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最强狂兵> 第1449章 我儿子是公务员!

最强狂兵 第1449章 我儿子是公务员!

  下一页<

  叶冰蓝显然也看到了这辆宾利,不过她完全不在意,笑着说道:“怎么可能,我们家又不是那么势利的人。”

  “万一有人想要拿这辆宾利轿车压我怎么办?”苏锐开玩笑的说道。

  叶冰蓝根本不是物质的女生,因此对于这种豪华轿车完全不感冒:“一辆宾利轿车怎么能压得住你?要想压你,那得用坦克才行吧?”

  “还是你了解我。”苏锐哈哈一笑。

  两个人有说有笑的走过来,已经让很多人都快要看不下去了。

  李栋看着这一切,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对方根本就是目中无人好不好!

  如果那个男人不是叶冰蓝的男朋友,她怎么可能会对对方如此亲密?

  而对方都有了对象,居然还要把自己叫来相亲,老叶家在搞什么?

  不过,即便如此,李栋也不得不承认,叶冰蓝是他此生见过的最漂亮也最有气质的女人,他的眼睛根本挪不开了。

  越是这样,他的心里面就越是不甘!

  李栋不想放弃这么女神的人物,他认为自己应该还有机会!

  而叶醇书和伍静都知道是怎么回事,连忙说道:“这不是冰蓝的男朋友,这是冰蓝小时候在孤儿院失散多年的哥哥。”

  说着,他们已经起身笑着迎了上去。

  对于这两口子来说,此时别人的情绪已经不重要了,苏锐才重要。

  他们都很想见一见,能够让女儿心心念念这么多年的小伙子,究竟是个怎样的优秀人物。

  见到老四家两口子已经走到了院子中央,王茹的眼睛里面露出了一丝玩味的神色来:“这是冰蓝小时候的哥哥?没有血缘关系的那种哥哥吗?”

  她这看起来是在疑惑的问,但实际上却是火上浇油了。

  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这样的男女关系谁不明白?什么哥哥妹妹的,压根就是欲盖弥彰好不好!

  李栋母亲的面色更加阴沉了,而李父的脸色也相当不好看。

  可惜的是,他们根本不明白叶冰蓝和苏锐的关系,根本不是如他们所想象的那么龌龊。

  此时,叶醇书和伍静已经和苏锐热情的握手了。

  苏锐非常认真的说道:“叔叔阿姨,谢谢你们照顾冰蓝那么多年。”

  如果没有叶家的好心收养,或许叶冰蓝早就流落街头成为一个小太妹了,又怎么可能拥有今日的荣光?

  “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冰蓝对你念念不忘那么多年,还好,终于找到你了。”叶醇书看着苏锐,对方的容貌虽然并不算出众,但是整体气质却远远超出相亲对象李栋,看起来充满了阳光与阳刚,给人一种爷们儿的感觉。

  伍静也觉得苏锐让人感觉非常舒服,他们和叶家老大两口子是完全不一样的,不会根据是坐地铁还是开车之类的来判断一个人。

  就在这个时候,伍静像是想起来什么,对叶冰蓝说道:“冰蓝,忘了告诉你了,你茹姨给你介绍了个对象,现在正在客厅里面坐着呢。”

  在说这话的时候,伍静特地压低了声音。

  叶冰蓝并不喊王茹为大娘,而是从小一直叫茹姨。

  听了这话,叶冰蓝哭笑不得:“妈,这都没征求我的同意啊,我什么时候要介绍对象了?再说了,您女儿长这样子,还缺男孩子追吗?”

