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八百七十八章 求援

第一千八百七十八章 求援

  杨君山带着杨霆抽身而走,临走之际,只见他转身将衣袖一拂,原本被荡开了数百丈之外的悬空之物从四周尽数回冲了过来,将那一片空域充斥的满满当当。

  杨霆有心要问,可见得本尊神色严肃,又想到刚刚驾驭万界虚灵根冲破位面虚空乱流屏障似乎对他造成了不小的消耗,于是便将心思先行按捺了下来。

  不料二人还没有走多久,杨君山突然停了下来。

  杨霆正有些不明所以,却听得杨君山沉声道:“你先躲起来!”

  杨霆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身形便已然化作一道电光没入到了本尊的体内。

  只听杨君山朗声道:“前面可是血玄道友当面?还请过来一见!”

  杨君山的话说完好一会儿,才见到远处悬浮的乱石当中有一抹血气蜿蜒而来。

  血气收敛之后,血玄天尊站在远处道:“原来是君山天尊在此,天尊可也是来调查此地发生天谴之事吗?”

  “此事还需要调查?想来血玄道友早已心知肚明了吧?”

  杨君山说着目光向着血玄天尊身后一瞥,嗤笑了一声,道:“怎么,黑雨道友现在也知道羞于见人了吗?”

  “杨君山,你……”

  黑雨天尊指尖遥遥指着杨君山,可在见到杨君山那似笑非笑的表情,他的行踪没来由的一怯,伸出的手指也收了回来,冷哼一声道:“本尊只是懒得与你再起冲突罢了!”

  站在黑雨天尊身前的血玄天尊,能够真切的感受到身后之人的色厉内荏,不由暗自苦笑一声,岔开了话题问道:“不知君山天尊可曾探查到了什么?”

  “苗君失踪,这里的天地本源意志也消散一空,杨某毫无头绪。血玄道友从甲域来?那里的情况怎么样?”

  听了杨君山之言,血玄天尊的神色看上去似乎有些异样。

  杨君山察言观色,开口问道:“血玄道友可是有什么发现?”

  血玄天尊略微斟酌了一下,这才开口道:“君山天尊有没有发现,不仅仅是乙域的天地本源消散一空,似乎在乙域之外,天地间的本源意志也正在消退。”

  “你说什么?”

  杨君山神色一凝,语气一下变得沉凝而又短促。

  血玄天尊很是郑重的点了点头,再次肯定道:“速度虽然微乎其微,但天地本源意志的确在持续不断衰退着!”

  杨君山沉吟不语,只有神色看上去阴晴不定。

  杨君山的神态令血玄与黑雨二人心中感到忐忑不安。

  黑雨给血玄使了一个眼色,血玄开口道:“君山天尊,若无其他事,我二人这便告退了!”

  杨君山“哦”了一下,看了二人一眼,道:“杨某也正打算离开这里,不如一起?”

  杨君山刚说完,黑雨的脸就变了,然而在杨君山的眼皮子底下偏偏又不敢做其他的动作,只能将眼珠子咕噜噜的乱转,想要让血玄开口回绝。

  血玄哪里有那个胆量拒绝,尴尬的笑了笑,道:“那,那正好同行。”

  杨君山点了点头,当先一步离开,血玄与黑雨二人则跟在身后一路战战兢兢。

  出得乙域地界,这里距离血玄等人所掌控的甲域也就不远。

  杨君山站住了脚步,双目微闭,不知道在做什么。

  血玄与黑雨站在他的身后却是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果然,天地本源意志正在消退,而且丰天世界自身也正在被削弱,解体的日期仍旧在提前!”

  杨君山的语气听上去大有深意。

  血玄闻言微微松了一口气,向后看了黑雨一眼,开口问道:“君山天尊的意思是……”

  杨君山叹了一口气,道:“杨某原以为苗君遭了天谴之后,丰天世界解体的时间会放缓一些,现在看来,暗中在加速丰天世界解体的幕后推手不止苗君一个人啊!”

  血玄闻言心中一凛,不过很快便意识到杨君山所指并非是他,而是应当如同苗君这般,能够从根本上对丰天世界造成破坏的界主之流。

  “血玄道友,我等就此别过吧!”杨君山忽然道。

  “啊?”

  血玄有些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道:“杨道友不去甲域看一看么?”

  黑雨在身后听了大急,可见得杨君山目光扫来,整个人顿时僵立,不敢有丝毫动作。

  杨君山根本没有将黑雨的小动作放在眼里,道:“有机会再去吧,还请血玄道友转告黑魇道友一声,就说我与他之前的协议仍旧有效。”

  说罢,杨君山转身离开,身形在夕阳之下闪了几闪,便彻底不见了踪迹。

  眼见得杨君山离开,黑雨才放开了胆子,抱怨道:“血玄兄你没事邀请他去甲域做什么,这不是自找麻烦吗?”

