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鉴宝秘术> 第四三四一章 赖账
  “不值钱啊?”

  黑衣公司的代表明显有些失望,对这些人而言,东西究竟是不是好东西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它值不值钱。

  虽然在张天元看来,这幅画本身的价值早就超越了收藏,但在这斗宝会上,还是得说市场价。

  “大约就是二十万欧元左右。”

  张天元想了想道。

  “二十万!这还不值钱?”

  黑衣公司的代表有些愕然地看着张天元,心道你小子究竟见过多少钱啊,连二十万欧元都瞧不上眼?

  二十万欧元虽然在这次斗宝之中可能并不算什么,但是也绝对是一笔非常可观的数目啊。

  “那么先生,这幅画现在就归我所有了,您没意见吧?”

  黑衣公司的代表还在想着怎么把这幅画卖了,然后用那二十万欧元干点什么,可是忽然间就听到了张天元这么一句话。

  心道老子的确是跟你打过赌,可你小子是真不要命啊,连我们黑衣公司的东西你也敢要?

  “算了吧张,东西还是黑衣公司的,普兰迪,你到时候从账上划给张二十万欧元吧。”

  这个时候,皮耶罗说话了。

  他知道,这个时候给黑衣公司一点面子,那么接下来处理古董生意的事儿,黑衣公司就不至于会在背后捣乱了。

  “呵呵,那就多谢了。”

  黑衣公司的代表倒也是一点都不客气,冲着皮耶罗笑了笑,便将那幅画收了起来。

  张天元淡淡看了看那幅画。

  他稀罕的并非二十五万欧元,而是你既然赌了,就必须得服输。

  现在他不会怎么做,毕竟还是要以计划为重。

  但等到斗宝结束之后,他会让这个黑衣公司的代表知道,跟他张天元对赌输了还赖账,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我怎么敢要家族的钱呢,刚刚不过就是那么一说而已。”

  张天元当然也不会要普兰迪给钱,就普兰迪那抠门的家伙,除非是他的忠犬,别人要一下子从他手里拿走二十万欧元,那不是割他的肉吗?

  既然要取得普兰迪的信任,就不能让普兰迪讨厌,所以这钱,就免了。

  “哈哈哈,小家伙有点意思,有点意思啊。”

  普兰迪笑了笑,对张天元分明是越发的看着顺眼了。

  黑衣公司亮宝之后,接下来又轮到了皮耶罗。

  皮耶罗这第二件宝贝,竟然是一个柜子,直接让人从外面抬了进来。

  “我说皮耶罗,你抬这么个破柜子能值几个钱?还是木头的。”

  黑衣公司的代表是个粗蛮的家伙,自然辨认不出这柜子的好,看到之后,就叫嚣了起来。

  然而张天元却几乎一眼就瞧出了这东西是什么。

  古代人对婚姻大事十分看重,从古代女子出嫁时的“十里红妆”,也足可以看出古人对于嫁妆的重视。

  而除了有丰厚的金银财宝以外,古代女子的嫁妆当然也少不了一整套的家具,其中有一件设计轻巧的家具是嫁妆中不可缺少的,那就是“闷户橱”。

  闷户橱是一种身兼承置物品和储藏物品双重功能的家具。

  外形如条案,但腿足侧脚做法,专置有抽屉,抽屉下还有可供储藏的空间箱体,叫做“闷仓”。

  存放、取出东西时都需取抽屉,故谓“闷户橱”。

  这种家具北方使用较普遍,南方不多见,主要流行于明代。

  闷户橱的闷仓一般位于抽屉的下方,前有立墙为挡板,四面和下部用模板封闭,不可开启。

  立墙通常有一定的装饰图案和造型,使其看起来不像抽屉。

  只有上部的抽屉作为闷仓的门,存放物品时要将抽屉拉出来。

  当将抽屉推进去后,闷仓便被封闭起来,外表也看不见这一结构的存在。

  “良田千亩,十里红妆”,常被用来形容古人嫁妆的丰厚。

  古时富家女儿的嫁妆可谓非常惊人,床、桌、器具、箱、被褥等等日常所需无所不包。

  就算是普通人家,也会给女儿添置架子床、组合柜、八仙桌、闷户橱等家具。

  虽然闷户橱的闷仓结构使用起来不太方便,但由于其隐蔽性好,十分适合用来收藏女子出嫁时携带的金银细软。

  在橱上或放箱只,或放掸瓶、时钟、帽简、镜台之类,用红头绳绊扎,因此闷户橱又被称为“嫁底”,在“十里红妆”的队伍中,闷户橱便也成为了不可或缺的一员。

  闷户橱常见有一个抽屉、两个抽屉、三个抽屉的样式,简称“素橱”、“联二橱”、“联三橱”,更多抽屉的样式则较为少见。

  从历史记载的使用方式看来,闷户橱是一种功能强大、适应多个空间的家具形式。

  大体来讲,除了闷仓的特殊功能结构之外,闷户橱形式和作用类似今日的边柜、边桌。

  除了柜体的实用功能之外,闷户橱还具有空间搭配装饰的作用。

  过去小康之家习惯将一对中等大小的顶箱柜贴墙而放,两柜之间放闷户橱,因为闷户橱比较矮,不会挡住后面正中常有的高窗,因此就把它塞在中间,三件恰好占满一间后墙或山墙的长度,所以闷户橱又被称为“柜塞”。

  他在辨认这东西的时候,那个杰克陈也在辨认。

  半晌之后,杰克陈才开口道:“这个东西具体做什么用的,我还真有点看不太出来,不过柜子用的是上好的老红木,而且极有可能是中国明代的东西。

  所以我断定,它很值钱,最起码也价值在四五十万欧元左右。”

  “连什么东西都不知道就敢估价,亏你说的出来。”

  尹西看了杰克陈一眼,嘲讽道。

  皮耶罗也明显有些失望。

  这其实不能怪杰克陈,他能看出东西是老红木的,而且可能是明代的就已经很不错了。

  毕竟他只是一个普通的鉴定师,没有张天元的那份能力。

  不可能面面俱到的。

  “张,你来说说。”

  皮耶罗对张天元道。

  张天元虽然心中不忍,觉得那杰克陈怪可怜的,但此时他却不得不说。

  他能力越强,表现越好,就越是能得到器重。

  毕竟接下来卡蒙家族要做的是古董生意,有一个强大的鉴定师,是非常必要的。

  所以他就把自己之前那番判断说了出来。

  洋洋洒洒好几百字,听得众人都是惊讶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