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八百六十一章 丰天之妙

第一千八百六十一章 丰天之妙

  “浩然正气”这一道儒修神通原本就有调和、梳理不同种类神通的特性,具有极强的包容性。

  然而这一道神通本身潜力品阶毕竟还没有资格来理顺九大混沌境神通间相互影响、干扰的关系,更不可能作为一个承载九大混沌境神通封镇体系的框架。

  但当杨君山将自身对于混沌本质的理解融入到这一道神通当中之后,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这一道儒修神通经过他的改进,已经与他的另外一道本命神通“开天神雷”一样,拥有了某些混沌境神通特质!

  如果再加上千年碧玉竹简以及上面的丘圣亲笔手书这件儒道至宝相助,那么杨君山便真正拥有了调理九大混沌境神通,将九大神通融入整个封印体系当中,用来封堵混沌缺口的底气。

  当然,所有这一切准备都证明了杨君山已经拥有了梳理九大混沌境神通的实力,但九道混沌境神通究竟该如何梳理,又该如何构建封印体系,那就是杨君山自己的事情了。

  事实上,当杨君山能够以一己之力承载九道混沌境神通的时候,除却杨君秀之外的七位丰天界主,早已经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直至当红鹰仙尊认出了杨君山所施展的神通与儒修核心嫡传相关,而他所祭出的千年碧玉竹简也定然是儒族圣物的时候,几位界主脸上震惊的表情都已经显得麻木了。

  “仙子,不知君山天尊所施展的究竟是儒族何种嫡传神通?莫不是君山天尊自己也与儒族之人很熟?”

  苗君仙尊的话实际上有些居心叵测,他显然是想要挑拨儒族与道族之间的关系,今天他这一问,过段时间定然会通过在场几位界主之口将这消息传递出去,并且很快就会传向域外,传到儒族亚圣以及普元天尊的耳中。

  不等杨君秀回答,一旁的钟馗也突然开口道:“这并不意外,想当初儒族宗圣颜心远大罗宴上布道**,还是钟某带着刚刚肉身成圣登临金仙的君山道友前往听讲,君山道友天赋异禀,乃是唯一一位从头至尾当场领悟了全部‘琴音传道’奥妙的修士,可见君山道友与儒修传承本就颇有渊源,之后君山道友与儒族修士也多有合作……”

  “钟馗!”

  杨君秀冷冷的打断了钟馗的言辞,神色间却并没有如其他人臆想当中的气急败坏的模样,冷笑道“收起你的心思吧!正如你所说,颜心远的大罗宴你也在场,当年突袭九天星界中也有你一个,你自身更是号称‘鬼、儒、妖三道齐修’,你说这些又是恶心谁来?难道你就没有看到我哥头上的那卷千年碧玉竹简?”

  在杨君秀说道“千年碧玉竹简”的时候,几位界主只好又将脸上的震惊之色继续麻木下去。

  “……我也不妨告诉你们,我哥施展的神通正是从竹简上得来的传承,至于那卷竹简上的传承,嘿嘿,正是丘圣亲笔手书,如何?”

  杨君秀看着一众麻木而又继续麻木,而且还将继续麻木下去的界主,一股源自于自家兄长的自豪之情油然而生。

  就在这个时候,九道混沌境神通在杨君山的掌控之下已然树立成功,而且渐渐构成了清晰的封印体系,向着混沌入口的混沌缺口之上封堵而去。

  “这是……”

  牵藤、冀璋、苗君、红鹰等修为、见识相对要高出不少的界主,见得眼前的奇景,哪怕是先前已然麻木到几乎没有知觉的脸上,也不由得再次动容。

  “这是九宫阵道!”

  这一次开口的居然是杨君山,而且相比于刚刚神色的凝重,现在的杨君山看上去却是放轻松了不少,显然九道混沌境神通已经完全纳入到了他的掌控当中。

  只是杨君山在主动开口解释的时候,目光却先是向着艮宫界主吉袒微笑示意,然后才继续道:“不错,想来诸位也已经有所领悟,杨某这一次所施展的九宫阵道封镇禁制,灵感正是来源于丰天世界的九宫地域分布!”

  杨君山事先看向吉袒的目光自然不可能瞒过其他几位界主,也正是有了这个动作,使得杨君山原本听上去似乎是在给所有界主解释的一番话,实际上倒像是专程在给吉袒解释一般,甚至语气当中都带着三分商讨、指正之意,仿佛此时唯一有资格聆听杨君山阵道真意的,只有这位艮宫界主一般。

  这吉袒第一次在星空之中有所声望,还是因为当初入驻河洛星宫之际,但只是因为他身为麒麟一族金仙,正巧迎合河洛星宫五行之道而已,却从未听说此人于阵道有什么造诣,但既然杨君山这般郑重其事的态度,难道说此人乃是一位隐藏的阵道大家?

