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最强狂兵> 第133章 未来超越想象
  “我也想睡啊。”苏锐也站起来活动一下发麻的手脚:“我要是睡着了搂不住你,你从沙发上摔下来怎么办?”

  听了这句话,秦悦然已经完全丧失了主动权,她犹豫的看了看苏锐,还是嘴硬地说道:“你这个流氓,昨天晚上有没有对我动手动脚?”

  “我对你动手动脚?”苏锐愤愤地说道:“我倒是想动来着,可你也没那个吸引力啊!”

  秦悦然真是没想斗嘴的,她觉得自己有些脸颊发烧,一想到自己竟然抱着一个男人睡了一夜,就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她捂着发烫的脸颊,然后忽然换上了一副恶狠狠的表情。

  双手揪着苏锐的衣领,秦悦然充满威胁意味地说道:“苏锐,我警告你,今天晚上的事情不许告诉任何人!”

  苏锐不屑一顾:“我当然不会告诉别人,我还怕我自己的名声不清白呢。”

  秦悦然难得没有跟苏锐斗嘴的兴趣,她看着后者的黑眼圈,道:“你要不要找个房间休息一会儿?”

  苏锐惊奇的看着秦悦然,然后把手覆盖在她的额头之上:“大姐,你没发烧吧?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温柔了?”

  “滚!”

  秦悦然愤愤的把苏锐的咸猪手打开,这个家伙为什么那么不解风情?自己难得温柔一次,容易么?多好的意境,全被这个家伙给破坏了!

  秦悦然迈动着无双美腿走在前面,苏锐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二人一前一后的离开天台。

  等到了秦悦然的房间前,后者转过身来,看着苏锐,冷冷说道:“流氓,你可以离开了。”

  “我流氓?我冤不冤啊。”苏锐不爽的说道:“哥哥抱了你一整夜,腿脚都麻了,你不给口水喝也就罢了,连脸都不让人家洗,还不邀请人家去你房间坐坐,是不是太过分了?做人可不能这么不地道啊!”

  秦悦然微笑着看着他在那里犯着话痨病,根本就没有一丁点生气的意思。

  正是这个男人,昨天晚上告诉她——不要委屈自己。

  正是这个男人,为她弹奏了一首惊艳至极的——《我们没有明天》。

  正是这个男人,让她情不自禁的想要去拥抱他,拥抱这个伤痕累累却依旧勇往直前的铁血男儿。

  正是这个男人,昨天晚上抱着自己睡了一夜,因为怕吵醒自己,哪怕手脚发麻都没有动一下……

  一种情感在秦悦然的心底慢慢滋生,但是这情感应该无关于感情,似乎只是……不那么讨厌他了。

  因为这个男人,秦悦然忽然觉得自己充满了动力和勇气,对于未来的事情,她不再那么担忧害怕,因为在这个世界上——自己不孤单。

  终于等到你,还好我没放弃。

  这句话看起来有些深情,但是此时绝对无关爱情,只是对秦悦然充满希望的心情一个最好的写照。

  秦悦然的笑容缓缓绽放,歪着头,打量着苏锐的黑眼圈和微乱的头发,道:“看起来,你也没那么讨厌嘛?”

  “我本来很讨厌吗?”

  “不是很讨厌。”

  “那不就结了。”

  “是非常讨厌。”

  秦悦然笑靥如花,苏锐的鼻子嘴巴都气作一团。

  “秦悦然,我跟你说,你可不能再这样对我……”

  苏锐还要说什么,却发现一个柔软的身体已经扑进了自己的怀里,紧紧的把自己抱住,就像是昨天晚上一样!

  苏锐的脸庞通红,像是喝醉了酒一般。

  这次他的心思可不像之前那般空灵了,这身体是如此的娇俏柔软,这拥抱是如此的紧,自己的胸膛似乎都被什么东西挤压住了,呼吸不畅呢。

  作为一个正常男人,尤其还是在刚刚起床的早晨,在这种时候,怎么可能没有反应呢?

  于是乎,苏锐感觉到自己的小帐篷不受控制的支撑起来了。

  秦悦然的脸颊同样微红,她的双臂在使劲抱着苏锐的后背,趴在他的耳边轻声说道:

  “你不要误会,这只是战友之间互相鼓励的拥抱。”

  是的,正如秦悦然所言,她想再通过一个这样的拥抱,从苏锐的身上再汲取一丝勇气,能够让自己多一分前行的动力。

  “是的,我没有误会,我也很纯洁。”

  纯洁的苏锐伸出他纯洁的双臂,紧紧揽住秦悦然的后背。

  “你不纯洁,你顶到我了。”秦悦然的耳垂都发红了。

  “我的心灵很纯洁,那只是身体的本能反应,顶多算是个意外。”

  “一起加油。”秦悦然低声说道。

  “一起加油。”苏锐轻轻拍了拍她的腰。

  忽然间,走廊的尽头传来了一声玻璃杯摔碎的声音,同时还有一句包含着无比惊奇无比震撼无比意外无比八卦的——“我了个去!”

