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宠上毒辣小狂妻 > 第898章:看望生病的他

第898章:看望生病的他

  几经波折才回带这儿。wwW.yanKuAi.COm追书必备

  风浅汐刚刚带着梅华芳回来,南宫爷爷就听闻立刻赶了过来。

  “浅汐,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是没有找到鬼医吗?”

  浅汐和平常没有什么两样,虽然心里很多的心事,却对待这位老人,没有任何的异样,因为她知道,自己本该恨得人是谁!

  “爷爷,很抱歉,我去了黑市城了。可是鬼医已经去世了。这是他的死亡报告。”浅汐把早准备好的死亡报告给了南宫爷爷。、

  “哎,这样啊,真是遗憾了,还让你白跑一趟了。看来也只有重新再去找能够只好华芳病的名医了。”

  浅汐不语。

  南宫爷爷继续道:“浅汐,你舟车劳顿回来,先去休息一下吧。”

  “南宫爷爷,我有些话,想要问你。”她认真的开口,在南宫爷爷准备离开的时候,叫住了他。

  南宫爷爷是个十分会洞察的人,一眼就看得出风浅汐这眼神不对劲,便支应了一声周围的佣人,让佣人散去,只剩下两人:“浅汐,你有什么事,说吧。”

  “夫人会疯,是因为,南宫毅的离去吧。”

  “哎,都是陈年往事了,我儿不懂事呀,才犯下了不少的错。”南宫爷爷无奈的摇着头。

  果然,老人家就是知道很多事情的,她继续道:“爷爷,知道蔓薇吗?”

  “蔓、蔓薇……?”南宫爷爷一丝疑惑,然后恍然大悟,看着浅汐:“你,你是怎么知道那个小姑娘的名字的?”

  “爷爷,我只想知道,当初南宫毅是怎么对待蔓薇的。”

  “浅汐,你怎么会突然这么问?是这一路,华芳和你说了什么吗?”

  “不,爷爷,我也不想瞒着您什么,我只能够实话告诉你,蔓薇是我的妈妈,这一路,梅夫人确实说了不少的事情,我才知道……一些秘密……!!”

  南宫爷爷退后了几步,手里杵紧了拐杖:“浅汐,你,你是说真的?”

  “爷爷,您看我骗您了吗?”

  南宫爷爷那老眸变得尖锐,盯着浅汐许久许久才松了一口气:“好吧,这怎是孽缘啊孽缘!!上一辈的恩怨,怎么还要延续到你们下一辈来。”

  浅汐不说话。

  南宫爷爷无奈的摇着头,眼里带着各种的情绪:“我真是无言以对,也不知道还能够说什么。都是我儿早的孽呀。他死了好,死了好!!但是死了也留下了这么多的恩怨。华芳疯了,还有那么多人,跟着遭罪,我实在是没有这张老脸见人,这才带着南宫家族,隐居多年呀!”

  “爷爷……”看到老人的眼泪,她心里一颤,到底,那个南宫毅,是有多么的恶毒?连身为父亲的南宫爷爷,都露出了这幅伤心欲绝的样子。

  “浅汐,当年的事情,我也不愿意在多提起,是我这当爸爸的没有教好人。当年毅确实,害过蔓薇,我见过那个女孩,原本应该是天真无邪的年龄。只是没有想到,我儿,竟到了对一个当年只是小女孩的人,下手……浅汐,知道这件事……你很恨我们南宫家吧。”南宫爷爷老泪纵横。

  儿子以前做过的混蛋事,多不胜数。为了南宫家的荣耀,他一直藏着掖着,不许任何知情人透漏,甚至带着整个家族,隐居与山野。

  可做的孽太多,迟早是要报的!

  看来,来了吧……

  终究,那些当年受过伤的人,一个个都会来的。

  风浅汐微笑:“南宫爷爷,我并不憎恨南宫家族,您和奶奶都是好人,我知道。”

  “浅汐,你也是一个好女孩呀。”

  “不过……我和南宫绝,恐怕,还有些事情要说。”她眼眸变得阴冷无比。

  感受到如此阴冷的眼神,‘久经沙场’的南宫爷爷都不禁心一寒,这是要出大事的样子?看来,该出什么事了吧?

  “浅汐,不瞒你说,绝,已经昏迷数日了。”

  “呃?”她皱了皱眉头:“昏迷?”

  “对。前几天他上山去,不慎跌落悬崖,现在至今昏迷。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醒过来……”

  南宫家的监护病房里。

  并没有将南宫绝转移出去,而是让国外的医生调来这里给南宫绝治病,不过基本的医生都说,南宫绝虽然脑袋受到了重创,但是不致命,只要醒过来就没有事,只是看什么时候醒过来罢了。

  沉睡几天。

  他的身体似乎是瘦了一圈。

  ‘滴滴滴滴’的仪器有序的响着,他也一直打着点滴。

  风浅汐缓步的走入了这个房间,有一股浓浓的药水味扑鼻而来。看着病床上沉睡的他,她走了过去,面不带任何的表情。

  脚步停落在床边。

  看着他的脸,她凤眸一眯:“南宫绝,我走的时候,你还好好的,回来的时候,你却昏迷了。是故意的吗?还是老天爷,在惩罚你呢?”

  他只有呼吸,却不会有回应。

  浅汐的手,缓缓落到了他的身上,顺着他的手臂,一点点的往上抚摸而去:“我在回来的路上,把我们两个人从认识到现在的故事,回想了一遍又一遍。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五年前的你,和现在的你会截然不同,原来,你以前,是故意在刁难我,你恨我母亲,因为我母亲死了,所以你就要报复在我的身上,对吧?哎……原来知道事情的真相,是这种感觉的。”

  她缓缓摸上去的手指,停在了南宫绝的脖颈上。手化作了鹰爪一样捏住了他的脖子。红唇贝齿轻启:“我真想就这样掐死你!!!还记得吗?还记得你以前是怎么掐住我脖子的吗?!我原本想要遗忘一切的,我原本想要忘记以前的所有过往,过平淡的日子的。为什么你还要来招惹我?为什么明明全部都是你的错,你还要来招惹我!!”

  嘶吼!

  她立马变成了愤怒的嘶吼,紧紧的掐住了他的脖子,凤眸变得阴冷无比,她几乎想要掐断他的脖子!!

  “南宫绝,我可以不管上一代我母亲和你父母之间的恩怨情仇,但是我们两个人的,该怎么算?!你该怎么赔我的青春!?你该怎么配我?就算是用你的命!都不够!远远不够!!我恨你!我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