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最强狂兵> 第484章 我准备去君廷湖畔做客!

最强狂兵 第484章 我准备去君廷湖畔做客!

  read336();<!--章节内容开始-->

  实木椅子和鱼缸撞击在了一起,那坚硬的钢化玻璃的表面瞬间布满了蛛网一般的裂纹,随后一整面玻璃全部爆碎!

  整整一池水全部汹涌而出,那十来条食人鱼也都被冲了出来!

  一丝都不挂的齐占吉也翻滚落地,躺在一堆玻璃渣子上,奄奄一息!

  他的身上不知道有多少伤口,皮肉被撕扯的乱七八糟,胸前更是血肉模糊,虽然不算致命,但是如果他在鱼缸之中再多呆上几分钟,恐怕整个上半身都要被剥光了!

  活生生的被食人鱼撕咬血肉,哪怕是苏锐这种性格坚韧的家伙也会觉得头皮发麻,更何况是齐占吉!

  此时的他根本就是半死不活了!胆子都已经被吓破!估计一辈子都会留下阴影!

  苏锐的手段实在是太狠太绝!

  在他看来,这样的结果根本就是意料之中,既然做错了事,就要有付出代价的心理准备!

  苏炽烟皱着眉头,忍着胸腹间的翻江倒海,踢开一只蹦跶着的食人鱼,然后蹲下身子试了试齐占吉的鼻息。[]

  然后,她站起身来,给宁海市人民医院打了个电话。

  如果救护车在半个小时内无法赶来,这个表弟的大半条命估计就要丢了!

  “我们走吧。”

  苏锐对兰朵儿和海瑟薇说道。

  “等一下。”

  苏炽烟急匆匆的跑到苏锐跟前,盯着对方的眼睛,道:“齐占吉的身份太过特殊,这件事情很难办,我不一定能挡下来。”

  在说这话的时候,苏炽烟的眼睛之中满是认真。

  她根本没有看兰朵儿这位国际巨星,也没有看海瑟薇这位金牌经纪人,只是盯着苏锐,似乎她的眼中和心中只有这个男人。

  这样的目的性,已经不可谓不明显了。

  “我曾经那样对你,你现在为何要如此帮我?”

  苏锐凝视着苏炽烟的眼眸,目光锐利,似乎要看破人心。

  他曾经在苏炽烟的工作室中让后者遭受极大的屈辱,可是,这位苏无限的养女不仅没有任何的记恨,反而让张紫薇来帮助他,这件事情就已经很让人奇怪了。

  苏锐可绝对不会自恋的认为这是自己的缘故,王霸之气一散发,苏炽烟就乖乖臣服……这怎么可能?

  “我没有帮你。”苏炽烟知道自己一时失言,眼神闪烁了一下:“我只是站在我认为对的一方。”

  不管苏炽烟的真实目的是什么,但是在苏锐看来,这样的回答已经非常让人满意了。

  站在我认为对的一方。

  也正因为这句话,苏锐才开始真正的对苏炽烟刮目相看!这个女人远比他想象的更加不简单!

  “好,听你这话,我也不再问下去了。”

  苏锐轻轻拍了拍苏炽烟的肩膀,说道:“我很感谢你一直以来的帮助。”

  “不客气。”苏炽烟的眼神再次闪烁了一下,苏锐的手放在她裸露在外的肩膀上,似乎让她很不自在。

  男人永远也无法理解女人的心思,就像现在苏锐无论如何也别想猜到苏炽烟心中的真实想法。

  因为这个女人此时心中想的竟然是那天苏锐在衣帽间中撕开自己衬衫的情形!

  “真是要死了。”苏炽烟心中暗暗说道,她忽然感觉到脑袋发热,这种时候,怎么可以想起那些事情呢?

  “我想我们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

  苏锐的手依旧放在苏炽烟的肩膀上。

  他忽然想起苏无限曾经在秦悦然的订婚宴上邀请自己去君廷湖畔作客的情形……貌似自己还从来没去过呢。

  “嗯。”

  苏炽烟轻轻的点了点头,貌似严格的从辈分上来讲,苏锐可是自己的小叔!也是齐占吉的舅舅!

  “请你帮我转达给苏无限一句话,就说我最近准备去君廷湖畔看看他的大别墅。”

  苏锐说完,再次拍了拍苏炽烟的肩膀,转身离开,甚至都没有看地上的齐占吉一眼!

  看着苏锐的背影,脑海之中回荡着他刚才说的话,苏炽烟尽管已经努力保持着镇定,但还是差点摔倒!

  什么时候去君廷湖畔做客不好?偏偏挑这个时候?

  你把齐占吉打成这么个模样,然后再跑到首都和苏无限吃个饭,这明摆着是要祸水东引!

  拜托,这目的性也实在是太明显了吧!做人可不可以不要那么赤-裸-裸?

