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八百七十章 (再续)

第一千八百七十章 (再续)

  第一千八百七十章(再续)

  从震宫丁域本源之海当中离开之后,杨君山凝重的神色,神色匆匆,鲲天尊默默的跟在身后,别说开口询问,就连大气都不敢喘上几口。

  之前在丁域本源之海,杨君山通过神魂感知,已经能够确认位面缝隙下的虚空通道正在自行拓展,而且扩张的速度远远超出他原本的预估。

  按照目前这个速度下去,别说两百年,整个丰天世界恐怕连百年的时间都要坚持不了,然后就会在域内外大神通者的里应外合之下迎来崩解。

  该死!

  混沌入口之地的缺口分明已经被他与其他几位界主联手封印,没有了混沌本源的外泄,丰天世界的解体时间本应当大大延缓才是!

  而目前出现这种情形,在杨君山看来不过两种可能。

  第一种自然便是那些奉命进入丰天世界的大神通者的蓄意破坏,只是破坏在杨君山看来实在微不足道,至少不可能造成目前这种加速崩解的趋势。

  那么最有可能的便只能是第二种了,也就是界主监守自盗一般的破坏。

  作为天地本源意志的青睐者和部分天地本源的掌控者,丰天界主原本应当是丰天世界的维护者,但也正因为如此,一旦他们转而利用对于丰天世界的部分掌控权对这方世界本身进行破坏,危害也只能更大。

  然而作为丰天世界的界主,丰天世界解体的时间越是延缓,对于界主自身的好处便越大。

  同样的道理,界主本身对于丰天世界的破坏越大,那么也就越发的遭受这方天地的厌弃,甚至进而引发天谴之类的天地本源意志的自发反击,也未尝没有可能。

  可问题的关键是,又有谁会甘心舍弃自身的利益,甚至冒着遭受天谴的风险,去执行破坏丰天世界的任务呢?

  难道真像黑魇魔尊说的那样,丰天九位界主当中已经有人被混沌之尊的残念附身?

  可明明当初在离开混沌之地之前,杨君山已经检测了每一位界主的状态,并无有人被混沌呓语影响的迹象,而他也自信那些混沌残念不可能在避开他探查的情况下,还能附身在其他界主的身上。

  杨君山一边向前走,一边在脑海当中一个个的过着每一位丰天界主的影子。

  突然间,杨君山的脚步猛地停了下来,猛地一拍自己的手掌。

  跟在他身后的鲲天尊被着实吓了一跳,连忙也收住了脚步,并小心翼翼的从侧后方看向他的脸色。

  ”苗君!”

  正当鲲天尊小心翼翼的想要开口询问的时候,杨君山突然开口说道。

  ”什么?”

  鲲天尊有些不明所,苗君的名号他倒也听说过,而且在与杨君山的三尸化身聊天的时候,已经知晓苗君也成为了丰天九位界主之一,目前掌控丰天九宫当中的乾宫四域。

  ”一定是他!”

  杨君山转过了身来看向满脸疑惑的鲲天尊,解释道:”一定是他!现在回想起来,除却冀璋和牵藤二人之前,便只有苗君不曾被窝探查过身上是否有着混沌呓语残念的残留!”

  会想起当日发生在混沌之地当中的情形,当混沌呓语爆发之际,苗君是主动逃脱回来为其他几人求救的,在当时情形之下,杨君山与其他两位合道境界主急于救助其他三位失踪界主,却是下意识忽略了主动逃脱返回求助的苗君。

  又或者说,当时苗君的身上有着一种让人下意识忽略他身上的改变?

  很明显,以事后回想的方式来看,当时发生在苗君身上的改变显然很是诡异,以杨君山与其他两位合道界主的精明细致,这样的漏洞不不该发生才是,即便是有一人忽略了,其他两人也不该如此,可事实上却是三人都下意识的忽略了苗君身上的改变,这才是最大的疑点!

