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最强狂兵> 第189章 全部去死
  没有再看这两个人一眼,苏锐从海水底下捡起一把槍,抢了一辆摩托艇,便朝着快艇离去的方向追了过去!

  至于那两个持槍拦截苏锐的家伙,已经是凶多吉少了。

  苏锐的这种手段还是比较狠的,他们想要杀掉苏锐,本来就是你死我活,手下留情也没有什么意思。如果他们不能在两分钟之内醒来,长时间的缺氧就会造成脑组织不可逆转的伤害!

  阿尤和阿力驾驶着快艇在疯狂奔驰着,可是,不知道是金泰铢的速度实在太快,还是他的快艇性能太好,二者之间的距离正被越拉越近!

  而且,金泰铢并没有放任他们越跑越远,而是划出了一个弧形,把前面的那一艘快艇逼的绕出来一个大大的半圆,现在几乎是在往返回的方向开了!

  阿尤被逼急了,吼道:“阿力,你给我好好开,我用这个女人当人质,如果后面的人敢追上来,我就把她给杀了!”

  阿力闻言,大惊失色:“千万不能杀人质!她是少爷点名要的人!”

  “可是我们都快死了!在少爷的眼里,谁的命重要?”阿尤大喊道,看着林傲雪的目光之中只有阴狠,再无贪婪。

  “如果你杀了她,少爷肯定也会杀了你!”

  看起来阿力还是比较能够保持理智:“快逃吧!到岸上再请求支援!”

  听到阿力的话,阿尤顿时颓丧了!

  如果被后面的人追上,他们将不堪设想!费尽心机为了少爷绑来这么一个女人,却没想到最终竟然落得这个下场!

  “还有机会,不要慌,不要慌。”被金泰铢的追击气势吓住了的阿尤努力提醒自己稳住心神,然后掏出手槍来,对着金泰铢的快艇,连开了好几槍!

  可是,由于快艇颠簸的实在太厉害,浪花时不时地溅到脸上,射术一般的阿尤完全无法击中目标!

  饶是看到阿尤开槍,金泰铢愣是连躲都没有躲一下,仿佛提前预知到了他根本无法击中目标似的!

  阿力看着金泰铢越逼越近,再次拐了一个弯,可是,当他才刚刚开始转向的时候,就看到了一艘摩托艇风驰电掣的开了过来!

  “又来了一个!”阿力心中有些惊慌,这可是前后堵截,对方既然已经追来,那么就说明自己的同伴全部遭遇了不测!

  看着那个驾驶着摩托艇极速而来的身影,林傲雪不禁觉得自己的眼睛有些氤氲之感。

  苏锐眯着眼睛,一只手沉稳的操控着摩托艇,相隔上百米,就已经抬起了手中的槍!

  在这有风有浪的海面上,即便手槍的射程可以达到那么远,但是精度却是全然不能够保证的!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当驾驶快艇的阿力看到苏锐抬起槍口的时候,他仿佛感觉到灵魂都在战栗!

  砰!

  苏锐似乎都没有瞄一下,一发子.弹便打了出去!

  林傲雪的身体蜷坐在角落,完全被船体挡住,苏锐也不用担心这一发子.弹会误伤到她!

  “啊!”

  几乎是在下一秒,阿力就发出了一声惨叫。

  当他看到苏锐举槍的时候,就已经吓的蹲下了身体,这个动作也救了他一命!

  子.弹并没有击中他的胸口,而是射中了他的肩头,整个肩膀瞬间被鲜血染红了!阿力瞬间痛的躺在地上翻滚!

  而整个快艇现在已经处于了无人驾驶的状态!

  金泰铢和苏锐,一后一前,朝着这艘快艇迅速逼近!

  阿尤见此,眼中闪过阴狠的目光,他跑到林傲雪的旁边,一只手箍住她的脖子,恶狠狠地说道:“如果我不能活着离开,咱们就一起死!”