  “你茹姨给了个突然袭击,不管怎么样,先应付过去吧。”伍静接着不好意思的对苏锐笑了笑。

  苏锐才刚刚上门,家里就遇到了这种情况,伍静觉得确实挺不好意思的。

  看到了叶醇书和任静的表情,苏锐就已经明白,这两口子对那个上门相亲的家伙并不满意。

  不过由于这是人家的事情,苏锐一时间也没有插手。

  叶冰蓝倒是没有松开苏锐的胳膊,反而把他拉到了一家人的面前,主动介绍道。

  “原来这位就是冰蓝一直念念不忘的小哥哥啊,今天终于算是见到了。”老大叶醇凯笑着说道。

  王茹淡笑着打了个招呼,看起来有些勉强,不过她这勉强之意根本就是故意做出来给李栋一家看的。

  事实上,王茹的心中非常得意,甚至是得意的快要飞起来了。

  她看到了苏锐身上穿的那一身衣服,不过是最普通的草根牌子,加起来绝对不超过五百块,而李永恒身上的衣服,最起码得是对方的一百倍以上。

  无论这是不是叶冰蓝的男朋友,王茹的女婿都完胜。

  叶冰蓝并不知道苏锐之前和叶婉君有过一些过节,因此此时还是热情的介绍着。

  苏锐也没有表现出认识叶婉君的样子,微笑着点了点头。

  叶婉君勉强笑了笑,不过笑容显得很冷。

  “哥,这位是我姐夫,看看够不够帅。”叶冰蓝说道。

  如果叶冰蓝知道,苏锐和李永恒有过好几次过节的话,不知道现在还会不会主动介绍。

  苏锐还是一副非常友好的样子,笑着对李永恒伸出了手。

  可是,李永恒完全没有半点握手的意思,他就这样看着苏锐,任由对方的手停留在半空。

  由于他的这个举动,场面已经变得非常尴尬了。

  叶冰蓝看着这个长相帅气的姐夫,眼底已经有了不快,她伸出手,把苏锐的胳膊给拉了回来。

  王茹的心里面更加得意了。

  李永恒的这种举动落在了她的眼里,就代表着李永恒根本看不起苏锐!他的女婿很骄傲,这和她最初的意愿很搭!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你。”李永恒淡淡说道。

  此时的他已经知道了苏锐是叶冰蓝失散多年的“小哥哥”,可是,两人这么亲密,都挽着胳膊了,这让李永恒的心理面还是有着诸多怀疑的。

  毕竟,所谓的异性兄妹,在很多时候都是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李永恒认为,苏锐肯定是“狗改不了吃屎”的。

  “永恒,你们认识?”王茹听了,惊讶的问道。

  “见过几次。”李永恒淡淡的说了一句,并没有过多的解释,但是明眼人都能够看得出来,苏锐和他一定有着某种过节,否则不会这样的。

  苏锐并没有把李永恒拒绝握手这件事情给放在心上,他看向了李栋,笑着说道:“这位就是冰蓝的相亲对象吧?”

  李栋一脸警惕的和苏锐握了握手,虽然他知道对方是叶冰蓝的哥哥,但是两人的亲昵模样还是让他心里非常的不舒服,现在都还没开始相亲呢,这李栋就已经把叶冰蓝当成自己的人了。

  在这种情况下,李栋又怎么可能对苏锐友好?况且对方的身上始终有着一种让人无法说清楚的气场,这种气场让李栋自己都感觉到心慌。

  不过,李栋都还没说什么话呢,就只见到他的母亲同样警惕的问道:“这个小伙子,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苏锐知道对方在打着什么主意,也丝毫不介意,笑着说道:“阿姨您好,我在的工作比较繁杂,主要是在一家制药公司工作。”

  “在制药公司工作?具体做什么?”李母问道。

  在听到对方不是公务员之后,她已经松了一口气。

  是的,在她的眼睛里面,公务员这个职业是最光鲜的,是最至高无上的,别的职业无论怎样,都是无法和公务员相提并论的。

  很显然,李母已经把苏锐当成了假想敌。

  “我主要是负责业务方面的一些事情。”苏锐说道。

  这种情况他遇到可不止一次了,都说工作没有贵贱之分,可是,这个世界上的太多人都喜欢用工作来衡量人的地位。

  “原来是业务员啊。”李母故意拖长了腔调。

  业务员就算赚的再多,那也是业务员,公务员的工资就算只有几千块,那也是公务员!这就是他们的价值观!

  在这样价值观的影响之下,考公务员的毕业生们犹如过江之鲫,简直比高考还要凶猛!

  听到了李母的声音,叶冰蓝的脸色已经变得不太好看了,她脸上的笑容早就已经冷了下来,恢复了女警官本色。

  叶醇书的脸色也不太好看,事实上,他对苏锐的第一印象非常好,别说对方是个业务员了,哪怕就算是个扫大街的,他们也不会轻视对方的。

  王茹脸上的笑容更加轻蔑,没办法,这种贬低别人抬高自己的行为实在是太容易让人拥有成就感了。

  “我们家李栋现在是首都地震局的公务员,虽然没有实职,但也是个正科级。”李母看起来很骄傲的说道,三十岁的正科级,在她看来,真的前途无量。

  如果是在县里面,三十岁的时候达到正科级真的非常困难,除非关系通天,但是在首都这个遍地都是大官的情况下,真的不算什么。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随便到哪个部委里面,都是处级一走廊,科级一操场。用多如牛毛来形容丝毫不为过。

  因此,一个地震局的正科级主任科员,有什么好让李母自豪的呢?

  如果他们知道,苏锐的真正身份是共和国现役最年轻的少将,不知道他们会作何感想!

  可惜的是,为了避免牵动太多人的神经,苏锐的少将军衔签了保密协议,不能拿出来显摆。

  事实上,每每想到这一点,苏锐还是会有点郁闷的。

  否则的话,遇到这种事情,直接把军装穿在身上,看着那闪亮亮的将星,谁特么还敢跟用一个公务员在自己面前显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