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最强狂兵> 第151章 火花
  维多利亚并没有用语言来回答苏锐的问题,反而是采用了最直接不过的行动。

  你不是责备我为什么一见面就要诱惑你吗?

  我就用实际行动回答你,我不是一见面就要诱惑你的,我是全程一直都在诱惑你。

  不过话说回来,维多利亚心里也有些委屈,明明人家穿着睡裙站在阳台上看风景,你好端端的非要从楼下爬上来,还抓住自己的脚让自己走光,这能怪谁?这该怪谁?

  大半夜的爬女人的阳台,还怪女人色诱勾引自己,这世界还有没有道理了?

  在苏锐看来,这当然不能怪他,大半夜的,你维多利亚不该在床上盖好被子躺着睡觉吗?为什么要穿着睡裙站在阳台上搔首弄姿?

  这个问题是无解的,一直辩论下去也是无法找到答案的。男人和女人看问题的出发点不同,苏锐和一般男人的出发点更不同。

  只不过,苏锐没有发现的是,在来到华夏之前,维多利亚和他讲话一直用的都是敬语,上下级的关系非常明显,而现在则是完全另外一番情况,这种转变很突兀。

  对于女人来说,这种突兀的转变往往意味着很多的事情,而男人的直觉和嗅觉在这方面便要远远逊色于女人,不知道要被甩开几条长街。

  在维多利亚挑断自己一条肩带的那一刻,苏锐就已经闭上了眼睛。

  事实上,一条肩带的断裂并不会导致整个睡裙滑落,也不会出现大面积走光的情况,顶多就是让本来就暴露了一些的胸部再多暴露一点点而已。

  不过饶是如此,苏锐还是选择了闭上眼。

  这个该死的女妖精,越来越没大没小目无尊长了,真的应该被打一个小时的屁股。

  看着苏锐闭着眼睛站在原地的样子,维多利亚不禁感觉到暗自好笑,于是转身捡起椅子上的浴巾,披在了肩膀上,挡住了那一抹乍泄的春光。

  “你可以睁开眼睛了。”维多利亚笑着说道,只是这一抹动人的笑容中却带着一丝微微自嘲的意味。

  苏锐睁开眼睛,看到维多利亚已经披上了浴巾,长出了一口气,然后正色说道:

  “冥王哈帝斯派人来了。”

  “冥王?”

  维多利亚闻言,俏脸之上立时布满了凝重的神色,很显然,作为苏锐的左膀右臂,作为常年以另外一个身份在西方黑暗世界中打拼的人,她非常清楚,“冥王”这两个字拥有着怎样的能量。

  这件事情,既然他已经插手,那么事情的性质也会发生超出想象的变化。“你需要我怎么做?”维多利亚目光灼灼的看着苏锐,这个时候,她不禁感觉到自己身上的血液开始逐渐燃烧起来!

  维多利亚是太阳神阿波罗帐下的白金面具战士,是他的十二神卫之一,

  该是有多久,西方黑暗世界没有经历大的动荡了?难道说,这次的三矬氨仑事件就是个契机,让各方豪强一起出手,这样子,会不会导致所有势力重新洗牌?

  这并不是危言耸听,因为在若干年前,这种事情曾经发生过一次,而那一次,有一个人以彗星般的速度崛起在西方黑暗世界,号令群雄无人敢不从,他的外号,叫做——宙斯。

  “不需要你特别做什么,他既然想要参与,那就让他参与吧,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苏锐淡淡的说道,他也是整个黑暗世界少有的能够不把冥王哈帝斯放在眼里的人。

  “不需要我做什么,您就不会在这个时候来找我了。”说到这里,维多利亚又不自觉的用上了敬语。

  苏锐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帮我把金泰铢和霍尔曼调到华夏来。”

  看着苏锐的神色,维多利亚有些惊讶:“您是要让他们两个来保护林傲雪吗?”

  苏锐点了点头。

  维多利亚脸上的惊容再也掩饰不住了。

  要知道,金泰铢和霍尔曼的身份与维多利亚一样,同样都属于太阳神帐下的十二神卫!

  在太阳神的势力中,他们也属于顶尖战力!在西方黑暗世界中威名远扬!

  把这两个高手给调到华夏来保护林傲雪,足以说明苏锐的态度了!

  “您之前说过,这是您的个人行为,并不会让太阳神的手下们参与其中。”

  是的,在来这里之前,苏锐曾经说过,保护必康集团和林傲雪,是他履行曾经的一个承诺,和三矬氨仑无关,和势力争斗无关。

  可是现在,他却要把两个神卫派到华夏来了!则究竟是事情有变,还是他的心理有变?

  这一点,恐怕连伟大的尊贵的太阳神阿波罗本人都说不清楚!

