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最强狂兵> 第1521章 卿罗山
  等秦悦然走到门口的时候发,现苏锐正在和王莹武在一旁低声聊着什么。

  “还好,还好,苏锐没有听到我刚刚在讲些什么。”秦悦然本能的轻轻拍了拍胸口。

  她想要默默的去为苏锐做一些事情,但是又不想要让其知道。

  她从来都是不求表现,只求安心。

  苏锐安全了,她就安心了。

  秦家这次之所以能够如此果决的出手,用出了这种雷霆万钧的手段,和秦悦然真的有很大的关系。

  她想要利用这种方式,给苏锐分担一些压力,转移一部分的火力和注意力。

  对于秦悦然的这个想法,苏锐的铁杆拥趸秦冉龙也是高举双手双脚的赞成。

  姐弟两个一拍即合,这才有了秦家在君廷湖畔展现警界力量的超级大招。

  由此看来,苏锐还是猜错了的,当时他认为那些警察在君廷湖畔对付白家,是出自于秦冉龙的手笔,但是现在看来,每件事情的背后都有秦悦然的影子,并不能够单纯的把“锅”甩到秦冉龙的身上。

  对于秦冉龙和秦悦然的决定,秦家的几个长辈也是没有太大的意见,毕竟在他们看来,老秦家已经沉寂的太久了,太需要一场酣畅淋漓的爆发了。

  否则如果他们再继续这样沉寂下去,恐怕首都的年轻一代,会越发的不把秦家给放在眼中的!

  当然,秦家的长辈们都是在培养新的接班人,因此对于秦冉龙和秦悦然的这个计策,他们并没有做过多的干涉,甚至给予了几个小辈极大的权力,家族的资源任由他们去调配。

  换而言之,只要能够取得最大化的打击效果,怎么都行!

  不过还好,秦悦然和秦冉龙都是聪明人,并没有在这件事情上面让老秦家丢人,更没有忍气吞声,不仅让老秦家极大的振奋了精神,也让白家颜面扫地,旗下的各大企业都受到了重创。

  当然,在秦之章等老人的眼睛里面,面子还是重于一切的,因此,白家这次损失最大的并不是钱财,而是脸面。

  这样的世家,一旦丢光了脸面,无疑在日后的道路上面寸步难行,每一脚都好似踩在泥沼之中!

  相对而言,秦家则是赢得了所有的面子!

  老秦家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让首都所有隔岸观火的人从此再也不敢小觑这个家族了!

  试问,整个首都,又有几个家族敢像秦家这样,刺刀见红的和白家硬碰硬?丝毫不忍让,丝毫不妥协!

  秦冉龙和秦悦然的这一仗,极大的刺激了首都所有人的神经,也让秦家的几个老爷子非常非常满意。

  在他们看来,已经没有比这更加完美的结果了!

  秦家不仅是在战争年代满是峥嵘,和平年代同样如此!

  …………

  “白家的私兵还有一个小型的秘密基地,我们已经派人进驻了,只是,那个基地对我们来说并没有太大的用处,是整体卖掉,还是把武器清空,或者就这样保留下去,请您定夺。”王莹武在一旁跟苏锐说道。

  “白家在那个秘密基地的投入肯定不少,如果整体打包到黑市上面出售,也必然是天价,我还真不知道有谁能够一口吃的下去。”苏锐沉思了一下,说道。

  “那您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把武器全部清空,你们标准烈日率先挑选,用不着的就拿到黑市上面卖个好价钱,注意,一定要分批去售卖,不要引起太多的注意。至于基地,完整的保留下来,毕竟狡兔三窟,房子永远也不嫌多。”

  苏锐简单明白的下了指令。

  白家在中东投入了这么多钱,到头来还是便宜了苏锐和标准烈日。

  “那出售武器的钱……”王莹武说道:“之前标准烈日已经进账很多了,我想这一次就全部交给您好了。”

