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最强狂兵> 第056章 来一锅变态辣
  第056章来一锅变态辣

  当冰山遇到了夏天,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呢?

  首都遇到西雅图,南极遇到了赤道几内亚。

  “那好吧,既然你不吭声就代表你默认了,今天的午饭交给我,到时候你可不要不满意啊。”苏锐脑袋中已经开始盘算怎么教训一下这个冰山女。

  十五分钟后,林傲雪看着牌子上的几个字,不禁有些诧异。

  川味火锅。

  苏锐看着林傲雪雪白的肌肤,有些挑衅的说道:“吃辣可是会起痘痘的,怎么样,你敢不敢进去跟我一起挑战一下变态辣?”

  林傲雪撇了撇嘴,白了苏锐一眼,一声不吭,直接抬脚就走进去。

  苏锐看着林傲雪左右轻轻摇晃的臀部,嘿嘿一笑,说道:“真是有个性,我喜欢,今天不把你辣死,老子就不叫苏锐!”

  川味火锅的生意很好,苏锐和林傲雪选择了在靠窗的位子坐下,这是一张双人卡座,一般都是情侣才选择这种位子,当然林傲雪并不会这样想,这对她来说只不过是普通生活中一顿普通之极的饭而已,根本不会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不过,林傲雪一进来,她的光彩瞬间照亮了整个用餐大厅。

  这个女人实在是太漂亮了,火锅店多少年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了,简直比电视上的大明星还要美艳几分。

  而且她这样的面容配上那冰冷的表情,实在是有些美艳不可方物,颇有些可远观不可亵玩的气质。

  看到许多人的眼光都看向林傲雪的方向,苏锐不禁觉得倍儿有面子,这就是带美女一起出行的好处,狐假虎威嘛,能够在她身边的男人也是很有光彩的。

  “请问二位要什么锅底?我们这有微辣中辣和特辣。”男服务生抱着点菜单走过来,他看到林傲雪的面容,几乎忘了脚下的路,差一点被自己的左脚绊倒,美女总是有这样的能力,能够让别的男人在看到她的瞬间把自己的两条腿系到一起,然后摔在地上。

  苏锐抬起头,笑眯眯地问道:“特辣的有多辣?”

  “特辣就是非常非常辣,如果您不是川省人,建议您还是别选择这种锅底。”男服务生又偷看了一眼林傲雪,白皙的脸颊上开始发红,然后低下头来回答道。

  “傲雪小妞,如果你不敢,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啊。”苏锐挑衅的看着林傲雪说道。

  后者只是冷哼一声,根本不接招,这哼声里充满了鄙视与嘲讽的意味。

  男服务生看了苏锐一眼,又看了看林傲雪,心想这男人实在太没有风度了,怎么那么不懂得怜香惜玉啊第056章来一锅变态辣

  ,那么美的美女,应该轻声细语的问问人家想吃什么愿意吃什么,怎么能这样呢?

  苏锐看看这个服务生,把他的小心思全部都看得一清二楚,嘿嘿一笑:“小哥,你们这里除了微辣中辣特辣之外,有没有变态辣?”

  “变态辣?”服务生只听过变态辣烤翅,变态辣猪蹄,这还是第一次听说要变态辣火锅汤底的。

  苏锐笑着解释道:“是这样的,我和我的女朋友都非常的能吃辣,一般火锅店的辣味都不能满足我们的标准,所以说我才问你这里有没有变态辣,就是在你们特辣的标准上再辣三倍。”

  当听到“我的女朋友”这几个字的时候,林傲雪抬起头,看了看苏锐,似乎有心解释一下,不过却又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这个家伙的不要脸她已经是领教了,因此对于这种话也真是懒得解释了。

  “比特辣还要辣三倍?”

  这服务生看了看林傲雪,又看了看苏锐,心想,那么美丽的姑娘和这个男人谈恋爱,简直就是鲜花插在牛粪上!就是自己也要比这个男人强!

