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最强狂兵> 第021章 恐怖身手
  第021章恐怖身手

  在整个庄园陷入黑暗的瞬间,林傲雪的心紧紧的揪了起来!

  一种从未感受过的恐惧出现在她的心头,并且逐渐蔓延开来!

  林福章也很紧张,他现在是真的身临其境了!

  房间里一片漆黑,而在黑暗中,人们往往会更加放大心里的恐惧!

  “老板,大小姐,你们贴墙站好!这里有我在!”安保队长自己也很害怕,但是不得不表现出大义凛然的模样,那么多手下都被干掉了,有他在又能有什么回天之术?

  “风大也不怕闪了舌头,你在又能起到什么用?”

  就在这个时候,房间里忽然响起了一道带着嘲讽的声音!

  “谁!”安保队长浑身的汗毛都炸起来了,他握着枪的手都在微微颤抖着!

  自己守在门口,对方是怎么进来的?

  而林福章和林傲雪都清晰的听出来,这是苏锐的声音!他们的心里充满了浓浓的不可思议!

  的的确确,这道声音真的把他们吓到了!

  “别动,再动我就开枪了!”安保队长挡在林家父女的身前,用枪指着声音的来源方向!

  “你现在应该立即开枪,而不是出言威胁,这真的一点用处都没有。”苏锐的声音忽然由远及近,在安保队长的耳边响起!

  后者好似遇到了鬼,浑身一个激灵,根本没听到任何的脚步声,他怎么就来到了自己身边?

  安保队长连忙想要举枪射击,可是就在这个时候,苏锐却说道:“别开枪了,有这会儿工夫,都够我杀你几十次了。”

  说罢,安保队长的脖颈后面感受到一阵疼痛,脑袋一歪,便晕了过去!

  苏锐拍了拍手,走到总闸旁,拉起了闸门,整个别墅恢复了明亮!

  “这个保镖真是够弱的,连监控室有总闸都不知道。”苏锐微笑着对处于震惊之中的林家父女说道:“好了,战争结束,你们都是死人了。”

  看着举重若轻的苏锐,林傲雪的目光复杂,刚才所发生的事情给她造成了强烈的视觉冲击,恐怕这种冲击感在短时间内都无法消除!

  在这一刻,林傲雪的脑子里根本就没想到赌注的事情,只有震撼,只有震撼!

  从第一台监控屏幕出现雪花开始,到现在灯光亮起结束,整个过程竟然没有超过五分钟!

  这得是多么变态的身体素质和战斗意识才能做到这样的地步!

  林福章被震撼的说不出话来。他真的很庆幸,这只是演习!否则的话,他们整个林家将会被血洗的一干二净!第021章恐怖身手

  那所谓的铁桶般的安保布置,在苏锐的面前,跟纸糊的完全没什么两样!想想自己之前提到这安保系统所流露出的自信模样,林福章不禁感觉到老脸通红!

  “苏老弟,我完全没想到,你竟然……”林福章想了半天,还是没找到一个合适的词。

  “我早就说过,不然为什么跟傲雪打赌呢。”苏锐笑眯眯地说道。

  一提到这个赌注,林傲雪的脸色顿时变得复杂起来,自己从来都是一个言出必践的人,难道这次要耍赖吗?可是,让苏锐拍自己的屁股,自己怎么可能忍受的了?

  他怎么可以那么强?自己已经交代下去了,让保镖可以动枪的啊!

  似乎是看穿了林傲雪的想法,苏锐撇了撇嘴,淡淡说道:“我不会给他们开枪的机会。”

  “苏老弟艺高人胆大,这个,我能不能冒昧的问一下,苏老弟和傲雪的赌注是什么?”林福章笑呵呵地说道。

  林傲雪一听,顿时满脸黑线。

  苏锐看了林傲雪一眼,嘿嘿一笑:“林老哥,这个……傲雪可说了,如果我输了,就立即收拾东西离开必康,永远不再出现。”

  “这怎么可以!”林福章一听,顿时急了,这么厉害的人可是打着灯笼都难找啊,苏锐绝对是贵客中的贵客,傲雪这丫头是怎么回事,一而再再而三的非要把人家赶走!真是有点过分了!