  秦冉龙昨天晚上一时高兴喝得太多,一大早就头疼的睡不着,抱着一杯热茶四处逛,正准备来四姐房间质问她昨天晚上在宴会上的是不是假酒,却没想到刚转进这条走廊,就看到了一男一女紧紧相拥的画面。

  揉了揉眼睛,那女的不是自己的四姐吗?

  那抱着四姐的男人,不是自己的大哥吗?

  秦冉龙真是被吓到了,自己昨天晚上只是开开玩笑姐姐姐夫的喊着玩而已,却没想到今天一大早就变成了事实!

  妈呀,这也太开放了吧!

  重度吃惊之下,秦冉龙拿着杯子的手情不自禁的一松,价值不菲的水晶杯便摔在地上,变成了碎片!

  而这一声“我了个去”同样是他的口头禅。

  苏锐和秦悦然听到声音,转过脸来,两个人的脸更加红了。

  秦冉龙捂着眼睛,转身就走:“你俩继续,你俩继续,我什么都没有看到,我发誓我没看到你俩抱在一起,我绝对不会说出去的……”

  “秦冉龙,你给我站住!”秦悦然喝道,面对自己的弟弟,她这个当姐姐的还是颇有权威的。

  秦冉龙立刻站定,转过身来,一边走过来一边讪讪笑道:“嘿嘿,姐姐,姐夫,你看我没说错吧,你俩就是天生一对,只不过我没想到,你俩进展的实在太快了。”

  “我俩没进展。”秦悦然满脸黑线。

  “没进展?怎么可能?你看你俩现在还抱在一起呢!铁证如山啊!”

  苏锐和秦悦然对视了一下,才发现两人虽然都往秦冉龙的方向看着,但是却仍旧没有松开,依旧紧紧抱在一起,在不了解情况的外人看来,这无疑就是热恋情侣的最好证明。

  苏锐和秦悦然连忙松开手。

  “嘿嘿,别不好意思啊,你俩继续,继续。”秦冉龙幸灾乐祸,就差没鼓掌了,这满脸的贱样,是个人看到之后都想打他一顿。

  “继续你妹啊!”苏锐黑着脸说道:“我跟你姐是纯洁的战斗友谊!”

  “战斗友谊?”秦冉龙一副我才不相信的表情:“对,姐夫,你说的没错,你和我姐确实是纯洁的战斗友谊,你看看你的黑眼圈,肯定是战斗了一整夜吧!”

  “秦冉龙,闭上你的嘴!”秦悦然真是受不了自己这个弟弟了,居然说自己战斗了一整夜,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不过她倒没想到,刚才和苏锐紧紧拥抱的动作,无论落在任何一个人的眼中,都是暧昧之极的表现。

  秦冉龙的脸皮极厚,好不容易抓住这么一个能够揶揄连长和姐姐的机会,他怎么可能放过:“姐,你也别不好意思,我理解,我都理解,人之常情嘛!你想想,你孤身一人那么多年,肯定空虚寂寞冷对不对?一遇到我大哥那么优秀的男人,肯定小春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对不对?大家都是成年人,互相看上了对方来个一夜情什么的也是太正常不过了。那首歌怎么唱的来着?没有你俩的摩擦,哪有爱情的火花……”

  “我现在就把你给摩擦了。”秦冉龙还想说什么,却只见到苏锐走上前来,揪住他的领子,想老鹰拎着小鸡一样,走到楼梯口,直接就给丢了下去。

  秦冉龙跌跌撞撞,被楼梯硌的龇牙咧嘴,这个世界终于清静了。

  苏锐转脸看向秦悦然,这美腿女王俏脸通红,嘴角含笑,眼中的柔波一圈一圈的绽放开来,似乎一点都不为秦冉龙的误会而担心。

  “扔的好。”现在的秦悦然明显和苏锐是处于统一战线的。

  “喂,我有话对你说。”苏锐勾勾手,示意秦悦然靠近一些。

  “什么?”