  如果苏锐听到这话,估计又要愤愤不平了,当然,带美女出来有好处也有坏处了,因为如果女人长得太漂亮,大家就会猜测这个男人要么是很有钱,要么是富二代小白脸。

  服务生心中纳闷,如果是女朋友的话,难道不应该好好呵护好好照料吗?还要给她吃变态辣,怎么忍心的呀?

  因此,出于对美丽女性的呵护,服务生不禁怜香惜玉的提醒道:“先生,这位女士能吃到那么辣的吗?我看到她的皮肤那么好,如果吃太辣的话,会不会让她的脸上长痘痘啊?”

  苏锐冷冷看了这服务生一眼,说道:“我女朋友的脸用不着你操心,她的皮肤自有我来呵护,我把她滋润得那么水灵,你难道看不出来吗?”

  当林傲雪听到“滋润”两个字的时候,她的脸上瞬间布满了黑线,这个词其实她并不是特别明白其中的意思,只是觉得这有些暧昧而已。

  林傲雪平时埋头于集团管理和科研,对于这种猥琐的意境不是很了解,如果她真的知道苏锐所说的滋润两个字代表什么样的意思,估计会直接上前把这个男人的嘴巴给撕烂。

  这张嘴实在是好贱好贱,太欠抽了些。

  旁边的一些食客听到苏锐这样讲,差点没把嘴里的食物喷出来,同时一个个心中大呼:这男人太暴殄天物了!那么美丽的女子,就这样给了这个男人滋润,实在让人受不了啊!

  周围的食客们一个个心中都在滴着血,默默在在心中用第056章来一锅变态辣

  各种方法把苏锐杀死了几百万次。那么美丽的女人,如果能给他们当一天的女朋友,那该有多好呀!

  服务生被苏锐质问的哑口无言:“那好吧,我去向厨师说明一下,看看能不能做出这种变态辣来口味来。”

  “不是试一试,而是必须一定能做出来的。”

  苏锐对服务生招招手,让他靠近一些,然后从自己的钱夹里抽出两张百元大钞塞进他的手里:“这就当是给你的小费了,如果能办到我还另外有别的奖励。”

  在华夏大陆,很少会有人给小费,服务生见此不禁大喜,这两张票子可抵得上他两天多的工资了!而且事情办成之后,还有别的奖励!

  一想到这个结果,服务生便兴奋无比,他此时完全没有因为苏锐之前的训斥不高兴,而是开心的说道:“先生,您放心,我一定完成任务,不就是变态辣么,就算是超级无敌变态辣我都可以弄到,只要您一句话!”

  说完,服务生便兴奋地跑开了,凭空赚了两百块,任谁都会兴奋。

  看着坐在对面一声不吭的林傲雪,看着她那冰冷的脸,苏锐心中阴险地想到:“哼哼,你这个小妞,问你吃什么你还说随便都可以无所谓,我就弄一份最辣的锅底,我看看你是不是无所谓,到时候不要被辣得哭爹喊娘拉肚子才好。”

  过一会儿,变态辣锅底终于端上来,离着三米远就能闻到那呛人的气息在升腾着!

  深吸一口气,觉得鼻子和喉咙里都充满了火辣辣的气息!

  这哪里是在吃火锅,完全是在找罪受!

  服务生端着变态辣锅底走过来,每一个食客都会往这边瞟上两眼,这味道实在是太厉害了太呛人了,他们谁点的,能受得了吗?

  看着一锅翻滚的红汤,林傲雪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吃惊之色,苏锐看着她嘿嘿一笑,道:“怎么样,傲雪小妞,你是不是不敢了?这可是你说的随便吃,我于是乎就随便点了,你可不要浪费食物,必须吃完!”