  听了杨君山的解释,鲲天尊想了想,道:”看来合道修士不会受到混沌呓语影响?又或者说合道界主也受到混沌呓语影响的话,同为合道界主的你或许有可能根本不知道他的身上发生了什么?”

  杨君山看了鲲天尊一眼,道:”别忘了你已经斩却了三尸化身!”

  鲲天尊一愣,随即摇头苦笑,这却是他犯了一个错误,既然斩却了三尸化身,哪怕只有一具,却也不必担心这样的事情发生。

  抬头看去时,却见杨君山已经走远,鲲天尊连忙跟上了,问道:”那接下来要去哪里?去往乾宫组织苗君继续破坏丰天世界吗?”

  若是在此之前,鲲天尊或许还会催促杨君山前往离宫履行对普元天尊的承诺,但在杨君山进阶合道中期之后,他却不会再催了,因为他很清楚,以杨君山现在无敌于丰天世界的实力,他可以随时履行对普元天尊的承诺,那么现在就只剩下了他愿不愿意的问题,而鲲天尊现在显然不敢对他有任何的促怒行为。

  ”不!”

  杨君山否决了鲲天尊的建议,道:”事情既然已经在发生,现在再想要阻止已经晚了,现在最重要的便是先将我们的既得利益保住再说,剩下的能多强一点便是一点!”

  ”那我们是要去”

  ”离宫,我们去离宫!”

  鲲天尊闻言大喜。

  离宫多重山险川,再加之气候湿热,故而多山林,山林之中又多禽兽滋生。

  借助万界虚灵根,杨君山与鲲天尊很快穿梭虚空来到离宫地界。

  在刚刚从虚空当中脱离的一刹那,鲲天尊便不断的耸动着鼻子,面露惊疑之色。

  杨君山看着好奇,问道:”鲲道友这是怎么了?”

  鲲天尊深色凝重道:”有妖气,很重的妖气!”

  杨君山不以为意,反倒有些好笑,道:”那说明了什么?”

  鲲天尊看了杨君山一眼,道:”这里有很多妖,很多妖修,气息驳杂,可见种类繁多!”

  杨君山笑道:”这应当并不意外吧?”

  鲲天尊摇头道:”在下意外的不是妖修的多少,而是儒族一脉居然对白虎仙子如此明目张胆的扩张妖修势力而视若未见!”

  杨君山不以为然,道:”这难道很奇怪吗?”

  鲲天尊摇了摇头,神色间看上去倒仿佛有几分遗憾之色。

  这就让杨君山更加感到奇怪了,想了想又道:”你的意思莫不是指儒族修士?”

  鲲天尊苦笑道:”这儒族修士惯会打着'教化'的名义党同伐异,虽号称什么'有教无类',实则却是将所有的修行法门尽数融入儒道之中,摇身一看就成了儒族自己的传承,然后再教授给其他族人,而这些族人便称为了儒族门徒,这也使得儒族的势力越来越盛。”

  杨君山闻言却是赞道:”这倒是一不错的办法!”

  ”问题就在这里!”

  鲲天尊进一步解释道:”道统之争最是残酷不过,以儒族道统那等兼收并蓄的特点,以及儒族修士好为人师的性子,他们怎么可能放纵白虎仙子在这里培养出这么一大群妖修出来?”

  说到这里,鲲天尊又微微一叹,仿佛喃喃自语一般,道:”原本还打算着来到离宫之后,能够助白虎仙子一臂之力,用来对抗儒族势力的扩张,可在现在看来,鲲某倒更像是一个不劳而获,来蹭便宜的了!”

  ”走吧,不要在这里呆着了,丰天解体时日大大提前,我等已经没有多少时间浪费了。”

  鲲天尊见状连忙跟上,在杨君山身后问道:”您知道白虎仙子如今身在离宫何处?”

  杨君山头也不回道:”不知道,但不用我们去找她,她马上就会找上门来。当我出现在离宫的时候,她就已经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