  林傲雪诧异的看了苏锐一眼,本来她差点以为对方口无遮拦会说出什么“打屁股”的赌注来,却没想到他利用另外一个赌注转移了父亲的注意力。还好,如果林福章知道了自己输了要被打屁股,估计林傲雪可不敢再在林家别墅呆下去了。

  “傲雪,苏老弟是我们的贵客,你以后切不要再说出这种失礼的话来了。”林福章严肃地说道。

  “随便。”林傲雪的语气淡淡。

  “对了,苏老弟,那些安保人员现在怎么样了?”林福章很好奇,苏锐是怎么在无声无息之间搞定那些高级保镖的。

  “他们都晕过去了,不过也没什么事,半个小时就会醒来。”

  林福章点点头,有些汗颜地说道:“看来我这别墅的安保配置还需要再加强许多啊。”

  苏锐却摆了摆手:“其实你的这些人还算不错的,水平都可以,应付一般的杀手还是没有太大问题,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像我一样厉害。”

  林福章深以为然,而林傲雪却冷冷丢下一句:“大言不惭。”

  苏锐瞥了后者一眼,没有答话,心想:等到老子打你屁股的时候,看你怎第021章恐怖身手

  么哭着喊着求我。哥哥在打赌的时候,说的是“打一次屁股”,可没说明这“一次”里包含的是打多少下!

  “我带来一些设备,一会儿安装在监控死角,可以把预警能力提高一个档次。”

  苏锐可没忘记今天的主题,道:“事不宜迟,我现在就开始检查窃听装置吧。”

  现在的苏锐对于林福章而言,完全是贵客中的贵客,一听苏锐这样讲,连忙说道:“不忙不忙,吃完饭再检查也不迟,我介绍你伯母……不,你嫂子给你认识一下。”

  林傲雪又是一脸黑线,看来苏锐的辈分真是要稳稳压自己一头了。

  “呃,嫂子……”苏锐暗自好笑。

  林福章的妻子,也就是林傲雪的母亲,名叫魏淑玲,她在林福章还是个穷小子的时候就跟了他,一直不离不弃,后来,后者创业成功,魏淑玲终于成了林太太,过上了许多人羡慕不已的阔太生活。

  这么些年来,老林两口子的感情一直很好,就连最普通的拌嘴都很少有。

  魏淑玲一看就是那种非常和蔼却又略带一点八卦的中老年妇女,她一见到苏锐,瞬间便被后者的形象照亮了眼睛——虽然苏锐有时候显得痞气了一些,但是英俊的外表和身上所流露出来的那种气质还是挺具有征服力的,尤其是对于大妈而言,绝对是她们喜欢的那一款。

  饭菜已经做好了,魏淑玲不断的给苏锐夹菜,一边问长问短。

  “小苏啊,你以前在美利坚都做什么?”

  “做一点小生意罢了,也不一定都在美利坚呆着,各个国家来回跑。”苏锐实话实说,他并没有撒谎,只不过隐去了很重要的细节罢了。

  “那这次回华夏,你准备在国内呆多久呢?”魏淑玲问这话的时候,还瞥了一眼林傲雪,后者正沉默着吃饭,面无表情。

  魏淑玲明白,这么些年来,这个苏锐可是老林第一个带回家来的青年才俊,足以说明他在自己老公心里的地位了,这样的男人确实很优秀,和傲雪也很配啊。、

  一想到女儿的终身大事,魏淑玲就开始犯愁,女人事业做得再好又有什么用,终归嫁人生子才是头等大事啊。她整天这样一副冷冰冰的生人勿近架势,谁敢娶回家?