  林傲雪冷冷看了苏锐一眼,说道:“吃就吃。”

  说罢,这个极有个性的大小姐直接把服务生端上来的青菜、腐竹、肉丸通通倒进了老汤锅底中。

  看着汩汩冒泡的汤汁,苏锐脸上闪过一丝恶作剧的笑容,等到菜熟了之后,他率先给林傲雪的碗里夹了几筷子,说道:“尝尝吧,变态辣锅底,保证你尝了之后忘不掉。”

  林傲雪硬着头皮吃第一口,感觉还好,第二口第三口的时候,就感觉整个口腔中充满了辣味,咽下去之后,胃也火辣辣的!第056章来一锅变态辣

  其实她还是比较能吃辣的,正常的特辣对付起来也没什么问题,只是可能那个服务生收了苏锐的钱,跑过去之后把变态辣又升级三倍,这才让林傲雪有些受不了,吃到第五口的时候,她已经感觉耳朵在嗡嗡的响了,实在是太辣太辣,就像小时候吃饭时不小心吃到了红辣椒一样。

  “怎么样,我看你这冰山还会不会被辣椒给融化。”苏锐心中恶趣味地想到。

  林傲雪辣得实在受不了,放下筷子,拿出纸巾来,连忙擦了擦眼泪,然后自顾自地倒上一杯果汁,一口气喝光了!

  可是这变态辣锅底实在是功力太强了,这一杯果汁喝下去之后也没有多少效果,于是林傲雪狠狠的瞪了苏锐一眼,然后又倒了满满一杯果汁,再次一口气喝了下去。

  苏锐也同样给自己盛了一碗菜,悠闲的吃着,似乎这辣椒的辣度对他根本造不成任何的影响,他看着林傲雪微红的脸和额头上沁出的汗珠,不禁有些后悔说道:“哎呀,早知道就跟你打个赌了,这样真是有些亏啊!”

  林傲雪瞪了苏锐一眼,冷冷的说道:“阴险。”

  苏锐心想,你这小妞,看哥哥还不把你治怕了!以后再在哥面前说随便无所谓都行之类的话,绝对还有比这更劲爆的在等着你呢!上次的赌注,咱们可是到现在都还没兑现呢!

  :感谢探戈兄弟的捧场,感谢骑驴撞学校童鞋的再一次万赏,这是要有多给力!第057章看谁能吃辣

  连续喝了三杯果汁,林傲雪才感觉到嘴里的辣度稍稍的减轻了一些。

  “这样吧,你说一句我认输,我就给你点一个不辣的锅底,你看怎么样?”苏锐小人得志地笑道,能够把林傲雪制服的感觉真好啊。

  这表情落在林傲雪的眼中,真的是好贱好贱。

  林傲雪着看着吃着津津有味的苏锐,真恨不得把他的头按进这个麻辣锅底里面去,烫上个十分钟才解恨。

  还不等林傲雪回答,就听见隔壁桌子已经有人用手掌在桌子上狠狠地拍了一下,然后怒吼道:“混蛋!”

  此人一喊,顿时把餐厅里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到这边来。

  “实在是欺人太甚!有这么对待美女的吗?美女都是需要呵护的,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吗?今天没有人当护花使者,那就我来!”

  其实并不是只要主角带着女主角一起吃饭就会遇到有人挑衅砸场等各种各样的问题,其真实的原因是这些女人长得实在太漂亮了,红颜就是祸水,而旁边的路人甲要么是脑残,要不是色狼,受不了这种诱惑,才会造成一些并不必要的矛盾。

  “哎哟,有点儿意思,傲雪妹妹,你看美女的号召力是多么强大,走到哪里都有男人看上你,我是该对你说恭喜呢还是该对你说恭喜呢?”苏锐摸了摸鼻子,笑道。

  林傲雪白了一他一眼,然后低下头,根本就没有看来人。她现在对这种事情已经是完全不感兴趣了。

  刚才拍桌子的家伙看起来有三十来岁,长的五大三粗,满脸横肉,头发是短寸,脖子上带着一个有小拇指粗的金链子,手上戴着一个大大的金表和一个极为显眼的金戒指,一看就是不学无术的暴发户,那么多黄金组合在一起,这样的气质简直是要多土有多土。

