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最强狂兵> 第1289章 日上三竿
  第二天,日上三竿。

  苏锐醒来了,便看到了像猫一样蜷缩在自己怀里的宇都晴子。

  昨天晚上他们战到几?

  不记得了。

  昨天晚上他们战了多少回合?

  也不记得了。

  反正,最后苏锐是脱力了,宇都晴子则是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这是一场突如其来的战斗,也是一场“筹划已久”的邂逅。

  是的,就是“邂逅”,因为苏锐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下一次。

  他在那些碰撞之中,体会到了宇都晴子的内心。

  苏锐确定的是,宇都晴子对他的感情并不一定到了喜欢的程度,但是一定有好感。这十年时间来,自己已经是她唯一愿意去相信的男人。

  这份依赖感在心中生长十年,足以变成参天大树了。

  因此,宇都晴子做出这样的选择来并不奇怪。

  苏锐并没有打搅对方的睡眠,轻轻的挪开胳膊,准备起身。

  这个时候,宇都晴子缓缓睁开眼睛。

  她也醒过来了。

  看了看赤着上身的苏锐,又低头看了看自己,宇都晴子的俏脸瞬间便红了起来,脸上写满了尴尬。

  “这……”

  昨天晚上的那些事情虽然“早有预谋”,但之所以最终发生,有一大半还是酒精的功劳。

  如今,两个人的酒都醒了,这气氛就开始尴尬了。

  “昨天晚上……”

  “昨天晚上……”

  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开口了。

  然后相视无奈的一笑。

  都是成年人了,也是自己的选择,发生这种事情,貌似并不需要太多的心理负担。

  苏锐扯过被子,盖住了宇都晴子那玲珑的身体,道:“昨天晚上是一场意外,不用再想了,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他之所以这么,纯粹是怕宇都晴子难堪。

  但是后≥≥≥≥,m.≦.co︽m者可不这么想,她道:“你不用多想,这都是我心甘情愿的。”

  “可这……”苏锐还在纠结。

  “你就当成是一夜-情好了。”宇都晴子微笑着道。

  “一夜-情……”苏锐苦笑了一下:“这个词从你的嘴里出来,为什么我总是感觉到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人也是有七情六欲的吧,我又不是仙女。”宇都晴子在刚刚睡醒的时候,还有些显得不太好意思,现在短短的几分钟,已经彻底的调整过来了,显得大大方方。

  停顿了一下,她又道:“而且,我就当你已经接受了我的谢意了。”

  苏锐无奈,他哪里是接受那么简单,简直接受大发了,一直接受到天亮好么?

  宇都晴子也是,饿了肚子二十年,这一下子直接吃到撑了。

  “你待会儿就走了吗?”宇都晴子问道。

  看着眼前男人的脸庞,她的目光忽然变得略微有些复杂起来。

  “是的,巾夜也和我一起走。”苏锐犹豫了一下:“你还准备去送送她吗?”

  “不送了。”宇都晴子道:“那天已经和她告别过了,而且,女儿大了,有她自己的选择,总是跟在我的身边,她也会腻的。”

  宇都晴子这话的时候看起来云淡风轻,但是实则带着一丝的不舍。

  “你要是想她了,可以去华夏找我们的。”苏锐道,他现在也不清自己对宇都晴子到底该是一种什么态度,毕竟这种事情在他身上发生的次数并不多,上一次一夜-情的时候还是……在华夏某个水库的维修窗里面,和一个姓方的姑娘。

  擦,这叫什么事儿啊。苏锐摇了摇头,暗暗的骂了自己一句。

  “我会去华夏的,不过可能要过一段时间才行。”宇都晴子停顿了一下,贝齿咬了咬嘴唇,问向苏锐:“你还可以吗?”

  “什么可以不可以?”苏锐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下一秒,他的眼前便被春光充满了。

  因为宇都晴子已然掀开了被子,从床上站了起来。

  苏锐昨天晚上就已经知道了,除了年纪和一身特有的女人味儿之外,宇都晴子在方方面面都和二十岁出头的少女没什么两样,堪称极品中的极品。

  “你要……干什么?”苏锐感觉到自己的脸庞陡然发热了起来。

  由于刚刚起床,精力正旺盛着呢,一股火焰也从苏锐的腹间蹿了出来。

  “我服侍你沐浴。”宇都晴子把苏锐从床上拉了起来。

  …………

  一个多时之后,苏锐才洗完澡,弄的差又虚脱了。

  宇都晴子倒是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帮苏锐穿好了衣服,然后和对方来了一个轻轻的拥抱。

  “再见。”她道。

  淡淡的体香混合着沐浴液的香气,直冲苏锐鼻间。

  苏锐也反手轻轻抱了抱宇都晴子,轻声道:“我不会忘记昨天晚上的,我也不会忘记刚才发生的事情。”

  宇都晴子笑了起来,她拍了苏锐的胸膛一下:“我已经忘了。”

  这下,轮到苏锐一脸愕然了。

  走出房间,遇见了侍女一心,这姑娘看到主人和苏锐并肩走出来,面庞红的不得了。很显然,她也知道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在她看来,女主人还从来没有对一个男人做过这种事情呢,这么些年来,苏锐是唯一的一个。

  再一次和宇都晴子轻轻拥抱,苏锐离开了这个樱花庄园。

  宇都晴子一直在摆手,直到苏锐的车子彻底的消失在视线中。

  “我昨天晚上陪他过了一夜。”宇都晴子看了看身边微微出神的一心,微笑着道。

  “这个……”一心没想到女主人如此大方的出来这个事实,她的俏脸红透了,本能的想起来昨天晚上从苏锐的房间里面传出来的那些让人脸热心跳的声音。

  一心直到早晨都没有睡着,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到现在还着两个黑眼圈呢。

  实话,这些年来,她一直见证着宇都晴子守身如玉,却无论如何也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在昨天晚上做出那样的选择来。

  “你在疑惑,是吗?”宇都晴子笑着问道:“或者,你还有吃醋?”