  苏锐摇了摇头:“既然冥王哈帝斯已经参与其中,那么这件事情就不再是个人行为了。”

  维多利亚的笑容有些微微发苦:“我真的很羡慕她。”

  苏锐一怔,然后摇了摇头:“你想多了。”

  “但愿是。”

  维多利亚把身上的浴巾围的更紧了一些,说道:“我明天一早就出发,金泰铢和霍尔曼在一周之内会抵达宁海。”

  苏锐轻轻的拍了拍维多利亚的肩膀:“辛苦了。”

  维多利亚眼中的灼灼光芒再一次亮起来。

  “能够为您效劳,是我的荣幸。”

  “只是……”维多利亚看着苏锐,欲言又止。

  “怎么了?在我面前你还不好意思说话了?”苏锐笑眯眯的说道,整个谈话过程他都处于下风,现在终于有了一种掌握主动权的感觉。

  “只是,您是要从门走出去,还是要原路返回?”维多利亚指了指阳台外面。

  苏锐恼火地说道:“我走大门。”

  …………

  已经到了下班时间,林傲雪又一次来到了苏锐的办公桌前。

  现在的市场部员工已经对此见怪不怪了,自从苏锐入职以后,总裁大人来到市场部的次数已经越来越多。

  没办法,谁叫人家是两口子呢。

  林傲雪就站在苏锐的身后,后者正趴在电脑前,鼠标不停的点着屏幕:“等我撸完这一局啊。”

  众人纷纷绝倒,能让总裁林傲雪这样站着等人打完游戏的,恐怕苏锐也是独一家了。

  “唉,真是郁闷,这些人怎么就不跟我玩了呢?我已经换了名字啊。”

  苏锐正玩着英雄联盟,结果比赛还没结束,队友们就纷纷下线,实在是太不给面子了。

  曹天平伸过头来,在一旁鄙夷的说道:“你起什么名字不好,偏偏叫‘专坑队友二十年’。”

  “以后都不玩这个了。”

  苏锐气愤的关上了电脑,对林傲雪说道:“媳妇,饿了吧,咱们走,吃饭去。”

  此言一出,市场部办公大厅中的气氛骤然一滞。

  林傲雪的眉毛挑了挑,瞪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转身就走。

  苏锐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

  出了公司的门,林傲雪目视前方,说道:“以后不要再开这种玩笑。”

  苏锐露出狐疑不解的神色:“什么玩笑?”

  “就是刚才你说……”林傲雪话说到一半,发现苏锐的嘴角露出一抹笑容来,这才意识到他又在给自己挖坑。

  轻轻哼了一声,林傲雪直接关上车门,正想让司机把另外一扇车门锁上的时候,却发现苏锐跟鬼魂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飘进来,已经坐在了自己旁边的位子上。

  对于这个家伙,林傲雪是彻底没辙了,这货跟自己绝对是命中的冤家。

  醉仙楼是宁海的一家老字号酒楼,开了至少有三十年了,想要在这里吃饭,必须提前三天预定才可以。

  宋天祥在这里设下宴席,等待着林傲雪的到来。

  他知道,那个男人也一定会来。

  自己的儿子脸上被踩的皮开肉绽,缝了几十针,几乎相当于一半的脸都毁容了,一个肾也被打爆,如果不是送医院比较及时,说不定都会有生命危险。

  一想到这一点,宋天祥就觉得有股火苗从自己的心底升起,几乎要把他整个人都给燃烧了。

  虽然儿子宋亿利一贯比较作,这次的事情也是他咎由自取,但是一码归一码,在当爹的看来,儿子纵然有千般错万般错,如果别人把儿子打成了这样,那就全部都是打人者的错。

  后来,宋天祥让手下人把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全部调查清楚,他知道是必康林傲雪身边的一个男人做下的这些事情,只是还没来得及弄清楚这个男人的底细。

  宋天祥已经等不起了,所谓的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只是适合劝别人,一旦事情落到了自己的身上,就无论如何也没法等下去了。

  或许,如果宋天祥能耐着性子放下身段从李阳那里仔细打听一下的话,就不至于会有今天的这一场鸿门宴了。

  车子在醉仙楼的门口停下,苏锐和林傲雪并肩站在门口,这时候宋天祥的秘书已经站在了他们的面前。

  “林总,请你们跟我来,我们老板在楼上等您。”

  秘书在看林傲雪的时候,还打量了一下苏锐,眼神有些复杂。

  难道说,就是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男人,把宋亿利少爷打成了这个惨样子?

  一张偌大的桌子,已经上满了凉菜,宋天祥穿着一身唐装,就这样坐在桌子后面。

  当林傲雪和苏锐进来的时候,宋天祥便抬起头,他的目光越过林傲雪,直接就落到了苏锐的身上。

  苏锐抬起头来,玩味地看着他,两人的目光在空气中碰撞出了一丝火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