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八百六十五章 三魔天尊

第一千八百六十五章 三魔天尊

  鲲天尊亮出了自己斩却的一具三尸化身,居然是一只迦楼罗鸟,这让杨君山大感意外。

  不过那迦楼罗鸟飞遁的速度的确奇快无比,在杨君山不施展空间神通的情况下,根本无法与之相比,眨眼间便已经被鲲天尊远远抛在了身后,只留下双翅扇动之际搅动而起的漫天风沙,让杨君山跟在身后吃灰。

  很显然,鲲天尊之前数次在杨君山手中吃瘪,这一次却是有意向他炫耀自己的速度。

  然而杨君山只是将衣袖一挥便荡清了身前数百里的虚空,望着早已消失不见的鲲天尊,喃喃自语道:“跑那么快干什么?难道就不怕一头扎进了人家处心积虑在丁域布下的口袋里面?”

  鲲天尊的心思很简单,此前他在与杨君山的斗智斗勇当中,可谓是处处吃瘪,处处为杨君山所制,而现在他只想从杨君山的手中赢一局,一局就行!

  而事实上鲲天尊也做到了!

  在不依仗万界虚灵根穿梭虚空的情况下,向来拙于飞遁之术的杨君山,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是将迦楼罗鸟作为三尸化身斩出来的鲲天尊的对手。

  然而就当鲲天尊以瞬息千里的速度一路从震宫甲域赶到丁域的时候,不等他回味将杨君山远远抛在身后的美妙感觉,眼前骤然发生的一切令鲲天尊刚刚发出一声大叫,声音便戛然而止!

  “来了!”

  “好大的排场,好大的动静,这是完全没有将我等放在眼里呀!”

  “那岂不是更好?正巧趁着他骄傲大意给予迎头痛击!”

  鲲天尊的三尸化身本体全力飞遁,庞大的身躯从天空之上掠过,一路遮天蔽日,风起云涌,搞出好大的动静,刚刚进入丁域,便已经被早已等候多时的大神通者注意到了。

  接连三道声音响起,却是来自于三个不同的修士。

  “撑开禁制陷阱,等他自投罗网,此番他就算是阵道大仙师,也要让他插翅难飞!”

  声音正是之前最后一个开口说话之人。

  话音刚落,便见得前方虚空仿佛扭曲了一般,一层层的向着这边挤压过来。

  这并非是对方施展了空间神通,而是因为对方飞遁的速度实在太快,产生的巨大风压看上去就像是虚空都为之扭曲一般。

  而后在巨大的爆鸣声当中,一道巨大的身形就仿佛撕裂了虚空一般撞进了这片地域当中。

  原本空无一物的虚空瞬间被触动,一层层如同网格一般的虚空径直被触发,却又被撞进来的庞然大物撕扯的变形、崩断,而后重组,再变形,再崩断!

  “见鬼,到底是什么东西?这绝对不是杨君山!”

  黑云魔尊大声咆哮着,体内的仙元如同溃堤一般倾斜而出,化作黑色的雨滴融入到虚空当中,修补着不断被破坏的虚空禁制。

  “啼啾”

  迦楼罗鸟的声音绝对算不上好听,但其中的惊慌与愤怒之意还是能够让人听得出来。

  “是一只鸟,迦楼罗鸟!”

  另外一道声音根本没有受到正在禁制网中挣扎的巨鸟的嘶鸣声所影响,清晰的传递到其余两位设伏之人的耳中。

  在这片声音传来的地方弥漫着一片黑色的乌云,然而走得近了,才能够发现那根本就不是什么云气,而是一片虚幻相间的跳跃着的火苗。

  而此时这一片火苗的边缘正在快速的挥发着,化作一缕缕的黑魇融入到了虚空禁制网中,竭力压制着撞入禁制之中的那只迦楼罗鸟。

  “怎么会是一只鸟,迦楼罗鸟?难道是释族的人也在打杨君山的主意?”

  血红色的雾气当中,一道让人辨不清男女的声音,让人听上去感觉神魂都在颤动。

  “是谁?是谁敢埋伏本尊!”

  雄浑而愤怒的声音再次震荡天地,这一次却不是什么鸟鸣声,而是鲲天尊本尊正在怒吼。

  “你究竟是何人?与杨君山是什么关系?”

  黑云魔尊按捺不住,大声质问道。

  “你们要对付的是杨君山?那埋伏本尊做什么?快放本尊出来!”

  鲲天尊心中恼怒异常,他确定自己定然是再次被那杨君山给算计,做了人家的马前卒,心中原本一点因为飞遁领先而得来的欣喜早已跑到了九霄云外。

  黑雨等人自然不会放他出来,仇都已经结了,现在放出来还有什么意义,平白再添一位强敌。

  “速战速决!”

  虚实相间的黑色火焰当中,黑魇魔尊的声音快速而又果决:“此人可能是被杨君山利用来探路的!”

  另外两人闻言心中一凛,不由的加快了各自手中的动作。

  “他哪里来的帮手?”