  “不要脸。”

  不知道为什么,从来不说脏话的苏炽烟竟然说出了这三个字。

  话一出口,她自己便无奈的笑了起来。

  转过脸,看到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齐占吉,苏炽烟脸上的笑容瞬间变冷。

  她拿出手机,说道:“哈龙,你进来吧。”

  十秒钟后,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打开门走进来,他看起来至少得有一米九的个头,浑身的肌肉线条流畅,虽然身高臂长,但是下盘极稳,走起路来几乎没有声音,一看就是属于那种近身格斗水平超强的家伙!

  “看到苏锐了吗?”苏炽烟问道。

  “他很强。”这个叫哈龙的高大男人声音低沉的说道,眼中似乎闪过一丝战意。

  “有多强?”哈龙的回答在苏炽烟的意料之中,但是能够让这个男人称赞为“很强”,已经足够说明苏锐的实力了。

  “我不知道。”哈龙实话实说:“只有打过才知道。”

  在说这话的时候,他眼中的战意越发昂扬,习武之人就是这样,越是遇到强者,越是能够激发心中的斗志。

  可是见到这个情景,苏炽烟却摇了摇头:“现在看来,你应该不是他的对手。”

  “为什么会下此结论,没有打过,又怎么能知道?”哈龙似乎有些不服气。

  “在个人的武力值上,或许你们是不想上下的,可是你要知道,你擅长个人武力,近身搏斗是你的长项,而在苏锐那边,近身或许恰恰是他最弱的环节。”

  苏炽烟若有所思的分析道,在等待救护车到来的过程中,她根本懒得看齐占吉一眼!

  “近身是他最弱的环节?这怎么可能?”

  哈龙知道,自己也算是顶尖高手了,根本看不透苏锐的深浅,说明对方的实力已经强大到了一定的地步,可是苏炽烟竟然说对方最弱的环节是近身!这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他是华夏的顶尖特种兵出身,曾经带领着不被别人承认的华夏特种部队,在精英荟萃的国际特种部队大赛上大放光彩,甚至一举夺得总分第一名,哈龙,你见过哪个特种兵是以近身格斗而扬名的?”

  此言一出,哈龙顿时不讲话了,他最擅长的是近身,而苏锐在擅长近身的同时,还精通许多方面,这要怎么打?欺负人不是?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哈龙叹了一口气,眼中的昂扬战意逐渐消退。

  “既然他已经找上了我们,那我们自然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件事情流传开去。”

  想着苏锐放言“几天之后去君廷湖畔看看苏无限的大别墅”,苏炽烟就感觉到一阵头疼,他闯下的祸事,却不得不由自己来给他擦屁股,连说理都找不到地方!

  如果这次不帮苏锐的话,后者一定会去君廷湖畔“联络感情”,到那个时候,苏无限和四姑可就要出现极深的裂隙,这可不是苏炽烟愿意看到的局面!

  因此,于情于理,她都必须咬着牙帮苏锐这一次!

  “小姐,我们要怎么办?”

  “很简单,关于今天发生的事情,不可以有任何的消息从这个包厢之中流传出去。”看着犹如狼藉般的房间,苏炽烟的眼睛之中闪过一丝冷芒。

  上位者,有些时候就要不择手段,苏炽烟不可能把这些人全部杀掉,但是,要是让他们紧紧闭上嘴,她至少有一千种方法!

  “明明是他犯下的错,我们就这样替他摆平了?”哈龙似乎有些不甘心。

  “我要纠正一下你话语中的错误。”

  苏炽烟望着满身鲜血的齐占吉说道:“第一,在这件事情上,苏锐并没有错;第二,为了避免苏家出现更坏的局面,我们必须要主动站出来结束这件事情,是我们来摆平,而不是替他摆平。”

  哈龙似懂非懂。

  “我一会儿会亲自给四姑打个电话,就说齐占吉要在我这里过上两个月,我要帮助他自主创业。”说到这儿,苏炽烟不禁摇了摇头:“从小到大,四姑对我的话从来都是深信不疑,可惜这一次要辜负她对我的信任了。”

  …………

  等到苏锐带着兰朵儿和海瑟薇走出包厢,那些站在门口的保镖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个男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能够获得兰朵儿的如此青睐?

  在那些保镖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之中,苏锐带着两个风格迥异的极品女人回到了房间,给她们各自冲泡了一杯茶,再次说道:“关于今天的事情,我还是要说一句抱歉,真的是太丢脸了。”

  在苏锐看来,齐占吉这些人和自己一样,都拥有着华夏国籍,他们做出如此行径,就是丢华夏人的脸!

  看着苏锐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兰朵儿的眼眸之中释放出淡淡的华彩,五年的时间过去了,这个男人依旧没怎么变样,还是如当初那般,浑身上下都绽放着让人心醉神迷的光芒。

  就在此时,一直定睛看着苏锐的海瑟薇忽然发出了一声惊呼,说道:“我知道你是谁了!”()<!--章节内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