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九百二十八章 仙路至尊(六续)

第一千九百二十八章 仙路至尊(六续)

  “我们不出手吗?”

  孟婆婆感受着身周混沌本源的躁动,神色间也不免多有震惊,不由得向其他两位问道。

  “道友觉得就算你我三人现在出手,又能起到多大作用?”

  烛龙仙尊一边摇头笑着一边说道,只是那笑容看上去略显苦涩。

  孟婆婆神色不虞,正待要张口说些什么,却又听得烛龙仙尊继续道:“道友还不明白吗?不灭境第五重,这位杨君山道友尚未进阶混沌境,却已然立于不败之地了!”

  孟婆婆不以为然道:“我看不然,这杨君山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固然令我等惊诧,可事实上在三位至尊道友的本命仙器围攻之下,他是落入下风了的!”

  烛龙天尊看了孟婆婆一眼,语气微微一变,沉声道:“道友莫不是在自欺欺人?以我等先前对于杨君山的了解,此人难道就没有后手了吗?”

  杨君山显然未尽全力,他尚有底牌用来应变。

  毫无疑问,当孟婆婆等三人出现在混沌入口的时候变已经被杨君山察觉,这些底牌就是用来对付他们的。

  孟婆婆脸色略显阴沉,原本就显苍老的面孔这个时候看上去更显阴鸷:“那我们什么都不做吗?这可与之前我等联手的初衷不符!”

  “而且正如两位道友所见,此人尚未进阶混沌境便已经能够与我等本尊一般的存在相抗,若然坐待此人成就仙路至尊,以其集大半个丰天世界精华作为底蕴,混沌之中尚有何人可制?”

  “道友稍安勿躁!”

  这一次开口的却是血冥天尊:“烛龙道友的意思并非是不对付这杨君山,而是现在出手的时机不对,而且我们最初的计划或许要改一改了。”

  孟婆婆闻言一怔,她意识到这两人同时开口怕是事先已经有所商议并达成了默契,自己要是再强行反驳,非但会令二者不快,更有可能就此失去两位盟友。

  在强行压抑了心中的恼怒之后,孟婆婆冷冷到:“还请两位道友明言。”

  血冥天尊与烛龙天尊二人闻言各自看了对方一眼。

  这一幕落在孟婆婆严重,心中冷哼一声,暗忖这两人果然已经有了默契。

  血冥天尊这个时候再次开口道:“杨君山进阶混沌境成就仙路至尊已成定局!道友莫急……”

  见得孟婆婆神色有变,血冥天尊连忙阻止,并解释道:“我等没有必要为了阻止杨君山而付出太过高昂的代价,想来道友也不愿意身陨在此吧?难道道友觉得那杨君山真要开始拼命,会没本事拉上几个人垫背,还是说道友觉得这种可能不会落在道友身上?”

  孟婆婆闻言脸色一变,冷哼一声却不再言语。

  血冥天尊见状继续道:“当然,我等此番的目的也不会变,还是要从杨君山的身上得到丰天世界的造化本源!”

  孟婆婆冷笑道:“那杨君山尚未进阶混沌境,道友等都自觉奈何此人不得,老婆子却是看不出来待他进阶混沌境之后,还能有什么办法!”

  烛龙天尊微微一笑,道:“道友此言差矣,待得这位杨道

  友进阶混沌境之际,便是我等得手之时!”

  孟婆婆嗤笑道:“我道两位打着什么精妙主意,原来也不过如此!两位莫不是还以为那杨君山在进阶混沌境之后,还会因为巩固修为而陷入虚弱不成?”

  烛龙天尊却也不恼,而是缓缓说道:“我等本尊都是混沌至尊,还能不晓得此事?进阶后的虚弱虽然没有,修为也不需稳固,但正是他开始彻底的炼化造化本源之时,更重要的是,道友不要忘了,此人的身上还隐藏着丰天世界的本源意志,你该不会以为那个苗君真就是高尚到了舍己为人的地步吧?”

  孟婆婆目光一闪,到:“你们的意思是说在他被丰天世界的本源意志反噬之际,出手将其从混沌境打落?”

  烛龙苦笑着摇了摇头,一旁的血冥天尊道:“趁机从其身上剥离一部分造化本源可行,但想要将其从混沌至尊境打落,道友有些想当然了。”

  烛龙天尊也道:“道友与其期待将其打落混沌至尊,还不如期待其在丰天本源意志的反噬当中,与其他一些混沌魔神一般彻底疯掉!”

  血冥天尊忽然道:“开始了!”

  烛龙天尊闻言连忙向着混沌深处探查而去,愕然道:“他居然借助法天象地的神通加速了混沌本源的凝聚!”

  …………

  杨君山明白,在进阶混沌境之前,他在面对其他混沌至尊之际,最大的依仗其实就是他的锻体修为,而能够将他这个优势发挥到极致的,便只有法天象地神通!

