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八百八十二章 河洛之变

第一千八百八十二章 河洛之变

  “桦前辈?”

  杨立钊在见到杨桦的时候,欣喜之余更多的却是意外:“您怎么会来这里,难道丰天世界这么快就已经解体了吗?”

  杨桦却并未马上回答他的询问,而是目光看向了杨立钊身后的看上去几乎已经形成的一座浮空大陆。

  杨桦明显能够感知到这座悬空大陆之上的变化,笑道:“看来你在这里经营的不错!”

  杨立钊笑道:“前辈过奖了,其实也是依附过来的手下越来越多,这里从最开始的一座浮空山峰渐渐发展成这般模样,更多的却是他们自己的意愿。”

  杨桦了然道:“天狐七脉?”

  杨立钊面露苦笑之色,显然是被杨桦猜中了。

  对此杨桦也并不意外,只是略作沉吟之后,便开口叮嘱道:“你要走自己的道途,有人依附也不算坏事,只是千万记住了,这样一股势力可以为你所用,却不能被所谓的‘血脉同族’绑缚了你的手脚。”

  杨立钊闻言双目之中精光一闪,笑道:“前辈提醒的是,晚辈自忖也能坚持本心!”

  杨桦见状,知晓本尊的这位长孙心志坚定,便也不复赘言。

  他虽然是杨君山的三尸化身,但到底不是杨君山本人,有些话却不好说的太透,否则便有挑唆亲情的嫌疑,毕竟据杨桦所知,本尊这位长孙的天狐一族的生母仍旧在世。

  杨立钊显然也明白这件事情不宜太过深入,很快便转移了话题,笑问道:“对了,还没有向前辈请教,前辈此番前来可是祖父大人有什么吩咐?”

  杨桦笑了笑,道:“两件事,其一便是瞧一瞧本尊的本命法宝……”

  说到这里,杨桦的语气微微顿了一顿,作为本尊的三尸化身,他既然来到了这里,自然对于这座浮空陆地中央山峰之中的山君玺情况了解的一清二楚。

  “这第二件事情嘛,便需要你亲自出手了!”

  杨立钊闻言神色一振,连忙问道:“是什么事情,前辈只管吩咐!”

  杨桦却并未直说,反而有些欣慰的看向杨立钊,道:“原本我对本尊的吩咐尚有些疑虑,却不曾想你虽未曾进入丰天世界,现如今修为却也突破了大罗仙境,这等速度已经追上了你的父亲,想来也是你另有机缘,如此此事我便可以放心托付了。”

  这一次不用杨立钊再开口,杨桦脸色一肃,道:“本尊打算将西山大舟交给你,然后去往河洛星宫一趟……”

  就在星空之外的杨立钊与杨桦,准备着驾驭西山大舟前往河洛星宫的时候,丰天世界当中,沿着万界虚灵根开辟的空间通道,杨君山带着杨霆没用多长时间便已经来到了艮宫地界。

  周围的虚空动荡刚刚平息,杨霆便开口问道:“不知本尊发现没有,之前本尊横扫巽宫三域,其中两域都有释族相当于大罗境的菩萨,只是这一次丰天世界当中,释族的声势似乎并不太足,至少较之他们的老对头魔族一方要差了许多。”

  杨君山理所当然道:“白莲菩萨在争夺鸿蒙紫气的混战当中,被混沌至尊残念附身的重骨仙尊打杀之后,释族合道境之下便没有能拿得出手的大神通者了。”

  杨霆“哦”了一声,然后目光便看向了四周围,问道:“这里是艮宫哪里?”

  杨君山这个时候的神色看上去却显得有些凝重,神识感应瞬间向着四周铺开,同时有些漫不经心的答道:“不清楚,不过想来很快便会有人知道我们来了!”

  杨霆见得本尊神情有异,再次问道:“本尊可是发现了什么?”

  杨君山微微叹息了一声,道:“我原以为苗君在乾宫所作所为便已经足够惊世骇俗了,却不曾想艮宫居然更进一步,开拓出了两条位面通道,吉袒道友,你可当真是令人刮目相看呐!”

  说到最后,杨君山的目光已经看向了前方一片山石之后。

  山石之后有一片灵光向后褪去,将吉袒的身形暴露了出来。

  “君山天尊,你终于来了!”

  对于杨君山的到来,吉袒似乎并不意外,哪怕面对彼此间巨大的修为差距,他似乎也能做到面不改色。

  “咦,不对啊,他的修为目前也才不过三花聚顶的境界!”

  杨霆皱着眉头向杨君山低声说道。

  杨君山虽然只是震宫界主,但他可不仅仅早已完全掌控了震宫四域的天地本源,更多次因为守护丰天世界的举动而得天地意志的青睐,使得他哪怕是在震宫之外,仍旧对于丰天其他地界的天地意志拥有者相当的影响力。

  哪怕如今因为不知名的缘故,所有界主所掌控的天地本源都在被缓缓剥离,但杨君山又因为离宫、乾宫、巽宫之行,而在此提升了自己对于天地本源意志的影响力,而且这个速度远在天地本源自行流逝剥离的速度之上。

  也正因为如此,此时杨君山才能真切的感知到,艮宫四域的四条位面缝隙居然有两条已经被开拓成了位面通道。

  九大界主在混沌入口之地汇聚的时候,吉袒是曾经被杨君山和其他两位合道界主检查过的,身上受到的混沌呓语残念的影响早已经被驱逐干净,因此并不具备被附身夺舍的可能。

  杨君山的感知不会出错,而吉袒又分明不具备开拓两条位面通道的实力,那么原因便呼之欲出了——有人在帮他开辟位面通道,又或者这位吉袒界主也只是别人手中的傀儡。

  杨君山当然更倾向于后者!

  “两座位面通道,吉袒道友好大的手笔!莫不是也打算要学乾宫的苗君道友,引爆本源之海?”

  杨君山半是戏谑调侃,半是试探的问道。

  吉袒苦笑一声,道:“天尊何必取笑?以您的智慧想来也能猜到,在下也只是身不由己罢了!”

  杨君山“唔”了一声,道:“那看来你是不大会自寻死路了,只是杨某却有些好奇,道友身为界主,在这方天地之中只要不弄到天怒人怨招来天谴,便几乎是不死不灭的存在,那么又有谁能让你身不由己呢?”

  吉袒叹息道:“天尊又何必明知故问?河洛星宫的五行阵道乃是在您手中达成圆满,第五星宫的建立意味着什么,还有人能够比天尊更加清楚?”

  杨君山沉声道:“可杨某却记得你大约是自愿的!”

  “嘿嘿,在下当然是自愿的!”吉袒冷笑了两声,猛然抬起头来,道:“可是在下的兄长却并没有死!”

  “吉裕?”杨君山有些意外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