  林傲雪闻言,眼中一片冰冷,却没有太多的慌张。苏锐已经追了上来,她不用太多的担心。

  阿力捂着肩膀,疼的龇牙咧嘴,满脸狰狞的喊道:“阿尤,你说的对,早该听你的,杀了这个女人!”

  “杀了她?那也太便宜她了!”

  阿尤恶狠狠的说道:“我要扒光她的衣服,让她的男人看着我是怎么上了她的!就算是死,也要做个风流鬼!”

  听到这话,林傲雪的眉间终于闪过了一丝慌张!艇上只有三个人,如果这两个男人要对自己做什么,她真的无力反抗!

  “鹿死谁手还说不定!”阿尤啐了一口,然后伸出手去,就要扯掉林傲雪的泳衣!

  就在这个时候,一把匕首已经破空而来,直接插在了阿尤的右肩膀处!

  金泰铢的身体在空中展开,就像一只飞翔的大鸟,准确无误的落在了快艇上!

  看着这两个人,金泰铢的眼睛血红血红,流露出一股嗜血的样子!

  “敢碰大人的女人,全部都要死!”

  金泰铢说的是英语,阿尤和阿力不一定能听得懂,但是林傲雪却清楚明白!

  大人的女人!

  谁是那个大人?

  苏锐?

  林傲雪还来不及想太多,金泰铢就已经一脚踢在了阿力的脑袋上,后者的五官之中瞬间迸出鲜血来!

  阿力的整个脑袋在瞬间被金泰铢踢爆了!阿尤虽然受了伤,但依然想要抓林傲雪为人质,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林傲雪咬了咬牙,看了一眼湛蓝的海面,双手撑住船舷,身体直接往后面一仰!

  一个无限娇美的身体跌落在海中!

  “林傲雪!”

  苏锐见此,眼睛都要被血丝布满了!林傲雪不会游泳,在这有风有浪的海中根本撑不了多少时间!

  阿尤没想到林傲雪竟然这么有胆量,敢选择在这个时候跳海,在这一瞬间,他那无人驾驶的快艇已经开出去十几米!

  金泰铢有心要立刻救援,也来不及了!

  “给我去死!”

  他抱住阿尤的身体,连续三记狠辣无比的膝撞,全部撞在了他的胸口!

  只是三下而已,他的左胸就已经塌陷下去了一大块,心脏都被断裂的肋骨刺爆!

  金泰铢丢下阿尤的身体,直接跳入海里,朝着二十几米外的林傲雪游去!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摩托艇从他的身旁驶过,一个人影也同样跃入了海中!

  林傲雪还在水里扑腾着,她的脑海出奇的冷静,她不会水,但是却努力保持着身体的平衡,不胡乱挣扎,只是在确保头部完全露出水面的时候才会补充到空气,所以,在落水之后,她竟然一下都没有被呛到!

  可是饶是如此,不会游泳的林傲雪也不可能支撑太久!

  就在她感觉到浑身精疲力尽,腿脚都要抽筋,有些支撑不下去的时候,一个有力的身体已经游了过来,把她紧紧的抱在怀里,托出了水面!

  只不过十几秒钟,在苏锐看起来,就像是有半个世纪那么长!在林傲雪落水的那一刻,他的心就已经提到了嗓子眼!

  直到把她的身体紧紧搂在怀里,苏锐才终于放心了下来!

  苏锐一只手搂着林傲雪的胸前,让她脸部朝上,另外一只手努力的划着水。此时此刻,那平时高耸的丰盈柔软就被他这样紧紧勒着,可是苏锐却完全没有心思去感受那种极致的触感,只想着快些接近摩托艇!

  被苏锐这样搂着,林傲雪的脸微微的红了一下,她此时竟然还有心情去转眼看一下苏锐的侧脸,看着他那么认真的眼眉和表情,林傲雪觉得很安心。

  只要他在旁边,就不会发生什么危险。

  苏锐把林傲雪举上摩托艇,然后自己也翻身坐在她的前面,抓住她的两只手,紧紧环住自己的腰,说道:“抱着我。”

  林傲雪不自觉的把双臂箍紧,整个身体就紧紧贴着苏锐的后背,任那两座山峰和苏锐**的后背毫无间隙的贴合在一起!

