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最强狂兵> 第1247章 船上的法医
  赫斯基的话让苏锐愣住了,他的眼睛里面再次露出了一抹精光。

  “带我去看看。”苏锐站起身来说道,他不知道这里面还有什么猫腻。

  如果这高里奇不是自己所杀,那么又会是死在谁的手里呢?

  看来,这艘船上真的是阴谋重重,疑云密布。

  赫斯基带着苏锐一路来到了医务室,为了配合上鹦鹉螺号的豪华档次,这医务室也是异常高端,各种先进仪器设备全部装备到位。

  不过,他们没有在任何一间医生办公室内停留,而是径直走到了最里面。

  推开玻璃门,苏锐便看到了一张床,床上躺着一个人。

  这个人的头部已经被打开了一半,腹腔胸腔也全都打开了,让人就像是身处解剖实验课之中一般,实在是血腥无比!

  在鹦鹉螺号上面居然可以看到这种场景!这大大出乎了苏锐的预料!

  即便他的手上有不少敌人的性命,但是看到这样的场面,让苏锐的心里还是有些不太舒服。

  而躺在床上的那个人,赫然便是已经死去的高里奇。

  虽说人死不能复生,也不会转世,但是被人把尸体解剖成这个样子,也着实太惨了些。

  赫斯基显然也有些不太舒服,他连忙跟苏锐介绍道:“这位是我们船上的首席医生,坎特罗斯教授。”

  “坎特罗斯教授?”苏锐看着眼前身穿白大褂的身影,有点难以置信:“坎特罗斯教授你好,没想到你那么年轻。”

  听到这名字,苏锐还以为对方是个老头子,可是现在的场景和他想象的完全相反。

  站在苏锐对面的是一个看起来只有二十几岁的女人,金发碧眼,个子高挑,留着一头利落的短发,白大褂的袖子撸起到了肘弯处,鼻梁上面架着一副金边眼镜,看起来竟是个标致的美女,浑身上下都流露出一种干练的气质来。

  那么年轻那么漂亮,就能被称为教授了?欧洲也开始职称造假了吗?

  不过,能够把一个尸体给整的那么乱七八糟,而且还面不改色心不跳,这样的女人,有谁敢要?

  “只是看起来很年轻而已,其实已经快四十了。”坎特罗斯淡淡的说了一句:“现在说说这案子吧。”

  苏锐没想到,这鹦鹉螺号上面的首席医生,竟然还是个厉害的法医。不过,让法医来当医生,他怎么就觉得那么违和呢?

  “坎特罗斯教授有什么发现?”苏锐问道。

  坎特罗斯指着试验桌子上面的几个玻璃瓶,里面装满了各种颜色的液体。

  “表面上看起来,这个嫌疑人是被你殴打头部,引起脑部出血致死的,但是实际上完全不是这样。”

  苏锐的眼睛微微的眯了眯:“我听赫斯基说了,也就是说,在我的脚踢到对方的脑袋之时,他就已经死了?”

  对于苏锐来说,这无疑是个非常重大的发现。

  “说的不错,就是这样。”坎特罗斯教授说道:“我虽然没有见到事情的最终结果,但是完全可以判断出来,就算你不攻击最后一下,对方也绝对活不成。”

  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拿起一个玻璃瓶,晃了晃,说道:“我从死者的体内分离出来了三种剧毒。”

  “三种?这么多?”

  苏锐的眼睛眯了眯,为什么高里奇的身上会出现那么多的剧毒?难道说他是自杀?

  完全讲不通啊!

  高里奇根本就没有任何自杀的理由!

  可如果不是自杀,那么就是他杀了!谁下的手?还是用这么一种阴毒的方式?

  苏锐不禁感觉到自己的脊背开始发凉了。

  “第一种剧毒,来自于箭毒木的汁液,当然,这个名字你可能没有听说过,这在你们华夏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做……”坎特罗斯教授停顿了一下,说道:“叫做见血封喉。”

  苏锐的神情陡然变得十分危险。

  “如果这种毒素的纯度够高的话,会引起心脏骤停,杀人于无形。”

  坎特罗斯教授继续拿起第二个玻璃瓶:“这第二种毒素,是来自于澳洲方水母,具体的来说,是海胡蜂水母,我需要说明的一点是,这并不是简单的水母毒液,而是把毒液提纯到了极致。”

  “如果一个正常成年人遭受到了海胡蜂水母的袭击,可以再活三十秒。可是,如果他遇到的是这种高度提纯后的毒液,能撑过多久呢?”

  苏锐对这些名词并不是特别了解,但是也知道其中的严重性了。

  他还没开口,就见到坎特罗斯教授伸出了五个手指:“海胡蜂水母是世界上毒性最强的生物,没有之一。中招者最多撑过五秒钟,必死。”

  这张口就来的精确数字简直是让苏锐大开眼界。

  他说道:“那么第三种毒素呢?”

