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最强狂兵> 第1495章 神乎其技!
  “啊!”

  一声惨叫,回荡在这小小的院子之中。

  相比较之前肚脐的疼痛而言,此时苏锐感觉到的疼痛甚至强烈了十倍以上!

  当然,司徒远空的手指并没有点在苏锐最要命的部位之上,而是点在了他小腹靠下的位置。

  可是即便如此,苏锐也感受到了无边的痛苦,甚至他觉得自己的小腹都要被对方的手指给戳爆了!

  苏锐很想问问,他的前列腺还好吗?他的膀胱是不是还在?自己的某个地方究竟还能不能再继续使用?

  而且,刚刚受到撞击的时候,他差点没憋住尿裤子了!

  这倒不是他被吓得,而是那些神经在受到攻击的瞬间变得不受控制了。

  这种疼痛真的快要超出他的忍耐极限了,这甚至不是来自于肉体的疼痛,而是神经层面的疼!

  有很多人以为被刀子割肉是最疼的,但是如果体会过神经疼的话,肯定就不会这样想了。

  就像某些牙医在补牙的时候,会用一根针头插进牙髓腔里面挑来挑去,针头每动一下,都会带来剧烈的疼痛,让人感觉到整个脑袋都要抽筋一样。

  这就是挑神经所带来的效果。

  用一分力气,给人一百分的疼痛!

  在这种情况下,根本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克制疼痛,唯有咬紧牙关!

  而此时,司徒远空对苏锐所造成的这种伤害,甚至比起那挑神经所带来的疼痛要强烈十倍以上!

  在这种情况下,苏锐还能做什么?

  他甚至连牙都咬不紧了!

  “老子铁定当不成男人了……”这竟是苏锐此时心中唯一的想法。

  他真的不知道司徒远空到底是用的什么手法,如果能够把这一套给学会去,别说打架的时候能不能用得上,至少在进行审讯的时候,一定会起到非常美妙的结果。

  苏锐还在忍受着疼痛的时候,司徒远空已经完成了正面的点穴,他单手抓住了苏锐的髋骨,然后就这么轻描淡写的一掀!

  苏锐的身体竟是迅速的翻转了一百八十度,然后正面朝下,脸部狠狠的拍在了石床上面!

  这一下,相当于苏锐完完全全的趴进了灰尘堆里面!

  那一层没有飘在空气之中的老灰,已经快要把苏锐的口鼻给埋起来了!

  苏锐的额头撞的生疼,鼻梁也发酸到难以忍受,鼻涕眼泪瞬间就涌出来了,难受的要死要活。

  可是,司徒远空的动作完全没有任何要停下来的意思,又是接连的重击,然后狠狠的落在了苏锐的两处腰眼之上!

  于是,苏锐便感觉到自己的腰间也要被搞断了一样!

  司徒远空没有任何停留,竟是沿着脊椎一路点了上去。

  这真的是人体最脆弱的地方,也是最关键的地方,毕竟脊椎里面全是各种神经,连接着脑部和上下躯干。

  那些半身瘫痪的人,绝大部分都是脊椎受伤,让他们感觉不到下半身的存在,大小便也完完全全的控制不住。

  在这种情况下,苏锐简直要担心极了。

  他知道,脊椎是一定不能受创的,甚至在有些时候找人推拿,他都会让对方避开这一条中轴线。

  然而,此时由于司徒远空的出手,让他的担心已经上升到了顶点。

  从脊椎处产生的疼痛,已经在瞬间传导到了他的脑子里面,甚至让他感觉到整个脑壳都要炸开了一样!

  然而现在真的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苏锐趴在石床上面,完全没有半点抵抗能力,任人宰割。

  司徒远空在苏锐的脊椎上点完了之后,又开始对付他后背上的几处大穴位。

  也许是由于被疼痛搞得麻木了,苏锐现在连牙都不咬了,就这么硬生生的忍受着。

  他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生不如死了。

  然而,这还没有结束。

  随着司徒远空一指狠狠的点在了苏锐的尾椎上,让他有种差点失禁的错觉。

  妈的,今天真是要狼狈到家了。

  苏锐在心里愤愤的想到。

  …………

  苏炽烟焦急的跑到了苏耀国的小院子里面,满脸都是担心。

  “这是怎么了?”苏耀国正乐呵呵的坐在院子里面晒着太阳,说道:“怎么慌慌张张的?”

  “爷爷,我在准备送苏锐出去的时候,正好路过了司徒前辈的小院。”苏炽烟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然后,苏锐就被司徒前辈给抓进去了。”

  “被司徒远空给抓走了?”听了苏炽烟的话,苏耀国微微的错愕了一下。

  他忽然想到了之前司徒远空对苏锐留下的那四个字的评价,顿时立刻放下心来:“司徒远空不是性情乖戾的人,他有说什么吗?”