  此时的冰山女神尽管已经意识到自己的举动,但是她就是不想松开。刚才距离死亡可以说得上是非常近,如果苏锐再晚来个十几秒,自己真的要淹死在水里了。

  想着刚刚发生的绑架事件,林傲雪的心跳微微加速,心中想道:“他说的对,我要习惯这种生活。”

  苏锐此时也感受到了这种异样的触感,但是他却并没有想太多,而是说道:“抱紧我,我们回去。”

  说罢,苏锐调转方向,驾驶着摩托艇朝岸边驶去。

  金泰铢此时也爬到了另外一艘快艇上,从另外一个方向离开。

  一路上,林傲雪紧紧抱住苏锐,脸趴在他的肩头,两个人都一句话不说,处于一种奇异的沉默氛围中。

  把摩托艇停靠在了岸边,苏锐把林傲雪扶下来,却没想到后者腿一软,差点栽倒在了沙滩上。

  刚才的惊心动魄和生死追逐,已经让林傲雪的身体接近不受控制,再加上后来在水中扑腾了半天,腿脚根本无力。

  苏锐眼疾手快,一把抱住林傲雪的腰,避免了她的倒下。

  “对不起。”林傲雪扶着苏锐的肩膀,说道。

  她这三个字中,包含着太多太多的意思,或许是因为三矬氨仑,或许是因为她改变了苏锐的生活,或许是因为她而让苏锐承受太多的危险。恐怕,其中的具体含义,连林傲雪本人也说不清楚。

  苏锐摇了摇头:“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是我太大意了。”

  说罢,苏锐一只手抄过林傲雪的腿弯,另外一只手穿过她的腋下,直接把这个无数人向往觊觎的女神给抱在了怀中!

  林傲雪没有挣扎,她没有力气也不想挣扎。任凭姣好的身材紧紧贴着苏锐的肌肤。

  她从未和一个男人如此的亲密接触过,可是这一天,却来得如此突如其来,如此的自然而然。

  “我保证,这种事情,绝对不会再发生第二次。”

  苏锐的目光坚毅而狠绝,抱着林傲雪,一步一步地走回房间。

  :感谢wdew、书友3507039、zsxleee、小李李李李李几位兄弟的月票支持,2014的最后一天,明天又是新的开始。林傲雪在房间里使劲冲着热水澡,即便这里的天气很热,但是浑身湿透地被海风大吹特吹,不感冒都有些说不过去了。

  等她洗完穿着浴袍出来,不知道苏锐从哪里找来了一碗热气腾腾的姜茶。

  “来,快喝了吧,我试过了,温度正好。”

  “好。”林傲雪端起碗来,喝了一口,却被辛辣的味道呛的连着咳嗽了两声。

  “好辣。”林傲雪皱着好看的眉头,看起来不太想喝。

  “喝下去,不然会感冒发烧。”苏锐的神情温和。

  “你从哪里找来的姜茶?”林傲雪捏着鼻子喝完,感觉有些纳闷,这酒店也会提供这种服务吗?

  “我对他们的厨师长说,如果不煮这姜茶,我就把厨房砸了。”苏锐微笑着说道。

  一股暖流从林傲雪的身体里面流淌而过,她看着苏锐的眼睛,说道:“你不用担心,我已经调整过来了。”

  苏锐点了点头,但并不是太相信林傲雪的话,毕竟这场面实在是有些血腥和惊恐,没经历过的人甚至能把精神吓出一些什么毛病都有可能。林傲雪不留下什么心理阴影就不错了,怎么能够如此迅速的走出来?

  “我是说真的。”看到苏锐并不相信自己,林傲雪辩解道。

  只是,自己为什么要和他多做解释呢?

