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最强狂兵> 第1397章 既生瑜何生亮

最强狂兵 第1397章 既生瑜何生亮

  这一顿饭苏锐和秦冉龙吃的很舒服,但是欧阳星海却有些没滋没味的,脑子里总是盘桓着苏锐刚刚提到的想法,根本挥之不去。

  而接下来的欧阳星海甚至惊恐的发现,他甚至不自觉的开始为苏锐的想法考虑具体的步骤了!

  “不行,这可不行!”

  欧阳星海连忙在心里连续否决,他是个意志坚定的人,别人很难会改变他的想法,但是,今天苏锐只不过轻飘飘的说了这么一句无关痛痒的话,竟然能够让他心神不宁那么久!

  “脱离欧阳家,这就是个笑话。”欧阳星海在心里说道。

  可是,这种自我安慰是否有效果,恐怕也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苏锐把欧阳星海的表情尽收眼底,微微笑着摇了摇头,他知道,自己的话起作用了。

  因为此时欧阳星海的表现实在是太明显了,他心底的纠结几乎完完全全的写在脸上。

  就连大大咧咧的秦冉龙都注意到了这一点,欧阳星海的失态太明显不过了。

  潘多拉魔盒一旦打开,就算再关上也没什么用处了——该起的效果都已经起到了。

  接下来,欧阳星海也完全没有心思吃饭了,他的心里面乱糟糟的。

  他知道,因为白忘川的擅作主张,白家定然要遭受一场大劫,而首都的许多势力恐怕都想趁机分一杯羹!

  白家倒不是因为怕苏锐才会如此,而是因为秦岭被杀死了!白忘川玩过界了!打破了那些世家所能忍受的底线!

  接下来的混乱情况,甚至有可能超越两个月前突如其来的那一场洗牌风暴!

  那一场风暴,来的快,去的也快,高层显然已经准备了许久,雷厉风行的行动虽然并不适合伤筋动骨,但是敲山震虎还是没有一点问题的。

  但是,和那一次不同的是,这次白忘川所引起的混乱,绝对有可能成为飓风!

  因为,白家相当于直接得罪了苏家和秦家!

  而且,张家的“政坛独苗”张俊波也因为这次事件的牵连而失去了自由,正在国安接受调查之中!

  张家会迁怒于苏锐,但是会更怪罪于白家,因为如果没有白忘川,张俊波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落到这种下场的。

  张俊波的身上本来就有不少的问题,但是两个月前退了一步之后,完全可以安享晚年了,但是现在,他已经完完全全的失去了这种机会,他的后半生几乎百分百要在铁窗后面度过了。

  那么多矛头通通都打向了白家。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白忘川的无脑所为!

  如果秦岭不死,那么一切都还好说,可是,秦岭死了,这件事情也就彻底的没有了回旋的余地了!

  丢过的面子还能找回来,但是,人死不能复生。

  因此,这一次的较量,注定惨烈异常!

  可是,对于已经退出了首都的欧阳家族而言,这一次无异于是绝好的机会!

  欧阳星海自己琢磨着,然后摇了摇头,拿起酒瓶,给苏锐和秦冉龙各倒了一杯酒。

  “苏少,冉龙,我敬你们一杯。”说完,他便一饮而尽,接着说道:“我想,我还有点事情要去处理,二位慢慢吃。”

  说完,他便心事重重的离开了。

  ………………

  “大哥,你怎么就那么阴险呢?轻飘飘的一句诱惑,就把欧阳星海给搞成了这个样子!”秦冉龙嘿嘿说道。

  欧阳星海能够成为当年所谓的“首都第一大少”,绝对不是偶然的,无论是能力还是智力,他都在同龄人之中处于顶尖,并且风评也是很好,完全没有绯闻出现,堪称完美男人。

  而就这样一个完美男人,居然被苏锐轻飘飘的一句话弄出了破绽,甚至心神失守!

  怎么至于如此的?

  “我阴险?你这是在夸我还是在骂我?”苏锐没好气的说道。

  “我当然是在夸你了,嘿嘿。”秦冉龙一本正经的说道:“能够把欧阳星海给整成这个样子,恐怕整个首都也找不出第二个人来,这还不是夸?”