  不过,如果傲雪能跟这个苏锐发展发展,倒也是不错呢。

  一旦这样想了之后,魏淑玲看苏锐真是怎么看怎么顺心,不是有那句话吗——丈母娘看女婿,怎么看怎么喜欢。

  当然,这也有可能是魏淑玲整天一个人在家里呆的久了,才会变得愈发八卦。第021章恐怖身手

  “我是受人之托来帮……来协助林老哥解决集团的一些问题,等这边事情一结束,我就得回到美利坚了。”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苏锐虽然不知道这次的任务需要多久,但是只要答应了,总得尽职尽责不是?

  “那这边的事情得多久才能结束?”魏淑玲可想让苏锐说出一个长点的期限来,这个年轻人看起来真的挺不错的。

  “估计最少得几个月吧。”

  苏锐挠了挠头,那个什么《利用高分子手段在微观上合成三矬氨仑》的专利,真的是一个烫手山芋啊,拿在手里,无异于在夜色里抱着一大堆闪闪放光的金砖,告诉别人——来抢我吧来抢我吧。

  这样看来,说期限是几个月都短了,最好能说服林傲雪把专利权抛出去,至少能够转移一大部分注意力啊。

  被那些国际黑帮虎视眈眈的盯着,这种滋味苏锐尝过,的确不大好受。

  “那挺好的,有时间可以多来家里坐坐啊,我做饭给你吃。”魏淑玲心想,几个月的时间足够这个年轻人跟女儿发生点什么了,她是爱女心切,见到好的年轻人都想给女儿留着备用。

  “一定,一定。”苏锐埋头吃饭,和这种华夏阿姨交流起来实在是太费脑子,对方那眼神简直就像是在看“猎物”一样看自己,凹槽,什么时候伟大的太阳神阁下也成了中年妇女猎物?

  可见华夏大妈是无敌的,她们终将征服世界。

  好不容易吃完了这顿饭,林傲雪看到苏锐在自己母亲面前带着局促的样子,竟然觉得有些莫名好笑,还真以为没人能治得了这个家伙呢。

  “现在开始检查房间,就从傲雪的开始吧。”苏锐放下筷子,挑衅一般的看着林傲雪,笑眯眯地说道。第022章检查房间

  由于事先林福章已经跟魏淑玲打过了招呼,因此后者倒没有如何的惊讶,只是说道:“那可得麻烦小苏给我们家傲雪好好的检查一下,不光是她的房间,还有衣柜啊抽屉啊什么的,都得好好地检查一下,对了,衣帽间一定不能落下,那些小角落什么的……”

  这可是堂而皇之的给了苏锐翻箱倒柜的借口啊!这丈母娘实在是太给力了!

  林傲雪满脸无奈,自己的母亲也太大条了些,还什么检查柜子抽屉,那里面都是私人物品,能给人看吗?尤其是这个流氓,更加不能看!

  “好嘞,我一定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角落的。”苏锐笑眯眯的看了林傲雪一眼,大有深意地说道,他的眼睛中闪烁着一种阴谋的味道!

  一打开林傲雪的房间门,一股淡淡的幽香便轻轻地钻进了苏锐的鼻孔,后者深深吸了一口,心中疑惑着,这种味道在林傲雪的办公室里也有,绝对不是任何香水的味道,难道说是——林傲雪的体香?

  苏锐又吸了一口,果然,从林傲雪的身体上飘过来淡淡的香气,被他的鼻子清晰的捕捉到了!

  这样也太神奇了吧,自己还是头一次遇见有体香的女人呢!

  房间中收拾的很整齐,一尘不染,和苏锐想象的也差不多,看来林傲雪在生活中也是一个一丝不苟的人。

  只是——这样不累吗?

  “这样吧,你先到楼下去等着,我自己来检查就好了。”苏锐把林傲雪挡在门外。

  “不行,这是我的房间,我必须看着你才行。”林傲雪才不离开,如果苏锐在这里偷看自己内衣那可怎么办?

