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八百八十六章 河洛之变(四续)

第一千八百八十六章 河洛之变(四续)

  “居然会是西山杨氏的人最先来,看来当初君山仙尊留下的阵卷星图果然藏着猫腻,可惜河洛星宫上下虽有怀疑,却始终不曾发现漏洞究竟在哪里,真是可悲!”

  就在杨桦察觉到麒麟星宫的情况有异的时候,一道宏大的声音突然降临,透过星河大舟的守护阵幕,清晰的在杨桦与杨立钊的耳边回荡。

  “是谁?”杨立钊惊道。

  “阁下乃河洛星宫何人?”

  杨桦略微思索,开口便比杨立钊慢了一拍。

  不过在杨桦说话之时,他便已经向着杨立钊示意,要他尽快掌控大舟脱离此地。

  然而刚刚那说话之人仿佛能够洞彻杨桦的想法,便在杨立钊刚刚鼓动大舟风帆之际,便听得那道声音再次传来:“二位也不必急着离开,如此庞大的一艘星河大舟跳入第五星宫,这般大的动静直到现在都不曾引起河洛星宫的注意,两人难道觉得正常吗?”

  杨立钊示意星舟已经准备完毕,随时能够从星宫之中脱离,不料却见杨桦向着他摆了摆手,示意先不要离开。

  杨桦已经从对方的语气当中听出了什么,于是问道:“这么说是阁下出手遮蔽了星宫之中其他河洛星宫阵法师的耳目?”

  “正是!”

  那道声音回答的很是笃定。

  杨桦则冷笑了一声,道:“能够事先瞒过整个星宫之中阵法师的耳目,将一艘星河大舟的行踪遮掩起来,让杨某来猜猜看,阁下要么是阵道造诣堪称绝顶的大仙师,要么便是在这座麒麟星宫,或者是在整座周天星斗大阵当中,占据着一个绝对有利的位置,能够在别人不知情的前提下,从庞大的阵法体系当中调动阵法之力进行遮掩!”

  杨桦的声音落下之后,虚空当中陷入了短暂的沉默,过得片刻之后,那道声音才再次响起:“很难想象,这样的言语居然是出自一位三尸化身之口!传闻君山天尊在丰天世界之中一气斩却三尸,星空世界都为之震动,如今看来,君山天尊的斩尸之道果真非比寻常!”

  “过奖了,”杨桦大约已经能够确信对方的确没有恶意,略作沉吟便径直问道:“还不知道道友该如何称呼?”

  果然,过得片刻之后,那道声音再次传了过来:“老夫乃是麒麟一族的吉裕,想来道友可能从君山天尊口中听说一二。”

  “吉裕?”

  杨桦闻言眉头顿时皱了起来,神情当中已经带了三分警惕,厉声道:“你不是已经死了吗?你到底是何人?这是要消遣杨某吗?”

  “道友稍安勿躁!”

  那道声音仍旧不疾不徐的响起,只不过这一次在话音刚落之际,便在星河大舟之前的虚空当中,一道虚幻的身影出现在星舟的守护阵幕之外,正好与二人面对面。

  “你当真是吉裕?”

  杨桦看着眼前之人面露狐疑之色,道:“怎么你……”

  杨桦可以肯定眼前绝对不是什么幻影之类,神魂波动不会有假,可却不曾有肉身作为依托,那便只有一种可能……

  吉裕苦笑道:“不错,本尊的肉身早已被河洛星宫所毁,如今二位看到的不过是依托于第五星宫,作为星宫的守护阵灵存在的一缕神魂罢了。”

  杨桦闻言双目一眯,旁边的杨立钊却叫出声来,道:“不对吧,不是说在麒麟星宫坐镇的乃是吉袒么,怎得变成了吉裕?”

  吉裕却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看向了杨桦,道:“想来道友曾经在丰天世界当中见过他了?君山天尊恐怕也是从他的身上联想到了什么,这才派遣道友前来的吧?”

  不料杨桦却是摇了摇头,道:“吉袒道友的确刻意,本尊那里虽也有所怀疑,但他毕竟已经成了丰天界主之一。我来之前本尊虽有意前往艮宫探究,但真正惹来本尊怀疑的却是羽冰,而非是吉袒!”

  “羽冰?君山天尊居然发现了他的破绽?果真了得!”

  吉裕虽然失去了肉身,但眼前的神魂虚影仍旧能够将他惊叹的表情表达的惟妙惟肖。

  杨桦见状心中念头急转,口中却道:“看来吉裕道友是知晓此人的底细了?”

  吉裕闻言微微一怔,紧接着却露出了一丝笑意,道:“道友不必想着从本尊这里套出些什么,在成为第五星宫的守护阵灵之前,本尊却是曾针对一些事情发下过神魂誓言绝不泄露的!”

  杨桦不由面露失望之色,不过他很快就意识到吉裕言语当中的意思,神色一振道:“也就是说,在不违背道友神魂誓言的前提下,想来道友也不会与我等为难,并愿意提供一些方便的吧?”

  吉裕的神魂虚影含笑不语。

  杨桦点头表示明白,正在沉吟之际,却忽然听得吉裕道:“杨道友,你们的行迹我并不可能遮掩太长时间!”

  杨桦瞬间一惊,果断道:“明白,我们会按照本尊留下的暗手,直捣麒麟星宫的核心主星,只是不知麒麟星宫的星主如今是何人?”

  吉裕并没有回答杨桦的问题,而是突然闪身从船头前的虚空离开,原地之留下了一副灵光凝就的星图,其中一道光线在星图内部游走,直达星图核心处一颗星辰之上。

  这是麒麟星宫的星图,那颗星辰便是星宫的主星!

  杨桦一看便已经明了,吉裕留下的星图与杨君山当初的阵卷星图大同小异,很显然第五星宫在营建之处,没有人有能力或者敢于改动杨君山留下的阵图。

  杨桦再要仔细看时,那星图却突然崩散化作散碎的灵光,消散在了星空之中。

  “多谢!”

  杨桦刚刚拱手,却见吉裕的神魂虚影已经消失,同时消失的似乎还有笼罩在西山大舟周围的静谧。

  一声尖啸突然打破了星空的沉寂:“敌袭——”

  “什么人?”

  “我的天,一艘星河大舟,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星宫守御阵法怎得事先没有一点征兆?”

  “快,快启动阵法,勾连五行星宫,通知星主!”

  “拦住他们!”

  “羽冰星主不在,守护阵灵呢?麒麟何在?”

  “……”

  整个麒麟星宫在西山大舟突兀出现的刹那彻底沸腾了起来,无数道神识在星空之中回荡交流,然而此时西山大舟上的杨桦与杨立钊却已经顾不得其他。

  杨立钊掌控大舟,再次鼓动风帆,一层层的虚空开始扭曲褶皱,在舟身之下化作一道道如同浪花一般的波纹,在被星舟碾压过之后,须臾之间便已经穿过了数百上千里,沿着先前星图所展示的路径,轻易避开了大部分的阵法禁制阻拦,一路径直冲着麒麟星宫主星所在的方位冲了过去。

  “大胆!”

  一声怒吼仿佛从遥远的星空深处传来,原本各有星辰灵光闪烁的星空霎时间变得漆黑一片,唯有一轮宛如玉盘一般的圆月出现在了正当空。

  “太阴星主!”

  杨桦立于船头遥望,神色平淡,似乎对于太阴星主的出现并不感到意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