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重生之商界大亨> 第五百三十八章 过秦论

重生之商界大亨 第五百三十八章 过秦论

  “周铭先生您说沈百世和樊有时会私底下找您和解,会拼着亏损也要把寰宇公司的股票再卖给您?这不可能吧。”

  在寰宇公司写字楼内,周铭和杨结清聊到关于沈百世和樊有时的事情,杨结清很不敢相信周铭的判断,因为不管怎么说,沈百世和樊有时也都是一方巨头,怎么会干出这么龌龊的事情呢?

  对于杨结清的惊讶,根本用不着周铭解释,苏涵先说话了:“杨总看过过秦论吗?”

  杨结清一脸迷茫,不明白苏涵在说什么,不过苏涵也并没打算真要杨结清回答,她接着说道:“贾谊在过秦论中说当年九国攻秦声势浩大,但最终却演变成九国争相割地贿赂秦国的竞赛。”

  周铭这时说道:“其实说到底不过就是一群各怀鬼胎的乌合之众罢了。”

  “我承认沈百世和樊有时他们都是非常聪明的商人,但也正是他们太聪明太精于算计了,所以在面对这样事情的时候,他们总会选择最有利于自己的方式。”苏涵又说。

  “背着对方先让自己解套,这不管怎么看都是非常划算的,他们不可能不这么做。”周铭说。

  听着周铭和苏涵的一人一语,杨结清顿时有点懵了,毕竟在他过去的观念里,沈百世和樊有时这样的人都应该是非常厉害的,自己和他们也有过往来,甚至还在他们手上吃过不小的亏,怎么现在在周铭这里,他们弄的就像是在过家家的小孩一样呢?

  似乎是为了证明一般,他们在这讨论着,很快楼下前台打电话过来,说是沈善长亲自来了写字楼,要找周铭。

  尽管杨结清刚刚还在和周铭苏涵聊这个事情,但现在当他突然听到这个消息,还是惊讶到跳起来了:“什么?他们这就来了吗?”

  虽然前台那边还并没有说沈善长过来的目的,可现在这个时候,貌似也没别的可能了。

  杨结清看向周铭,周铭很随意的摆摆手,表示既然来了就让他进来好了。

  很快沈善长就上来来到了周铭和杨结清的会议室。

  站在周铭面前,沈善长看着周铭的眼神很复杂,他从没想过自己会这样,什么时候沈家要这么丢脸了,股市上输了不说,居然自己还要偷偷摸摸过来低头向他和解,但父亲的话他又不能不听。

  想到最后,沈善长还是开口:“周铭先生,我今天冒昧的来打扰……”

  周铭抬手打断他道:“不好意思沈大少,你先不用说,咱们等一下再说。”

  这话让沈善长满脸莫名其妙,他想过自己可能会遭到周铭的羞辱或是其他什么,但却怎么也没想到周铭开口是这么一句话,等一下?这还要等什么?

  周铭看出沈善长的不解,他告诉他:“不要那么着急,应该不会要太长时间的。”

  周铭不说还好,说了反而让沈善长更莫名其妙了,但沈善长并没有等太长时间,很快下面前台又打电话上来表示有一个叫范明的人来了,要找周铭。

  周铭毫不犹豫也请他上来,而当范明也到了会议室,和沈善长面对面以后,房间内的气氛顿时变得异常尴尬。

  因为范明是樊有时的侄子,他和沈善长是相互认识,也分别是樊有时和沈百世最信任的人,他们都明白樊有时和沈百世的打算,也正是这样,当他们看到对方的时候,就立即明白了对方的打算。

  无非就是要抛下对方,自己想办法跟周铭和解解套了。

  这种事情好做不好听,要是私底下各做各的那没任何问题,但现在两边正好在这里撞上,那就不好见面了。

  可周铭却不管这个,他开口打破沉默道:“既然你们都已经到了,那我也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我知道你们现在来我这里的目的,无非就是想要抛掉手中寰宇公司的股份,但作为我自己来说,我并不建议你们这么做。”

  这边周铭的话才说完,范明首先做出反应:“周铭先生,我知道这次的事情是我们很突然,我也知道叔叔才在前不久才和周铭先生您签了协议,所以这是我们违反协议在先,我们承担我们应该承认的责任,我们愿意按照协议所规定的条款,折价两成出售。”

  沈善长皱起了眉,他没想到范明这个家伙的动作居然这么快,而且张口就折价两成,真是崽卖爷田不心疼啊!