  “要我相信你也可以,不过,你得笑一下。”苏锐眨了眨眼睛:“只有笑笑,才能说明你心情变好了。”

  林傲雪看了看苏锐,想要牵动一下嘴唇,却实在有些艰难,完全没有做到,她有些微恼地捶了苏锐的胸口一拳,便转过脸去。

  只是,在转脸之后,林傲雪有些忍俊不禁,嘴角轻轻牵出了一丝绝美的弧度来。

  两个人在酒店的餐厅点了几样菜,便相对着慢慢吃起来。

  不过,林傲雪看起来有些食不甘味。

  终于,她放下了刀叉,淡淡的说道:“苏锐。”

  “干什么?”苏锐一直为自己的粗心而有些内疚,此时有些没看明白林傲雪的眼神。

  “问你一个问题。”林傲雪看着苏锐的眼睛,眼神平静。

  “必须回答吗?”苏锐隐隐感觉到这并不是什么太容易回答的问题。

  “我希望知道。”林傲雪道。

  “问吧。”苏锐深吸了一口气。

  “金泰铢是你的什么人?”

  “就是这个问题吗?”苏锐松了一口气:“他是我的朋友。”

  “可是,他喊你‘大人’。”林傲雪这两个字是用英文林傲雪在房间里使劲冲着热水澡,即便这里的天气很热,但是浑身湿透地被海风大吹特吹,不感冒都有些说不过去了。

  等她洗完穿着浴袍出来,不知道苏锐从哪里找来了一碗热气腾腾的姜茶。

  “来,快喝了吧,我试过了,温度正好。”

  “好。”林傲雪端起碗来,喝了一口,却被辛辣的味道呛的连着咳嗽了两声。

  “好辣。”林傲雪皱着好看的眉头,看起来不太想喝。

  “喝下去,不然会感冒发烧。”苏锐的神情温和。

  “你从哪里找来的姜茶?”林傲雪捏着鼻子喝完,感觉有些纳闷,这酒店也会提供这种服务吗?

  “我对他们的厨师长说,如果不煮这姜茶,我就把厨房砸了。”苏锐微笑着说道。

  一股暖流从林傲雪的身体里面流淌而过,她看着苏锐的眼睛,说道:“你不用担心,我已经调整过来了。”

  苏锐点了点头,但并不是太相信林傲雪的话,毕竟这场面实在是有些血腥和惊恐,没经历过的人甚至能把精神吓出一些什么毛病都有可能。林傲雪不留下什么心理阴影就不错了,怎么能够如此迅速的走出来?

  “我是说真的。”看到苏锐并不相信自己,林傲雪辩解道。

  只是,自己为什么要和他多做解释呢?

  “要我相信你也可以,不过,你得笑一下。”苏锐眨了眨眼睛:“只有笑笑,才能说明你心情变好了。”

  林傲雪看了看苏锐,想要牵动一下嘴唇,却实在有些艰难,完全没有做到,她有些微恼地捶了苏锐的胸口一拳,便转过脸去。

  只是,在转脸之后,林傲雪有些忍俊不禁,嘴角轻轻牵出了一丝绝美的弧度来。

  两个人在酒店的餐厅点了几样菜,便相对着慢慢吃起来。

  不过,林傲雪看起来有些食不甘味。

  终于,她放下了刀叉,淡淡的说道:“苏锐。”

  “干什么?”苏锐一直为自己的粗心而有些内疚,此时有些没看明白林傲雪的眼神。

  “问你一个问题。”林傲雪看着苏锐的眼睛,眼神平静。

  “必须回答吗?”苏锐隐隐感觉到这并不是什么太容易回答的问题。

  “我希望知道。”林傲雪道。

  “问吧。”苏锐深吸了一口气。

  “金泰铢是你的什么人?”