  秦悦然侧过头来。

  苏锐贴着秦悦然的晶莹耳垂,低声说道:“你的身材很性感。”

  说罢,苏锐不待秦悦然回答,哈哈大笑着离去。

  “真是低级趣味。”

  看着苏锐的背影,秦悦然微微一笑,也转身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不知为什么,听到刚才苏锐说自己性感的话,秦悦然不禁想起来刚才苏锐的小帐篷顶在自己小腹处的情形,那种从未体验过的感觉很异样,完全不是语言所能够形容的。

  秦悦然不禁感到脸颊发烧,似乎连心脏跳动的速度都加快了一倍。

  对着镜子,看着自己红扑扑的脸颊,秦悦然怔怔地发了一会儿呆,然后挥了挥拳头:

  “不要委屈自己,秦悦然,加油!”

  让人生充满希望,未来终将超越想象。“大哥,不,姐夫,姐夫,你别走啊。”秦冉龙追在苏锐的后面,满脸的八卦神情:“快点告诉我,你是怎么把我姐给泡到手的?我姐那么强悍你都能搞定,这样太强悍了吧!”

  苏锐满脸鄙夷:“我至于吗?”

  秦冉龙会错了意,恍然大悟般地说道:“对,对,对,您不至于,您王霸之气一放,我姐就乖乖地贴上来了,母老虎瞬间变成小绵羊啊!”

  “你才有一身的王八之气。”苏锐真是不想理这个混蛋加笨蛋。

  “姐夫,你是不知道,以前在首都不知道有多少青年才俊想要追我姐,可我姐愣是连看都不看一眼,这次为了躲避所谓的订婚,甚至还离家出走了,当然了,沪海这边虽然也是我们的产业,但好歹我姐也表露出来了她自己的态度。但是,昨天晚上你们居然……奇怪啊,她怎么那么快就喜欢上你了呢?”

  苏锐非常恼火地说道:“她没上过我!”

  …………

  一巴掌把秦冉龙这个喋喋不休的家伙给拍晕掉,苏锐的耳朵这才清静了。

  他本来想要直接去公司,但是脑海里却出现了苏炽烟那极度诱惑的身材。

  昨天把这个女人给如此羞辱了一番,想必她还很憎恨自己吧。

  苏锐冷冷一笑,叫了个计程车,便前往苏炽烟的造型室——昨天下午的事情,还没结束呢!

  一大早的,工作室就已经开始工作了,宁海的各种活动实在太多,来的名人们还都认准了苏炽烟的名头,因此都会选择这个地方。

  苏锐从小楼的一层逛到顶层,也没有看到苏炽烟的身影,反倒见到了几个经常在电影中出现的大明星。

  他只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随便拉过一个造型师问了下,原来苏炽烟已经连夜回了首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原来如此。”

  苏锐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自言自语地说道:“你以为你回了首都,就能躲得掉吗?”

  想到这儿,他的眼前不禁浮现出苏炽烟胸前晃荡着的两团丰美山峦,眉毛挑了挑,便随便走了出去。

  …………

  与此同时,首都的一个健身房里。

  一个穿着紧身背心的肌肉男正在卧推杠铃,一看他就是练过多年健美的人,身上的腱子肉都已经非常有型了。

  不过,他的身材倒不属于很夸张的那种,不会让人一看到就觉得这种肌肉很恶心。浑身上下的肌肉群很匀称,身材也偏颀长。

  在这个健身房里,他是属于极受欢迎的人物,“大哥,不,姐夫,姐夫,你别走啊。”秦冉龙追在苏锐的后面,满脸的八卦神情:“快点告诉我,你是怎么把我姐给泡到手的?我姐那么强悍你都能搞定,这样太强悍了吧!”

  苏锐满脸鄙夷:“我至于吗?”

  秦冉龙会错了意,恍然大悟般地说道:“对,对,对,您不至于,您王霸之气一放,我姐就乖乖地贴上来了,母老虎瞬间变成小绵羊啊!”

  “你才有一身的王八之气。”苏锐真是不想理这个混蛋加笨蛋。

  “姐夫,你是不知道,以前在首都不知道有多少青年才俊想要追我姐,可我姐愣是连看都不看一眼,这次为了躲避所谓的订婚,甚至还离家出走了,当然了,沪海这边虽然也是我们的产业,但好歹我姐也表露出来了她自己的态度。但是,昨天晚上你们居然……奇怪啊,她怎么那么快就喜欢上你了呢?”

  苏锐非常恼火地说道:“她没上过我!”