  “第三种,是目前人类仍旧无法解决的一种毒素,同样是高度提纯的,来自于澳洲蓝环章鱼。”

  “蓝环章鱼?这个我知道。”苏锐对这种生物很了解,这种东西在海里看起来蓝汪汪的,甚是漂亮,但是越是漂亮,就越是有毒。

  坎特罗斯教授说道:“这每一种剧毒都会让人的生命走向终结,如果三种高浓缩的剧毒掺在一起,哦,那么后果将会强大到让人不可想象的地步,完全可以做到瞬间杀人。”

  苏锐感觉到颈后都在冒凉气!

  高里奇和自己在甲板上面呆了十几分钟,并没有见过其他人,那么,如果在见自己之前就中了这些触之必死的剧毒,根本不可能撑那么久!

  苏锐已然闭上了眼睛,仔细回想着当时的场景。

  当时,高里奇一只手掐着茵比的脖子,一只手死死箍住她的腰,正在往楼梯口退去。茵比无论怎么挣扎,都没有任何的效果。

  结果退着退着,高里奇的状态就有些不太对了。

  他的身体似乎失去了力量,眼珠子都微微往后翻着,如果苏锐不攻击的话,或许他也支撑不了多久了。

  当时的苏锐还以为这是由于他击中了高里奇的后背引起的,完全没往中毒的方向考虑!

  那会是谁动的手?

  苏锐可以肯定,绝对不是他下的毒!

  当时还有谁在场?

  茵比?

  更不可能!当时这女人浑身上下除了一条露的不能再露的比基尼泳裤,什么都没有了,连上半身的衣物都被高里奇扯掉了!她拿什么来下毒?

  那当时下毒之人是怎么做到这一切的?难道说是远距离用毒针来射的?

  且不说当时附近并没有其他人,哪怕真的有这种远距离射击的毒针,其准确率也很难保证,不过,那个暗中下手的人到底是图什么?他为什么要灭口?难道说是为了解救茵比?

  除了解救茵比之外,还有没有别的理由呢?

  苏锐皱着眉头沉思着,一时间有些不得其解。

  “坎特罗斯教授,你能不能寻找到对方下毒的位置?比如说针孔之类的。”苏锐问道。

  “来,你来看看这里。”坎特罗斯带着苏锐走到了高里奇的尸体旁边:“赫斯基,你也过来一下。”

  赫斯基并不想过来,他的脸色显然有些不太好,毕竟他们都想离坎特罗斯这个女人远远的,虽然她驻颜有术,三十好几岁的女人看起来和二十多岁的没什么两样,但是谁愿意靠近一个整天和尸体打交道的女人?

  “我把对方的头骨打开了,胸腔也打开了,全部都有中毒的痕迹。”坎特罗斯戴着手套,很是熟练的翻着尸体,让赫斯基感觉到一阵阵的反胃。

  “三种毒素搀在一起,非常的霸道,扩散的很迅速。”坎特罗斯说道:“这艘船上竟然有人携带如此剧毒,这比一个厉害的杀手更加可怕。”

  苏锐接着说道:“因为这完全可以在不知不觉间就要人的命。”

  说实话,撇开那些危险不谈,这个时候的苏锐竟开始有些对这些毒素表示心动了。这会让一个人的战斗力和杀伤力呈几何级数提升的!

  坎特罗斯说道:“赫斯基,这件事情你必须要调查清楚,否则如果持续下去的话,对鹦鹉螺号没有任何的好处。”

  听着对方话语里的意思,似乎这坎特罗斯的真正地位还要在安保部长赫斯基之上,对其甚至可以发号施令。

  “我知道了,请您放心,我现在就去着手调查。”赫斯基恭敬的点点头,然后又对苏锐极有礼貌的示意了一下,随后转身轻轻离开。

  坎特罗斯则是对苏锐说道:“你留下,我还有话要对你说。”

  “好。”苏锐点了点头。

  …………

  赫斯基关上了实验室的门,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说实话,在知道了坎特罗斯的那些怪癖之后,他一秒钟都不愿意和这个女人多呆,她的实验室里到处充满了触目惊心。

  再加上这个女人极其的冷酷高傲,平日里话语极少,似乎根本不知道怎么和别人聊天。

  但是今天,坎特罗斯的表现就远远出乎了赫斯基的预料,这个“男人婆”居然对苏锐说了那么多的话,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难道说,这个男人婆对苏锐有意思?

  赫斯基满脸恶寒的想着,想着想着,这货竟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

  …………

  “坎特罗斯教授,你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呢?”苏锐望着这个驻颜有术的女人,笑着说道。

  虽然美女都是很吸引人的,但是床上还躺着一具尸体呢,有什么话能不能快点说完?

  “我有重大发现,但是需要你绝对保密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