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八百九十一章 解释

第一千八百九十一章 解释

  羽冰冒险现身,阻止吉袒的一缕本源魂雾回归己身,为得就是防止吉袒脱离掌控,倒向杨君山。

  然而羽冰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杨君山与吉袒之间早有默契,在本源魂雾出现的一刹那,两人便选择了联手。

  杨君山虽不为艮宫界主,但合道后期的修为可谓丰天第一;吉袒虽不入合道,但身为艮宫界主却有地利之便。

  如此情形之下,两位界主联手,羽冰纵有三头六臂,也只能在杨君山手下饮恨!

  羽冰错就错在不该让吉袒脱离他的视线,更不该妄图让吉袒借助界主之便,在艮宫与杨君山单独周旋,给了二人更多沟通的机会。

  更为严重的是,作为元荒天尊最早的三尸化身,羽冰在丰天世界之中被杨君山挫骨扬灰,连同元荒天尊一缕合道本源在内,再无复活的可能,这也就意味着,元荒天尊此生恐将再无一窥混沌境仙路至尊的可能!

  杨霆隔空招了招手,那一颗悬浮在半空当中的阴阳舍利缓缓落在手中。

  只见他将这颗舍利左看右看,却也看不出什么端倪,索性将其甩给本尊,问道:“这么说这个羽冰仙尊作为元荒天尊的三尸化身,便是借助这个东西成功夺舍了太阴星主的血裔后辈?看上去倒是与土行至宝三生石有异曲同工之妙,如此说来,这颗舍利也是堪比三生石的至宝了?”

  杨君山接过了舍利,向着吉袒笑了一笑,然后便将其收在了袖口当中,笑道:“这阴阳舍利虽也高妙,但与三生石相比到底还有差距!”

  吉袒自然不会跟杨君山争夺这阴阳舍利的所有权,但对于此物的底细显然也颇有兴趣,闻言连忙道:“愿闻其详,还请天尊解惑一二。”

  杨君山笑道:“这阴阳舍利只听名讳大约便可知与释族有关,具体如何成型想来必是释族不传之秘,便是杨某也是不得而知。”

  “只不过既然是舍利,自然是释族大能寂灭之后所遗留之物。星空之中有传说,至少也需是合道境的佛陀寂灭,

  而且在寂灭之前还要做下种种准备,才有可能诞下此物!”

  “合道境?”

  杨霆忍不住咂舌道:“合道境的存在星空之下近乎不死不灭,想死可不容易!而且就算释族传承悠久,族中合道境的佛陀想来也是凤毛麟角吧?”

  吉袒却道:“合道境的存在向被杀死很难,但想要自杀却也容易!”

  杨霆则道:“就算是这样,这阴阳舍利想来就算是释族也不多,又怎么会流传出去?莫不是这元荒天尊与释族有关?”

  杨君山却是笑道:“不管他们之间是否有关,且说这阴阳舍利虽也有夺舍之能,但与真正能够重新来过的三生石相比,却还差得远!”

  “首先,这阴阳舍利只能够用于腹中夺舍,也就是说只能够用在尚在孕中,未曾出生的胎儿之上!而三生石则全然没有这等限制!”

  “并且阴阳舍利在夺舍的过程当中还要与三尸转世妙术同时施展方可进行。”

  “其次,阴阳舍利夺舍之后却留有胎中之迷,夺舍之人成长之后,若猜不透,又或者不受人点化,则一辈子也别想恢复前身记忆,最多不过有些宿慧在身,一旦夺舍之身再度身死寂灭,则夺舍之人的神魂将彻底灰飞烟灭,再无重生可能,这也是为何被释族更多的称之为‘转世’的缘故。”

  杨霆闻言问道:“本尊,难道说这阴阳舍利只能用于合道天尊三尸化身的夺舍之上吗?如此来说也太过鸡肋!”

  “不然!”杨君山摆了摆手,解释道:“所谓‘三尸’并非单指用于合道境的三尸化身,还可以用于一些大神通者分化本源神魂之后的转世之身!”

  “释族之中常有大神通者的转世之身行走世间的传闻,其实用的便是此法。”

  “释族修行之法多借助于顿悟之类,需常行走于世间,看遍世间万物,经历世间七情六欲,但释族的大神通者能够修成‘滴血重生,化身千万’境界的寥寥无几,便只能借助此物此法,将自身本源神魂分裂些许,

  转世重历一生,或增感悟,或提修为等等,不一而足。”

  说到这里,杨君山顿了一顿,仿佛又想到了什么,接着道:“不过这等秘术手段却也并非没有破绽,便如一缕本源神魂转世,再次走上修行之路,更兼机缘气运厚重,修行之路勇猛精进,不但后来居上,更有赶超本尊之势,那么问题便来了!化身未必愿意与本尊重归一体,即便回归也是主次难分,搞不好便是鸠占鹊巢,但更多的时候则可能神智错乱,完全疯掉!”

  吉袒想了想,问道:“这么说这元荒天尊利用三尸化身,转世成为太阴星主的血裔后辈也是冒了很大的风险?”

  杨君山摆了摆手,道:“三尸化身又自不同,其本身便与本尊确立了主次之分,即便是猜不透胎中之迷,最多也只是无法回归本尊而已,不会也无力对本尊形成反噬。”

  “不过元荒天尊算计精妙,对此早有准备,因此才将三尸化身转世夺舍的对象放在太阴星主的血裔后辈身上。”

  “因为他料准了,哪怕三尸化身的转世之身无法猜透胎中之迷,只要其在修行之途上有所成就,太阴星主必然会大加培养,那么进入荒天世界混沌入口之地修行便是迟早的事情,到了那个时候,被封镇在此处的元荒天尊本尊再将三尸化身的转世之身点化不迟!”

  杨霆听后恍然,道:“难怪这羽冰在此之前名声不彰,进入丰天世界之后却如同疯了一般与本尊为难,敢情此人怕也是被元荒天尊点化不久。”

  至此,关于发生在羽冰仙尊身上的诸多令人费解之处,总算是有了一个大致行得通的解释,虽说这其中有一部分完全都是杨君山的猜测,但至少在逻辑上也勉强说得通。

  这时杨霆忽然想到了什么,连忙道:“对了,先前桦道友托本尊的滴血化身带回来的消息,称元荒天尊已然从河洛星宫脱困,那么恐怕河洛星宫也要遭到重创了,哎,可惜了那周天星斗大阵,那可是集阵道大成的……”

  “呵呵,不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