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至尊特工 > 第三百九十七章 兴之所至,众生平等

第三百九十七章 兴之所至,众生平等

  秦阳四人坐在屋子里,静静的等待着。

  乔薇用着奇怪的眼光看着秦阳,眼光一瞬不瞬,就仿佛秦阳脸上开了一朵花一样。

  猎鹰和芍药虽然也觉得有着两分惊讶,但是却也是只是一瞬间,他们早知道秦阳是修行者,惊讶的不过是隐门这两个字而已。

  他们和秦阳朝夕相处几年,不知道多少次生死与共,对秦阳超卓的能力早一清二楚,他们只是并不清楚秦阳的具体来历而已。

  秦阳被乔薇盯的也非常不自在,无奈的笑道:“你这样看着我干啥,我脸上又没花?”

  乔薇冷哼道:“你藏得够深啊,今天总算是说出来历了吗,隐门,那是什么来历?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

  秦阳有些无奈,只是他说出这事,便没准备再瞒乔薇,而且修行者的身份其实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在学校里低调,只是不想被数万学生用奇怪的眼光盯着而已。

  乔薇是文雨妍的闺蜜好友,迟早也会知道自己身份,所以秦阳刚才也没避着她。

  “你知道华夏的修行者吗?”

  乔薇愣了一下,眼睛陡然亮了起来:“你是修行者?”

  秦阳嗯了一声,紧接着又苦笑道:“你觉得一个普通人,能够打一长街手持刀棍打斗经验丰富的混混,就算再练过格斗术,双拳也难敌四手啊。”

  乔薇呆住,脸上露出了懊悔的神色:“对啊,我怎么就没往上面想呢,我当时还在震惊,这家伙怎么这么能打呢,被钢辊在背上砸了几棍子竟然就只是一点点外伤,一些红肿,这完全就不合理啊,我真是猪脑袋啊!”

  秦阳被乔薇的话给逗乐了,忍不住笑出了声。

  乔薇被秦阳嘲笑,顿时有着几分恼羞成怒:“笑个屁啊,你这家伙,一点都不坦诚,一直把我瞒在鼓里,还好意思笑!”

  秦阳举起双手,强行收敛自己脸上的笑意:“好,我不笑,不笑……哈哈……”

  秦阳的话还没说完,便再次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乔薇气得不行,伸手重重的拍了秦阳胳膊一巴掌:“别笑了,快给我讲讲这个隐门是怎么回事?”

  秦阳收敛笑容,解释道:“修行者有很多家族或者门派,各自修行的功法又有不同,嗯,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古代的江湖各大门派,每个门派都有自己独特的武学,隐门是其中很独特的一支,用八个字就可以概括隐门。”

  在旁边旁听的芍药忍不住插嘴问道:“哪八个字?”

  秦阳微微昂起了下巴,脸上流露出几分掩饰不住的骄傲:“千古隐门,一脉单传!”

  “一脉单传,是啥意思?”

  秦阳解释道:“就是每一代都只有一个弟子,一个传一个,这么传下去。”

  乔薇吃惊的睁大眼睛:“就一个,那就不怕遇到一些什么意外,导致传承断掉啊。”

  秦阳笑道:“自然有其他一些防止传承断掉的办法,在历史上,也确实出现过多次隐门弟子死掉而导致传承中断,不过最后都给接续上了。”

  “那可真是厉害了,对了,你师傅是修行者,那雨妍的父母也是修行者吗?”

  秦阳笑道:“秋姨是,文叔不是。”

  乔薇哦了一声,忽然眼睛一亮:“你这么厉害,那以后我有什么困难的事情,就找你帮忙啊。”

  秦阳洒然笑道:“好。”

  正聊着天,祁宏走了进来,在秦阳对面坐了下来,客气的说道:“秦先生,不知道令师可还好?”

  秦阳微笑道:“劳烦挂心,我师傅吃得好睡得好,一切无忧。”

  祁宏感叹道:“二十多年前,莫先生孤身入中海,风头无二,那份气度让无数人心折,我曾经和莫先生打过一次交道,虽然只是一面之缘,那次之事却一直牢记于心,不敢忘记……”

  秦阳好奇的问道:“能问问老祁你和我师傅打交道是什么事情吗?”

  祁宏眼光流露出追忆的神色:“当年的我只是一个盗门无足轻重的外门弟子,那次莫先生来找我们盗门一位长老谈事情,我是帮忙跑腿的,当时我出了事故,我的一直脚已经跛了,我带着莫先生办事,大约过了半天,事情办完了,我便告辞离去,莫先生却拦住了我,主动帮我看了脚,帮我针灸,还给我开了药……”

  祁宏的脸上流露出敬佩和激动的神色:“我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盗门弟子,却就因为领着莫先生办了点小事,莫先生估计看我跛脚,便帮我治好了脚,未收分文,要知道当时中海都把莫先生当作再世华佗,不知道多少达官贵人愿意花费千金求莫先生治病一次而不得,可是他却愿意为我一个无名小卒治伤。”

  “或许莫先生是随兴所至,又或者看我太可怜,或许觉得只是举手之劳,但是不管怎么说,对于我来说,莫先生就像是天上的太阳,而我不过是地上的一只蝼蚁,他却在那半天里和我谈笑风生,丝毫没有看不起我,最后还主动帮我治伤,这份恩情我一辈子都不敢忘记!”

  秦阳笑着点点头:“原来如此,在我师傅眼里,可没什么达官贵人和平民百姓之分,都是平等的,只不过是否愿意出手治病则要看他心情,和其他无关。”

  稍微停顿了一下,秦阳问道:“老祁,你现在在盗门之中是什么职位啊?”

  祁宏脸有愧色的说道:“我天赋不行,无法成为修行者,所以一直都没有进入内门,只不过仗着如今年纪大,混了一个盗门中海分堂堂主的位置……”

  秦阳笑道:“那也不错啊,多少徒弟徒供着你啊。”

  旁边的乔薇冷冷的哼了一声,她是警察,面前这个祁宏可谓是中海小偷界的贼祖宗,这让她如何看他顺眼?

  秦阳自然注意到了乔薇的反应,但是却也没理她,这世界上,三教九流,各有各的生活方式,纵然想管,你管得过来吗?

  反正自己做的事情,自己负责买单,那就好了。

  小偷偷钱,警察抓小偷,各干各的。

  就在这时,开门那个三十来岁的汉子带着两个青年走了进来,那两个青年正是之前秦阳等人在路上遇到的两人,只是两人脸上都带着两分不自然。

  祁宏看到两人,转过头笑道:“冷笑,你这臭小子偷东西也不长眼睛,赶紧把东西拿出来,秦先生说了,只要你们物归原主,不追究你们的责任。”

  两个青年听到祁宏如此一说,对视一眼,领头那个叫冷笑的青年挠挠头,很是尴尬的说道:“那东西……那东西,被我们弄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