  相比于其他人狐疑的神色,吉袒此时却是一脸的懵懂,仿佛完全听不懂杨君山所言一般,只是这并不能洗脱其他界主对于他的怀疑,以及由此而衍生出的诸多不好的联想。

  “哥,你又悟出新的阵法来啦?”

  也只有杨君秀是真心在为杨君山的每一次进步而高兴。

  “恐怕不仅仅只是一道全新的阵法那么简单!”

  冀璋从那九道以九宫形态出现的混沌境神通当中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端倪,神色间居然流露出满满的遗憾、懊恼之色,道:“这是阵道的感悟,就像当初君山道友能够在河洛星宫的周天星斗大阵当中完善五行阵道一般,道友如今在九宫阵道一脉想来也已经趋于大成了吧?”

  杨君山闻言不由再次高看了冀璋一眼,笑道:“不曾想冀道友于阵道居然也有如此眼光,只是冀道友谬赞了,杨某在九宫阵道一脉也只是初涉本质而已。”

  冀璋摇了摇头,显然认为杨君山这只是谦虚之言。

  杨君山也不去过多解释,事实上,杨君山在封印混沌缺口的过程当中,九宫阵道的突破对于他来说完全不算什么,此番他真正的收获乃是在于对丰天世界位面本质上的认知!

  除去杨君秀的七位界主,原本他们在施展出各自的混沌境本命神通之后,若是继续配合杨君山完善封印体系,那么非但杨君山自己会省去大部分的精力当然,“浩然正气诀”和丘圣亲笔所书的千年碧玉竹简也有可能不会出现封印也可能会提早完成。

  更为重要的是,他们还可以在配合的过程当中,旁观杨君山所树立的封印体系的构造的过程,而且在这个过程当中,但凡杨君山能够有所领悟,有所收获,那么他们至少也能够从旁得窥一二。

  可惜的是,为了为难杨君山,七位界主尽皆选择了在施展本命混沌境神通之后放任不管,从而也就失去了得窥丰天世界本质奥妙的机缘!

  这种机缘原本几乎不可能发生,因为丰天世界天地本源意志是以九道孕育于混沌之地的鸿蒙紫气所承载,可偏偏九道鸿蒙紫气彼此排斥,相互冲突,只能被不同的界主炼化,原本是根本没有可能聚拢在一起,从而将丰天世界的天地本源意志的奥妙完整的展露出来的。

  可偏偏此番混沌缺口的出现,九大界主为了维护丰天世界而汇聚在一起,并各自以鸿蒙紫气提升的本命混沌境神通对缺口进行封印。

  这就使得原本根本不可能展露的天地本源意志奥妙,居然有机会向九位界主展现出来。

  可偏偏这一重大机缘却被其他七位界主白白放弃,当然,他们自身可能也不曾意识到自己曾经错过了一次天大的机缘。

  可杨君山则全程参与其中,得以最大程度的目睹了丰天本质之妙,再加上他自身的见识和悟性,特别是关于混沌本质的认知,更进一步加深了他对于位面世界本质的理解。

  而杨君秀得杨君山提醒,也意识到了这一次绝无仅有的机缘,只是碍于她自身的修为见识,能够从中领悟到多少,就看她自身的运气了。

  当混沌缺口彻底被封印,九道混沌境神通本身便几乎能够与混沌本源抗衡,如今再加上阵法禁制的力量,封印定然能够维持很长一段时间。

  苗君这个时候忽然开口问道:“缺口是封印了,而且看样子能够在混沌本源的侵蚀之下维持很长的时间,但这道禁制本身封印的却是里面的混沌之地,若是有人从外面攻击这道禁制呢?毕竟我等九人不可能一直镇守在这里吧?”

  苗君之言一出口,几位界主不由的面面相觑,最终却是不约而同的再次将目光看向了杨君山。

  然而杨君山这个时候却仿佛完全没有听到其他几人所言一般,注意力已经完全被其他所吸引。

  “君山道友……”

  冀璋刚一开口,便见得杨君山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冀璋微微一愕,顺着杨君山的目光看过去,却正看到杨君秀此时满脸肃穆,周身的气息完全陷入沉寂,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

  “这是……顿悟?”

  冀璋目光闪烁,喃喃自语道:“她这是要突破了?”

  余光之中杨君山身形闪烁,一晃便已经来到了杨君秀的身前,将她与其余几位界主尽数隔离开来,微笑之中含着警告之意,道:“舍妹偶有所得,还请诸位道友不要搅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