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最强狂兵> 第976章 女神也疯狂
  苏无限这真是一句话把苏锐给逼到了死胡同。一看书.︿1ck要a书n一s看h一u书.看cc

  苏锐当然是不能反对,毕竟林福章和魏淑玲可都在这儿呢,他要是反对,也得顾及一下林傲雪的感受啊。

  除了上次在薛家,苏锐常挥,把苏无限气个半死之外,其余每次和这个当哥哥的交锋,他从来就没有占到过任何便宜。

  看着苏无限那慢悠悠说话的样子,苏锐把牙齿咬的咯咯响。

  “怎么,你不愿意?”苏无限又问了一句。

  苏锐的脸部肌肉几乎都要开始抽搐了,他抬起头来,僵硬的笑着,说道:“我……当然愿意,怎么可能会不愿意呢?”

  林福章两口子的笑容也越浓郁。

  “那好,既然苏锐没有意见,我提亲的任务也就完成了。”苏无限站起身来。

  苏锐算是反应过来了,这个家伙来到这里,一直就是等着自己说出这句话,而且,苏锐根本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

  苏天清拉着林傲雪的手:“小雪,我们这算是第一次正式上门下聘礼了,姐姐我也没给你带什么特别的东西,昨天逛了一整天,才给你挑了一个镯子,看看喜不喜欢。”

  苏天清打开了一个古色古香的盒子,一个翡翠镯子躺在里面,通体碧光流转。

  林福章算是对这种玉器比较了解的,一看到这镯子上的通体碧光,他的眉头就忍不住的狠狠跳了一跳,他没想到,苏家送给女儿的见面礼竟然如此贵重。

  林傲雪虽然不知道这镯子的真正价格,但是想来应该也不会便宜,连忙推辞:“姐姐,我不能收,这太贵重了。”

  “你都喊我姐了,我还不得送你给礼物?”苏天清主动拉过林傲雪的手,把镯子给对方戴上。

  纤细雪白的手腕,配上这碧光流转的镯子,实在是美到了极点。

  “好看,真好看。”苏天清由衷的赞道。

  “姐姐,这礼物实在是太贵重了。”林傲雪总觉得手腕沉甸甸的,虽然她对于提亲这件事情觉得心中欢喜,但礼物之类的,还是能不收就不收了。

  “这虽然是我送的,但却是你大哥花的钱。”苏天清指了指一旁笑而不语的苏无限:“我这是借花献佛。要看书.一1 ̄”

  苏锐也笑着说道:“傲雪,你就收下吧,反正某些人不缺钱,就送这一个镯子,我还觉得他小家子气呢,怎么着也得送一对镯子。”

  你知道一对镯子要多少钱吗?

  苏无限瞪了苏锐一眼,然后说道:“既然如此,那就抓紧挑个合适的日子,把婚事办了吧。”

  这么快就挑日子?苏锐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

  “我看都不用挑什么日子,过年前把事情办了就成!”魏淑玲显得开心无比,脸上的笑容从来就没停下来过。

  “行,这日子我们再合计合计。”苏无限站起身来:“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告辞。”

  事实上,按照辈分来讲,他和林福章属于同辈,但是,苏锐是他的弟弟,林福章又是苏锐的未来岳父,所以这关系就有点乱了。

  一家人把苏无限苏天清送到了车上,苏锐却拉开了副驾驶的门,坐了进去。

  “你进来做什么?”苏无限淡淡说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不征求一下我的意见?”苏锐没好气的说道。

  苏天清只是轻笑,也不讲话,倒是苏无限仍旧是那副很淡的语气:“你的意见,很重要吗?”

  “我去!”

  苏锐差点没咆哮了,你们来给我提亲,我的意见难道不重要?

  “你不喜欢林傲雪?”苏无限扬了扬眉毛。

  “喜欢。”

  “你不想娶她?”

  “没有。”

  “那你还在这里叽叽歪歪做什么?”苏无限一脸嫌弃的神情。

  苏锐差点没被这句话噎死。

  “再者说了,婚事这种东西,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家里老爷子亲自话,我这个当大哥的好歹也能算半个长兄如父,从都到宁海亲自给你提亲,你还觉得不够有面子吗?”

  “我什么时候认你当大哥了?还长兄如父?你说这话怎么不怕风大闪了舌头?”苏锐很不爽的丢下了三个字:“不要脸。〓要看书. ̄1ck ̄a_n ̄s要h□u看.书c ̄c ̄”

  苏天清再也憋不住了,笑的那叫一个开怀。

  苏无限倒也没怎么介意,仍旧是那副淡淡的语气:“你要再这样,我马上再去秦家帮你提亲。”

  苏锐听了,好半晌说不出话来。

  深呼吸了许久,苏锐指着苏无限说道:“你够狠。”

  这一场交锋,又以苏锐的彻底落败而告终,几家欢喜几家愁,对于这场婚事,林福章倒是兴奋的不行了。

  苏家是这个国家真正的红色世家,林家能够和苏家扯上关系,从此以后在许多领域都会享受到无形的优待,这对于必康的展是有着极大的好处的。

  商人逐利,林福章能有这种想法,也是必然的,但是,最让他高兴的,是女儿的感情终成正果。

  以往林傲雪从来都是冰冰冷冷,对父母也很少说话,虽然林福章知道自己女儿的内心里是有暖流的,但是就这冷冷的性格,谁能受得了?

