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最强狂兵> 第603章 捅顺手了!
  已经是晚上十点钟了,蒋青鸢所在的行走队伍早就吃过晚餐,安营扎寨。

  蒋青鸢在小河边洗漱完毕,便走回自己的帐篷,当她猫着腰钻进去的时候,似乎踩到了什么东西,脚一崴,整个人便要扑倒在地!

  由于光线并不太好,直到这个时候,蒋青鸢才发现自己的帐篷里面躺着一个男人!

  她本能的将要发出一声惊呼,但是那个人却伸出手来,一只手牢牢的捂住她的嘴,一只手牢牢的锁住了她的腰!

  两个人现在是面贴面的亲密接触在一起!

  活了这么多年,蒋青鸢从来不曾和男人有过这种程度的接触,此时她已经意识到自己的帐篷里进来了某个流氓,想要趁机对自己行不轨之事!

  蒋青鸢拼命挣扎,却无济于事,对方的手臂就像是铁铸的一般,死死的扣住她的身体,根本动弹不得!

  动又动不了,喊又喊不出声,蒋青鸢几乎都快绝望了!

  “不要说话,也不要挣扎。”

  这个时候,苏锐的声音竟然在她的耳边响了起来!

  蒋青鸢大惊,她万万没想到来到这里的竟然是苏锐!

  他想干什么?

  不会是……

  ;在这一瞬间,蒋青鸢的脑海里闪过好几个念头,但她又一一否决了,在她看来,苏锐绝对不是那种登徒浪子,如果他想要对自己图谋不轨,有的是大把的机会,根本不用选择在这西藏的密林里!

  “如果你不挣扎,我便可以放开你。”苏锐揽着这具让无数人魂牵梦萦的身体,他的眼中却没有任何的欲望意味。

  蒋青鸢点了点头。

  看到她这样,苏锐才放开了手。

  “你来做什么?”

  蒋青鸢压低了声音问道,帐篷非常狭窄,她也只能保持趴在苏锐身上的姿势。虽然这种姿势让她感觉到非常别扭,但是此时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你出现在这里,我也出现在这里,你明白这其中的意思吗?”苏锐的眼睛在黑夜之中仍旧显得非常明亮。

  “我说过了,这只是个巧合。”

  蒋青鸢皱着眉头,不过,她的话一出口,立刻就意识到了其中某些不对的地方!

  这虽然只是个巧合,但是在某些有心人的利用之下,一个简单的巧合也能做出很大的文章!

  蒋青鸢是聪明人,不用苏锐多说,她也能够明白这其中的关窍所在!

  此时此刻,她的心中涌起了极大的寒意!

  如果自己死了,那么蒋家一定会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苏锐的身上,已经死了一个蒋毅刚,苏锐的手中倘若再多添一条性命,那么两个势力之间可就是鱼死网破的结局了!

  倘若这次苏家再加入进来,那么首都将一团糟!蒋家虽然江河日下,但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一旦全力爆发出来,真正的实力绝对让人感觉到惊悚,哪怕苏家也绝对不可能全身而退!

  到那个时候,可就有大把的人来坐收渔翁之利了!

  蒋青鸢自问,如果是自己,遇到了这种机会,也一定会牢牢把握住!

  当明白这一点后,她看向苏锐的眼神中便更添复杂之意。

  这个男人看似冷血无情,但是看问题所在的高度根本不是一般人所能比拟的!

  自己一枪差点打中了他的心脏,现在伤势肯定还没恢复,他竟然愿意救自己!

  似乎是看穿了蒋青鸢心中的想法,苏锐淡淡说道:“你也别想多了,我只是不想被人当枪使而已。”

  蒋青鸢闻言,也不再多说什么,她知道,既然苏锐选择出现,那么自己就一定不会有事了。

  苏锐把帐篷的小窗拨开了一条缝,静静的观察外面的动向。

  过了足足一个多小时,仍旧没有任何的动静。

  蒋青鸢的脸色有些发红:“我想去卫生间。”

  树林之中自然是没有卫生间的,蒋青鸢这也真是憋的有些着急了。

  本来在苏锐出现的之前她就想要解决一下个人问题,结果一直等到了现在。

  而且,苏锐和她的关系看起来总是有点怪异,两个人之前还他砍她一刀她打他一枪的,如今却以这种姿势在一起,让蒋青鸢的心情很是复杂。

  “不能去。”苏锐自然不会同意,这种关键时刻,如果蒋青鸢出去上厕所,可就打草惊蛇了。

  如果她因为不好意思方便而走的太远,到时候苏锐连救援都来不及。

  “可是……”蒋青鸢真的已经觉得自己憋的太难受。

  “没有可是,如果你实在撑不住,可以在帐篷里解决问题。”苏锐冷冷说道。

  “在帐篷里解决?”

  听了这话,蒋青鸢顿时不再吭声了,她和苏锐还没熟到那个程度。

  又过了足足半个小时,当蒋青鸢觉得自己小腹发胀小腿发麻,已经快要撑不住的时候,才终于听到有轻微的脚步声传来。

  这脚步很轻,踩在满地落叶上,发出沙沙的声响。

  如果不注意的话,还会以为只是一阵清风吹过。

  此时,行走俱乐部的成员们都已经熟睡,月光洒在密林之中,视线条件还算不错。

  当听到脚步声的时候,蒋青鸢的身体骤然绷紧了,两手情不自禁的抓住了苏锐的肩膀。

  苏锐的眉头轻轻一皱,食指放在嘴边,对蒋青鸢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老鼠已经盯了蒋青鸢两个小时,确认她进入帐篷之后便没有任何的动作,这才开始小心翼翼的行动。

  “美人儿,我来了。”

  老鼠在心底嘿嘿笑着,眼前似乎已经浮现出蒋青鸢那玲珑的身体了。

  这样的御姐型身材,仿若成熟待摘的水蜜-桃,足以让任何男人为之疯狂。

  老鼠之所以向他的老板提出这种建议,虽然有合纵连横挑拨离间的意思,但更多的还是出于他的私心!