  “这位兄弟,你有什么事吗?”苏锐看着一脸横肉的壮汉,这货明显来者不善,可是他还是笑呵呵的说道,似乎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

  “你说我有什么事?”暴发户贪婪的看了一眼林傲雪,然后洋溢着一脸正气,怒斥苏锐。

  “兄弟,你是不是想咱们坐一起尝一尝这变态辣的锅底?要不坐下一起吃吧,相见即是朋友啊,子曾经曰过,那啥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那满脸横肉的暴发户再次一拍桌子,说道:“混账!有你这么对待美女的吗?你看这位美女,长得这么水灵,真是我见犹怜,你竟然逼着她吃那么辣的东西,还在这自得其乐,你他妈究竟有没有一点善良的心思?”

  “我见犹怜。”不知为啥,听到这种酸酸第057章看谁能吃辣

  连续喝了三杯果汁,林傲雪才感觉到嘴里的辣度稍稍的减轻了一些。

  “这样吧,你说一句我认输,我就给你点一个不辣的锅底,你看怎么样?”苏锐小人得志地笑道,能够把林傲雪制服的感觉真好啊。

  这表情落在林傲雪的眼中,真的是好贱好贱。

  林傲雪着看着吃着津津有味的苏锐,真恨不得把他的头按进这个麻辣锅底里面去,烫上个十分钟才解恨。

  还不等林傲雪回答,就听见隔壁桌子已经有人用手掌在桌子上狠狠地拍了一下,然后怒吼道:“混蛋!”

  此人一喊,顿时把餐厅里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到这边来。

  “实在是欺人太甚!有这么对待美女的吗?美女都是需要呵护的,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吗?今天没有人当护花使者,那就我来!”

  其实并不是只要主角带着女主角一起吃饭就会遇到有人挑衅砸场等各种各样的问题,其真实的原因是这些女人长得实在太漂亮了,红颜就是祸水,而旁边的路人甲要么是脑残,要不是色狼,受不了这种诱惑,才会造成一些并不必要的矛盾。

  “哎哟,有点儿意思,傲雪妹妹,你看美女的号召力是多么强大,走到哪里都有男人看上你,我是该对你说恭喜呢还是该对你说恭喜呢?”苏锐摸了摸鼻子,笑道。

  林傲雪白了一他一眼,然后低下头,根本就没有看来人。她现在对这种事情已经是完全不感兴趣了。

  刚才拍桌子的家伙看起来有三十来岁,长的五大三粗,满脸横肉,头发是短寸,脖子上带着一个有小拇指粗的金链子,手上戴着一个大大的金表和一个极为显眼的金戒指,一看就是不学无术的暴发户,那么多黄金组合在一起,这样的气质简直是要多土有多土。

  “这位兄弟,你有什么事吗?”苏锐看着一脸横肉的壮汉,这货明显来者不善,可是他还是笑呵呵的说道,似乎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

  “你说我有什么事?”暴发户贪婪的看了一眼林傲雪,然后洋溢着一脸正气,怒斥苏锐。

  “兄弟,你是不是想咱们坐一起尝一尝这变态辣的锅底?要不坐下一起吃吧,相见即是朋友啊,子曾经曰过,那啥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那满脸横肉的暴发户再次一拍桌子,说道:“混账!有你这么对待美女的吗?你看这位美女,长得这么水灵,真是我见犹怜,你竟然逼着她吃那么辣的东西,还在这自得其乐,你他妈究竟有没有一点善良的心思?”

