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八百九十六章 最后的布局(终续)

第一千八百九十六章 最后的布局(终续)

  “是万界虚灵根!”

  杨霆对于万界虚灵根穿梭虚空的动静极为熟悉,在其尚未出现的时候,便已经判断了出来。

  当然,他知道本尊知道的比他更早,恐怕早在万界虚灵根被调动的时候,本尊便已经有所感应。

  问题是,除了本尊之外,还有谁在这个时候能够调动万界虚灵根?

  一条无形的根须从虚空之中探出,在伸到杨君山身前的刹那,一枚包裹在根须当中的玉简浮现了出来。

  杨君山神识一扫,便已经知晓了玉简当中的内容。

  杨霆见得本尊眉头紧皱,心中不由一沉,小心问道:“本尊,可是出了什么事情吗?”

  杨君山原本紧皱的眉头却在这个时候松开,甚至还轻笑了一声,道:“没什么,桦道友从域外星空传回来的消息,沁瑜动用了万界虚灵根将消息送了过来。”

  杨霆有心要开口询问消息内容,却听杨君山吩咐道:“这样,接下来你替我前往坎宫一趟,去见一见牵藤道友,至于目的你应当知道,我需要返回乾宫一趟。”

  杨霆“诶”的一声,还待继续开口询问,却见本尊一步踏出,整个人便已经在虚空当中消失不见,只留下了有些怅然若失的自己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

  返回震宫之后,杨君山才从杨沁瑜口中得知,是杨桦派遣了滴血化身,从震宫乙域的虚空缝隙当中传回的消息,而在消息传回之后,那一滴滴血化身也耗尽了本尊赋予的一丝本源之力,最终烟消云散。

  杨沁瑜在得到消息之后,知晓事情紧急,也不敢怠慢,可一时间又难以确定杨君山在丰天世界的具体位置,于是便动用了万界虚灵根,将消息送到了杨君山的手中。

  “居然是要求借我的阵道法宝,不得不说,这一次河洛星宫的手笔还是着实令人意外,不过反过来说,倒也的确是在向我展现诚意。”

  杨君山掂着手中的传讯玉简,心中暗自思忖着:“不过由此可见,太阳、太阴两位星

  主恐怕也已经意识到了混沌融合之后,事情的严重性,否则以河洛星宫上下对于河图、洛书撇帚自珍的程度,又怎么可能舍得主动助我的阵道法宝提升为仙器?”

  至于河洛星宫此番是否会借助他的阵道法宝图谋不轨,阴谋算计到他的身上,又或者是杨桦的身上,杨君山却是完全不必担心。

  只不过河洛星宫上下尽管已经意识到了危险的来临,并开始有意识地做着准备,可在杨君山看来,他们终归还是小瞧了即将面临的风险。

  “河洛星宫真正的威胁,不是混沌本源的外泄,而是借助混沌之地的融合,从荒天星界的混沌入口之地向河洛星宫出手的混沌境至尊!”

  河图、洛书即便是联合了杨君山阵道法宝的力量,想要封镇混沌本源的外泄容易,但想要拦住混沌之地当中那些仙路至尊们的突袭,在杨君山看来,还远做不到。

  只不过如此一来,这未尝不是自己的一个机会!

  在杨君山看来,杨桦并没有在第一时间拒绝,而是将消息紧急传回丰天世界让自己定夺,恐怕也是与本尊想到了一块儿。

  “只是想要将本尊的阵道法宝安全的送至域外,说不得还要前往乾宫甲域走上一遭!”

  杨君山手臂一扬,一卷看上去如同薄纱一般虚实相间,能够融入虚空当中的阵图开始浮动。

  原本只是一块棋盘一般的四方法宝,如今在杨君山的手中已经如同一块天幕一般,仿佛随时都能够将这片天地笼罩在阵幕之下。

  在乾宫界主苗君引动天谴之后,杨君山第二次来到了乾宫甲域。

  虽然这当中隔得时间并不算太长,然而此时乾宫甲域的变化却是再次令杨君山感到震惊。

  在天谴过后,乾宫甲域几乎已经被完全摧毁,丰天世界的天地意志从这里退却,仿佛已经完全厌弃了这里,而这里也变成了一座废墟一般的小世界,到处都潜藏着破碎的空间,扭曲的断层,动荡的虚空风暴等危险,哪怕是杨君山,如非必要,都不愿在这里

  多呆。

  然而此番杨君山再次来到这里之后,却是骤然发现这里碎裂的空间世界似乎正在膨胀,而且动荡的空间在膨胀的过程当中已经波及到了丰天世界的其他地域,正在进一步加剧丰天世界的解体!

  “看来所有人都已经按捺不住了吗?”

  杨君山喃喃自语的同时,再次召唤万界虚灵根,将手中的阵道法宝送到了域外,想来这个时候杨桦已经在他离开丰天世界时所在的那片星域等待了。

  相比于上一次将杨桦送到域外,这一次杨君山更加顺利,尽管这里的空间变得越发的紊乱,然而杨君山自身的修为同样提升到了更高的境界。

  只不过当延伸至域外的万界虚灵根那虚实相间的透明根须缩回来的时候,杨君山那原本保持着松了一口气,一脸轻松的表情之下,心头却猛地一沉。

  有古怪,这乾宫甲域有着大大的古怪!

  在将万界虚灵根穿过紊乱的空间乱流层前往域外的过程当中,杨君山居然察觉到了天地本源意志的流动!

  尽管这种流动很是细微,甚至在空间波动的掩映之下极难发现,仿佛就像是在丰天缓缓走向崩溃过程当中,天地本源意志的自然流逝一般,很容易便会被人忽视。

  然而杨君山却在这个过程当中感知到了一种人为的刻意!

  天地本源意志的流失,正巧便在乾宫甲域混乱的空间波动的遮掩之下?

  杨君山不相信这种巧合,因为在之前甲域的天谴结束之后,他在这里分明没有感知到任何天地本源意志的存在!

  况且身为丰天界主,杨君山自己本身便身负部分天地本源意志,而在他踏入甲域这片地界的时候,分明能够感知到依附在自己身上的天地本源对于这里的厌恶,那么丰天世界的天地本源意志又怎么可能会主动从这里流失散逸?

  如果不存在天地本源意志的主动流失、散逸,那便只有一种可能:有人正在试图避开丰天界主的感知,暗中盗取丰天世界的天地本源意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