  别看追求她的男人很多,但是要是真的嫁了,百分之九十的概率不会过得幸福。

  苏锐是个好男人,能力强,为人体贴,因此,女儿能够和苏锐谈恋爱,这让林福章的心里很是欣慰。

  再加上有苏老爷子的保障,他相信苏锐也不敢对女儿不好。

  林福章越想越高兴,吩咐保姆再去做几个下酒菜,然后乐呵呵的开了一瓶五粮液。

  就连滴酒不沾的魏淑玲也陪着喝了好几杯,老两口晕晕乎乎,在饭桌上聊的没完没了。

  不过,作为提亲事件的主人公,苏锐和林傲雪却早早的回到了房间里面。

  林傲雪沐浴完毕,坐在床边,换上睡裙,长长的头垂下,微低着头,摆弄着手腕上的镯子。

  “今天的事情,你是不是提前知道?”苏锐坐在对面,淡淡的馨香已经钻进了他的鼻间。

  林傲雪的双颊微红,点点头,又摇摇头。

  “这是什么意思?”苏锐看不懂了。

  “之前我去苏家做客的时候,苏伯伯有提过这件事情,但是……”林傲雪的双颊更红了:“我并不知道他会这么着急。”

  “你慌什么?”苏锐笑道:“我又没有怪你。”

  “苏锐。”林傲雪很认真的看着苏锐的眼睛,问道:“这样,会不会让你为难?”

  她的眼神很澄澈,纯净如冰山,没有一丝一毫的杂质。

  “娶你这件事情,很让我为难吗?”

  苏锐的声音让林傲雪浑身都情不自禁的颤了一下。

  他愿意吗?

  对于女人而言,没有什么事情能比嫁给心爱的男人更有吸引力了。

  不过,现在的林傲雪显然不是抱着这种想法,她知道,就算苏锐嘴上说着不为难,但是这种时候逼他结婚,还是不现实。

  不说别的,秦悦然怎么办?

  “我现在还不想结婚。”林傲雪说道,她的眼睛亮晶晶的,在夜色之下,就像是两颗炫目的宝石。

  苏锐看着这个女人,心中怜爱大生,嘴里说出来的却是:“我们去洗个澡吧?”

  “我刚刚洗过了。”林傲雪哪里还不明白苏锐的意思,脸庞之上又腾起一丝丝红晕。

  “那也可以再洗一遍的。”

  苏锐说罢,便把林傲雪拦腰抱起,冲进了卫生间。

  哗啦啦的淋浴水声伴随着林傲雪的声音响起:“快停下,我的衣服湿了……”

  她的话才说一半,嘴巴似乎就已经被堵住了。

  …………

  第二天一早,苏锐顶着两个黑眼圈起了床,由于昨天晚上又和林傲雪折腾到了将近天亮,因此现在腿脚都是略微软的。

  最近折腾的次数有点多了,就连苏锐也认为自己需要好好休整一下,不然精力不济啊。

  昨天晚上,由于林傲雪的敞开心扉,苏锐也彻底情动,火山爆一样的常挥,正处于巅峰时期的林傲雪终于压抑不住自己的声音。

  女神一旦疯狂起来,也是能够吓死人的,她的声音虽不至于传遍整栋林家别墅,但是让处于同一楼层的林福章夫妇听见,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弄的苏锐一大早上见到老两口都有点不好意思,尤其是魏淑玲,看二人的眼神充满了暧昧,林傲雪觉察到了气氛不对,因此匆匆忙忙解决早餐,便继续上楼休整了,她可受不了母亲那眼神。

  一直都在勤奋工作的林傲雪难得请了次假,以她的身体条件,昨天晚上和苏锐折腾到快天亮,身子骨都快散架了,至于父母会怎么想,随他们去吧。

  “小苏,多吃点海参,这个很补的。”魏淑玲说着,把整整一盘海参端到了苏锐的面前,这还是她吩咐保姆连夜弄出来的。

  看着号称有着“壮-阳”功效的海参,苏锐大窘,那么厚的脸皮倒也满地红了。

  “谢谢阿姨。”苏锐尴尬的说着,然后把海参塞了满嘴。

  苏锐不知道的是,等他也告辞离开,魏淑玲便一脸笑意的捅了捅林福章,说道:“老林,咱们这个女婿身体不错啊,昨天晚上那折腾的,真让人脸红心跳,让我想起了咱们年轻的时候。”

  林福章使劲的咳嗽了两声:“吃饭,别说这些。”

  毕竟,虽然嫁女儿这件事情很高兴,但是,当女儿有了心爱的男人之时,每个当爹的心里都不会太好受,尤其是昨天晚上那声音……林福章想起来就是一阵头大。

  不过有话唠的魏淑玲显然止不住话头:“老林,你想想,要是当年的你,比起咱们这个女婿,你们谁更厉害一点?”

  林福章一口粥喷了满桌子,对妻子怒目而视:“为老不尊,胡说什么呢?这能比吗?”

  魏淑玲倒是一点也不生气,笑吟吟的压低了声音:“喂,老林,现在国家二胎政策放开了,要不,你努力努力,让我也要个二胎?”

  林福章真是要被媳妇天马行空的思想给雷爆了,他无力的说道:“要不,你自己努力努力吧,我是帮不上忙了。”

  …………

  而这个时候,在距离林家别墅最近的一家药店里面,苏锐做贼心虚的走进来,凑近店员,小声的说道:“一瓶六味地黄丸要多少钱?”

  ——————

  ps:感谢小武哥、土岚、漠北鹰、、毛狗精、紅龜仔、小豆room、六王、要鬼、噫無情、军方无限、书友6222447、落雪听梅32o、卿羽、想念置于心、流浪的诺言、q3236233、书友18641o9o、书友22、书友2o927993、轩辕服太虚、颖丽奕的月票支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