  黑雨魔尊此时的心中已经再次有了不太好的预感,只见他张口一吐,一颗灰蒙蒙的雾珠飞出并悬在他的头顶之上,正是他从师兄黑魇魔尊手中得到的梦魇珠。

  “哼!”

  一声冷哼传来,黑色的云焰收摄,化作一具看不太清楚面目的人形,显然并非是黑魇魔尊的本体原尊。

  但虚空之中浮现的禁制之网却在这个时候燃起了一缕缕黑色的火焰,迦楼罗鸟原本就难听的嘶鸣声此时听上去更加难听。

  “混蛋,本尊说过了,本尊不是杨君山!”

  鲲天尊怒吼声再次传来,然而围攻他的三人充耳不闻。

  “是你们逼我的!”

  原本因为虚空禁制网的收缩而难以挣扎的迦楼罗鸟突然消失不见,代之以出现的却是一只较之迦楼罗鸟还要庞大数十倍的巨|物。

  原本覆盖在迦楼罗鸟身上的禁制网瞬间被撑破了三分之一,剩余的三分之一则在三位合道魔尊的及时反应下不断的延伸,从而避免被撑破,最后剩下的三分之一则深深的陷入到了眼前这个庞然巨|物的肉身之中。

  “昂”

  突变的巨吼震荡起漫天的尘埃,口中喷出的气流化作飓风,数百里的地面被这一口气刮出一道伸到数丈的沟壑。

  “鲲,巨鲲!他是普元的坐骑!”

  完全由黑色火焰凝聚而成的黑魇魔尊认出了眼前之物,不由的大吼一声,原本镇定的语气此时听上去也有了几分恼怒。

  “我们放他出去?”

  黑雨向其他两人询问道。

  巨鲲的本体实在太过庞大,三人联手想要将其禁锢,困难实在太大,也实在太过耗费仙元精力,毕竟接下来杨君山还极有可能会出现。

  别看现在巨鲲的本体已经撑破了禁制网的三分之一,可实际上三分之二的禁制网仍旧粘附在他的本体之上,根本无法甩脱,自然也就无法从禁锢当中脱离。

  “不行,他既然出现在这里,那么说明肯定是被普元派来协助杨君山的,失策了,没想到普元居然会付出如此大的代价,将这只巨鲲送了进来。”

  黑魇魔尊冷静的说道。

  “那该怎么办?”

  血色的雾气收摄,一位双眉看上去鲜红如同滴血的修士冷声问道。

  “我们退走吧!”

  黑雨魔尊第一个打起了退堂鼓。

  “不行!”

  黑魇魔尊粗暴的打断了黑雨魔尊的提议,沉声道:“杨君山的三尸化身之一已经被困在了混沌入口之地,没有了三尸化身的合击之术,他的实力必然大打折扣,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况且此番有血玄道友相助,怎可无功而返?”

  “黑魇道友,您着实没有必要执着于震宫四域,苗君道友在本尊的支持下如今正在逐步将乾宫四域掌控在手中,二位若是能够前往相助,届时乾宫四域我魔族说不定能够独得三域,何乐而不为?”

  黑魇魔尊却只是冷哼一声,忽然挥手一扬,伴随着黑色火焰的跳动,无数的禁制网开始贴着巨鲲的肉身延伸,这一次任凭巨鲲本体如何挣扎,却始终无法摆脱粘在身上的禁制。

  而其余两位魔尊见状,也不得不配合他鼓动禁制。

  随着三位合道魔尊联手,鲲天尊已经完全被压制,原本被挣破的禁制重新完成,尽管鲲天尊仍旧在奋力挣扎,但他长达数百里的庞大身躯已经开始随着完整禁制网的缩小而不断缩小。

  “其实杨某也很好奇,黑魇道友为何就盯着杨某的震宫四域不放了呢?莫不是真就觉得杨某好欺负不成?”

  一道声音突然清晰的传到了在场每一位大神通者的耳中,不知道什么时候,杨君山已经赶到了。

  “杨君山,杨道友,鲲某可被你坑苦了,快救我出去!”

  杨君山的到来反应最快的并非黑魇等三位魔尊,反倒是被困在禁制当中的鲲天尊最先大叫了起来。

  “鲲道友稍安勿躁!”

  杨君山先是不急不缓的向被禁制困住的鲲天尊说了一句,然后又看向三位魔尊,道:“三位在这里的埋伏想来是为杨某准备的,只是现在杨某没有入彀,反倒是因为要镇压鲲道友,三位至少也要抽出一人维持禁制封印,剩下的两位又该如何对付杨某?如若杨某记得没错的话,上一次黑雨与黑魇两位道友联手却是败在了杨某手中。”

  说到这里,杨君山的目光又落在了黑雨魔尊头顶的梦魇珠上,“唔”了一声,道:“对了,记得当时黑雨道友却是从黑魇道友附身的那具化身手中抢下这颗珠子就走!”

  血玄魔尊闻言忍不住向着师兄弟二人瞅了一眼。

  黑雨魔尊冷哼一声,道:“拙劣的离间计!”

  杨君山笑了笑,看向黑魇魔尊,道:“道友怎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