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最强狂兵> 第1213章 惩罚真凶!
  所有打手都愣住了!

  他们没想到,苏锐明明知道了对方黑手党的身份,还敢这么动手?难道他不知道黑手党在意大利地下世界之中究竟有着怎样的地位?

  那名来自那不勒斯的壮汉感觉到自己的整张脸都要被抽的裂开了,他张开嘴巴大吼,结果满嘴的牙都已经消失不见了!

  苏锐根本就没有留给他愣神的机会,反手就是一甩棍,自下而上,狠狠的抽在了他的两条腿中间。

  “嗷!”又是一声不似人腔的惨嚎!这名壮汉立刻捂着下面跪倒在地!

  在对方的双膝尚未完全落地的时候,苏锐就已经抬起脚,脚背和对方的下巴来了个亲密无间的接触!

  于是,众人只见到这名壮汉立刻向后面飞出了好几米,然后重重的落在了地上的一堆陶瓷碎片中间!

  苏锐的脚步并没有停下,甩棍左右各是一挥,然后两个人的下巴便被打的骨裂了!

  “说出是谁指使你们的,你们就可以安全离开了。”

  望着满室狼藉,苏锐知道,这间餐厅估计是很难再回到以前那种火爆的状态了,这件事情的幕后主使者必须要为此而付出代价!

  听着苏锐充满了寒意的声音,再加之众人之前都见识到了他的高绝身手,因此一个个也都有些迟疑。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高喊了一声:“一起上,那么多人还能打不过他吗?”

  他的话音一落,这些打手们就只见到一道乌光嗖的从眼前飞过,然后众人就见到那个发话者捂着喉咙摔倒在地,满脸痛苦!

  那道乌光自然就是甩棍了!

  最让人触目惊心的是,那根甩棍竟然顺着嘴巴插进了他的喉咙里面!

  苏锐走了过去,拽住甩棍的末端,猛然一拔!

  甩棍的末端已然深深的插进了对方的食道里面,这一次又拔的简单粗暴,让这名打手感觉到自己的食道都要快被扯出来了!

  这个场景让在场的人皆是不自觉的捂住了脖子!

  苏锐抬起脚,踏在对方的胸膛上,环视着这些打手,说道:“谁要是能说出来这件事情谁指使的,那么他就可以平安离开,否则的话,我就会把这根甩棍从你们的菊花里面捅进去,再从嘴巴里面捅出来!”

  听了这话,在场的人齐齐感觉到虎躯一震,菊花一紧。

  “我没什么耐心,快说!”

  苏锐见到这些人还在打着小算盘,于是扯过了一旁的餐桌,高高举起,然后狠狠的砸在了地下那人的身上!

  那人本来正捂着喉咙干呕呢,结果整个上半身都被餐桌狠狠的砸了一下,当即身子一挺,喷出了一口鲜血,不知道有多少地方骨裂了!

  这场景看的周围人都开始紧张起来,看来,这个年轻的东方男人所拥有的手段绝对比他的脸看起来要残酷许多。

  “都还犹豫什么呢?”苏锐冷冷说道。

  他抬起甩棍,指了指站在对面的家伙:“你来说说,是谁指使的,说了你就可以走了。”

  “我们都是扎卡的人。”这名打手终于不再敢装蒜了,立刻战战兢兢的回答道。

  “谁是扎卡?”

  “就是这里的警长。”

  “他现在在哪里?”苏锐又扬了扬眉毛,他似乎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警察用黑道来解决问题?这还真有点意思。

  “我们也不知道他在哪里,只是得到了命令才过来的。”

  这时候,旁边又有一个男人插嘴了,在说话前,他的目光闪烁了一下。

  可是,此人的话音还未落,苏锐的一记甩棍就已经狠狠的抽在了他的嘴唇上!

  又是一片牙齿被打碎的惨烈声音!

  “我让你说话了吗?”看着捂着嘴巴不断咳血的男人,苏锐冷冷说道,眼睛里面精芒闪动。

  很显然,他知道这个家伙是怎么回事。

  “说,扎卡到底在哪里?”苏锐重又问道。

  现在那名被他用甩棍指着的家伙抬起胳膊,指了指门外。

  “他就在外面的一辆老式菲亚特汽车上面。”说完,他忐忑的问道:“我们可以走了吗?”

  “可以。”

  苏锐点了点头,然后手起棍落,周围的一群打手立刻全部倒下了,一个个抱着脑袋,头破血流!

  “为什么我说了你还要打我?”先前那名抢先坦白的家伙吼道。

  “你这已经是轻的了。”苏锐冷冷说道:“就凭你们对这里做出来的事情,杀了你们都不过分。”

  扎卡坐在车子里面,一直盯着这里的动静,结果一堆手下都进去十分钟了,还是没有抓到人,这不禁让他有点坐不住了。

  不过对方只是一男一女而已,十来个壮汉冲进去,还能搞不定他们两个?

