知道友如何称呼,老夫广烈有礼了!”

  广烈天尊先开口,似乎已经默认了己方在此番争斗当中已经落入了下风。

  杨君山看了他一眼,面如冷霜道:“怎么,还不死心?”

  湖水中的广烈天尊法相脸色一变,沉声道:“道友这是何意?”

  杨君山此时距离湖面上空已然不足百丈,然而周身却是一丝护身手段也无,仿佛丝毫不担心脚下的广烈天尊会出手偷袭一般。

  杨君山此时的目光甚至都不曾看湖面中的广烈天尊法相一眼,而是饶有兴趣的开始大量小岛外那座山中湖周围的群山,听得广烈天尊质问一般的语气,只听他漫不经心的答道:“你我都知道,此番我已经占了天时地利人和,阁下原本尚有一个先手优势,可惜阁下从一开始便走错了路!”

  “阁下不免太过天真了些,难道真以为得了一道鸿蒙紫气便能作为界主为所欲为了吗?”

  广烈天尊怒极而笑,原本湖中的法相突然从水中升起,一颗巨大的完全由湖中水流凝聚而成的头颅率先出现,紧跟着便是完全由水流形成的身躯随着水面的下降而不断上升,直至其庞大的身躯升高到几欲与杨君山悬空之处一般高低。

  “不要忘了,你我相争终归要看的还是实力!你才不过是一个初入合道境的新人,而老夫却早已经斩断了两尸!”

  完全由水流形成的广烈天尊须发皆张,说话之际唇舌开阖之际仿佛要将杨君山生啖。

  “哦,原来阁下已经斩却了两尸!”

  杨君山看上去仍旧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那却也很是不错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