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宠上毒辣小狂妻 > 第3349章:不是他的错

第3349章:不是他的错

  “有病”二字未曾道出口,南宫贝贝就沉着眉头,打断了冷风要说的话,“我们走吧,还要去找小东和泉儿。”

  最主要的,那就是要去找鲛珠,找到鲛珠,就能帮助冷风续命,这个是南宫贝贝最不愿意放弃的一件事情。

  听到南宫贝贝如此的声音,他也只好是顿了下来。

  “走吧。”

  南宫贝贝抿抿唇,又朝着白尘缓慢的道出声来:“我们先走了,有缘再见。”

  这是客套话,但是冷风却希望,再也不要见,对于蝴蝶那种不知好人心的,是更没有那个必要再见了。

  “嗯,再见。”

  白尘扶住蝴蝶,朝着南宫贝贝和冷风缓慢的道出声,而他们转身离开的背影,慢慢的浮现在白尘的眼前,而白尘的视线,一直都落在南宫贝贝的身上。

  南宫贝贝用的身体是毒素儿的,即便是南宫贝贝都弄出来了一头白发,可是看着面容,和之前未曾有丝毫的消减,面容还是那般,那般的美丽。

  身形也是所差无几。

  只不过,南宫贝贝喜欢的东西,身上穿着的服装,也大多都是毒素儿所不喜欢的,这点白尘倒是发现了,而在最开始是南宫贝贝出现的时候,白尘还只是以为是忘忧草起的作用,改变了她的那些记忆。

  可是直到南宫贝贝的出现公开后,南宫贝贝把所有的一切都给说明之后,白尘却方才明白过来,原来毒素儿早就已经离开,现在存活着的,是南宫贝贝。

  是那个和毒素儿完全不相同的女子。

  而在知晓后,白尘产生过一种想法,即便是眼前的人不是毒素儿,可是她的身体却是毒素儿的。

  哪怕就是那样日日夜夜的看着素儿的面容,白尘的心中那也是愿意着的。甚至,也有一种愤怒,既然素儿都已经死了,为什么南宫贝贝还不让素儿安息呢?为何还要把灵魂给附身在素儿的身上,让素儿这么的疲惫呢?

  所以白尘是想要杀了南宫贝贝的,可是后来想了想,身体是素儿的,那杀了南宫贝贝,是不是也就意味着。

  他就要把素儿也给杀了?

  他已经把素儿和风逆染给害成了那样,最后还要动手杀她吗?不,白尘是不愿意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的。

  所以他没有,而在后来的时候,和蝴蝶在一起的时候,却是彻底把事情给想明白,素儿已经离开了。

  身体既然是被南宫贝贝所用,那自然是有上天的道理,而南宫贝贝用素儿的身体好好的活着,有时候远远所在,还要以为素儿还活着,有时候还能看看许久未曾见到的她,其实却也是极好的一件事情。

  所以,白尘这才把心中所纠结的那些事情彻底的给想通,然后以后时候在触及到南宫贝贝视线的时候,他时常都会想起毒素儿。

  那个爱而不得的女子。

  如今南宫贝贝和冷风的身影走远,白尘却是明白,今后他们却是再也没有相见的可能了,这一次却是永别……

  白尘抿着唇,伸手把怀中的蝴蝶给抱的更紧了几分,南宫贝贝已经走远,这段时间来,看也看够了,想念也想念够了,所有一切是该放手了。

  蝴蝶,这才是他一生的责任。

  而毒素儿,却是彻底要说再见,彻底的存在于过去。

  -

  “贝贝,你总是太好,她都那样对你,你又何必要顾及之前的那些情分呢?”冷风抿着唇,脸色沉沉。

  蝴蝶就是不领情,之前帮助蝴蝶的那些蝴蝶没有看在眼中,故意的牵扯出毒素儿的事情来针对着南宫贝贝!

  如果南宫贝贝可以选择的话,那她怎么可能会来到这里,怎么可能会落在毒素儿的身上呢?

  所以也就是说,如果南宫贝贝可以选择的话,那她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了,而蝴蝶所说的那些话,却是太让人心伤。

  亏的南宫贝贝之前还那么的帮助着她,可是看看她最后给出一个怎样的结果呢?忘恩负义,还要反过来指控着南宫贝贝。

  冷风最讨厌的就是这样的人,好几次都是想要对准着蝴蝶出手,可是一一都被南宫贝贝给拦了下来。

  所以冷风才会说,才会说南宫贝贝的心软,如果是他的话,他或许会毫不犹豫的朝着蝴蝶出手。因为,他见不得南宫贝贝受到半点的委屈。

  “不是我太好,而是……她是我们的朋友,我不能对她怎样,更何况她曾经帮助了我们很多的东西,还有,她不是故意那样的。”南宫贝贝抿着唇,缓慢的出声:“你还记得欧阳月吗?”

  “记得。”

  冷风如实的回答,不明所以。

  “就是欧阳月,蝴蝶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她现在有什么情绪不能太激动,否则的话就会没有理智,这些都是上次欧阳月做出来的,就是想要用蝴蝶来拖住我们,冷风,之前的蝴蝶不是这个样子的,所以对于这些事情,我们不能怪她,这不是她的错。”南宫贝贝抿着唇,接起冷风的话,朝着冷风缓缓的解释,也是在帮着蝴蝶说话。

  但是这却是事实,蝴蝶的性子虽然是刁蛮跋扈了一些,可是蝴蝶的本人不坏,如果她很坏的话,之前也不会帮助他们那么多。

  而一切都是欧阳月搞出的鬼,这真的不能怪蝴蝶,蝴蝶也是一个很好的姑娘。

  南宫贝贝想,蝴蝶也是不愿意看到自己变成现在这样的一个样子,所以南宫贝贝也很为蝴蝶心疼。

  那些话,虽然是听在耳中难受了一些,可是对于蝴蝶来说,那些话却是更加的难受,又有情绪在心中浮现而来。

  冷风抿着唇,明白了南宫贝贝这句话的意思,可是前几次蝴蝶做出那样的事情来,冷风的确是无法释怀。

  “但是她也不能那样的对你,贝贝,你也是人,你和她是一样的,她没有资格来指责你这些话。”

  冷风抿着唇,所说之话倒是事实,即便是受到欧阳月的影响,可是这么长时间过去了,还没恢复过来吗?

  而蝴蝶如果不是本性如此的话,欧阳月怎么可能催动着她来说那些话呢?不可能,根本就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