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最强狂兵> 第654章 集体算算账!
  readx();  名震华夏的神州集团总部本来位于首都三环的位置,由于响应政府号召,降低首都中心人口密度,总部便搬到了北都区,距离市中心大概需要两个小时的车程——以首都的交通状况来看,这个过程可能还要更长一些。

  一个身穿职业套装的女人正站在巨大的落地玻璃前,她留着干练而精致的齐耳短发,头发上带着淡淡的纹理,显然精心打理过。她的皮肤细腻,保养的极好,脸上基本上看不到什么皱纹,如果说她只有三十五岁,那么绝对不会有人怀疑。

  这女人妆容精致,眉宇间带着若有若无的英气,一边望着落地窗外的风景,一边打着电话。

  这就是苏天清,苏老爷子的小女儿,苏家排行老六!

  而随着通话时间越来越长,苏天清眼中的凌厉之色越发的浓重,终于,她淡淡的说了一句:“你就在那里等着,哪里都不要去。”

  说罢,她放下耳边的电话,立刻对一旁的秘书说道:“备车,去华中路的北方公馆。”

  秘书犹豫着说道:“可是,苏总,公司要召开高层会议,几位副总和其余分公司的一把手已经全部在会场等您了。”

  “临时有变,会议推迟。”

  苏天清已经迈步朝外面走去,雷厉风行,毫不拖泥带水,女强人的风范尽显无余!

  “可是,会议时间是三周前就定下来的,各地分公司的老总也都是乘飞机从外地赶来,要是就这么把会议推迟了,会不会不太合适……”这女秘书显然很尽责。

  神州集团的分公司老总,简直相当于封疆大吏,权力大的没有边儿,在地方上全部都是跺一跺脚地面就能震三震的人物!这次总部开会,他们也是提前腾出了时间,否则根本很难请的动!

  不是有那句话么,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

  对于神州集团这种超大型国企来说,尾大不掉和令不行禁不止是普遍存在的问题,不过,这种问题在苏天清就任总裁之后,已经得到了明显的改观。

  听了女秘书的话,苏天清的脚步停顿了一下,然后说道:“会议由徐总主持,逐条讨论议题,当场形成书面结果,等我回来做最后决定。”

  “可是,苏总,如果各位老总问起您去了哪里……”这秘书跟了苏天清好几年,真是太尽责了,她知道,苏天清做出这样的决定,一定会引起那些分公司老总的不满,这些不满就算当面不说,也会憋在心里,所以此时一定要把原因解释清楚才可以。

  秘书知道,总不能直说苏天清去了北方公馆,否则的话,一群老总在这里等着开会,你却跑到饭店去,这干的叫哪门子事?

  “我去了哪里?”苏天清往落地窗外望了望,然后摇了摇头:“就说我家失火了。”

  “好的,您家失火。”秘书在笔记本上记下这句话,然后瞪圆了眼睛,很艰难的说道:“失火?”

  苏天清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转角处!

  …………

  与此同时,北方公馆的落花厅,气氛已是一片压抑。

  “诸位,我今天的目的,就是算算账,再说一遍,不是五年前的账,而是现在。”

  苏锐看着他们,眼神之中精芒闪动。

  南宫燕的笑容早已僵在了脸上:“锐哥,我想我不是很明白你的意思……”

  五年前的账他知道,可是现在的账,又是什么账?

  苏锐并没有立即回答他,而是用目光在几人的脸上来回扫了一遍,微嘲的说道:“你们也都不明白?”

  没有人回答,明不明白苏锐的话,只有这些人自己才清楚。

  事实上,秦冉龙也不太明白苏锐的意思,但是老大想找这些人的麻烦,他这个当小弟的自然不会落后!

  “不明白就给我好好想想!别特么的给我装糊涂!”秦冉龙嘚瑟的说道。

  苏锐没好气的看了这货一眼:“你先闭嘴。”

  “呃……好吧,大哥,您老人家先说,我看戏就成……”秦冉龙讪讪的把嘴闭上了。

  “锐哥,你有话不妨直说吧。”云蝶舞表情僵硬的笑了笑。

  “我前一段时间去了一趟西藏,今天刚刚回来。”苏锐说道:“我想,在座的诸位应该都知道这件事情。”

  “锐哥,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南宫燕一脸无辜的说道:“我也是昨天才从国外回来,时差都还没倒过来,真没听说你去西藏的事情,你也知道,国内外传递消息并不流畅……”

  瞥了他一眼,苏锐冷笑着说道:“不知道不要紧,你现在不是知道了么?”

  “呃,现在确实知道了。”南宫燕嘴上讪讪答应着,心中已经把苏锐的祖宗十八代全部问候了一个遍!

  尼玛,这可是不要脸到极点了!我说“我不知道”,你说“你现在不是知道了么”?还有比这强买强卖的吗?

  苏锐去西藏的事情,即便南宫燕不知道,但是其他人都是清楚的。

  一人之力灭了半个蒋家,身世曝光之后远走西藏,多方势力联合追杀,反正都是横插一缸子,不插白不插,那些势力都妄图将苏锐彻底留在那片净土上,从而给苏家形成严重的打击。

  可是,派去追杀苏锐的人都没有回得来,而正主却好端端的坐在这北方公馆中吃着昂贵的饭菜,这算是哪门子事!

