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最强狂兵> 第1212章 甩棍很好用
  听到了扎卡的话,沃顿的眼睛里面露出了一丝阴沉的光芒来:“蒋青鸢会出现在你的床上?扎卡警长,你就真的那么有自信吗?”

  沃顿一直把蒋青鸢当成了禁脔,即便对方此时正在和别的男人接吻。因此,他听到扎卡这样讲,心中很是不快。他得不到的女人,别人也别想得到。

  “当然。”扎卡似乎没有感觉到沃顿心中的不愉快,而是得意洋洋的说道:“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极品的东方女人,如果能够在床上把她给征服了,那么想必一定是一种非常完美的体验。”

  沃顿的脸色更加阴沉:“扎卡警长,你可是这里的政府官员,这么做会不会不太好?”

  他知道扎卡是什么样的人,这样说只是为了提醒对方不要想着染指蒋青鸢。

  “哎,沃顿,我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扎卡说道:“我也就表面上是个警长而已,你说对吗?哈哈哈哈。”

  笑着笑着,他的笑声陡然一收,揉了揉肋间,那里被苏锐踢了一脚,到现在每喘一口气都会隐隐作痛:“这个男人在被打断了腿之后,我会拔掉他的舌头,把他卖到非洲,关在铁笼子里,脖子上拴着铁链,让游客参观。”

  听到扎卡说着这些狠话,沃顿的脸色隐隐的有了一些变化。

  而那边,蒋青鸢和苏锐的一个深吻之后,便朝餐厅内走去。

  而这里的餐厅经理则是惊讶的看着这一切,在他看来,这些年来他的老板可从来没有带异性进入过她的专属包厢的,这还是破天荒的头一回!

  蒋青鸢的专属包厢很小,也就只能放得下一张桌子而已,不过,越是这种小房间,越是能够产生浓烈的暧昧气氛。

  刚刚的那一吻,已经让蒋青鸢浑身都没了力气,两人一进入包厢,苏锐就已经一把扯过了对方,让其坐在自己的大腿上面。

  “这里面只有我们两个人。”苏锐抱着柔软的身体,也感觉到自己有些不能自已了。

  “那又怎样。”蒋青鸢面红耳赤,她咬了咬嘴唇,而后抱着苏锐的头,深深的吻了下去。

  又是五分钟,双方才气喘吁吁的分开。

  “吃完饭再说吧,这里不合适。”蒋青鸢指了指包厢的门板:“隔音不太好。”

  苏锐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原来是因为这个原因,我可算是想起来了,你那种时候的喊声很大的。”

  蒋青鸢的脸庞发烫,狠狠的在苏锐的腰间拧了一把。

  …………

  就在这一男一女在包厢里面一边聊天一边吃饭的时候,外面的扎卡也挥了挥手。

  看着他的这个动作,一辆看起来有些破烂的越野车忽然从路面上拐了下来,然后冲着蒋青鸢的餐厅大门直接撞了过去!

  稀里哗啦!在这种程度的撞击之下,餐厅的玻璃门直接就变成了碎片!

  而这辆越野车似乎像是喝醉了酒一样,仍旧蛮横的朝餐厅里面挤进去!

  坐在餐厅门口的食客们皆是惊慌失措,连忙丢弃了座位朝餐厅里面躲去,可是这辆越野车仍旧不依不饶,把餐椅餐桌全部撞倒,一路平推过去!到处都是碗碟被摔碎的声音!

  蒋青鸢精心设计的餐厅,此时已经变成了一地的狼藉!耳朵里面全部都是惊慌失措的尖叫!

  终于,由于前方堆积的餐椅餐桌太多了,这辆越野车也开不动了,食客们纷纷尖叫着朝餐厅门口跑去。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又是一辆越野车凶猛的开过来,把大门口死死的堵住了。

  从越野车上面跳下来几个白人壮汉,每个人的手中都握着甩棍,见到有食客过来,直接冲过去就是一顿乱抡!

  当即就有几名想要跑出去的食客被砸的头破血流,捂着脑袋在地上痛哼着。

  “今天,在这里吃饭的所有人都要受到惩罚,如果以后再有人敢来这里吃饭,我们见一个就打一个!”

  这些壮汉既然敢这样发话,那么估计这餐厅从此以后是别想有生意了。

  在这几个壮汉守住门口的时候,第一辆越野车上也同样下来了好几个人,他们手里拎着甩棍,对着墙上的各种精巧设计就是一通噼里啪啦的乱砸,至此,蒋青鸢的心血全部付诸东流了。

  坐在外面的车子上面,沃顿目不转睛的看着这一切,不禁感觉到有些意外,他倒是没想到,扎卡的手段居然可以如此的狠辣。

  扎卡笑呵呵的看了看沃顿,一脸的得意,他拍了拍自己的大肚子:“沃顿,你觉得这一场戏精彩吗?”

  沃顿只能干笑两声。

  “这还只是开始。”扎卡笑着说道:“晚上,我会让蒋青鸢真正的体会到,什么叫做人间最大的快乐。”

  沃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要好好的想想办法了。蒋青鸢那么极品的女人,一定不能被别人所得到!