  秦冉龙非常好奇,好奇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苏锐能够一击便中了要害。

  “我仔细的研究过欧阳中石,也就是欧阳星海的父亲。”苏锐眯了眯眼睛,说道。

  “欧阳星海的父亲?他不是一直隐居在南方的山林里面吗?这样的日子都持续好多年了。”秦冉龙有些不解的问道。

  多年以前,欧阳中石堪称惊才绝艳之辈,其才华甚至不在苏家的苏无限之下,他身怀大将之风,甚至让那些首都长辈看重他的程度要超过苏无限。

  可是,中年丧妻之后,欧阳中石心灰意冷,放弃争夺天下的机会,扔掉一切权力,主动退出,到南方的山林里面盖了一幢大别墅,每天练练字种种花。

  无论多少人去劝说,欧阳中石就是不出山,人们无奈之下,也只有眼睁睁的看着曾经的天才人物沦为普通人。

  不知道有多少人因此而感慨,不知道多少人因此对其生出鄙视之意,但是欧阳中石打定了主意,这一隐居就是将近三十年。

  这期间,无论外界如何风云变幻,他都不会出手,甚至连最基本的发表意见都不可能。

  欧阳星海经常去看望父亲,但是欧阳冰原几乎从来没有去过南方的那幢山中别墅。

  别人都说欧阳星海继承了欧阳中石身上的那一份大气和沉稳,以及卓越的才能,但是只有少数人知道,曾经的欧阳中石也是有很强的野心的。

  可是,既生瑜,何生亮。

  在欧阳中石的那个年代,首都还有一个非常耀眼的年轻人,他叫苏无限。

  两个人斗了很久,每次苏无限都技高一筹,而少有人知道的是,欧阳中石和苏无限是亦敌亦友的关系,到了后来,更是有点英雄惜英雄的味道,否则的话,上次欧阳中石回到首都,苏无限也不会派人请他喝酒了。

  欧阳中石曾经提出过一个非常有名的观点,那就是“断臂自救,换头重生”,断了胳膊自救,割掉了头还能重获新生,这是这八字理论的主要意思,但是,欧阳中石想表达的更深层次的意思,就是——自立门户。

  当时,他对欧阳家族的一些行为已经看不惯了,和家里的几个能力不错但目光着实不够长远的长辈冲突过很多次,他曾经说过,如果欧阳家不能全权听命于他的话,那么他完全可能自立门户,再造一个欧阳家!

  只是后来,欧阳中石的发妻去世了,他也为了爱情,带着一身的雄心壮志隐居了。

  这也是为什么在欧阳家主宅被拆除的当天晚上,欧阳中石是唯一一个知道自己的大儿子是在韬光养晦的人。

  但是,三十年的隐居,已经彻底的磨掉了他的锐气,是以,那天晚上,欧阳星海提出“让外界来帮助家族清除痼疾”的做法,并没有得到欧阳中石的同意。

  兴许是年纪大了的原因,也让欧阳中石对家族有了更深层次的情感。

  而现在的欧阳星海,正是年轻时候的欧阳中石,或许能力并不如父亲,但是隐忍的性格却更胜一筹。

  当然,欧阳星海现在还是缺少了那么一丁点的勇气,苏锐的做法就是把缺少的这部分东西给补齐了!

  哪怕只是简单的开个头而已,就已经足够了!

  “大哥,你这是往欧阳家族的内部扔了一颗定时-炸弹啊,随时都有可能爆开啊!”

  秦冉龙不禁感慨的说道,苏锐已经不知不觉间就把人心给算计到了极致,随手一扔,别看轻飘飘的,但偏偏威力巨大!

  “其实这一点很简单,只要你琢磨的多了,就能想的出来,对于你这种智商的人来说,这种事情根本没有任何的难度。”

  苏锐淡淡一笑。

  秦冉龙连忙摆手:“不不不,我绝对做不到,大哥,能像你这么阴险的人可绝对不多啊!和我姐正合适!”

  “你姐也很阴险吗?”苏锐不禁饶有兴趣的问道。

  “对别人我不知道,她对我可很阴险,不知道有多少次栽在她的手里,然后被我爷爷抽皮带。”别看秦冉龙在外面嚣张至极,无法无天,但可真是怕极了他姐姐,满满痛苦的回忆。

  不过,秦冉龙话锋一转,又嘿嘿笑道:“所以说嘛,你们两个是天作之合,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苏锐忽然想起来秦悦然给自己下药的那一次……尼玛,真的是干活不累么?那次可是累到现在都还有阴影呢好不好!

  这个夜晚,首都已经掀起了惊天的波澜,但是苏锐和秦冉龙两个大主角却还有闲心坐在这里悠闲的吃着菜聊着天。

  他们似乎也没打算太早离开,现在消息已经全部放出去,该跳出来的人也跳出来了,他们只要坐在这里,等着别人上门来负荆请罪的就好了。

  当然,如果这件事情最终能像“负荆请罪”那么容易解决就好了,可惜,白家这次碰上的是苏锐。

  想要保住白忘川,很简单,让白家狠狠的出一次血,甚至是伤筋动骨。

  但是,如果他们交出白忘川的话,该承担的责任和赔偿还是一样都少不了!

  苏锐就是要阴一下白家,往死里阴,白家人有没有意见?

  嗯,有意见就保留!

  “大哥,你猜猜白家现在能有什么反应?”秦冉龙问道。

  …………

  就在这个时候,小梧桐带着一个女人一起走进来,气呼呼的说道:“姐,就是他们!”

  ——————

  ps:感谢小睦姑姑的老乡起名恐惧症兄弟新晋盟主!今天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