  但这也正常,说到底沈善长是沈百世的儿子,而范明只是樊有时的远房侄子,沈家未来注定是要交到沈善长手上的,因此他考虑的事情要更多,相反范明却并没这个顾虑,想到什么就可以去做。

  不过范明也并不是胡来的,他说的两成折价是事先得到过樊有时准许的。

  当然最重要的是在范明看来,现在抢占先机才是最重要的。

  沈善长很聪明,他马上反应过来竖起了三根手指:“三成,我沈家愿意折价三成,只要周铭先生您愿意回收寰宇公司的股票回去。”

  嘶!

  范明倒吸了一口冷气,没想到这沈善长看起来一副小白脸的样子,居然这么狠。

  沈善长厉害,但范明也不是省油的灯,他也连忙竖起三根手指:“我樊家也愿意折价三成,只要周铭先生您愿意挥手我们的寰宇公司股票,我们樊家还可以保证以后跟周铭先生您合作!”

  “合作谁不会,而且我们沈家手底下有很多工人,还都是滨海最好的工人,周铭先生杨结清先生我知道以后寰宇大厦还要建设,这更需要我们之间的合作啦!”沈善长又说。

  “我们樊家还有更好的条件!”

  “我们沈家也有更好的条件!”

  看着沈善长和范明这样你来我往针尖对麦芒的争吵,周铭无奈的笑了,他转头对杨结清说:“看到没有,你还记得刚才小涵说的那篇过秦论吧,现在还有啥想法没有?”

  杨结清哪还有什么想法,就沈善长和范明刚才的举动,和过秦论里那九国争相贿赂秦国的做法如出一辙啊!

  沈善长和范明对于他们的谈论都感到很羞辱,但他们却没有办法,只能低头在那里熬着。

  周铭这时又说:“很抱歉我并没有任何嘲讽你们的意思,只是我说真心话,你们既然已经买了寰宇公司的股份,那么就好好经营寰宇公司好了,不管是你们沈家还是樊家,都是滨海很有名的豪门,在公司经营这一块想必是非常有经验的,何必这么急着解套呢?”

  “而且寰宇公司也并没有那么差吧,万一以后又出了什么项目,寰宇公司还是很有希望的嘛!”

  周铭在很苦口婆心的劝说,然而在沈善长和范明听来却是心里冷笑。

  他吗你这是在骗鬼呢,还是当我们都是瞎子什么都看不见?就这寰宇公司一个破皮包公司还能有什么希望,你当我们都是三岁小孩吗?

  沈善长想到这里首先说:“如果周铭先生您要是不想退的话,大可以直接说出来,没必要说这种让人不齿的话。”

  范明惊讶的看了他一眼,但紧接着想到了什么也说道:“是啊周铭先生,我们一直都觉得您是一位很真诚的商人,没想到也学会这种虚伪的言辞了吗?真是让人感到恶心!”

  “你们这么说未免也太过分了吧?”

  苏涵忍不住站出来说:“当初是你们要强买寰宇公司的股票,我们劝你们不要买,你们非要买,结果现在知道寰宇公司和寰宇大厦没有任何关系以后,你们又觉得亏了要卖,你们还讲不讲道理了?”

  “不讲道理的我看是你们!”范明恼羞成怒的大声道,“你们也不想想,如果我们当初要不是受到你们的诓骗,怎么会上你们这种当!”

  沈善长也说:“是啊!你们也好好想一想,就寰宇公司这种破垃圾,一文不值的皮包公司,我想只有神经病才会花钱买股份吧,我们现在就是看清楚了这一点,所以才要你们必须给我们退掉!”

  “但是我们也是讲原则和商业信誉的,既然是我们违反了协议,我们认罚啊!”范明说。

  “就是这样,我们都已经说折价了你还想怎么样?”沈善长也说。

  毫无疑问,现在沈善长和范明的表现就是两个无赖,他们自己也明白这点,但他们很享受,或者说现在他们必须这么做,如果不无赖就要不回钱,那才是他们绝对不能接受的。

  周铭叹了口气:“好吧,既然你们执意要这么做我也没办法,只是我最后问你们一遍,你们确定真的要退股吗?如果你们想退股,就要把你们手上持有的股份都退出来,我可不希望以后还有股东要退股,这在股份公司是不能容忍,很败坏公司形象的。”

  沈善长和范明都一致高兴的表示:“当然,我求之不得!”

  他们也是真的求之不得,因为原本沈百世和樊有时交给他们的任务只是能退掉刚收购的那些股份就很了不起了,没想到现在周铭居然主动要求全退掉,他们做梦都要笑醒啦!他们也已经可以预见当自己把钱带回去,沈百世和樊有时会多么对他们刮目相看了。

  见他们这样,周铭知道多说无益,当即表示:“那我们马上办手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