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至尊特工 > 第一千六百五十八章 老祖

第一千六百五十八章 老祖

  轿车驶入了一座占地宽广的古堡,这座古堡位于一片陡峭的悬崖之上,看上去无比的巍峨壮观。

  “这座古堡便是我们科曼家族真正进入修行界之时修建,后来又经过数次扩建和整修,距离修建之日已经有着上千年历史,而随着科曼家族不断的开枝散叶,人口不断的增长,这座古堡便作为科曼家族的总部而存在。”

  莱文斯看着秦阳打量着面前的古堡,便热情的为秦阳介绍起来,口气里有着毫不掩饰的自豪。

  千年家族吗?

  这个传承确实很久远,也难怪莱文斯如此自豪。

  秦阳下意识的想起了自己的师门,同样是传承千年的修行者门派,可是隐门从古到今一共也才历经七十二代,一代单传,严格意义上来说,隐门从开创到现在不算历代宗主的隐侍的话,也就一共七十二个成员。

  对比下科曼家族传承千年后至少有着数万家族成员的规模,隐门这个成员数量确实少到令人发指……

  “需要治疗的病人就在古堡里吗?”

  莱文斯点头:“是的,不过秦先生不用着急,今日旅途劳累,请好好休息一日,我这边也会进行安排,明日早上再请秦先生对病人进行诊治,你看这样可行吗?”

  秦阳微笑道:“客随主便,我没问题。”

  当天晚上,莱文斯招待秦阳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只不过除开大批仆人以外,秦阳并没有看到除开莱文斯以外任何科曼家族的人。

  秦阳对此并不在意,他只是一个医生,前来看病而已,也没什么和科曼家族拉关系的想法。

  吃完丰盛晚餐,秦阳便规规矩矩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而与此同时,古堡的另外一个房间里,却是灯火通明,一张古老陈旧的木桌边坐满了人。

  莱文斯也在屋子里,但是他的位置并不在桌子边,而是在靠墙的一溜椅子上,显然,他并没有资格坐到那张木桌边的椅子上。

  坐在木桌端头的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眼光落在莱文斯的身上,表情平静的开口:“莱文斯,我们来自华夏的客人已经休息了吗?”

  老人的声音很苍老,仿佛蕴含着无尽的岁月沧桑,他的眼睛却很黑亮,和他的苍老容颜一点都不搭,看上去给人一种强烈的异样感。

  莱文斯站起身,恭敬的回答道:“是的,大长老!”

  大长老缓缓点头:“明日的事情都准备好了吗?”

  莱文斯垂手于两侧,微微欠身:“已经准备好了,我们将会提前半个小时给病人注射药剂,防止出现意外情况。”

  大长老表情略微严肃了几分:“莱文斯,病人的身份必须对医生严格保密,不得泄露,明日的诊治环节也绝对不容出错!”

  “是,我会再复核所有的步骤,确保不会出错。”

  大长老缓缓点头,眼睛闭上几秒,手指轻轻敲了敲桌子:“你要叮嘱那位华夏医生,此间治疗之事必须完全保密。”

  “是!”

  大长老摆摆手:“你先去忙吧!”

  莱文斯恭敬欠身,然后转身悄然离开屋子。

  片刻的沉默后,坐在长条木桌两侧中间的一位白发老者开口问道:“你们觉得这位年轻的华夏医生能治好他吗?”

  “试一试,总归是没有坏处的,毕竟我们也做过详细的调查,秦阳虽然年轻,但是他的医术却是出类拔萃,连日本鼎鼎有名的石田真人都败在了他的手下,说明他是有真本事的,既然他有所求,那自然会尽心尽力……”

  坐在端头的大长老声音停顿了下,面色略微有着几分复杂:“虽然那位性格乖张暴戾,但是他终究是我们家族的支柱人物,总得尽可能的努力试一试,如果能治好或者压制他的病,那对家族的帮助是巨大的,毕竟现在我们家族面临的困境,大家都是知道的!”

  一位白发老者冷哼道:“萨尔家族最近的行为简直就是欺人太甚,他们想必知道老祖身体出了问题,所以才敢这么嚣张……”

  大长老皱起了眉头,手指轻轻敲了敲桌面:“现在说这些没有任何意义,从古至今,弱肉强食,这是生存法则,技不如人,自然要受人欺辱打压,而这也是我们迫切需要治好老祖的原因,只要老祖能康复,在战斗的时候不会受刺激发狂,那萨尔家族行为自然会收敛一些。”

  众人纷纷点头,对大长老的说法深以为然。

  在外人看来,科曼家族那是巨无霸,威风八面,但是自家人知自家事,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如今的科曼家族承受着多么大的压力。

  科曼家族并不是高卢实力强大的唯一古老家族,除开科曼家族,还有两家实力丝毫不下于科曼家族的古老家族,他们对于科曼家族可一直都是虎视眈眈,以前科曼家族有老祖镇场,其他两个家族都不敢太过分,手也不敢伸得太长,可是自从老祖那次发狂被控制起来多年不见踪影后,其他两个家族便开始一步步的压缩科曼家族的生存空间,掠夺科曼家族的产业。

  “对,只要老祖的病能够压制,萨尔家族的那个老家伙便不足为虑!”

  “希望那位小神医能够妙手回春,将老祖治好!”

  “愿主保佑!”

  大长老眼光扫过议论纷纷的众位长老,轻轻敲了敲桌子:“会议到此为止,散会!”

  “是!”

  众人鱼贯而出,屋子里的灯也关闭,整间屋子被黑暗所笼罩。

  黑夜中,一个人影躲在一个僻静的屋子里,拿着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他们请来了一个叫秦阳的华夏小神医,明日便会对那位进行诊治。”

  “照计划行事,事成之后,你会得到你想得到的!”

  “你可要说话算话!”

  “那是一定,我凯斯.萨尔说过的话,什么时候没算过数,我要的只是那个结果,而不是你的性命……只要你完成我交代你的事情,你便可以找借口离开古堡,你将会拥有一大笔钱,一个新的身份,可以在一个新的地方和你的妻儿开始新的幸福生活!”

  “好,我会照你说的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