  苏锐的目光仍旧在对面几人的身上来回扫着,发现他们的表情一如往常之后,摇头笑了笑:“我真的很佩服你们,在这样的时候还能保持淡定,说起谎来面不改色。”

  “我们这没说谎。”龚明宇也说道。

  苏锐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只不过是个简单的眼神而已,就让后者浑身冰凉!

  “真的没说谎吗?”苏锐开口,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

  “当然。”龚明宇还在嘴硬,但声音已经小了几分。

  “当然不是。”苏锐接着说道:“我这次去西藏,从拉萨走到了墨脱,路上花了接近六天的时间,所遭遇的刺杀、暗杀、还有明着杀,一共二十一拨,总体人数在一百八十人左右。”

  一百八十人!

  听了这话,在场的人齐齐倒吸一口冷气!

  他们知道苏锐遭到刺杀,但是绝对想不到,竟然会遇到这么多人!

  一百八十多人都没干掉一人?这比例实在是有些太夸张了吧!

  白忘川已经正襟危坐,南宫燕则是攥紧了拳头,龚明宇的脸上表情已经僵硬无比!

  如果苏锐所言属实的话,那么他们面前的根本不是人!而是神!杀神!

  “一百八十人,这还只是遇到的,从西藏到墨脱的丛林那么大那么广,我想没遇到的还应该更多一些。”苏锐微微一笑,只是这笑容落在白忘川几人的眼中,并没有任何春风和煦的感觉,反而充满了寒意!

  这样都杀不了他,还有什么办法能让他死?难道那些首都世家派出去的人都是吃干饭的吗?

  “一百八十余人里,有不少都是职业杀手,但更多的则是国际雇佣兵。”苏锐说到这里,微微一顿,继续道:“华夏号称是国际雇佣兵的禁地,我很想知道,有谁能放那么多的佣兵进来?还有谁,能把华夏的那些杀手调集出来?”

  没有人能够回答他,在场的这些公子哥和大小姐们还处于震撼之中!

  这个苏锐的生存能力,简直不是“强大”二字能够形容的了的!

  苏锐看着他们,眼中掠过浓浓的嘲讽神色来:“这些想要暗杀我的人还真是有能耐了,华夏人的内部矛盾,居然不惜花大价钱找外国人来帮忙,这算是什么?家丑不可外扬,难道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吗?”

  在苏锐看来,自己人杀自己人,就是家丑!

  秦冉龙也忍不住的插嘴了:“这种行为确实太掉价了。”

  华夏人的事情,就要由华夏人内部解决,找外国人来杀华夏人,还真是让人看不过去。

  秦冉龙越想越气,他如果弄清了这些人的身份,保不准会立刻打上门去!

  在场还是没有人讲话,他们或多或少都知道一点信息,此时张嘴,无疑是要暴露自己!

  苏锐继续嘲讽的笑笑:“他们不会真的以为,只要隐藏身份雇佣了国外的佣兵队伍,我就不能查到他们是谁了?”

  此言一出,众人脸上本就已经凝重的表情更加凝重!

  “锐哥,这些事情我都没参与,陪你吃吃饭喝喝酒没什么问题,但是我不想我们之间发生一些不必要的误会。”云蝶舞笑了一下,虽然眼中带着媚意,但明显有点紧张。

  “我们之间没有误会。”

  “可是,我听你话里话外的意思,很明显就是在怀疑我们。”云蝶舞再次说道:“我们不可能联系的上那些国外的佣兵,更不知道该怎么找到那些职业杀手,锐哥,你必须得相信我。”

  “我相信你。”

  苏锐的话似乎让云蝶舞安心了不少,脸上的表情也都舒缓了下来:“锐哥,我相信你是明事理的人。”

  对于这样的评价,苏锐不置可否,他淡淡一笑,五指张开,道:“五千万。”

  “五千万?锐哥,你这是什么意思?”云蝶舞有点弄不清了,心中骤然紧张了起来。

  “云家交出五千万,你才可以离开这北方公馆的大门。”苏锐脸上的笑容骤然消失,他的眼睛之中透出丝丝缕缕的精芒!

  五千万!

  这是敲诈,还是讹诈?

  云蝶舞干笑了一下,眼中涌起嘲讽的神色:“锐哥,你不会是缺零用钱吧?说实话,你要是缺少零花钱,我可以给你,十万二十万的都没问题,但是这五千万……实在是有点太多了。”

  听了苏锐的话,其余几名豪门子弟都觉得哭笑不得,居然有人敲诈到他们头上了,而且还如此的公然!这苏锐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吗?

  苏锐根本没有理会云蝶舞的嘲讽,环视了一圈,说道:“不仅是云家,你们在座的除了南宫燕之外,全部都是五千万。”

  众人还未反应过来,南宫燕就已经一喜:“锐哥,我就知道你不会误会我。”

  苏锐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你,一个亿。”

  PS:抱歉,更的晚了,今天就一更吧,感冒还没好利索,结果把媳妇又传染了,现在特别担心会传染给小孩子,希望没事。感谢大家的理解,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