  “那好吧,不过我必须事先申明,我的所有行为都是为了检查而服务,你不许阻拦。”苏锐说道:“而且应你母亲的要求,对于衣帽间等地方,我必须重点检查。”

  林傲雪恨得牙痒痒,这个家伙,纯粹是在给自己找借口。

  “怎么,不高兴了?”

  苏锐笑眯眯地贴近了林傲雪:“这里只有咱们两个人,要不我们就把赌注给执行了吧!”

  一提到那个赌注,林傲雪的脸瞬间就红了,显得极为美艳动人。

  她可不会给苏锐这样的机会,丢下一句“流氓”之后,便转身走出卧室,带上了门!

  苏锐嘿嘿一笑,毫不犹豫的把门反锁了!

  林傲雪出门才意识到了不对,她连忙去拧把手,可是根本拧不动!这完全给了后者“翻箱倒柜”的作案机会!

  “该死的,中计了!”林傲雪在门口懊恼的跺了跺脚。第022章检查房间

  由于事先林福章已经跟魏淑玲打过了招呼,因此后者倒没有如何的惊讶,只是说道:“那可得麻烦小苏给我们家傲雪好好的检查一下,不光是她的房间,还有衣柜啊抽屉啊什么的,都得好好地检查一下,对了,衣帽间一定不能落下,那些小角落什么的……”

  这可是堂而皇之的给了苏锐翻箱倒柜的借口啊!这丈母娘实在是太给力了!

  林傲雪满脸无奈,自己的母亲也太大条了些,还什么检查柜子抽屉,那里面都是私人物品,能给人看吗?尤其是这个流氓,更加不能看!

  “好嘞,我一定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角落的。”苏锐笑眯眯的看了林傲雪一眼,大有深意地说道,他的眼睛中闪烁着一种阴谋的味道!

  一打开林傲雪的房间门,一股淡淡的幽香便轻轻地钻进了苏锐的鼻孔,后者深深吸了一口,心中疑惑着,这种味道在林傲雪的办公室里也有,绝对不是任何香水的味道,难道说是——林傲雪的体香?

  苏锐又吸了一口,果然,从林傲雪的身体上飘过来淡淡的香气,被他的鼻子清晰的捕捉到了!

  这样也太神奇了吧,自己还是头一次遇见有体香的女人呢!

  房间中收拾的很整齐,一尘不染,和苏锐想象的也差不多,看来林傲雪在生活中也是一个一丝不苟的人。

  只是——这样不累吗?

  “这样吧,你先到楼下去等着,我自己来检查就好了。”苏锐把林傲雪挡在门外。

  “不行,这是我的房间,我必须看着你才行。”林傲雪才不离开,如果苏锐在这里偷看自己内衣那可怎么办?

  “那好吧,不过我必须事先申明,我的所有行为都是为了检查而服务,你不许阻拦。”苏锐说道:“而且应你母亲的要求,对于衣帽间等地方,我必须重点检查。”

  林傲雪恨得牙痒痒,这个家伙,纯粹是在给自己找借口。

  “怎么,不高兴了?”

  苏锐笑眯眯地贴近了林傲雪:“这里只有咱们两个人,要不我们就把赌注给执行了吧!”

  一提到那个赌注,林傲雪的脸瞬间就红了,显得极为美艳动人。

  她可不会给苏锐这样的机会,丢下一句“流氓”之后,便转身走出卧室,带上了门!

  苏锐嘿嘿一笑,毫不犹豫的把门反锁了!

  林傲雪出门才意识到了不对,她连忙去拧把手,可是根本拧不动!这完全给了后者“翻箱倒柜”的作案机会!

  “该死的,中计了!”林傲雪在门口懊恼的跺了跺脚。第022章检查房间

  由于事先林福章已经跟魏淑玲打过了招呼,因此后者倒没有如何的惊讶,只是说道:“那可得麻烦小苏给我们家傲雪好好的检查一下,不光是她的房间,还有衣柜啊抽屉啊什么的,都得好好地检查一下,对了,衣帽间一定不能落下,那些小角落什么的……”

  这可是堂而皇之的给了苏锐翻箱倒柜的借口啊!这丈母娘实在是太给力了!