  “我见犹怜。”不知为啥,听到这种酸酸第057章看谁能吃辣

  连续喝了三杯果汁,林傲雪才感觉到嘴里的辣度稍稍的减轻了一些。

  “这样吧,你说一句我认输,我就给你点一个不辣的锅底,你看怎么样?”苏锐小人得志地笑道,能够把林傲雪制服的感觉真好啊。

  这表情落在林傲雪的眼中,真的是好贱好贱。

  林傲雪着看着吃着津津有味的苏锐,真恨不得把他的头按进这个麻辣锅底里面去,烫上个十分钟才解恨。

  还不等林傲雪回答,就听见隔壁桌子已经有人用手掌在桌子上狠狠地拍了一下,然后怒吼道:“混蛋!”

  此人一喊,顿时把餐厅里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到这边来。

  “实在是欺人太甚!有这么对待美女的吗?美女都是需要呵护的,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吗?今天没有人当护花使者,那就我来!”

  其实并不是只要主角带着女主角一起吃饭就会遇到有人挑衅砸场等各种各样的问题,其真实的原因是这些女人长得实在太漂亮了,红颜就是祸水,而旁边的路人甲要么是脑残,要不是色狼,受不了这种诱惑,才会造成一些并不必要的矛盾。

  “哎哟,有点儿意思,傲雪妹妹,你看美女的号召力是多么强大,走到哪里都有男人看上你,我是该对你说恭喜呢还是该对你说恭喜呢?”苏锐摸了摸鼻子,笑道。

  林傲雪白了一他一眼,然后低下头,根本就没有看来人。她现在对这种事情已经是完全不感兴趣了。

  刚才拍桌子的家伙看起来有三十来岁,长的五大三粗,满脸横肉,头发是短寸,脖子上带着一个有小拇指粗的金链子,手上戴着一个大大的金表和一个极为显眼的金戒指,一看就是不学无术的暴发户,那么多黄金组合在一起,这样的气质简直是要多土有多土。

  “这位兄弟,你有什么事吗?”苏锐看着一脸横肉的壮汉,这货明显来者不善,可是他还是笑呵呵的说道,似乎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

  “你说我有什么事?”暴发户贪婪的看了一眼林傲雪,然后洋溢着一脸正气,怒斥苏锐。

  “兄弟,你是不是想咱们坐一起尝一尝这变态辣的锅底?要不坐下一起吃吧,相见即是朋友啊,子曾经曰过,那啥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那满脸横肉的暴发户再次一拍桌子,说道:“混账!有你这么对待美女的吗?你看这位美女,长得这么水灵,真是我见犹怜,你竟然逼着她吃那么辣的东西,还在这自得其乐,你他妈究竟有没有一点善良的心思?”

  “我见犹怜。”不知为啥,听到这种酸酸第057章看谁能吃辣

  连续喝了三杯果汁,林傲雪才感觉到嘴里的辣度稍稍的减轻了一些。

  “这样吧,你说一句我认输,我就给你点一个不辣的锅底,你看怎么样?”苏锐小人得志地笑道,能够把林傲雪制服的感觉真好啊。

  这表情落在林傲雪的眼中,真的是好贱好贱。

  林傲雪着看着吃着津津有味的苏锐,真恨不得把他的头按进这个麻辣锅底里面去,烫上个十分钟才解恨。

  还不等林傲雪回答,就听见隔壁桌子已经有人用手掌在桌子上狠狠地拍了一下,然后怒吼道:“混蛋!”

  此人一喊,顿时把餐厅里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到这边来。

  “实在是欺人太甚!有这么对待美女的吗?美女都是需要呵护的,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吗?今天没有人当护花使者,那就我来!”

  其实并不是只要主角带着女主角一起吃饭就会遇到有人挑衅砸场等各种各样的问题,其真实的原因是这些女人长得实在太漂亮了,红颜就是祸水,而旁边的路人甲要么是脑残,要不是色狼,受不了这种诱惑,才会造成一些并不必要的矛盾。