  血玄望着杨君山离开的方向,眼神变得有些幽深,就连声音都跟着飘渺起来:“黑雨兄,你可能看出他的修为已经到了何种境地了吗?”

  黑雨怔了一怔,道:“不就是合道中期吗?”

  血玄没有直接回应黑雨的反问,而是说到了另外一件事情:“黑雨兄可能知道,我曾经有幸进入混沌之地拜见过冥河血祖,你可知道关于冥河血祖最有名的的一句话是什么吗?”

  “血海不枯,冥河不死?”黑雨皱着眉头道。

  血玄点了点头,道:“不错,相传血祖能够身化一条号称由四亿八千万血神子组成的血河,只要有一个血神子存活,血祖便能重新复活,堪称是不死不灭的存在!”

  黑雨脸上的神色越发的烦躁,沉声道:“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血玄凝声道:“我在杨君山的身上发现了一种本该出现在冥河血祖身上的特质,那种不死不灭的特质!”

  “开什么玩笑?”

  黑雨一听几乎都要原地跳了起来:“他?杨君山!不死不灭?他才合道中期!”

  “是啊,他才合道中期!”

  血玄叹了一口气,苦笑道:“也许是我太过疑神疑鬼了,那杨君山的锻体修为已经达到‘滴血重生’的境界已经不是秘密,或许从这一点上来讲,与冥河血祖的神通本质有着一定的相似之处吧!”

  说到这里,血玄脸上的苦笑之意更甚:“毕竟你我在锻体修为一途上,距离不灭境第四重还遥不可及!”

  “如今在丰天世界他当真已经无人可制了吗?”

  黑雨虽然极力认定杨君山不可能达到这般境界,然而自己的理性却告诉他这并非只是臆测。

  “从这一点上说,我反倒更加希望丰天世界尽快解体了,否则他的修为将会越来越高,实力也会越来越强,直至达到一个令你我都感到绝望的地步!”

  ……

  与血玄、黑雨二人分别之后,杨霆已经再次出现在杨君山的身后,并且看着本尊的背影数次欲言又止。

  “有什么想问的,就说吧!”

  杨君山的声音从前面传了过来。

  杨霆闻言连忙追上几步,道:“本尊,我们为何不去乾宫甲域?这岂不是放了他们一马?万一他们也试图拓展位面通道,怎么办?”

  杨君山头也不回道:“一座乾宫甲域,供养着两位合道天尊,你觉得那里的本源之海还能剩下多少?”

  “这个嘛……”

  “还有,他们并非丰天界主,并没有守护丰天的必要和约束,恰恰相反,加速丰天解体化界才是他们本来的目的。”

  杨霆不甘心道:“那我们更应该去甲域走一趟,让他们加速丰天解体的阴谋无法得逞!”

  “然后呢?”

  杨君山问了一句,然后自己答道:“然后双方翻脸交恶,再大战一场?这里不是震宫,我能借助的天地本源有限,两位合道魔尊也不好惹,即便我能够以一己之力压制二人,想要胜过也不容易,得不偿失!”

  “况且,他们二人并非界主,在顾虑天地本源意志的情况下,能够对丰天世界造成的实质性破坏也要循序渐进,我们没有必要对他们群追不舍。”

  杨霆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道:“原来是这样,嘿嘿,我就是想要问一问,本尊怎么说我便怎么做。”

  说罢,杨霆看了看杨君山方向,问道:“本尊,接下来咱们要去哪里?返回震宫吗?”

  杨君山摇了摇头,道:“我打算去艮宫看一看。”

  “艮宫?吉袒?”

  杨霆仿佛一下子想到了什么,道:“您在怀疑吉袒背后的河洛星宫?唔,还有那个叫羽冰的,数次与本尊为难,说不定现在也在那里。”

  杨君山点了点头,道:“河洛星宫的事情我总觉得不简单,那个羽冰数次找我麻烦,总该有个原因。”

  杨霆不解道:“既然是这样,那么本尊为何不借助万界虚灵根直接进行虚空穿梭,你我这般飞遁要花的时间可就长了。”

  杨霆刚刚说完,就见得前面的本尊再次停了下来。

  杨霆正欲开口询问,却见杨君山忽然伸手止住了他。

  杨霆知道本尊应当是有了什么重要的发现,于是站在他身后屏气凝神不敢打扰。

  过得片刻,杨君山忽然吐了一口气,道:“艮宫先不去了,先去巽宫。”

  “啊?为何?”杨霆有些茫然的问道。

  “因为巽宫的界主横金求援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