  林傲雪满脸无奈,自己的母亲也太大条了些,还什么检查柜子抽屉,那里面都是私人物品,能给人看吗?尤其是这个流氓,更加不能看!

  “好嘞,我一定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角落的。”苏锐笑眯眯的看了林傲雪一眼,大有深意地说道,他的眼睛中闪烁着一种阴谋的味道!

  一打开林傲雪的房间门,一股淡淡的幽香便轻轻地钻进了苏锐的鼻孔,后者深深吸了一口,心中疑惑着,这种味道在林傲雪的办公室里也有,绝对不是任何香水的味道,难道说是——林傲雪的体香?

  苏锐又吸了一口,果然,从林傲雪的身体上飘过来淡淡的香气,被他的鼻子清晰的捕捉到了!

  这样也太神奇了吧,自己还是头一次遇见有体香的女人呢!

  房间中收拾的很整齐,一尘不染,和苏锐想象的也差不多,看来林傲雪在生活中也是一个一丝不苟的人。

  只是——这样不累吗?

  “这样吧,你先到楼下去等着,我自己来检查就好了。”苏锐把林傲雪挡在门外。

  “不行,这是我的房间,我必须看着你才行。”林傲雪才不离开,如果苏锐在这里偷看自己内衣那可怎么办?

  “那好吧,不过我必须事先申明,我的所有行为都是为了检查而服务,你不许阻拦。”苏锐说道:“而且应你母亲的要求,对于衣帽间等地方,我必须重点检查。”

  林傲雪恨得牙痒痒,这个家伙,纯粹是在给自己找借口。

  “怎么,不高兴了?”

  苏锐笑眯眯地贴近了林傲雪:“这里只有咱们两个人,要不我们就把赌注给执行了吧!”

  一提到那个赌注,林傲雪的脸瞬间就红了,显得极为美艳动人。

  她可不会给苏锐这样的机会,丢下一句“流氓”之后,便转身走出卧室,带上了门!

  苏锐嘿嘿一笑,毫不犹豫的把门反锁了!

  林傲雪出门才意识到了不对,她连忙去拧把手,可是根本拧不动!这完全给了后者“翻箱倒柜”的作案机会!

  “该死的,中计了!”林傲雪在门口懊恼的跺了跺脚。第022章检查房间

  由于事先林福章已经跟魏淑玲打过了招呼,因此后者倒没有如何的惊讶,只是说道:“那可得麻烦小苏给我们家傲雪好好的检查一下,不光是她的房间,还有衣柜啊抽屉啊什么的,都得好好地检查一下,对了,衣帽间一定不能落下,那些小角落什么的……”

  这可是堂而皇之的给了苏锐翻箱倒柜的借口啊!这丈母娘实在是太给力了!

  林傲雪满脸无奈,自己的母亲也太大条了些,还什么检查柜子抽屉,那里面都是私人物品,能给人看吗?尤其是这个流氓,更加不能看!

  “好嘞,我一定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角落的。”苏锐笑眯眯的看了林傲雪一眼,大有深意地说道,他的眼睛中闪烁着一种阴谋的味道!

  一打开林傲雪的房间门,一股淡淡的幽香便轻轻地钻进了苏锐的鼻孔,后者深深吸了一口,心中疑惑着,这种味道在林傲雪的办公室里也有,绝对不是任何香水的味道,难道说是——林傲雪的体香?

  苏锐又吸了一口,果然,从林傲雪的身体上飘过来淡淡的香气,被他的鼻子清晰的捕捉到了!

  这样也太神奇了吧,自己还是头一次遇见有体香的女人呢!

  房间中收拾的很整齐,一尘不染,和苏锐想象的也差不多,看来林傲雪在生活中也是一个一丝不苟的人。

  只是——这样不累吗?