  “有。”苏炽烟点了点头:“他说让我不要靠近,苏锐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让你不要靠近?”苏耀国沉思了一下:“放心吧,既然司徒远空说不会有危险,那就一定不会有危险的。”

  嘴上虽然这样说,但是苏炽烟的心里面又怎么可能真正放心的下来。

  “爷爷,要不我们去看看吧。”苏炽烟不禁说道。

  “等等再去吧。”

  苏耀国笑呵呵的说道。

  看到苏耀国居然还在笑,苏炽烟不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只有借助这种方法,才能缓解紧张的情绪。

  “司徒远空已经好些年没有走出过那间小院了。”苏耀国笑着说道:“这一次不知道他是不是要重新出山了。”

  苏炽烟有些不太了解司徒远空的往事,但是苏耀国却是明白一些的。

  “爷爷,这么多年以来,你是不是都从来没有见过司徒远空啊?”苏炽烟不禁问道。

  因为在她的心里面,司徒远空实在是太神秘了些,据说苏家上上下下从来没人见过他。

  “见过几次。”苏耀国说道:“你父亲也见过他几次。”

  “我爸?”

  苏炽烟完全不知道,苏无限究竟是怎么走进司徒远空的小院的。

  苏耀国像是回想起来什么往事,眼睛里面露出了欣慰的神色来:“你父亲这个人,在这方面可比你爷爷我厉害的多了,我是欠了司徒远空不少人情,可是司徒远空也欠了你父亲不少人情。”

  “什么?司徒前辈欠我父亲的人情?”

  苏炽烟听了这话,简直是满满的难以置信!

  这实在是太出乎想象了!

  在苏炽烟看来,司徒远空根本就是个充满了无尽神秘感的世外高人,可是,老爹居然能让司徒远空欠他的人情?

  苏耀国的心情显然不错:“你父亲那个人,真的比你想象之中还要厉害的多,所以,我也很期待他会给苏锐什么东西。”

  “给苏锐东西?”苏炽烟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你以为你父亲是一时冲动才打赌喝酒输钱的吗?”苏耀国眯着眼睛:“很明显,他是故意的。”

  苏炽烟露出了恍然的神色来:“怪不得呢,那天我就觉得父亲的表现有点不正常,就像是要和苏锐置气一样,但是他从来都不是冲动的人,原来是要主动送东西给苏锐啊。”

  苏炽烟知道,既然是自己父亲送出的东西,那么一定要比苏锐所说的几个亿值钱的多,也重要的多。

  “那是你父亲对苏锐回归的见面礼。”苏耀国微微一笑:“他一贯嘴硬,你明白就好,不需要点破。”

  苏炽烟抿着嘴巴笑起来,心情轻松多了。

  她现在也开始期待,能够让父亲主动送给苏锐的礼物,到底是什么了。

  …………

  而在司徒远空的小院子里面,苏锐已经像一条死狗一样,软塌塌的趴在了杂草丛之中。

  之前司徒远空那一通狂猛的点穴,让苏锐浑身脱力,连手指头都抬不起来。

  然而,司徒远空却没有留苏锐在自己的石床上面多休息一分钟的意思,在点穴结束之后,抓住他的肩膀,顺手就给丢到了院子里面。

  还好院子里杂草丛生,否则就这么一下,苏锐还不得被摔得个头破血流?

  浑身无力的他只能就这么趴着,连翻身都做不到。

  这老头子真的一点都不“怜香惜玉”啊。

  他真的想象不出来,司徒远空到底给他做了些什么,让其身上竟然发生了那么大的变化,好像浑身的元气在这一瞬间全都外泄了一样,整个人变得困顿不堪!

  这绝对不是苏锐愿意看到的情况,也是他完全无法理解的。

  这疼痛和肌肉以及骨骼都没有太大的联系,这是神经方面的创伤!

  这种打穴的工夫,简直堪称登峰造极了!

  苏锐一身是灰,就这样趴在原地,由于过于疲惫,竟然很快就睡着了。

  等到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太阳刚刚升起。

  他竟然从前一天的中午十一点左右,一直睡到了这个时候!

  苏锐发现自己浑身已经湿透,好像昨天晚上下了一场大雨,院子里面都有积水。

  “这个老家伙。”苏锐愤愤不平的心想:“下个雨也不知道把我拖进屋子里面去,就这样淋着雨,感冒了怎么办?”

  对于苏锐来说,这真的是极为难得的一次经历。

  他爬了起来,觉察到之前那种极度虚弱的感觉已经完完全全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清晰的力量感。

  他攥了攥拳头,甚至能够清楚的感觉到有力量在身体内部流淌。

  这种感觉是他之前从来不曾体会到的,难道说,这司徒远空把自己按在床上狂揍一顿,就能够产生吃了兴奋剂一样的效果?

  如果司徒远空知道,苏锐此时竟然把他的独门刺激穴位激发潜能的行为理解成了“按在床上狂揍一顿”,不知道会不会气个半死不活的。

  ——————

  ps:第一更送上啦!

  另外,大家每天看公众号文章的时候,记得戳一下文章下面的广告啊。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