  他可没打算立刻杀掉蒋青鸢,这种极品美女,如果不慢慢把玩一番,岂不是太暴殄天物了吗?

  这次来他并不是一个人,而是带着一个团队,可是在做出把目标从苏锐换到蒋青鸢的决定之后,他便下决心要自己执行了。

  开玩笑,蒋青鸢那么漂亮,自己怎么会和其他人分享?

  帐篷已经近在眼前,老鼠咽了口吐沫,心中不禁腾起一股灼热之感。

  伸出手,轻轻拉开帐篷的拉链,老鼠刚刚探进头去,却发现一只枪口已经顶在了自己的脑门上!

  在这一刹那,老鼠浑身冰凉,他本能的伸出右手,握住了腰间的枪!

  可是,他根本没有拔枪的机会,脖子之上便传来一股剧痛!

  这种剧痛让他的大脑瞬间一震,眼前一黑,直接就昏了过去!

  …………

  蒋青鸢的小腹早就已经涨的不行,等到她寻找到僻静之地解决了个人问题的时候,却发现苏锐已经不知何时来到了自己的身后。

  “你……怎么可以……”

  蒋青鸢涨红了脸,眼中有些怒意,在她看来,苏锐并不是个登徒子,可是却做出了这种事情!

  想着自己刚才的情景都被偷看了,蒋青鸢就觉得面如火烧!

  “我对你不感兴趣。”

  苏锐单手拎着昏过去的老鼠,淡淡说道:“我之所以来到这里,是因为你寻找到的这个地方很僻静。”

  说罢,他没有再看正整理裤子的蒋青鸢一眼,用黑色细带绑住老鼠的双手,直接吊到了树上!

  蒋青鸢整理好衣服之后,却没有离开,而是站在一边,静静的看着。

  苏锐瞥了她一眼:“接下来的场面可能有点血腥,你最好还是闪开点。”

  蒋青鸢说道:“这是我们共同的敌人,我自然有权利知道你从他的口中掏出来什么信息。”

  苏锐冷冷说道:“随你。”

  然后,他拔出匕首,直接捅进了老鼠的大腿!然后猛的一拔!

  借着月光,看着那血水从伤口处涌出,蒋青鸢本能的感觉到一阵反胃,脸色都不太好看了。

  “你是故意恶心我的,对不对?”蒋青鸢单手抚着胸口,尽管她心中对打苏锐的那一枪心怀歉意,但是嘴上却毫不想让。

  “你这句话才更让我犯恶心。”苏锐冷冷说道,然后盯着疼的面部扭曲变形的老鼠,再一次手起刀落!

  一言不发,先来两刀!

  老鼠的嘴巴被毛巾堵住,根本发不出声!

  蒋青鸢终于忍不住了,转身离开,而刚才她所在的位置,已经开始有血腥气息渐渐扩散开来!

  “我的这两刀只差一点点就捅到了你的大腿动脉上。”

  苏锐看着老鼠的怨毒眼神,眼中没有任何情绪,冰冷而森寒。

  说完这一句,他的右手自下而上的撩起,划至顶点的时候,擦过了老鼠被吊起的右手!

  看起来真的只是擦过而已,在这削铁如泥的匕首作用之下,老鼠的一根食指就飞上了天!

  十指连心,被折一下都疼,更何况是这样的直接断指!

  老鼠疼的浑身湿透,脸上全部都是大滴大滴的汗珠!

  “我讨厌别人犹豫。”

  苏锐用匕首在老鼠的脸上摩擦了几下,擦去了刀身上的血迹,冰凉的刀锋让后者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

  “我再问你几句话,如果你敢多犹豫一秒钟,那么就等着再被削掉几个零件吧。”

  这明显不是个小角色,他和昨天晚上遇到的两名刺客不一样的是,他懂得挑拨离间,挑起蒋家和苏家的斗争,两败俱伤,渔翁得利。

  是以,苏锐并没有对昨天晚上的两名杀手留下活口,今天这个却要费一番工夫来盘问。

  “现在,开始我问你答。”

  苏锐晃了晃手中的匕首:“谁派你来的?”

  老鼠已经快疼晕过去了,他并不是什么死士,刚想回答,就已经发现苏锐手起刀落,匕首再一次插进了自己的大腿!

  “啊!”

  老鼠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痛吼!他满脸幽怨的看着苏锐!

  说话不算数!

  自己还没回答呢,你怎么就捅刀子了?

  苏锐摸了摸鼻子:“抱歉,捅的有点顺手了。”

  ps:今天是烈焰生日,时间好快,一转眼又在奔三的路上前进了一大步,感谢小武哥、每天上纵横、炽天使1972、mr咴太狼、书友3662422、看书识字字、huaibuhuai、老男人12315、笑看红尘8612、书友12530445、小灰灰昱、我爱英镑、神州一笑、书友12374597、张虎魔兽、肥du嘟、儿帅哥、颖丽奕、魔戒2018、去把、书友兄弟的月票支持,也感谢大家在群里刷屏般的祝福,感谢小睦姑姑一直以来的支持,有你们真好。I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