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宠上毒辣小狂妻 > 第549章:蓝子鸢的目的

第549章:蓝子鸢的目的

  “上次,你被南宫绝带走了,说实话,我很伤心呢。追莽荒纪,还得上眼快。都还没有好好相处过。”

  “切!”她不屑的扭了一下头:“好好相处,把我关在笼子里就是你好好相处之道吗?那我可要佩服了。”

  “黑市城的南郊,你朋友的墓地是在那里吧。”他笑着道。

  浅汐眸子一亮:“你要干嘛?你想干嘛?你的人已经杀了我朋友了,难道你还要对她的墓地做什么吗?”

  “他是朋友,我又怎么舍得做什么呢?”

  浅汐收了一下表情,她相信黑明的死,确实不是蓝子鸢故意设计的,是他们被安防兵给看到了,才会导致那样的结局,所以她现在不想怪蓝子鸢什么,要怪就怪自己没用,不过……蓝子鸢知道了黑明的事情,也一定是知道了师傅的事儿了,咬牙切齿的说道:“我朋友他们都是无辜的,要偷钥匙的人是我,主谋一直都是我,他在黑市城只是为了谋生路而已,希望你不要赶尽杀绝!”

  “嗯?你是说,邱泽老先生吗?”

  他果然会知道,这个男人太深不可测了,什么事都瞒不过他。既然这样,那她还不如不瞒了,敞开天窗,说亮话。

  “他是无辜的,请你不要祸及到他。”

  “呵呵,浅汐,你还真是替人考虑呢,放心,像邱泽老先生这样的人才,又有谁忍心对他不利呢?他可是被誉为武器界的神之手呀,这样的人才在我的地方,我保护都来不及呢。”他笑了。

  风浅汐相信蓝子鸢没有说谎,上次从南宫绝的口中,她已然知道师傅的本领有多大,在黑市城里,就是需要这些藏龙卧虎的人,才能够促进,整个岛的发展。

  呵、。

  与其说,这是一个岛,

  说这是一个城市。

  不如说,这更加像是一个国家,他别是主宰的君王。

  “那就好,我希望军长说话算话,不要食言呀!”

  “呵……”蓝子鸢一丝邪魅的笑意,单手抬起搭在了浅汐的肩膀上:“浅汐,你是打算永远的留在南宫绝的身边了吗?”

  “这关你什么事?!虽然不知道你从哪里得知的消息,但是我的事情,请你不要多管。”她推着他。

  却没有把他推得开,。

  “对了,你儿子很聪明呢。”他跳跃性思维的贵说道。

  风浅汐眸子一怔,反应十分敏锐的看着他:“为什么突然提我儿子的事情?你想要干嘛?!!”

  她最在乎的人,莫过于自己这唯一的独子,这是她的期盼,她的唯一,她的依靠呀,也是她最软最软的软肋。

  “你看你急的?我只是夸赞他而已。”

  上一次蓝子鸢就主动找上了小坏,还给他带上了那个破手环,让她心惊胆战了好久,浅汐咽了一口唾沫……凤眸瞬间变得阴冷了几分。

  蓝子鸢悠哉的说道:“昨天,我特意给你儿子测试了一下智商,结果很惊人呢,他的智商很高。应该是高智商中的佼佼者。”

  听了这话,风浅汐根本就不在意自己儿子的智商怎么样,有多高那又怎么样?她在意的是:“我儿子,在哪!!”

  “秘密。”

  浅汐的表情僵硬了,她嘴唇颤抖,眼眶有些红润了,或许是自己猜测到了什么不好的东西,她嘶哑的喊道:“蓝子鸢!你把我儿子带走了,他是不是在你的手里?你想要怎么样?我说过你有什么事就冲着我来!冲着我来呀!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话,我不会放过你的,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激动的喊着,双手早已经揪上了他的衣领,不客气的抓着他,愤怒的骂着。

  灰眸看着她。

  他抬起手,轻轻擦了擦她眼角溢出来的眼泪:“他只是,在我这儿做客,你就急成了这样,有这么害怕吗?怕我杀了他?”

  这个杀字对于她来说太威胁了。

  她松开了蓝子鸢的衣领,无力的看着他:“说吧,你想怎么样?把你的要求说出来,然后放了我儿子。”

  “真爽快。”

  凤眸尖锐的撇向他:“你的目的不就是如此吗?抓了我孩子威胁我。不就是这样吗?我现在配合你。说吧,要我干什么。”

  “嗯……那你就帮我一个小忙吧。”

  “什么忙?”

  “杀了,南宫绝,一命换一命。这个交易不错吧?”蓝子鸢微笑的说道。

  风浅汐皱起了眉头:“你疯了?!你和我怎么样,那是我们之间的事情,和南宫绝有什么关系?!”

  “怎么,做不到吗?”

  “不是做不到,而是不可能去做,我知道你和南宫绝是敌人,但是请你不要利用我和小坏好不好?而且,什么一命抵一命,简直是荒唐!”

  蓝子鸢听着她说话,背过身去,微风吹过时,天空的白兰花散落,他抬起手,接住了一朵完好的白兰花。

  拿着白兰花转过身来:“荒唐,怎么荒唐了?”

  “这件事,和南宫绝无关!我是绝对不会做这样无聊的交易的,所以你别白费心机了,太过分了,太过分了!”她越想就越生气,竟然让她去对付南宫绝?凭什么?!

  蓝子鸢笑了:“你觉得,我这个一命抵一命的交易,不合理吗?”

  “不合理!怎么可能合理!”

  “是吗?我倒觉得很不错呢,毕竟,南宫绝还是小坏的爸爸,如果他知道自己的儿子有难的话,估计自杀都愿意吧。”蓝子鸢手里握着白兰花,轻轻的一捏,只听清脆的一声响,白兰花的花瓣被他捏碎在指缝间。

  微风吹起了她的裙子。还有她披散的黑发。

  两个人站在盛开的白兰花树下,看起来是那么的唯美,这绝对是绝美的画面!可是画面太美,终归是表面景象。

  风浅汐的表情早已经僵硬在脸上,前一秒她还觉得蓝子鸢提出这样的要求简直就是无理取闹!

  可是这一刻,她才知道蓝子鸢的用心!

  天!

  天呀!

  这个男人怎么可以这样!

  他怎么可以知道那么多的秘密!

  小坏的亲生父亲是南宫绝的事情,就连离夏,离灏姐弟都只是猜测而已,不敢断言什么。她以为这个世界上,没有多余的人会再知道那个深藏在她心中的秘密。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