  “哎哟,有点儿意思,傲雪妹妹,你看美女的号召力是多么强大,走到哪里都有男人看上你,我是该对你说恭喜呢还是该对你说恭喜呢?”苏锐摸了摸鼻子,笑道。

  林傲雪白了一他一眼,然后低下头,根本就没有看来人。她现在对这种事情已经是完全不感兴趣了。

  刚才拍桌子的家伙看起来有三十来岁,长的五大三粗,满脸横肉,头发是短寸,脖子上带着一个有小拇指粗的金链子,手上戴着一个大大的金表和一个极为显眼的金戒指,一看就是不学无术的暴发户,那么多黄金组合在一起,这样的气质简直是要多土有多土。

  “这位兄弟,你有什么事吗?”苏锐看着一脸横肉的壮汉,这货明显来者不善,可是他还是笑呵呵的说道,似乎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

  “你说我有什么事?”暴发户贪婪的看了一眼林傲雪,然后洋溢着一脸正气,怒斥苏锐。

  “兄弟,你是不是想咱们坐一起尝一尝这变态辣的锅底?要不坐下一起吃吧,相见即是朋友啊,子曾经曰过,那啥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那满脸横肉的暴发户再次一拍桌子,说道:“混账!有你这么对待美女的吗?你看这位美女,长得这么水灵,真是我见犹怜,你竟然逼着她吃那么辣的东西,还在这自得其乐,你他妈究竟有没有一点善良的心思?”

  “我见犹怜。”不知为啥,听到这种酸酸第057章看谁能吃辣

  连续喝了三杯果汁,林傲雪才感觉到嘴里的辣度稍稍的减轻了一些。

  “这样吧,你说一句我认输,我就给你点一个不辣的锅底,你看怎么样?”苏锐小人得志地笑道,能够把林傲雪制服的感觉真好啊。

  这表情落在林傲雪的眼中,真的是好贱好贱。

  林傲雪着看着吃着津津有味的苏锐,真恨不得把他的头按进这个麻辣锅底里面去,烫上个十分钟才解恨。

  还不等林傲雪回答,就听见隔壁桌子已经有人用手掌在桌子上狠狠地拍了一下,然后怒吼道:“混蛋!”

  此人一喊,顿时把餐厅里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到这边来。

  “实在是欺人太甚!有这么对待美女的吗?美女都是需要呵护的,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吗?今天没有人当护花使者,那就我来!”

  其实并不是只要主角带着女主角一起吃饭就会遇到有人挑衅砸场等各种各样的问题,其真实的原因是这些女人长得实在太漂亮了,红颜就是祸水,而旁边的路人甲要么是脑残,要不是色狼,受不了这种诱惑,才会造成一些并不必要的矛盾。

  “哎哟,有点儿意思,傲雪妹妹,你看美女的号召力是多么强大,走到哪里都有男人看上你,我是该对你说恭喜呢还是该对你说恭喜呢?”苏锐摸了摸鼻子,笑道。

  林傲雪白了一他一眼,然后低下头,根本就没有看来人。她现在对这种事情已经是完全不感兴趣了。

  刚才拍桌子的家伙看起来有三十来岁,长的五大三粗,满脸横肉,头发是短寸,脖子上带着一个有小拇指粗的金链子,手上戴着一个大大的金表和一个极为显眼的金戒指,一看就是不学无术的暴发户,那么多黄金组合在一起,这样的气质简直是要多土有多土。

  “这位兄弟,你有什么事吗?”苏锐看着一脸横肉的壮汉,这货明显来者不善,可是他还是笑呵呵的说道,似乎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

  “你说我有什么事?”暴发户贪婪的看了一眼林傲雪,然后洋溢着一脸正气,怒斥苏锐。

  “兄弟,你是不是想咱们坐一起尝一尝这变态辣的锅底?要不坐下一起吃吧,相见即是朋友啊,子曾经曰过,那啥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那满脸横肉的暴发户再次一拍桌子,说道:“混账!有你这么对待美女的吗?你看这位美女,长得这么水灵,真是我见犹怜,你竟然逼着她吃那么辣的东西,还在这自得其乐,你他妈究竟有没有一点善良的心思?”

  “我见犹怜。”不知为啥,听到这种酸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