  …………

  一巴掌把秦冉龙这个喋喋不休的家伙给拍晕掉,苏锐的耳朵这才清静了。

  他本来想要直接去公司,但是脑海里却出现了苏炽烟那极度诱惑的身材。

  昨天把这个女人给如此羞辱了一番,想必她还很憎恨自己吧。

  苏锐冷冷一笑,叫了个计程车,便前往苏炽烟的造型室——昨天下午的事情,还没结束呢!

  一大早的,工作室就已经开始工作了,宁海的各种活动实在太多,来的名人们还都认准了苏炽烟的名头,因此都会选择这个地方。

  苏锐从小楼的一层逛到顶层,也没有看到苏炽烟的身影,反倒见到了几个经常在电影中出现的大明星。

  他只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随便拉过一个造型师问了下,原来苏炽烟已经连夜回了首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原来如此。”

  苏锐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自言自语地说道:“你以为你回了首都,就能躲得掉吗?”

  想到这儿,他的眼前不禁浮现出苏炽烟胸前晃荡着的两团丰美山峦,眉毛挑了挑,便随便走了出去。

  …………

  与此同时,首都的一个健身房里。

  一个穿着紧身背心的肌肉男正在卧推杠铃,一看他就是练过多年健美的人,身上的腱子肉都已经非常有型了。

  不过,他的身材倒不属于很夸张的那种,不会让人一看到就觉得这种肌肉很恶心。浑身上下的肌肉群很匀称,身材也偏颀长。

  在这个健身房里,他是属于极受欢迎的人物,“大哥,不,姐夫,姐夫,你别走啊。”秦冉龙追在苏锐的后面,满脸的八卦神情:“快点告诉我,你是怎么把我姐给泡到手的?我姐那么强悍你都能搞定,这样太强悍了吧!”

  苏锐满脸鄙夷:“我至于吗?”

  秦冉龙会错了意,恍然大悟般地说道:“对,对,对,您不至于,您王霸之气一放,我姐就乖乖地贴上来了,母老虎瞬间变成小绵羊啊!”

  “你才有一身的王八之气。”苏锐真是不想理这个混蛋加笨蛋。

  “姐夫,你是不知道,以前在首都不知道有多少青年才俊想要追我姐,可我姐愣是连看都不看一眼,这次为了躲避所谓的订婚,甚至还离家出走了,当然了,沪海这边虽然也是我们的产业,但好歹我姐也表露出来了她自己的态度。但是,昨天晚上你们居然……奇怪啊,她怎么那么快就喜欢上你了呢?”

  苏锐非常恼火地说道:“她没上过我!”

  …………

  一巴掌把秦冉龙这个喋喋不休的家伙给拍晕掉,苏锐的耳朵这才清静了。

  他本来想要直接去公司,但是脑海里却出现了苏炽烟那极度诱惑的身材。

  昨天把这个女人给如此羞辱了一番,想必她还很憎恨自己吧。

  苏锐冷冷一笑,叫了个计程车,便前往苏炽烟的造型室——昨天下午的事情,还没结束呢!

  一大早的,工作室就已经开始工作了,宁海的各种活动实在太多,来的名人们还都认准了苏炽烟的名头,因此都会选择这个地方。

  苏锐从小楼的一层逛到顶层,也没有看到苏炽烟的身影,反倒见到了几个经常在电影中出现的大明星。

  他只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随便拉过一个造型师问了下,原来苏炽烟已经连夜回了首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原来如此。”

  苏锐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自言自语地说道:“你以为你回了首都,就能躲得掉吗?”

  想到这儿,他的眼前不禁浮现出苏炽烟胸前晃荡着的两团丰美山峦,眉毛挑了挑,便随便走了出去。

  …………

  与此同时,首都的一个健身房里。

  一个穿着紧身背心的肌肉男正在卧推杠铃,一看他就是练过多年健美的人,身上的腱子肉都已经非常有型了。

  不过,他的身材倒不属于很夸张的那种,不会让人一看到就觉得这种肌肉很恶心。浑身上下的肌肉群很匀称,身材也偏颀长。

  在这个健身房里,他是属于极受欢迎的人物,“大哥,不,姐夫,姐夫,你别走啊。”秦冉龙追在苏锐的后面,满脸的八卦神情:“快点告诉我,你是怎么把我姐给泡到手的?我姐那么强悍你都能搞定,这样太强悍了吧!”

  苏锐满脸鄙夷:“我至于吗?”

  秦冉龙会错了意,恍然大悟般地说道:“对,对,对,您不至于,您王霸之气一放,我姐就乖乖地贴上来了,母老虎瞬间变成小绵羊啊!”

