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八百六十九章 (续)

第一千八百六十九章 (续)

  震宫丁域的本源之海是在一片沼泽湿地当中。

  当杨君山第二次踏足这里的时候,这里的本源之海已经较之最初消失了三分之二,其中三分之一被杨君山所汲取炼化,之后又有一半儿想来是被黑魇魔尊的黑焰化身强行汲取,并使之拥有了与合道境修士相抗衡的实力,可惜最终还是功亏一篑。

  本源之海的减少,毫无疑问将会削弱天地本源意志,进而影响到杨君山作为界主对震宫四域的掌控。

  当然,更为重要的是对于丰天世界本身的削弱,从而加快丰天世界解体的步伐,尽管这种加速对于整个庞大的丰天世界而言并不明显。

  “天尊来这里做什么?”

  鲲天尊跟在杨君山的身后,在杨君山进阶合道中期之后,他将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

  不过这个时候他的目光更多的还是放在本源之海当中杨君山的两具三尸化身的身上。

  之前杨君山正是凭借着两位三尸化身,杨霆以及杨桦二人之力,在杨君山与两位魔族天尊斗法之际,悄然突袭本源之海,切断了本源之海与几位魔道天尊见得联系,并暂时强行封闭了位面缝隙,让杨君山重新恢复了对于本源之海的掌控。

  而在杨君山进阶合道中期之后,这两位三尸化身自身修为也随之跨过了合道中期的门槛,如今正在本源之海当中借助天地本源提升着自身的修为。

  抛了抛手中的虚空晶体,杨君山的目光落在了位于本源之海不远处的一汪水洼之上,道:“当然是要找人做交易了。”

  鲲天尊闻言吃了一惊,道:“什么,难道黑魇魔尊还没有离开吗?”

  杨君山瞥了他一眼,道:“他的成道关键如今正握在我的手中,你觉得他会轻易离开吗?”

  说罢,只见杨君山走到那一汪水洼跟前,伸出手指在水面上一点,随着水面涟漪荡漾,原本浑浊的水面渐渐清晰起来,并浮现出一片色彩斑斓的景象。

  鲲天尊见状明白这应当是位面缝隙中虚空通道的景象,看来震宫丁域本源之海附近存在的位面缝隙就在这一汪水洼之下。

  只是这一汪看似浑浊的水流,似乎也并非是凡物。

  鲲天尊作为普元天尊的坐骑,曾经在周天世界的深海之中隐修万年之久,对于周天世界那些禁绝之地经常有宝物孕育之事,自然也是清楚的。

  而丰天世界的每一条位面缝隙,因为受本源之海以及外域虚空本源双重影响,同样也是天然的育宝之地,与周天世界的禁绝之地相当。

  只不过修为到了杨君山、鲲天尊这般地步,错非是诸如息壤、三光神水、聚宝莲之类的顶尖本源至宝,等闲宝物根本难入他们的法眼。

  “怎么,黑魇道友不愿相见么?”

  面对着轻微晃动的水面下斑斓流转的位面缝隙通道,杨君山好整以暇的说道。

  一声冷哼突然从水面之下传来,声波震荡令水面泛起一阵阵涟漪,连带着水面下色彩斑斓的景象也开始不断的被拉近,直至在满眼的斑斓色彩的深处,一点亮光突兀的出现,然后越来越大,直至在覆盖了整个水面的刹那,一片略微有些刺目的白光从水面泛起,让鲲天尊不由自主的眯了一下眼睛。

  杨君山的声音忽然从鲲天尊的身边传来:“想来阁下便是黑魇道友当面,在下道族杨君山,有礼了!”

  鲲天尊闻言连忙拿眼向着水洼之中瞧去,却见水洼之中一位满脸阴霾,双目之中凶光闪烁的修士仿佛突然有所觉,目光一斜便向着鲲天尊看来。

  二人的目光在接触的一刹那,鲲天尊便感觉整个人如遭重击,连带着眼前的一切都开始变得虚幻起来。

  “咳”,杨君山的一声轻咳传来,停在鲲天尊的耳中却如同洪钟大吕,眼前梦幻般的一切顿时如同琉璃一般碎裂开来,鲲天尊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颤,双目顿时变得清明。

  冷汗瞬间便从鲲天尊的后背上渗出,这才是三尸尽斩合道巅峰的真正实力,哪怕隔着一条位面缝隙,其神威都让鲲天尊感觉难以匹敌。

  同时也让鲲天尊再一次明白了他与杨君山之间的真实差距,同样是面对黑魇魔尊,鲲天尊只是瞥了一眼都承受不住,而杨君山却能够与其正面对视,侃侃而谈。

  “黑魇道友的气撒的不是地方,这位鲲道友可是普元天尊的人!”

  杨君山半带着调侃的语气说道。

  水面上浮现的黑魇魔尊神色不便,只是冷冷的望着杨君山,冷声道:“你难道不是?”