  “就是这个问题吗?”苏锐松了一口气:“他是我的朋友。”

  “可是,他喊你‘大人’。”林傲雪这两个字是用英文林傲雪在房间里使劲冲着热水澡,即便这里的天气很热,但是浑身湿透地被海风大吹特吹,不感冒都有些说不过去了。

  等她洗完穿着浴袍出来,不知道苏锐从哪里找来了一碗热气腾腾的姜茶。

  “来,快喝了吧,我试过了,温度正好。”

  “好。”林傲雪端起碗来,喝了一口,却被辛辣的味道呛的连着咳嗽了两声。

  “好辣。”林傲雪皱着好看的眉头,看起来不太想喝。

  “喝下去,不然会感冒发烧。”苏锐的神情温和。

  “你从哪里找来的姜茶?”林傲雪捏着鼻子喝完,感觉有些纳闷,这酒店也会提供这种服务吗?

  “我对他们的厨师长说,如果不煮这姜茶,我就把厨房砸了。”苏锐微笑着说道。

  一股暖流从林傲雪的身体里面流淌而过,她看着苏锐的眼睛,说道:“你不用担心,我已经调整过来了。”

  苏锐点了点头,但并不是太相信林傲雪的话,毕竟这场面实在是有些血腥和惊恐,没经历过的人甚至能把精神吓出一些什么毛病都有可能。林傲雪不留下什么心理阴影就不错了,怎么能够如此迅速的走出来?

  “我是说真的。”看到苏锐并不相信自己,林傲雪辩解道。

  只是,自己为什么要和他多做解释呢?

  “要我相信你也可以,不过,你得笑一下。”苏锐眨了眨眼睛:“只有笑笑,才能说明你心情变好了。”

  林傲雪看了看苏锐,想要牵动一下嘴唇,却实在有些艰难,完全没有做到,她有些微恼地捶了苏锐的胸口一拳,便转过脸去。

  只是,在转脸之后,林傲雪有些忍俊不禁,嘴角轻轻牵出了一丝绝美的弧度来。

  两个人在酒店的餐厅点了几样菜,便相对着慢慢吃起来。

  不过,林傲雪看起来有些食不甘味。

  终于,她放下了刀叉,淡淡的说道:“苏锐。”

  “干什么?”苏锐一直为自己的粗心而有些内疚,此时有些没看明白林傲雪的眼神。

  “问你一个问题。”林傲雪看着苏锐的眼睛,眼神平静。

  “必须回答吗?”苏锐隐隐感觉到这并不是什么太容易回答的问题。

  “我希望知道。”林傲雪道。

  “问吧。”苏锐深吸了一口气。

  “金泰铢是你的什么人?”

  “就是这个问题吗?”苏锐松了一口气:“他是我的朋友。”

  “可是,他喊你‘大人’。”林傲雪这两个字是用英文林傲雪在房间里使劲冲着热水澡,即便这里的天气很热,但是浑身湿透地被海风大吹特吹,不感冒都有些说不过去了。

  等她洗完穿着浴袍出来,不知道苏锐从哪里找来了一碗热气腾腾的姜茶。

  “来,快喝了吧,我试过了,温度正好。”

  “好。”林傲雪端起碗来,喝了一口,却被辛辣的味道呛的连着咳嗽了两声。

  “好辣。”林傲雪皱着好看的眉头,看起来不太想喝。

  “喝下去,不然会感冒发烧。”苏锐的神情温和。

  “你从哪里找来的姜茶?”林傲雪捏着鼻子喝完,感觉有些纳闷,这酒店也会提供这种服务吗?

  “我对他们的厨师长说,如果不煮这姜茶,我就把厨房砸了。”苏锐微笑着说道。

  一股暖流从林傲雪的身体里面流淌而过,她看着苏锐的眼睛,说道:“你不用担心,我已经调整过来了。”

  苏锐点了点头,但并不是太相信林傲雪的话,毕竟这场面实在是有些血腥和惊恐,没经历过的人甚至能把精神吓出一些什么毛病都有可能。林傲雪不留下什么心理阴影就不错了,怎么能够如此迅速的走出来?

  “我是说真的。”看到苏锐并不相信自己,林傲雪辩解道。

  只是,自己为什么要和他多做解释呢?

