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宠上毒辣小狂妻 > 第1170章:温柔更盛

第1170章:温柔更盛

  “怎么打的?你知道?”浅汐紧张兮兮的盯着他,她都猜不到蓝子鸢的心思,南宫绝只是一听就猜到了?

  蓝眸里有着生气,也有着几分无奈,盯了一眼浅汐,眼里带着深意。看完美世界最新章节,去眼快杠杠的。

  “嗯?”浅汐用眼神继续追问着。

  他拍了拍她的背:“看来下一次,得把你看得紧一点了。”

  “没有下一次了,我不会再大意了。”

  “那么,可以告诉我,他是否在你的身上做过手脚?”南宫绝示意的抚摸了一下她的脸蛋。

  浅汐下意识的躲避开他的抚摸。

  南宫绝眉头深锁:“别躲。”

  “我变成这个样子……”连说话的声音,都是那么的听着不舒服。

  “脑子里,想什么呢?我根本不在意。你就是你,变成什么样都可以,就算烂成了骨头,也没有关系。”他的话变得温柔。

  “可是,都说,男人无论怎么样,都会在意容貌的。”而且,女为悦己者容,这句话也是她的写照呀,她何尝不想把自己更好留给他呢?虽然说是俗气,可我们都是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又怎么能够逃脱的撩俗气呢?毕竟大家都不是墨幽!

  “如果你不介意一直保持这个样子,那么我也不会介意。”南宫绝温柔的说着,轻抚过她的发丝:“我不在意,你变成什么样子,我只想知道,变成这样有没有让你受苦,刚刚我看你喘气喘的很厉害,平常你不会这么快的就累了的。”

  他的话,满满都是关心。

  让她的心里竟是动容,终于知道了,原来他的情份,并不止于表面而已,想要的答案,也有了,也满足了。

  “蓝子鸢应该是给我注射了一种他们军匪自己研制的药,令我容貌上,有了改变,声音也是,改变了我的体质,虽然功夫没有减弱,可却不能够持续长久的剧烈运动,简单来说,就是病秧子一样。”她无奈的说道。

  “还有呢?”

  “没了呀。”浅汐摊了摊手。

  “只有这样而已么?他给你注射药,放心的让你回来,难道就没有给你一些限制吗?比如说,这种注射药是不是有什么后遗症。”

  风浅汐立马摇头:“没有,他跟我打赌,一个月内,你要是认出了我,我就自由了,没有认出我,我就跟他走。你看你都打算一个月后再认我了,所以这个药,只是这样而已。”不敢说,那件事情。因为蓝子鸢说过,如果一个月没有解药的话,她就会毒发身亡。不能够告诉南宫绝,以免他多想。

  “会让你变回来的。”他低语道,即使他并不在意她变成什么样,但也不允许,她这么下去,因为这是一种伤害。

  风浅汐点了点头:“而且我现在赢了,你认回我了。”

  “玩个游戏,怎么样?”南宫绝道。

  “什么游戏?”

  他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

  风浅汐眼里一闪:“有意思,要不玩一下。”虽然相信这会被看穿,不过蓝子鸢不就是喜欢玩游戏么?!

  那么这场游戏的终结,也该以游戏的方式。

  太久未有过的温馨,她难得的在他的注视下,睡着。因为知道,南宫绝会一直在身边陪着她,所以睡得也很安心。

  紧紧的牵着他的手,深怕这一松手,会再一次失去。

  所以就算是睡着了,她也未曾松开他的手。

  酒店里。

  这是蓝子鸢给风浅汐安排的那个房间,此时一个女人正在屋子里,她的头发了被剪成了短过眉毛的齐刘海,眉毛也被修了,脸上有着红斑,完全和中了药的风浅汐一模一样。唯独不一样的是,她无法说话,声音说不出来了。

  蓝子鸢坐在酒店的沙发上,冷冷的盯着床上的女人。

  “啊啊啊啊啊。”她张着嘴巴不停的喊着,却只有呜咽声。什么都没有。

  “行了,不用再喊了,我知道你不是她。”蓝子鸢架起了腿,灰色的眸子里,尽是寒意,没想到被反将军了。

  女人不再说话了,低着头。没错,她就是那个假冒风浅汐的女人,伤口被治疗了,但是醒过来后,就被弄成了丑陋般浅汐的样子,反送了回来,而且还毒哑了她。这大概是想要军长大人,认为她是风浅汐。不过军长英明,并没有被误导。

  蓝子鸢勾了勾头发:“哼,南宫绝,没想到,你还真的认了浅汐,比起对付我,更加在意浅汐吗?看来你们的情分,我是低估了。”

  他当然猜到了,南宫绝可能已经认出了风浅汐,如果真的爱一个女人,不管变成什么样子,总会认出来的。

  所以,蓝子鸢给南宫绝做出了下个月后对付他的假象,为的就是让南宫绝即使知道了浅汐的身份,也假装不认识她。

  那么期限一过。

  他就该把浅汐带走了……

  却没有想到,南宫绝竟然在期限内,不顾大局的,选择认浅汐,这到底是他的本事呢?还是她的本事呢。

  真是让人出乎意料呢。

  蓝子鸢站了起身,走出了酒店,轻声自语着:“浅汐,你以为回到了南宫绝身边就没有事了吗?游戏,还在继续呢。”

  事情看似落幕了。

  风浅汐和南宫绝相认,冒牌货也被解决掉了,由于浅汐没有来得及和小坏打招呼,一大早,小坏,离灏,离夏,还有顾小言,已经坐上飞机飞往猎人协会了。

  而她和他在一起。

  “南宫绝,你带我来这儿干嘛?”浅汐站在医院门口,扭头盯着他:“是来看千臣么?”

  “臣已经不在医院了。”

  “他醒了么?”

  “前两天已经醒了。一醒了,就吵着要见我。”他带着几分无奈说道。

  “是我连累了千臣。不过醒了就好,倒是梦茵,肯定因为这件事,吓坏了吧。”因为那个时候,她实在找不到人求救,只有慕千臣了。

  又继续道:“诶?等等,既然慕千臣都已经回家了,我们还来医院做什么?”

  “全身检查。”

  “我?”

  “对。”

  “不要,我要回去。”浅汐扭头就要走,万一要是检查出来,她的身体里有什么毒素怎么办?唯独,她不想要南宫绝担心。

  “不可以。”南宫绝抓着浅汐的领子,就让她拧了回来。

  风浅汐皱起眉头:“我不要全身检查,我很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