  就在扎卡正在犹疑的时候,苏锐已经拎着一把甩棍走了出来。

  站在一堆碎玻璃渣子上面,苏锐已然看到了那辆老式的菲亚特轿车。

  他的唇角勾起一丝冷笑,能够让黑手党出面帮忙当打手,看来这个警长的身份可不简单啊。

  当扎卡看到苏锐的时候,心骤然慌了起来。他知道,既然这个男人已经站了出来,那么之前派出去的那些人已经彻底的玩完了。

  不过,想必这个男人并不知道这一切是自己指使的,想到这一点,扎卡便淡定的发动了车子,想要离开这里。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苏锐忽然加快了脚步,三步并作两步就来到了车子侧面。

  他手中的甩棍高高举起,然后狠狠的抡了下来!

  只是一下而已,车子玻璃上便布满了裂纹!

  再来一下,扎卡的身上便布满了玻璃碎片了!

  由于这是一辆老式的手动挡车子,车子已经开始缓缓滑行,他还没来得及换上二档,就已经被苏锐一把揪住了衣领!

  顿时,扎卡只感觉到一股强大到无可抵挡的力量从苏锐的手中传来,他那肥胖的身体竟然被硬生生的从车窗里拽出来一半!

  扎卡的肚子实在是太大太大,此时感觉整个人都快被车窗给挤爆了!

  苏锐还在硬生生的往外面拽着,扎卡的腰部衣服已经被车窗给扯烂,皮肤表层也挣开了,鲜血直流!

  不过,这肚子实在是没法再缩小了,饶是以苏锐的力气,竟然也没办法把扎卡从车窗里面给拖出来。

  “这样更简单。”

  苏锐的胳膊高高举起,五指张开,往扎卡那肥大的后脑勺上狠狠的抽了一巴掌!

  反正对方被卡在车窗处动弹不得,任由苏锐施为,简直就是想怎么打就怎么打,根本不用担心对方会不会还手!

  噼里啪啦几耳光下去,扎卡的鼻孔里面都开始往外喷血了。

  他被打的眼冒金星,兀自喊道:“你这是袭警,这是袭警!你死定了!”

  “是吗?那我可非常期待接下来的剧情。”

  苏锐说罢,按着扎卡的后脑勺,然后猛然提起了膝盖!

  砰!一声闷响!

  扎卡的鼻梁骨瞬间就变得粉碎,然后嘴巴里面不知道被撞断了多少颗牙齿!

  苏锐似乎不解气,又来了一下,扎卡的下巴也被顶的骨裂了,完全错位!嘴巴都合不上了!鲜血直流!

  “爽不爽?”

  苏锐根本就没有去找证据,他怀疑这一切是扎卡做的,就已经足够了。

  很多行人见到了苏锐在动手打人,都没有一个上前制止的,看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句话不仅适合于华夏,在意大利也同样适用的。

  扎卡此时鼻子不是鼻子嘴巴不是嘴巴的,根本就无法回答了,他的脑袋也是晕晕乎乎的,估摸着少说也得是个中度脑震荡!

  苏锐又拍了拍扎卡的脑袋,也不管对方能不能听得清,直接说道:“这只是个警告,这里的损失你必须双倍赔偿了,否则,你的这条命别想再要了。”

  扎卡哼哼唧唧的,也不知道听没听清。

  苏锐拿起甩棍,看似只是随手一甩。

  结果甩棍的尖端精准无比的打在了扎卡的颧骨上,那一块骨头瞬间就被砸碎,当场瘪了下去!

  苏锐也没有再管扎卡的死活,转身走回了餐厅。

  那一群被他砸断了腿骨的打手们还躺在原地直叫唤呢,苏锐毫不客气的从他们的身上踩了过去。只不过在踩人的时候,他的脚步又多加了几分力气,又是一片咔嚓咔嚓的骨裂声响。

  蒋青鸢早就已经从包厢里面走出来了,她看着眼前的一片狼藉,不禁叹了一口气。

  她已经不是少女了,承受打击的能力也很强,但是看到自己倾注了不少心血的餐厅彻底的废掉了,蒋青鸢的心里面还是很不好受的。

  苏锐苦笑道:“抱歉,看来是我给你招来了这么一场祸事。”

  蒋青鸢摇了摇头,握住了苏锐的手:“不怪你,该来的总会来,躲也躲不掉。”

  “这件事情是……”

  苏锐还没说完,便已经被蒋青鸢打断了:“我知道,是扎卡干的。”

  看来,对于幕后凶手是谁,蒋青鸢也是早就心中有数了。这个女人的智商绝对不在苏锐之下,很多关窍一想就透。

  “只是,不知道这件事情的背后有没有沃顿的身影。”她说道。

  “沃顿?你的首席财务官?”苏锐眯着眼睛想了想:“并不能完全排除他的作案动机。”

  “如果他真的做出这种事情,那就太让我寒心了。”蒋青鸢摇了摇头:“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情都必须要有个说法。”

  “有我在,你不用担心。”

  苏锐也握住了蒋青鸢的手,说道:“咱们先回紫盾总部,这里的事情我会让人来处理的。”

  “好。”蒋青鸢点了点头,便迈步离开,踩着一路的碗碟碎片,她目不斜视,恐怕无论换做任何一人,都无法直面这种损失。

  就在他们离开半个小时后,有好几辆警车已经来到了餐厅门前。

  ——————

  PS:还有两个小时就到下个月了,大家现在手里有月票的就砸一下下啊,拜谢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