  “要我相信你也可以,不过,你得笑一下。”苏锐眨了眨眼睛:“只有笑笑,才能说明你心情变好了。”

  林傲雪看了看苏锐,想要牵动一下嘴唇,却实在有些艰难,完全没有做到,她有些微恼地捶了苏锐的胸口一拳,便转过脸去。

  只是,在转脸之后,林傲雪有些忍俊不禁,嘴角轻轻牵出了一丝绝美的弧度来。

  两个人在酒店的餐厅点了几样菜,便相对着慢慢吃起来。

  不过,林傲雪看起来有些食不甘味。

  终于,她放下了刀叉,淡淡的说道:“苏锐。”

  “干什么?”苏锐一直为自己的粗心而有些内疚,此时有些没看明白林傲雪的眼神。

  “问你一个问题。”林傲雪看着苏锐的眼睛,眼神平静。

  “必须回答吗?”苏锐隐隐感觉到这并不是什么太容易回答的问题。

  “我希望知道。”林傲雪道。

  “问吧。”苏锐深吸了一口气。

  “金泰铢是你的什么人?”

  “就是这个问题吗?”苏锐松了一口气:“他是我的朋友。”

  “可是,他喊你‘大人’。”林傲雪这两个字是用英文林傲雪在房间里使劲冲着热水澡,即便这里的天气很热,但是浑身湿透地被海风大吹特吹,不感冒都有些说不过去了。

  等她洗完穿着浴袍出来,不知道苏锐从哪里找来了一碗热气腾腾的姜茶。

  “来,快喝了吧,我试过了,温度正好。”

  “好。”林傲雪端起碗来,喝了一口,却被辛辣的味道呛的连着咳嗽了两声。

  “好辣。”林傲雪皱着好看的眉头,看起来不太想喝。

  “喝下去,不然会感冒发烧。”苏锐的神情温和。

  “你从哪里找来的姜茶?”林傲雪捏着鼻子喝完,感觉有些纳闷,这酒店也会提供这种服务吗?

  “我对他们的厨师长说,如果不煮这姜茶,我就把厨房砸了。”苏锐微笑着说道。

  一股暖流从林傲雪的身体里面流淌而过,她看着苏锐的眼睛,说道:“你不用担心,我已经调整过来了。”

  苏锐点了点头,但并不是太相信林傲雪的话,毕竟这场面实在是有些血腥和惊恐,没经历过的人甚至能把精神吓出一些什么毛病都有可能。林傲雪不留下什么心理阴影就不错了,怎么能够如此迅速的走出来?

  “我是说真的。”看到苏锐并不相信自己,林傲雪辩解道。

  只是,自己为什么要和他多做解释呢?

  “要我相信你也可以,不过,你得笑一下。”苏锐眨了眨眼睛:“只有笑笑,才能说明你心情变好了。”

  林傲雪看了看苏锐,想要牵动一下嘴唇,却实在有些艰难,完全没有做到,她有些微恼地捶了苏锐的胸口一拳,便转过脸去。

  只是,在转脸之后,林傲雪有些忍俊不禁,嘴角轻轻牵出了一丝绝美的弧度来。

  两个人在酒店的餐厅点了几样菜,便相对着慢慢吃起来。

  不过,林傲雪看起来有些食不甘味。

  终于,她放下了刀叉,淡淡的说道:“苏锐。”

  “干什么?”苏锐一直为自己的粗心而有些内疚,此时有些没看明白林傲雪的眼神。

  “问你一个问题。”林傲雪看着苏锐的眼睛,眼神平静。

  “必须回答吗?”苏锐隐隐感觉到这并不是什么太容易回答的问题。

  “我希望知道。”林傲雪道。

  “问吧。”苏锐深吸了一口气。

  “金泰铢是你的什么人?”

  “就是这个问题吗?”苏锐松了一口气:“他是我的朋友。”

  “可是,他喊你‘大人’。”林傲雪这两个字是用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