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八百八十九章 河洛之变(七续)

第一千八百八十九章 河洛之变(七续)

  “唉,可惜了,河洛星宫万年的底蕴积累,星空所有阵道修士心目当中的圣地,这一次搞不好就要分崩离析了啊!”

  西山大舟穿梭虚空,从麒麟星宫当中跳出之后,杨桦站在船尾遥望着星空深处的河洛星宫,不由的叹息说道。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

  杨立钊这个时候安排好了大舟事宜,转过头也来到了船尾,正听到杨桦感叹,不由道:“这么大一座大阵,连整个星宫都笼罩了进去,多少阵法师的智慧凝聚其中,难道说毁就毁了?”

  杨桦摆了摆手,道:“这就要看太阳、太阴两位星主了。如果说还有谁有可能将整个河洛星宫彻底拆解的话,要我说便只有两个半人,这其中的半个就是本尊,也就是你的祖父,而这另外两个人便是太阳和太阴两位星主。”

  说着,不用杨立钊追问,杨桦接着说道:“不是说本尊的阵道造诣便不及这二人,而是因为这二人乃是河洛星宫的创立者之一,从河洛星宫刚一出现的时候,他们便参与其中,而太阳、太阴两大主星又是整座周天星斗大阵最为核心的所在,坐镇于此的二人手中肯定掌控着关系到整个周天大阵的核心关键,甚至本尊怀疑有六七成的可能,这二人在关键时刻能够召唤出河图、洛书这两大至宝。”

  杨立钊闻言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好半天才道:“这么厉害?难怪连合道天尊当初都被镇压了下去!那完了,他们两个如今反目成仇,河洛星宫肯定完蛋啊!”

  “那倒也是不一定!”

  杨桦的目光再次看向了河洛星宫的方向,幽深的目光仿佛能够看透河洛星宫的核心方向:“这河洛星宫到底是这两位星主万年以降心血功业所在,两人之间的矛盾和分歧肯定要,但真要以毁掉整个河洛星宫作为代价,就看这二人舍不舍得了。”

  杨立钊却有些拿捏不定的问道:“那这羽冰仙尊的事……”

  杨桦“嘿嘿”一笑,道:“那就要看太阴星主怎么想了,不过从他将羽冰安排到新营建而成的麒麟星宫来看,不管他们二人之间究竟是何关系,但太阴星主暗中对其并非没有顾虑和防备。”

  “至于太阴星主究竟为了什么不惜放出元荒天尊也要与羽冰合作,那就……”

  ----------

  丰天世界艮宫甲域。

  杨霆在这里的位面通道跟前已经等待了很长一段时间。

  至于杨君山,则早在那日将任务交代给他之后便离开了,而且在离开之前甚至没有为他留下阵法、禁制之类可供他保命的手段。

  这让杨霆很是提心吊胆了一段时间,不过也不知道是他运气好,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无论是吉袒还是羽冰,在这段时间当中居然一次都不曾出现。

  “莫不是本尊其实并未离开,而是就躲藏在这附近?留我在这里看守,不过是一诱饵,引那两人上当?”

  可杨霆一想又觉得不对,且不说杨君山并未中断与三尸化身之间的感应,杨霆隐约能够感知到本尊与他的距离着实不近,就算这里真是一陷阱,吉袒与羽冰这么长时间不出现,本尊也应当早就意识到这个办法已经行不通了才对。

  “这么说来,本尊难不成当真在追踪那吉袒与羽冰的下落不成?不过这就有点难喽!”

  杨霆暗忖本尊现如今虽然已经是合道后期的存在,说不定混沌境之下就算是普元天尊现如今都未必能够奈何得了他,但这里毕竟是人家的地界。

  单独一个吉袒,就算他是艮宫界主,但到底修为不入合道,本尊或许还有法子能够将此人逼出来。

  若是单独一个羽冰,就算此人如今已经有了合道境的实力,但到底不为界主,更没有鸿蒙紫气加持,自然更加不是本尊的对手。

  可这两个人要是联起手来,又一心只是想躲,本尊要将这两人找出来,恐怕还非得费一番手脚不可。

  就在杨霆这里胡乱发散着思维的时候,一阵怪异的空间波动将他惊醒了过来。

  “这又是哪一个赶着过来送死?这么长时间了,对面的人难道就没长记性?”

  杨霆嘴上嘀咕着,微微打了一个哈欠,准备等着从位面通道的对面有人闯进来,兜头便是一道霹雳雷光。

  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这么做,这段时间以来,不断的有人试图从位面通道的对面闯进来。

  只不过受限于这条位面通道本身的限制,以及丰天世界天地本源意志的压制,能够冒险闯过位面通道进入丰天世界的,多是修为在仙境之下的修士,这些人自然是不够杨霆一根手指头捏的。

  即便是偶尔有一两个仙境之上的侥幸闯进来,也多是用了各种手段隐匿、压制自身修为,不等他们放开了身上的禁制、秘宝,就被杨霆一道雷光给打蒙了。

  这些人哪里可能会是一位大罗后期修士的对手,倒是让杨霆在这一段时间当中着实收集了不少秘术、秘宝之类,有些甚至在他身上都能起到一些作用。

  当然,这里面还有一些法宝、资源什么的,却都是杨霆看不上眼的了。

  要真有能够入杨霆法眼的宝贝,想来这些人也不会冒险通过位面通道强闯丰天世界。

  不过随着位面通道里面的动静越来越大,距离出口越来越近,气息也变得越发的明显起来,杨霆却是“诶呦”一声,连忙伸手一引,身旁的虚空当中一条虚实相间的根须从中探出,如有灵性一般,径直探入了位面通道当中。

  “但愿不要出什么意外才好!”

  杨霆脸上终于浮现出一些忐忑。

  便在这个时候,原本极力向着位面通道深处伸展的万界虚灵根突然一顿,紧跟着便急速向后退缩回来。

  杨霆先是一怔,紧跟着脸色一喜,可目光也跟着一下子警惕了起来,不断的向着四周打量着。

  好在周围一切看上去似乎风平浪静,杨霆微微松了一口气,而万界虚灵根也就在这个时候缩了回来,同时回来的还有上半身已经被截断了的杨君山的虚影,而在这个虚影的怀中,则抱着一团看上去有些凝实的灰色雾团。

  “这是……”

  杨霆还没有说完,便被那道虚影开口打断:“杨桦道友的消息,元荒天尊已经从河洛星宫脱困,这团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