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宠上毒辣小狂妻 > 第400章 :闭上眼睛换衣服

第400章 :闭上眼睛换衣服

  “可以,宝贝。追莽荒纪,还得上眼快。”

  浅汐嘴角抽搐,算了,她根本懒得和这个人计较这些,简直就是累:“你为什么去幼稚园找小坏,你给他戴上那个银镯子干嘛?!”

  “那小家伙这么的可爱,我去逗逗他呀。”

  “逗逗?你确定你只是逗逗吗?请你赶紧把那个银镯子取下来,他只是一个孩子而已,如果你对我有什么不满的话,你尽管找我,别害我儿子。”

  蓝子鸢叹了一口气,绕过柱子缓步走到浅汐的身边:“在你眼里,我就是这么的……不堪吗?”

  风浅汐沉默。

  他笑了:“呵呵,如果真是这么不堪的话,那恭喜你,你想对了,我的的确确这么的不堪。”

  柳眉皱起,蓝子鸢要干嘛呀?为什么说这些?呆呆的看着他……

  蓝子鸢拉起了她的手,将她拉到秋千这儿,按着她的双肩,让她坐到了秋千上:“你想干嘛?”

  他邪笑着,推动着秋千绳,让她在秋千上晃动着……

  “那小家伙手上的镯子,我可以取下来了。”他一边摇晃着秋千绳,一边淡然的说道。

  浅汐才不会那么认为他有那么的好心,特意去幼稚园给儿子戴上,现在又大发慈悲的取下来,多此一举只为了让她出来吗?出来后,没有目的的话,那不是更加的无趣了?坐在秋千上,浅汐没有理会他的举动,他愿意推,那就推吧,反正她坐在这里也不费劲,凤眸一撇,落在他的身上:“你有什么目的,说吧。”

  他停止了推动:“真聪明呀,怎么办,我越来越被你的聪敏给吸引了。”他俯下身子,嗅了嗅她身上的味道。

  “说,目的!”

  “我要你,做我的女伴。”

  “啊?”

  “我邀请你,在一个晚宴上做我的女伴,如何呢?”他笑了。

  风浅汐站了起身:“就这么简单?你大费周章的把我叫出来,就是让我当你的女伴?”

  “嗯。”

  “你没问题吧!”浅汐都要笑了,蓝子鸢身边什么时候缺过女人?救他每次带来的那些穿的奇形怪状的女佣,哪个不是身材高挑的美人胚子,怎么还就非盯上她了?不对不对,这里面有蹊跷,有目地:“什么宴会?什么时候。”

  “明天傍晚,风企的典礼宴会。”

  当蓝子鸢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浅汐呆住了,夜风吹拂着她的秀发和她的衣裙,她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秋千随着夜风轻轻摆动着,时常不小心的就拍打她的小腿上。

  月色下,蓝子鸢的笑容无比魅惑,他摸了摸浅汐那僵硬的小脸:“明天下午,我在这里等你。不见,不散。”

  留下这句话,他走了,留下她一个人在这里。

  蓝子鸢,你是故意的吗?还是这只是巧合而已?为什么你不早点来说,如果你只是早一天的话,今天她就不会去拜托南宫绝了!

  好不容易,她求南宫绝答应了,而你……却这个时候来威胁她,同样的一件事情,却是不同的方法。

  她该怎么办?

  是遵守南宫绝的约定,还是先救儿子!

  承诺和孩子,对她而言,都很难打破。可是她不得不做出一个选择,只能够选择孩子。那个手镯不知道代表着什么,会不会招来危险,小坏不是她,遇到困难的时候,那就只能够是等死。

  对不起南宫绝,我不能够让孩子处于为难之中,一点都不可以。

  “离夏,如果傍晚,南宫绝来接我,麻烦你告诉他一声,我失约了。”中午,风浅汐按照约定到了蓝子鸢所等候的地方。

  她一身普通的居家服,手里拿着一个大袋子等着。

  很快,一辆加长林肯停在了路边,这么嚣张的车子,浅汐走到了路边,果然是蓝子鸢,他坐在车上:“上车吧。”

  浅汐上了车,坐在他的对面,沉默不语。

  “哦,浅汐,你打算穿成这个样子做我的女伴去参加宴会吗?”蓝子鸢上下打量着她。

  “东西在这里,你跟我约在公园里见面,你不可能叫我穿着礼服长裙在这里等吧?东西在这儿……”浅汐拍了拍自己的大包包。

  “那你打算去哪里换呢?总不可能要进去宴会里面换吧?你确定你穿成这样,能进得去吗?”

  “呃……”她似乎真的忽略了这个问题,一心只考虑着,到了再换,可这真到了的时候,去哪里换呀?

  “不如我给你出个主意,在车里换把。”

  “这里?”

  他微笑点头。

  “呃……我还是到宴会里面去换吧。”

  “你这么害羞的话,要不我来帮你换怎么样?”蓝子鸢说着,坐到了她的身边。手轻轻碰到了她装衣服的包包。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浅汐把包包抢了过来,死死的抱住,让她给她换,那不是自找麻烦吗?

  “那赶紧换吧。”

  “你闭上眼睛。”提出了要求。

  蓝子鸢意外的听话,闭上了双眸。

  浅汐左右打量着他,起手在她的眼前挥了挥,闭上了吗?没有反应,看来是真闭上了,为了以防万一,她背过身子,手刚准备把包包打开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手上多了好多金粉,她眉头紧皱:“哪里来的金粉?”

  蓝子鸢睁开眼睛,看了过去:“别动,小心把手上的金粉弄到衣服上了。”

  “哦。”浅汐摊着双手不敢动,深怕手上的金粉弄到礼服上,要知道那可是一件白色的礼服呀,沾上一点别的颜色都明显的要命,到底是哪里来的金粉?再看了一眼她装衣服的包包,咦?好像是包包上沾过来的。她的包包上什么时候碰到了这种东西。

  他过来,小心的拿出了里面的白色礼服,然后,一脚将那沾满金粉的包包踹开,将裙子放在自己的身边。

  “有湿纸巾纸巾吗?”

  “没有。”

  “那我怎么换衣服?”浅汐侧眸看着他。

  “看来现在只有我能够帮你了。”

  浅汐额头上闪过黑线:“不用了。”

  “再过一会儿就到宴会场地了,你确定不要的话,可没有办法进场的哦。”他无奈的摇了摇头。

  她陷入沉默,换?不换?换不换也得换呀,都来了她不可能走吧:“你怎么帮我换?”

  “我闭上眼睛总行吧。”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