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九百零九章 真正的目的

第一千九百零九章 真正的目的

  东皇钟下,灵肉分离!

  “如若这杨君山的确已经被夺舍,那么其神魂与肉身哪怕经历数十年的磨合,也不免有异,东皇钟下,自然原形毕露。”

  东皇拾伸手一招,那古钟化作巴掌大小,重新悬在他的掌心上空。

  金灯佛早在东皇拾敲响古钟的时候,便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后,避免了被钟声的波及。

  在闻听东皇拾之言后,金灯佛笑赞道:“东皇古钟果真不凡!此泰一妖皇留下的上品仙器,能被道友这般轻易驾驭,想来太阳宫又要出一位妖皇了!”

  东皇拾意味不明的瞅了东皇拾一眼,笑道:“怎么,佛爷也懂得奉承了么?如此在下却是生受了!”

  金灯佛则又道:“那杨君山本事非凡,道友这一道钟声或许会波及他的神魂,但却未必能够伤得了他。”

  东皇拾看了身旁的金灯佛,以及其余几位合道修士,笑道:“反正无论是否当真是杨君山,此人将丰天世界近半的天地本源以及位面意志吞噬却是不争的事实,这些才是我等真正在乎的东西!”

  “咳,呼——,原来你们根本不在意我哥是否被夺舍,你们真正想要的是我哥身上的丰天本源和位面意志!”

  杨君秀摇晃着自己的脑袋,似乎要将钻进自己脑袋里面的余音甩掉,但看向东皇拾的目光却是凶光四溢。

  “看来……”

  金灯佛脸上笑意不变,可语气却是一转,道:“那位白虎仙子,似乎在东皇钟下受到的影响并不太大!”

  东皇拾的目光随之一转,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口中发出的却是一阵阵冷笑。

  “呵呵,一个走了狗屎运的家伙,真以为他杨君山在丰天世界搞风搞雨,便无人能治了吗?”

  “殊不知在我等眼中,他却只不过是一头被刻意催肥的肉猪,跳梁小丑一般的人物,如今也不过是到了宰杀的时节而已。”

  “你们这群混蛋!”

  杨君秀闻言愤怒至极,正在扩张成型的星域空间如同琉璃一般开始破碎,而后向着东皇拾所在的位置蔓延而去。

  东皇拾见状哑然失笑,只见他只是将手中已经缩小了尺许大小的古钟轻轻摇了一摇,“嗡嗡”的响声随着古钟的旋转而发出,一层层无形的波纹荡漾开来,瞬间便抚平了涌动的虚空乱流。

  “嗬,你还不明白么?在修为有差距的情况下,

  我金乌族修士对于你白虎一族之人的天然克制,使我们拥有着绝对的优势,哪怕是在合道境也是一样!”

  东皇拾那高傲中带着轻佻的语气,令杨君秀恨不得一爪划在他的脸上。

  然而不等她有所动作,东皇拾便已经先一步出手了。

  “既然这么在意你这位不同种族的义兄,那么不如送你们兄妹团聚!”

  东皇拾伸手向着身后一挥,原本那一道如同大日一般,在他离开之后便一直悬于他脑后的炙白光团,顿时从中分离出一团,径直划破了星空向着杨君秀的身上砸去。

  大日西坠!

  这一道传承于金乌一族的仙术大神通,其名称来源于夕阳西下之意,但象征着的却是紧随其后降临的漫漫长夜,寓意着末日降临之意。

  然而就是这样一道融合了鸿蒙紫气,已然进阶混沌境的神通,在尚未临近杨君秀,绽放独属于其璀璨的末日之光的时候,一只手掌突兀的从旁边探出,准确的在光团的飞行轨迹上将其抓在了手中。

  在在场所有大神通者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茫然目光当中,只见那只将光团抓住的手掌,微微用力一攥,这一团原本足以比拟一颗缩小的恒星的光团便在掌心当中彻底破碎,细碎如同流沙一般的白色光屑从指缝当中流淌出来,飞扬在星空当中,直至最终消散。

  “哦,原来这才是诸位真正的目的所在啊!”

  一道淡淡的声音在星空之中回荡,那只手掌缩回,杨君山轻轻的拍了拍粘在手掌上的光屑,抬眼看向目瞪口呆的东皇拾,微微笑了笑,道:“只是诸位是否有些太过托大了呢?”

  “你……”

  东皇拾指着杨君山,目光之中闪过一丝惊慌,道:“你居然扛过了东皇钟的攻击!”

  “很奇怪吗?”

  杨君山先是向着杨君秀点了点头,然后再次看向了东皇拾,以及他身后保持着沉默的金灯佛,笑道:“东皇钟下,灵肉分离?看样子杨某的神魂与肉身结合的很好。莫不是阁下手里拿着的是一口假钟?”

  东皇拾脸上先是一红,紧跟着便冷笑一声,只是看向杨君山的目光却闪烁着忌惮之意。

  只听他沉声道:“诸位,此人的难缠出乎大家所有人的意料之外,由此却也可以反证此人体内所吞噬的天地本源,以及炼化的本源意志有多么雄厚,事已至此,难道我们还能放走此人不成

  ?”

  说罢,东皇拾已经率先出手。

  脑后的炙白光轮再次涨大,将东皇拾的身形再次吞没,一声高亢的鸣叫声从中传出,隐约间有一只三足金乌的轮廓浮现,将整个光轮都染上了一层紫金色,并在光轮之外又挂上了一层淡金色的光晕。

  其余几位大神通者见状也纷纷准备出手。

  然而杨君山此时看上去却仿佛对即将到来的狂暴围攻全无准备一般,而是淡淡的将声音送到了在场每一位大神通者的耳中:“虽然诸位或许不信,但作为星空大世界的一员,杨某还是要提醒诸位,你们所说的丰天位面意志夺舍一事,或许的确已经发生了!”

  “只不过那个人不是我,而是原乾宫界主苗君!”

  杨君山话还没有说完,便被一声嗤笑声打断。

  “苗君?就是遭了天谴的那位?”

  蛮族大祭司不知何时也从虚空之中现身,冷笑道:“杨君山,你好歹也是堂堂一位合道天尊,便是要信口开河,也请有些底线。试问一个初入合道境的界主,在天谴之下还能做些什么?”

  杨君山冷冷道:“是啊,天谴之下他除了死不了之外,的确什么都做不了,只能任其为所欲为!”

  杨君山的意思很明白,正是因为苗君在天谴之下遭受重创,堂堂乾宫界主才会被位面意志趁虚而入,夺走了肉身。

  东皇拾冷哼一声道:“一己之言罢了,除你之外,又有谁能够证明?”

  杨君山面不改色,平静道:“你说的没错,在丰天解体之前,虽然所有的界主都已经感知到位面意志正在缓慢衰退,但真正见到在天谴之下完好无损的苗君的只有杨某一个,那时他便已经进阶合道中期。”

  “原本杨某也有打算联络其余界主将此人逼出来,然而此人显然快了一步,先行强行开启了丰天世界的解体进程!”

  大祭司冷笑道:“哦,这一回倒是能自圆其说了。”

  杨君山正色道:“杨某只是想要告知诸位,以及星空之中正在关注于此的诸位大神通者,杨某目前所遭遇的一切都是苗君的算计,而诸位,虽然很遗憾但很显然,同样成了他算计的一部分。”

  “真是聒噪,快闭嘴吧,让我等瓜分了你身上的本源岂不最好?”

  一道闷雷一般的声音炸开,刑天天尊一手持斧一手持盾,于星空之中向着杨君山撞了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