  一心连忙低头:“不,没有,没有……”

  “我做出这种事情是心甘情愿的。”宇都晴子的目光非常柔和,对一心道:“因为,我喜欢他。”

  这句话让后者浑身猛然一震!

  她知道宇都晴子和苏锐之间的年龄差距,因此万万没想到对方竟然会出这种话来。

  “是的,我确实很喜欢他,这几年来,我想过他很多次,他并不知道。”宇都晴子摇头笑了笑,笑容之中带着一丝自嘲的意味:“我有孩子,和他注定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所以,这件事情注定是没有结果的。”

  一心的目光之中带着一丝忧伤,似乎在心疼宇都晴子。

  她是个孤儿,比宇都巾夜大几岁,从记事起就跟着宇都晴子了,与其对方是她的主人,更不如是她的姐姐,因此,看到对方这样,她也有些感同身受。

  “既然没有结果,那么就不如永远的留个念想好了。”宇都晴子略带怅然的道。

  “您可以去华夏找他的。”一心扶住了宇都晴子的胳膊。

  “算了,念想已经留下了,再做其他的也没有意义。”宇都晴子拍了拍一心的手:“倒是你,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把你送到华夏去。”

  一心连忙摇头:“姐,我要跟在您身边一辈子的。”

  “一辈子?”宇都晴子轻轻一叹:“谁又能跟在谁的身边一辈子呢?到最后终究都是要散的。”

  她望向天空,白白的云朵正在蓝丝绒布上缓缓飘着。

  …………

  苏锐来到了医院,这几天,宇都巾夜已经恢复了很多,虽然还不能像当初那样剧烈打斗,但是至少可以下地走路了。

  一进入病房,苏锐便看到了穿着病号服,坐在病床上的少女。

  面色已经不像刚刚受伤之时那么苍白了,看起来红润许多,病号服的里面也没有再缠上那毫不人道的束胸,弧线非常的饱满。

  不知为什么,在昨天晚上被宇都晴子用“那种方式”表达谢意之后,苏锐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宇都巾夜了。

  他甚至想过,如果这个冷面少女知道自己和她母亲在喝多了之后滚大床的话,会不会毫不犹豫的举起刀杀了自己呢?

  具体答案想都不用想,一定是必然的,苏锐对她……很有信心。

  看到苏锐进来,宇都巾夜也没什么好脸色,她冷冷的了一句:“我要出院。”

  这些天来,每次见到苏锐,宇都巾夜哦度会出这句话,不过,从一开始的付诸行动,到现在,也只是嘴上逞逞强而已了。

  “好,出院。”

  苏锐着,已经开始给宇都巾夜收拾东西了。

  不过,这一下轮到后者不太相信了,有些怀疑的看着苏锐。

  “别这样看着我啊,我又没骗你。”苏锐有些受不了宇都巾夜的眼神,换而言之,他现在自己心里有鬼。

  “是真的出院,我不骗你。”苏锐避开对方的眼神,道。

  “很好。”宇都巾夜酷酷的下了床,穿着拖鞋就要往外面走。

  “先别着急啊。”苏锐苦笑了一下,把手里的包扔到了宇都巾夜的床上:“试试,合不合身。”

  宇都巾夜打开了包,是一件女式吊-带连衣裙,裙子的下摆还挺短的。

  “呵呵,我从不穿这种衣服。”

  着,她两只手一扯,这连衣裙便被撕扯成了两半。

  ——————

  ps:附上昨天没有贴完的月票名单,谢谢大家这么给力!

  感谢浊酒独饮o、、醋六白菜回、我的快网、010、天泪邪皇、流浪的诺言、书友0541417、引爆倒计时、陈金保百度、黑修之神、任晓瑜啊、l刘天俊k、书友064555、嫒姒嬘葑、书友9697708、空心丶梦、01、啦啦梨花、鳄鱼的鳄鱼、逸殁丶流年、夜_叉、___丶百度、烽火戏猪头_1、木羞宇临、dslq、杨羊得亿、支持扯淡、梦里人生、故事細膩、097、袁东义、明明白白胖胖、4788、顾问一王帅、哈哈pg明、致命**、想念置于心、龙彪行天下、堪忧的智力、张文文璐璐、l贱贱、歌声遍地gg、紫龙仙人、基友怎么了、儿帅哥、贼会玩的昵称、朕低调、淑仨诗凌、锐意无限、昝岩松、靈犀子、rq850、q6、凡所有相、三十二号结婚、m残雪、、书友5、她彬哥_、、书友964095、滴9106807、乱世大**、中华神剑、恶魔炽天使、海的微笑、烟炎i、疯子专家、钟学枫、天主保佑您、起名恐惧症、墨城大色、_紫枫、糊涂哥65、稳重的创可贴、书友841179、刘晨阳、金刚、追梦者999999、我和世界不熟、_的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