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至尊特工 > 第一千五百九十六章 你们不杀他?

第一千五百九十六章 你们不杀他?

  文雨妍终究还是拨通了电话。

  她想知道秦阳他们是否有受伤,也想知道这件事情的后续处理。

  哪怕心中愧疚,她也得勇敢的去面对。

  秦阳电话接得很快,声音也很正常,一如既往。

  “雨妍……”

  文雨妍抿了抿嘴,有些艰难的开口:“你没事吧?”

  秦阳那边略微沉默了两秒,声音似乎有些无奈:“你已经知道了?”

  “嗯,刚才安全/局的人来家里了,事情我已经听说了……你和莫叔叔没事吧?”

  秦阳轻声道:“我们没事,你那边什么情况?”

  文雨妍简单的讲了钱恒等人上门的情况:“我爸……他是逃了吗?”

  秦阳声音有着两分无奈:“应该是吧,这事太大,没有任何缓和的余地,依他的性格,他又怎么会束手就擒,而且据我和师傅推断,他应该早给自己准备了后路……他没联系过你们?”

  文雨妍咬着嘴唇,秦阳的说法倒是和母亲一样,说起来他们对父亲倒是很了解,自己这个女儿却仿佛成了最不了解的人。

  “没有,他们上门的时候,我们都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秦阳轻声安慰道:“这事和你没啥关系,你别多想,该做什么就做什么……秋姨是不是以前就知道?”

  文雨妍犹豫了一下,还是坦诚的把母亲说的话讲了一遍,最后还是忍不住解释道:“我母亲只知道父亲创办了屠龙者,但是她不知道他派人来对付你们,如果她知道的话,一定会阻止的,就算不能阻止,也一定会通知你们的……”

  “我知道,你不用解释,这件事情和你们都没关系,我和师傅从来没怀疑过这一点的,这个事情也并不会对我们的关系有任何影响的,你不要多想,好好睡一觉。”

  “秦阳,虽然我知道道歉没用,但是我还是想说,对不起!”

  秦阳那边轻笑道:“不用道歉啊,我们是朋友啊,这事和你没关系,另外,你也不用担心我和师傅这边,我们没受伤,也没啥损失,现在这事也不归我们管,我们也不会做什么的……”

  文雨妍听明白了秦阳话里的意思,心中稍微松了一口气。

  莫羽师徒并没有因为父亲做的事情迁怒自己或者母亲,而且秦阳也表明了态度,现在这事已经是相关部门在处理,他们并不会采取任何的行动,一切都公事公办,该怎么来就怎么来。

  文雨妍并不是修行者,但是却也很清楚修行者之间的恩怨处理往往都是非常简单粗暴,很直接的一句话就是你想弄死我,那我就弄死你!

  虽然父亲已经逃了,莫羽师徒未必就找得到他,但是如果他们有办法找到他呢?

  那按照修行者的恩怨处理方式,他们会不会直接暗中干掉父亲?

  毕竟这事是父亲想杀掉他们在先,那他们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是很正常的事情,这在修行圈看来是非常公平的,可是文彦候终究是文雨妍的父亲,哪怕父亲做的事情文雨妍也觉得完全错误,她又怎么能接受父亲被悄悄的干掉呢,还是莫羽师徒?

  “谢谢!”

  文雨妍一时间心情复杂,也不知道说什么,唯有沉默的吐出了两个字。

  “好好睡觉,不要瞎想,明天师傅会过来见秋姨,我会一起过来。”

  “好!”

  文雨妍挂掉电话,侧过头看向旁边的母亲。

  秋思就坐在旁边,自然挺清楚了他们的对话,脸色同样两分复杂。

  “别多想了,睡觉吧,妈今晚陪你睡。”

  “嗯!”

  ……

  第二天上午,莫羽和秦阳出现在了文家。

  莫羽和秋思两人眼光都有着两分复杂,显然,不管是秋思还是莫羽,都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发展成这个样子。

  “到书房谈吧。”

  “好!”

  莫羽和秋思两人走进了书房,客厅里只留下秦阳和文雨妍两人。

  秦阳打量着文雨妍,脸上略微有着几分倦容,身上那股女强人的气势已经消失不见,反倒是多了两分独属于女人的柔弱。

  “昨晚没休息好?”

  秦阳端起面前的开水杯,抿了一口,轻声问道。

  “发生这样的事情,能睡好吗?”

  文雨妍脸上露出两分苦笑,她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秦阳:“我现在都不知道用什么样的心情来面对你了……”

  秦阳放下杯子,轻笑道:“不用这么愁眉苦脸的,你爸一世枭雄,肯定早就留好了退路,哪怕到了国外,也绝对是人上人,是不会吃苦受罪的。”

  文雨妍眼光复杂的看着秦阳:“他这么对你们,难道你们就不恨他吗,或者说,你们就没想过要报仇吗?”

  秦阳脑子里显然早就想过文雨妍会问这样的问题,他也早就想好了答案,很是坦诚的回答道:“其实也谈不上恨,修行圈子里的恩怨情仇原本就挺多的,有时候一句话便可以结下一个仇人,而解决仇怨的手段也通常更直接,要么打趴下,要么废掉对方,要么杀掉对方,打来打去这也是常事,虽然你爸下手太狠,但是仇怨嘛,也就那样,我师傅受伤那一天,可不单单你爸派了杀手上门,还有其他人……”

  “你爸想要杀我们,我们自然也不会不反击,只是你爸现在也逃了,而且这事挺大,自然有人追查他抓捕他,所以我们师徒也没准备再插手,就让相关部门的人公事公办就好。”

  “你也是知道的,你爸掌管着一个杀手组织,以他对我们下手如此狠辣的手段,这次事情败***得他抛下天博集团出逃,他肯定更加恨得我们入骨,他之前和我通话最后曾说过要毁掉我的一切,所以我必然是要想办法把他揪出来的,就算不杀他,但是他也应该进入牢狱,承受他应该得到的惩罚!”

  文雨妍咬着牙:“你们不杀他?”

  秦阳苦笑,神情略微有着两分无奈:“如果换做别人,只要有机会杀了他,那我们师徒肯定不会手软,但是他毕竟是秋姨的丈夫,是你的父亲,我们要是亲手杀了他,你们怎么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