  杨君山笑了笑,岔开了这个话题,道:“杨某原本以为道友已经离开了,却不曾想还在这里。”

  水面对面的黑魇魔尊沉默了片刻,这才缓缓开口道:“你知道本尊为何会在这里等你!”

  杨君山笑了笑,摊开手掌,那枚禁锢了虚实魔焰的虚空晶体出现在掌心之上,道:“是为了这个?”

  饶是黑魇魔尊威震星空,见惯了大风大浪,可在看到杨君山手中之物的一刹那,眼皮子还是不由的跳了一跳。

  “你想要从本尊这里得到什么?”

  黑魇魔尊尽量压低自己的声音,使得自己的语气听上去更加平静。

  黑魇魔尊此时心中悔意丛生,合道天尊的三尸化身乃是将来问题至尊道途的关键,如今黑魇魔尊的三尸化身之一为杨君山所擒,意味着他问鼎仙路至尊的关键已经掌控在了杨君山的手中。

  三尸化身无论是修为还是实力,均受本尊所限,偏偏本身事关本尊未来道途,原本正当是合道天尊的软肋才是。

  而事实上却并非如此,星空之中由三尸化身代替合道本尊出面行事的事例比比皆是,任何一位合道本尊似乎都不曾担忧自身三尸化身的安危。

  原因也很简单,作为合道天尊本源衍生的三尸化身,原本便与合道本尊同源一体,但凡三尸化身遇险,合道天尊可在一念之间将其召回,完全不惧会为他人所擒,成为威胁本尊的筹码。

  然而黑魇魔尊的三尸化身却又不同,丰天世界的位面屏障完全可以干扰三尸化身与本尊之间的联系,尽管之前黑魇魔尊通过特殊的手段将三尸化身送进了丰天世界,并透过位面缝隙勉强维系与化身之间的联系,但再想要于危急关头将化身瞬息召回,却已经是难以做到了。

  杨君山闻言笑了笑,道:“黑魇道有开门见山,杨某自然也不会藏着掖着!”

  说着,杨君山的神色骤然间变得前所未有的严肃:“杨某需要知道混沌之地当中,那些隐修的仙路至尊的动向!”

  黑魇魔尊闻言,饶是他历经千万年的岁月,心性早已磨练的坚若磐石,此时也不免脸色大变,沉声道:“你问错人了,那些人要做些什么,本尊如何能够知晓?”

  杨君山笑了一笑,道:“真不知晓?据杨某所知,魔族能够叱咤星空,身后自然也是有混沌境至尊魔祖支撑的,莫不是此只是戏言?又或者说黑魇道友堂堂魔族至尊之下第一人,连这点事情都没有资格知道?“

  黑魇闻言满脸不悦,道:“我魔族所掌控的混沌之地当中自然有我魔族至尊存在,不过阁下倒也不必如此激将,那些仙路至尊要做什么,没有义务要对底下的人解释!”

  杨君山想了想,换了一个问法,道:“那么魔族的至尊魔尊又要让黑魇道友等大神通者做什么呢?”

  黑魇魔尊神色间看上去略微有些迟疑,杨君山见状把玩着手中的虚空晶体,道:“阁下还是不肯赐教么?”

  黑魇魔尊闷哼一声,冷着一张脸,道:“也没什么,只是要我等在近期做好接受丰天化界的准备罢了。”

  “近期?”

  杨君山眉头一皱,几乎是下意识一般,道:“这不可能!”

  原本一直处于被动当中的黑魇魔尊,闻言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嘲讽般的笑意,道:“为什么不可能?杨君山,你以为联手所有的界主封印混沌入口之地,便能够延缓丰天解体化界的时间吗?你太天真了!真当那些混沌至尊躲在混沌之地隐修,又隔着位面屏障,就对你鞭长莫及了吗?”

  杨君山闻言神色间惊疑不定,试探着问道:“是那些混沌呓语?界主当中有人已经被混沌境至尊的残念投影附身?”

  不过不等黑魇魔尊回答,杨君山便自言自语一般答道:“不可能啊,我曾经……”

  黑魇魔尊冷笑道:“杨君山,你如今便在位面缝隙边上,身为丰天界主之一,你为何不尝试着感应位面缝隙的变化呢?况且,你觉得本尊的三尸化身又是怎么进入了丰天世界?”

  杨君山神色再变,随后在黑魇魔尊冷笑的目光当中,迟疑着伸手在这一滩小水洼的边沿上一碰,随着他的神识魂念的延伸,原本平静的水面开始渐渐的泛起涟漪,使得水面上黑魇魔尊的映像也渐渐变得破碎起来。

  “杨君山,本尊……三尸……归还……”

  随着水面被触动,黑魇魔尊的声音也开始变得断断续续,不过杨君山还是听明白了黑魇魔尊的意思。

  这个时候,杨君山的神识已经从位面缝隙当中感知到了什么,听得黑魇魔尊的声音,有些心不在焉的答道:“丰天化界之后,杨某自然会让你的三尸化身解禁!”

  黑魇魔尊还想要开口说什么,可水面随即一乱,黑魇魔尊的映像彻底破碎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