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八百五十九章 联手封印

第一千八百五十九章 联手封印

  麒麟吉袒虽然准确的说出了他与杨君山相见时所说的第一句话,但杨君山对此却并未完全打消疑虑。

  吉袒虽然有着大罗中期的修为不假,其本体身为麒麟一族妖修,拥有着强横的体魄以及坚韧的鳞甲也不假,但这些却都并不意味着他能够在混沌本源的侵蚀之下坚持下来。

  杨君山在找到他的时候,曾特意留意了吉袒体表鳞甲被混沌本源侵蚀的痕迹,能够推断出他的体表裸露在混沌本源之中的时间并不短,可实际上鳞甲被侵蚀的速度却是极慢。

  到底是什么令他能够在混沌本源的侵蚀之下坚持这么长时间?

  如若吉袒当真拥有如此强横的体魄,那么他的锻体修为就算不曾踏入滴血重生的境界,那么至少也应当是在不灭境第三重的巅峰。

  而事实上,吉袒显然不曾在锻体术上有如此造诣。

  除此之外,在体表鳞甲尚未被侵蚀透的情况下,就算体内的仙元耗尽,凭借着麒麟一族强大的生命力,吉袒所表现出来的也不当是如此虚弱才是。

  可眼前的情形却让杨君山不得不怀疑,吉袒的神魂定然受到了冲击,而且十之八九曾经收到过混沌呓语的影响。

  神魂难测啊!

  “吉袒道友,你此时能否化作人形?”

  吉袒的麒麟本体实在太过庞大,杨君山纵然能够挪得动,却也有着诸多不便。

  “还请杨道友祝我一臂之力!”

  吉袒看上去似乎果真虚弱到了极致,就连重新化作人形都需要杨君山相助。

  “也好!”

  事实上吉袒的要求却是正中杨君山的下怀,他正巧可以借此机会近距离接近吉袒,从而进一步判断在他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也就是因为封印混沌本源外泄的缺口需要九位界主鼎力合作,杨君山不得不尽量保证每一位界主的身上都不出意外,否则的话,杨君山未必会去在意一头麒麟的死活。

  而就在杨君山手掌拂在吉袒麒麟本体身上的刹那,一道充沛而浑然的仙元从杨君山的掌心注入到麒麟体内,与此同时,杨君山的神识感应也随之悄无声息的向着它的体内渗透而去。

  杨君山脸上顿时浮现出一丝恍然之色,同时心中却也不免啧啧称奇,总算是知晓了这头麒麟能够在本体裸露在混沌本源的情况下,为何还能够坚持这么长时间了。

  这头麒麟的本体上居然铭刻了一道阵法!

  一道以麒麟本体作为阵基,用其全身鳞甲作为阵法承载,且对于抵御混沌本源有着奇效的阵法!

  只不过这套阵法并没有镶刻在麒麟的体表之上,而是铭刻在了体表鳞甲的内衬之上。

  难怪身为阵道大仙师的杨君山,一开始居然没有能够从麒麟的体表察觉到什么异常。

  实在是因为阵法铭刻在鳞甲内衬之上,并不显于体表,而麒麟的鳞甲本身又有着极强的隔绝之力,这才让杨君山的神识难以在第一时间察觉到状况。

  毫无疑问,相比于将阵法铭刻在体表鳞甲之上,这种将阵法符纹铭刻在鳞甲内衬的方式更加困难。

  但也正因为如此,吉袒在以本体催动阵法的时候,因为仙元不用再透过鳞甲,从而大大减少了耗损,使得他在混沌本源的侵蚀之下坚持了足够长的时间。

  只是这种鳞甲内衬的布阵方式,怎么看着都有一些熟悉的感觉,于是杨君山便直接开口询问。

  “这是河洛星宫的阵法师参照了君山天尊当初在河洛星宫完善五行阵道的方式,尽管只是皮毛,却是将一整套阵法内嵌在了在下本体的鳞甲之上,说来在下能够坚持这么长时间,还要多亏了天尊当初留下的馈赠。”

  吉袒倒也没有隐瞒,而且他也深知,在一位阵道大宗师面前,想要隐瞒也隐瞒不住,于是便将河洛星宫研究杨君山嵌阵秘术的消息透露了出来。

  没有人比吉袒更清楚眼前之人在河洛星宫阵法师当中的地位,他几乎是以一己之力完善了周天星斗大阵中的五行阵道,这是自河洛星宫创立以来,从未有人做到的壮举。

  不过相比于吉袒的恭维,杨君山更想知道的却是他身上这套可以用作抵御混沌本源侵蚀阵法的本质和原理。

  很显然,吉袒在这一点上却是守口如瓶,在杨君山一再将话题往这上面引的时候,却是数次顾左右而言他。

  而且在吉袒从本体重新化作麒麟的一刹那,便马上脱离了与杨君山的接触,显然是不想让他因此而探查出什么。

  这让杨君山感到很是遗憾,如果吉袒所受的伤势更重一些,他或许便能够在近距离接触下,进一步摸清麒麟本体身上所内嵌的这套阵法的本质。

  而现在杨君山能够从这套阵法上了解到的,便只有这套阵法只有基于对混沌本质有着一定程度的认知的基础之上,才有可能创建出来。

  只是也正因如此,才让杨君山感到更为困惑。

  据他所知,河洛星宫中修为最高的太阳与太阴两位星主,也才不过大罗仙境,如此修为是不可能对于混沌本质的认知达到这般地步的。

  哪怕是太阳星主的修为更进一步达到合道境,也未必能够在混沌本质的认知上比肩杨君山自己。

  除非河洛星宫当中隐藏着无论是修为还是阵道造诣上,都远胜于太阳、太阴两位星主的高人!

  难道说有混沌境的阵道高手在暗中提点?

  可据杨君山所知,河洛星宫本身才只属于一座小型星界,他们的混沌之地入口因为用来镇压当初的界主元荒天尊,根本不可能有混沌境至尊在内隐居。

  唔,元荒天尊……

  杨君山若有所思,一个大胆的推测忽然从他的脑海当中迸发出来……

  若当真如此的话,那事情可就精彩了,而当初羽冰仙尊对他的敌意以及攻击,似乎也就说得通了。

  只是不知道此事乃是河洛星宫高层星主们的共识,还是内中个别星主自作主张。

  如果是后者,那么河洛星宫危矣……

  然而河洛星宫的安危与他自身却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况且他现在身处丰天世界,纵使有心也是鞭长莫及。

  抛开心中的念头,杨君山与吉袒二人已经回到了当初进入混沌之地最初所在的方位,这里透过混沌入口能够较为清晰的感知到外界丰天世界的所在。

  只不过这里已经空无一人,很显然牵藤与红鹰已经离开了混沌之地,那也就说明冀璋也应当找到了钟馗。

  杨君山对着吉袒点了点头,道:“走吧,莫要让其他几位道友等急了。”

  当杨君山带着吉袒从混沌之地当中返回丰天世界的时候,吉袒好不容易积蓄起来的一点力量顿时散去,整个人毫无形象的瘫软在地上,大口的喘息着。

  其余几位界主也没兴趣去嘲讽吉袒失态,因为除却三位合道境界主、杨君秀,以及有着龙魂玉佩守护的红鹰之外,其余几位界主此时的形象较之吉袒都好不到哪里去。

  杨君山的目光扫过钟馗,最终看向了一旁的冀璋,见得他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这才最终放下心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