  “这样吧,你先到楼下去等着,我自己来检查就好了。”苏锐把林傲雪挡在门外。

  “不行,这是我的房间,我必须看着你才行。”林傲雪才不离开,如果苏锐在这里偷看自己内衣那可怎么办?

  “那好吧,不过我必须事先申明,我的所有行为都是为了检查而服务,你不许阻拦。”苏锐说道:“而且应你母亲的要求,对于衣帽间等地方,我必须重点检查。”

  林傲雪恨得牙痒痒,这个家伙,纯粹是在给自己找借口。

  “怎么,不高兴了?”

  苏锐笑眯眯地贴近了林傲雪:“这里只有咱们两个人,要不我们就把赌注给执行了吧!”

  一提到那个赌注,林傲雪的脸瞬间就红了,显得极为美艳动人。

  她可不会给苏锐这样的机会,丢下一句“流氓”之后,便转身走出卧室,带上了门!

  苏锐嘿嘿一笑,毫不犹豫的把门反锁了!

  林傲雪出门才意识到了不对,她连忙去拧把手,可是根本拧不动!这完全给了后者“翻箱倒柜”的作案机会!

  “该死的,中计了!”林傲雪在门口懊恼的跺了跺脚。第022章检查房间

  由于事先林福章已经跟魏淑玲打过了招呼,因此后者倒没有如何的惊讶,只是说道:“那可得麻烦小苏给我们家傲雪好好的检查一下,不光是她的房间,还有衣柜啊抽屉啊什么的,都得好好地检查一下,对了,衣帽间一定不能落下,那些小角落什么的……”

  这可是堂而皇之的给了苏锐翻箱倒柜的借口啊!这丈母娘实在是太给力了!

  林傲雪满脸无奈,自己的母亲也太大条了些,还什么检查柜子抽屉,那里面都是私人物品,能给人看吗?尤其是这个流氓,更加不能看!

  “好嘞,我一定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角落的。”苏锐笑眯眯的看了林傲雪一眼,大有深意地说道,他的眼睛中闪烁着一种阴谋的味道!

  一打开林傲雪的房间门,一股淡淡的幽香便轻轻地钻进了苏锐的鼻孔,后者深深吸了一口,心中疑惑着,这种味道在林傲雪的办公室里也有,绝对不是任何香水的味道,难道说是——林傲雪的体香?

  苏锐又吸了一口,果然,从林傲雪的身体上飘过来淡淡的香气,被他的鼻子清晰的捕捉到了!

  这样也太神奇了吧,自己还是头一次遇见有体香的女人呢!

  房间中收拾的很整齐,一尘不染,和苏锐想象的也差不多,看来林傲雪在生活中也是一个一丝不苟的人。

  只是——这样不累吗?

  “这样吧,你先到楼下去等着,我自己来检查就好了。”苏锐把林傲雪挡在门外。

  “不行,这是我的房间,我必须看着你才行。”林傲雪才不离开,如果苏锐在这里偷看自己内衣那可怎么办?

  “那好吧,不过我必须事先申明,我的所有行为都是为了检查而服务,你不许阻拦。”苏锐说道:“而且应你母亲的要求,对于衣帽间等地方,我必须重点检查。”

  林傲雪恨得牙痒痒,这个家伙,纯粹是在给自己找借口。

  “怎么,不高兴了?”

  苏锐笑眯眯地贴近了林傲雪:“这里只有咱们两个人,要不我们就把赌注给执行了吧!”

  一提到那个赌注,林傲雪的脸瞬间就红了,显得极为美艳动人。

  她可不会给苏锐这样的机会,丢下一句“流氓”之后,便转身走出卧室,带上了门!

  苏锐嘿嘿一笑,毫不犹豫的把门反锁了!

  林傲雪出门才意识到了不对,她连忙去拧把手,可是根本拧不动!这完全给了后者“翻箱倒柜”的作案机会!

  “该死的,中计了!”林傲雪在门口懊恼的跺了跺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