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宠上毒辣小狂妻 > 第1220章:欲哭无泪

第1220章:欲哭无泪

  回到中国后,南宫绝第一件做的事情,并不是立马带鬼医回去,而是整天把精力放在了浅汐父亲的行踪上。看完美世界最新章节,去眼快杠杠的。%d7%cf%d3%c4%b8%f3

  虽然他口上不说,但风浅汐知道他为自己的事情一直在奔波。

  至于念水儿,倒是在这儿生活的满逍遥自在的,浅汐几乎亲眼看着她的身上一点点褪去,慢慢的,那个善战的念水儿,几乎已经快从观念里消失了一样,她的身上,充满了母性的光彩。

  风浅汐试问自己当初生了小坏的那一年,她也却是有过这样的阶段,但那个时候的自己,被仇恨蒙蔽的比较多,所以反而没有水儿那般,甚至是更加的好战起来。

  就像是端玥说的一样。

  风浅汐并不是这个黑暗世界的人,但是她来到了这个世界,却比任何的一个人更加的适合在这个世界生存。

  回到繁华之都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虽然船上那几天的疯狂,确实不是那么容易忘记的,不过她也有好几天没有看到南宫绝了。他也很忙吧。

  鬼医也一直被南宫绝安排在了酒店住下,没有让鬼医立刻去给梅华芳治病的原因,似乎有很多,或许也是南宫绝对鬼医的可一种试探吧。

  但是鬼医毫不介意,似乎早在他的意料之中会变成这样,来着繁华之都,就完全当时旅游一样,每天自个也悠闲的很。

  父亲的下落,不可能那么快有消息,浅汐也知道,所以并没有太着急,有些事情,就顺其自然吧,强迫不来的,她相信,该出现的,迟早也会出现的。

  这天。

  离夏有猎人协会的事出去忙了,念水儿领着颖儿和小坏出去玩了,家里也只剩下浅汐一个人。

  风浅汐正在厨房自己给自己坐着东西的时候。

  “这个时候,该放点白醋。”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

  “哦。”风浅汐点了点头,拿起一旁的白醋往锅里面倒,还没有倒出来,突然反应过来怎么回事。

  家里就她一个人,哪里来的声音,这是撞鬼了么!立马扭头看了过去,只见南宫绝就站在她旁边。

  “啊!”突然这么近距离的出现,风浅汐吓得突然手里的白醋,直接往地上掉。

  南宫绝一个闪身过来,抱住了她的身子,另一只手接住了差点掉地的白醋:“做饭的时候小心点。”

  “你要吓死我呀,你怎么来了!”风浅汐惊魂未定,这种吓,绝对是突然只见吓破心脏的瞬间。

  好一会儿,浅汐才缓过神来,带着几分幽怨的盯着他。

  南宫绝没有急着回她话,只是往锅里看了去。

  浅汐顺着他的眼神也望了过去,不看还看,一看她的脸和表情,全部都拧成了难看的表情:“我的菜……”全糊了。

  “算了吧。”

  “算了?你知道我做了多久?你赔我。”主要是他她现在肚子都快饿扁了,连走路出去打外面的心情都没有了,是鼓起多大的心思才来做饭的呀,现在全毁了,她真恨不得把一锅焦了的饭菜,都一口吞进肚子里。

  “我就是来陪你的啊!”南宫绝理所当然的说到,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

  好像他们两个说的陪是不是不一样呀?

  “陪?你说的到底是那个赔?”

  “陪。”南宫绝只说出一个字。

  风浅汐皱起了眉头:“不和你玩文字游戏了,我看你怎么赔我一顿饭菜。”也没没有管太多,糊了菜,她没有饭吃,肯定要拉一个垫底的,扯过南宫绝,就退出厨房去。

  这家伙有一手难得的好手艺,谁做饭什么的,当然不需要风浅汐来操心了,她坐在外面等一下,就闻到了,里面传来的浓浓饭菜香味,扑鼻的她肚子早就抗议了。

  饭菜端出来。

  风浅汐连话都来不及说,三下两下的直接对着饭桌上的东西给吃了一个一干二净,没有离夏在,有他在,也真是一个安全管家,吃饱吃好绝对没有问题。

  “好饱。”

  “喜欢吗?”

  “嗯。”

  “喜欢你就该好好考虑那件事情。”南宫绝托着腮,冷漠的说道。

  “哪件事情?”风浅汐有些好奇。

  他笑道:“你说呢?”眼眸示意的看了看浅汐的手指。

  风浅汐眸光一转,知道他言下之意,是在说关于结婚戒指的事情:“一顿饭就把我收买了?我也未免太不值钱了吧。”

  “一顿饭确实太简单了,你觉得这个怎么样?”

  她错愕的喘了一口气,难道他还有什么别的法宝?

  只见南宫绝站了起身,从饭桌的位置,走去了客厅的沙发那儿,从沙发上拿起了一瓶酒,又熟悉的走到浅汐家的酒架子上,拿跟两个高脚水晶杯,慢条斯理的走向她。

  风浅汐托着腮看着他走过来,不得不说,他即使是走路,都是那么的迷人,让人……有些沉醉。

  这个看似冰冷的人,却藏着无尽的温柔和狂野。

  从餐桌的地方走了过来,拿起纸巾开始擦嘴巴:“你过来,怎么还带酒过来?”一边擦着嘴巴的油渍,一边好奇的说着,还没有太在意时,突然发现南宫绝的眼睛却正死死的盯着她呢。

  “我刚好看到这瓶酒,就带过来给你尝尝。”他将酒倒入水晶杯中,酒红色的液体,闪耀着有如宝石般的色泽,流畅的倾泻而出,落入了晶莹剔透的杯子里。

  风浅汐闻到了一股酒香,本想要说些什么,却因为这酒香而有些走神,回神时,这才好奇的问道:“你怎么突然来我这儿了。”

  “想你了。”

  慵懒的道:“你确定你是因为想我,才来见我的?”

  “要不然呢?”

  “不是抱有什么目的?”

  “请你喝好东西,算是吗?”

  “嗯?只是来看我?”浅汐笑道、

  “现在这里还有谁吗?”

  “我哪知道你的用心良苦,说不定是来看小坏的,不过真可惜,他今天不在家,明天也不在家。出去玩去了。”

  “我知道。”

  “你又知道!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南宫绝无奈摇头:“你的事情,我不知道能行吗?”

  “你不会又偷偷监视着我吧?”风浅汐眯起了危险的眼睛,带着几分逼问的说道。

  “哎……浅汐,你的聪明总让我着迷。”他的语气无限宠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