  破天锏掷向落日幡,虽然击散了泛着金韵的炽白光芒,但落日幡很快就会再次将光团凝聚出来,而破天锏却暂时没有了再击之力。

  但杨君山要的就是这个时机,他仰仗的乃是他的锻体神通,而真正想要对付的乃是阴阳轮!

  混沌之地的混沌本源无尽无竭,落日幡虽然能够令杨君山体内的仙元蒸腾挥发,但他强横的锻体修为本身便对此有着强大的抑制作用,而在施展法天象地神通之后,庞大的身躯对于混沌本源的吸纳更是在瞬间提升数倍,落日幡对他的压制甚至已经变得微乎其微。

  阴阳轮虽然同为上品仙器,但其能够反向强行同化混沌本源的作用,对于杨君山的伤害反而更大,尤其是对他的肉身有着极强的克制作用,直接影响到了杨君山接下来的计划。

  杨君山一拳捣出,强行崩散了照射而来的阴阳光华,周围的混沌本源迅速汇涌而来,并向着阴阳轮反噬而上。

  阴阳轮表面的黑白两色光芒旋转的越发急切,一圈接着一圈的黑白光华从仙器表面发出,将奔涌而至的混沌本源渐渐抚平。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只混沌巨拳从这一道道的黑白光圈当中逆势而上。

  尽管在这个过程当中,混沌巨拳被一道道的黑白光圈削弱的极为厉害,但这只拳头仍旧坚定不移的向前推进,并最终重重的砸在了阴阳轮的本体之上。

  “咚……”

  一声动人心魄的沉闷巨响在混沌之地当中传荡开来。

  阴阳轮表面原本虽然相互缠绕旋转但却极其有

  序的黑白两色光芒一下子被打乱,无数黑白两色混杂的散碎光华从仙器表面胡乱的迸射出去,居然将周围的混沌本源射出了一种千疮百孔,且久久无法复原的感觉。

  要知道,这里可是混沌之地,到处充斥着混沌本源的混沌之地!

  阴阳轮受此重击,一路翻滚着被砸飞到了混沌之地的深处。

  然而此时施展了法天象地神通的杨君山也看上去极为怪异,那一只捣出去击中了阴阳轮的胳膊已经被阴阳光华削弱收缩到了原本的三分之一粗细,而且胳膊的表面早已血肉模糊,与他那高达八十一丈的庞大身躯相比完全变成了畸形。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抹碧绿剑影从混沌之中闪过,在杨君山那只畸形的胳膊尚未恢复之际,一剑斩断了他的手腕。

  那碧绿的剑影正是先前刚刚被伤到了本体的青须剑,原本从杨君山手中挣脱之后飞窜进了混沌深处,却不曾想在这个时候突然杀了一个回马枪,一举斩断了杨君山的手腕。

  杨君山怒吼一声,猛然向前踏一步,另外一只手在半空一捞,将斩断的手腕刚刚抓在手中。

  那一抹剑影却已经再次从混沌之中闪现,这一次居然是直奔杨君山的眼窝而来。

  杨君山视若未见,而是只管将断掉的手腕重新按在了手臂之上,庞大的生机立马开始接续,伤口开始迅速复原,而杨君山的身躯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缩小。

  然而那青须剑又怎么可能会被如此轻易的避开,眼瞅着剑影便要刺入杨君山的眼中,中途却陡然遭遇重击,在因为剧烈的震颤而发出的剑吟哀鸣声当中,青须剑再次被击飞到了混沌深处。

  同样被崩飞的还有破天锏!

  尽管是在出其不意的情况下击中了青须剑的剑身,但品质上的差距使得破天锏在与上品仙器的较量当中仍旧居于下风。

  可紧跟着一阵“哗啦啦”如同书页翻动一般的声响传来,落日幡在混沌之中摇动,居然能够引得混沌本源响应,从杨君山的身周剥离开来,在他的身周营造出了一段“虚无”地带!

  这才是对杨君山真正的克制!

  杨君山显然小看了落日幡这件上品仙器,论及对混沌本源掌控的细腻程度,落日幡可能还要远在阴阳轮之上!

  杨君山之所以施展法天象地神通,真正的目的并非只是击退三件上品仙器的围攻,而是想要凭借着强横的锻体修为,趁机加速冲击混沌境。

  而落日幡的驾驭者显然已经识破了杨君山的图谋,一举隔断了杨君山与混沌本源之间的联系,在两者之间强行营造出了一段“虚无”地带,试图断绝杨君山冲击混沌境的可能。

  这才是真正的釜底抽薪!

  与此同时,原本被击飞的阴阳轮以及青须剑再次从混沌深处飞回,环绕着杨君山身周徘徊伺机而动。

  直到现在,杨君山的神情才前所未有的呈现出了凝重之色,目光在三件上品仙器的本体之上一一扫过,忽得将已经接续复原的手掌深处,向着混沌深处一招,大喝道:“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