  “我先走了。”沃顿推门下车。

  从第一辆越野车里面跳下来的那些壮汉们把东西给砸的差不多之后,开始遍地找人了。

  他们要找的自然就是苏锐和蒋青鸢了。

  事实上这一切发生的也不过是在短短的两分钟之间,包厢里的一对男女起先听到了喊声,并没有在意,直到一分钟后尖叫声此起彼伏,他们才开始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妙了。

  “我出去看看。”苏锐说道。

  就在他刚刚站起身来的时候,包厢的门已经被一个壮汉拉开,他看到了蒋青鸢,眼睛瞬间一亮,喊道:“就是这个女人,把她绑走!”

  可是,他的话还没说完,一个杯子就已经硬生生的塞进了他的嘴巴里面!

  天知道苏锐是怎么把这样一个中号的咖啡杯塞进对方嘴里的,后者简直觉得自己的口腔都要被撑的炸开了!

  他也没有心情去打架了,连忙丢掉了甩棍,双手去抠嘴里的杯子。

  可是,这杯子的把手是冲着他的喉咙的,把口腔撑的满满的,从外面连个手指头都伸不进去!光溜溜的无处着力,除非把杯子打成碎片,否则根本别想抠出来!

  苏锐捡起他的甩棍,手腕一抖,这名壮汉便捂着膝盖倒在了地上,而一旁的蒋青鸢则是清楚的听到了膝盖骨碎裂的声音。

  “来找我的麻烦我没有什么意见,但是来到店里又打又砸,我可就要不高兴了。”

  苏锐说罢,甩棍的尖端再次狠狠的击打在了这名壮汉的另外一处膝盖上!

  又是骨裂的声音!

  捂着两条膝盖,嘴巴被杯子撑大到了极限,这名壮汉打手简直难受的想死!

  苏锐一脚将其踹出门,然后对蒋青鸢说道:“在这里等我。”

  说着,他顺手就把包厢的门给关上了。

  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苏锐已经看到了外面的一片狼藉,十年的时间,蒋青鸢一定在这个餐厅中倾注了很多的心血,此时被这群家伙砸成这个样子,看到了之后不知道有多心痛呢。

  一想到这一点,苏锐的目光之中也露出了危险的神色来。

  他的甩棍再次扬起,然后狠狠的击打在了之前那名打手的腮帮子上面!

  这还隔着一层厚厚的皮肉呢,这打手嘴里的陶瓷咖啡杯就已经被敲成了碎片!

  这打手似乎感觉到自己的腮帮子都要被抽飞了,嘴里的那些碎片不知道把口腔划破了多少处,他侧身躺在地上,不断的呕着,每吐出一口,都是带血的杯子碎片!

  又有两个家伙朝苏锐冲过来,后者高高的扬起手中的甩棍,左右挥了两下!

  于是,这两人便齐齐捂着被抽裂的肩膀跪倒在地。

  苏锐的动作不停,往这两人的身上又各抽了几下,背骨都不知道被抽断了多少根,当即软绵绵的趴在了地上,根本就站不起来了!

  不得不说的是,甩棍的杀伤力虽然远没有军刺强大,但是在某些时候用这玩意儿来打人,绝对解气!

  看到苏锐出现,所有壮汉都围过来了,那些守在门口的也是一样。

  “现在投降的话,我还可以饶你一命。”这个时候,先前喊话的打手看着苏锐,冷冷说道。

  他看起来足有两米的身高,穿着一件紧身背心,浑身的肌肉简直像是要炸开一样,站在苏锐前方两米的位置,看起来要比后者高出大半个头,因此,在他说话的时候,颇有一种居高临下的威慑感。

  “是谁指使你们来做这件事情的?”苏锐倒是没有丝毫的惧怕,而是掂了掂手中的甩棍,道:“给你三秒钟的时间来回答,否则的话……”

  “三秒钟?哈哈哈,你以为你是谁?你知不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这名壮汉撕开自己的背心,指着左胸上的大块胸肌,说道:“我从那不勒斯来!你应该知道我是来自于什么势力了!”

  在说这话的时候,这个壮汉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神情,似乎他身后的势力能够带给他极大的荣耀一样。

  “那不勒斯?”听到这个地名,苏锐摇了摇头:“这么说来,你是意大利黑手党的?”

  “你说的没错,既然知道了我的身份,那么你还不跪下求饶?”

  苏锐却说道:“不好意思,我事先说过的三秒钟已经超过了,而且,我实在不想再听你多嘴了。”

  说罢,他的甩棍猛然抡出,棍子的金属圆头从两米壮汉的嘴巴前面一扫而过!

  众人只听到“卡拉卡拉”的声响,然后就见到被抽的碎裂的牙齿从这名壮汉的口中像天女散花一样飞出去!

  ——————

  PS:感谢n5420、新沂狼道、196910、姚英俊、tm001、天才大熊猫o、失足青年131、T南栀倾寒、书友28708010、人醒梦碎、22号的太宗、没好网名、支持扯淡、落叶后的惋惜、友27874580、倦言缱绻i、只为_那个她、、颖丽奕、书友27592895、心灵的自由、书友28483772、人醒梦碎、东方农村仔1、书友28583138、阳光wsm、书友2696470、无所谓ZJ、hz雨过天晴、笑看红尘731104、我和世界不熟、书友9167、我爱黄鸣鹤、dslq、六王、用户29425365、下一站风景、叹情深缘浅、书友11603542、龙彪行天下、大坏龙、一言十鼎、烟炎i的捧场和月票支持!

  最后一天了,大家手里如果还有月票的就砸来啊,第三更在十点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