  “你才有一身的王八之气。”苏锐真是不想理这个混蛋加笨蛋。

  “姐夫,你是不知道,以前在首都不知道有多少青年才俊想要追我姐,可我姐愣是连看都不看一眼,这次为了躲避所谓的订婚,甚至还离家出走了,当然了,沪海这边虽然也是我们的产业,但好歹我姐也表露出来了她自己的态度。但是,昨天晚上你们居然……奇怪啊,她怎么那么快就喜欢上你了呢?”

  苏锐非常恼火地说道:“她没上过我!”

  …………

  一巴掌把秦冉龙这个喋喋不休的家伙给拍晕掉,苏锐的耳朵这才清静了。

  他本来想要直接去公司,但是脑海里却出现了苏炽烟那极度诱惑的身材。

  昨天把这个女人给如此羞辱了一番,想必她还很憎恨自己吧。

  苏锐冷冷一笑,叫了个计程车,便前往苏炽烟的造型室——昨天下午的事情,还没结束呢!

  一大早的,工作室就已经开始工作了,宁海的各种活动实在太多,来的名人们还都认准了苏炽烟的名头,因此都会选择这个地方。

  苏锐从小楼的一层逛到顶层,也没有看到苏炽烟的身影,反倒见到了几个经常在电影中出现的大明星。

  他只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随便拉过一个造型师问了下,原来苏炽烟已经连夜回了首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原来如此。”

  苏锐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自言自语地说道:“你以为你回了首都,就能躲得掉吗?”

  想到这儿,他的眼前不禁浮现出苏炽烟胸前晃荡着的两团丰美山峦,眉毛挑了挑,便随便走了出去。

  …………

  与此同时,首都的一个健身房里。

  一个穿着紧身背心的肌肉男正在卧推杠铃,一看他就是练过多年健美的人,身上的腱子肉都已经非常有型了。

  不过,他的身材倒不属于很夸张的那种,不会让人一看到就觉得这种肌肉很恶心。浑身上下的肌肉群很匀称,身材也偏颀长。

  在这个健身房里,他是属于极受欢迎的人物,“大哥,不,姐夫,姐夫,你别走啊。”秦冉龙追在苏锐的后面,满脸的八卦神情:“快点告诉我,你是怎么把我姐给泡到手的?我姐那么强悍你都能搞定,这样太强悍了吧!”

  苏锐满脸鄙夷:“我至于吗?”

  秦冉龙会错了意,恍然大悟般地说道:“对,对,对,您不至于,您王霸之气一放,我姐就乖乖地贴上来了,母老虎瞬间变成小绵羊啊!”

  “你才有一身的王八之气。”苏锐真是不想理这个混蛋加笨蛋。

  “姐夫,你是不知道,以前在首都不知道有多少青年才俊想要追我姐,可我姐愣是连看都不看一眼,这次为了躲避所谓的订婚,甚至还离家出走了,当然了,沪海这边虽然也是我们的产业,但好歹我姐也表露出来了她自己的态度。但是,昨天晚上你们居然……奇怪啊,她怎么那么快就喜欢上你了呢?”

  苏锐非常恼火地说道:“她没上过我!”

  …………

  一巴掌把秦冉龙这个喋喋不休的家伙给拍晕掉,苏锐的耳朵这才清静了。

  他本来想要直接去公司,但是脑海里却出现了苏炽烟那极度诱惑的身材。

  昨天把这个女人给如此羞辱了一番,想必她还很憎恨自己吧。

  苏锐冷冷一笑,叫了个计程车,便前往苏炽烟的造型室——昨天下午的事情,还没结束呢!

  一大早的,工作室就已经开始工作了,宁海的各种活动实在太多,来的名人们还都认准了苏炽烟的名头,因此都会选择这个地方。

  苏锐从小楼的一层逛到顶层,也没有看到苏炽烟的身影,反倒见到了几个经常在电影中出现的大明星。

  他只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随便拉过一个造型师问了下,原来苏炽烟已经连夜回了首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原来如此。”

  苏锐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自言自语地说道:“你以为你回了首都,就能躲得掉吗?”

  想到这儿,他的眼前不禁浮现出苏炽烟胸前晃荡着的两团丰美山峦,眉毛挑了挑,便随便走了出去。

  …………

  与此同时,首都的一个健身房里。

  一个穿着紧身背心的肌肉男正在卧推杠铃,一看他就是练过多年健美的人,身上的腱子肉都已经非常有型了。

  不过,他的身材倒不属于很夸张的那种,不会让人一看到就觉得这种肌肉很恶心。浑身上下的肌肉群很匀称,身材也偏颀长。

  在这个健身房里,他是属于极受欢迎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