  “可以。”苏锐点了点头,倒也没再拒绝。

  他知道标准烈日第一次遭遇白家私兵,把缴获的战利品卖掉的时候,足足赚了一两千万,足够运转很长一段时间的了。

  “接下来,你先回到中东去吧,把白忘川交给我,最近,辛苦了。”苏锐拍了拍王莹武的肩膀。

  从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开始,他就知道此人很可靠。

  在和他的交手之间,苏锐觉察到了王莹武的身手是有渊源的,虽然那些动作做了很多利于战斗方面的改动,但是仍旧可以看出从前的影子,因此,苏锐才会问出对方是不是后来改的名字。

  因为,王莹武所拥有的身手让苏锐太熟悉了,他甚至知道那个门派的所有姓氏和辈分。

  不过,没想到的是,平日里对苏锐的命令从来都是无条件执行的王莹武,居然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那个……这次回到华夏,我想请几天假……”

  “没问题。”苏锐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这倒是我没考虑周全,你很久没回过了,这次既然回来了,应该放几天假休息休息,然后探探亲。”

  作为一个领导者,他刚刚的那个命令是有些不够全面的,并没有考虑到王莹武的个人状况。

  听了苏锐这话,王莹武的心里面顿时充满了感谢,他算是后来才并入太阳神殿的,因此并不会像双子星那样忠心耿耿死心塌地,但是遇到了命令,还是会一丝不苟的执行。

  只是,此时苏锐脸上的那些尴尬,和他接下来说的那几句话,让王莹武不禁觉得很暖心。

  “你想要几天假?”苏锐说道:“一个月够不够?”

  “一个月?”王莹武直接被苏锐给出的这个时间给吓到了,他连忙摆手摇头:“不不不,一个星期,一星期就足够了,第七天,我就会回到中东的。”

  “不着急的。”苏锐知道,王莹武这是放不下标准烈日,毕竟他的责任感很强,但是中东还有黑暗佣兵团在镇场子呢,因此王莹武并不需要太过着急。

  “我真不需要一个月的。”王莹武还在推辞。

  “那就半个月吧,咱们都别改时间了。”苏锐微笑着说道。

  给了假期还不要,这样的好下属哪里去找啊。

  “好,半个月。”王莹武点了点头。

  不过,苏锐还是顺口问了一句:“你准备去卿罗山,是吗?”

  卿罗山?

  听到了苏锐的问话,王莹武的身体轻轻一震!

  他自然之道,苏锐已经看破了他的来历,但是,看破和说破是两码事。

  卿罗山,这三个字对于王莹武而言,是一个魂牵梦萦的名字!

  在过往的无数次梦中,他都身处那个云涛翻涌的中部大山之中!那里是他从小到大生长的地方!

  直到后来,他才不得不离开,甚至背负了某种堪称耻辱的“罪名”,不得不改掉自己的名字!

  不,换句话说,他的名字并不是被改掉的,而是被师门强行收回去的!

  看着王莹武的神色变幻,苏锐知道了自己似乎提及了别人不愿意触及的往事,于是轻轻的咳嗽了两声。

  “卿罗山其实是个不错的地方。”苏锐说道,在过往,由于某种原因,他曾经去过那里,甚至和其中的很多人都打过交道。

  而苏锐并不认识王莹武,但是却能够从他的身手之中体会到,他应该是卿罗山的核心弟子。

  王莹武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我这次是去卿罗山,不过,并不是光明正大的去。”

  明显是有着难言之隐的。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他只愿意偷偷的回到卿罗山?

  究竟是什么样的人,让他如此的放不下?

  苏锐并没有去问别人隐私的想法,他笑了笑:“当年的事情很难解决吗?”

  “是的,很难解决。”王莹武咬了咬牙,瘦削的脸上忽然涌现出了一丝憔悴之意。

  “你离开卿罗山多久了?”苏锐问道。

  “快十年了。”王莹武沉声说道。

  “十年,人生能有几个十年。”苏锐说到这里,不禁有点同病相怜的意味:“我当初也是离开了五年。”

  从这一点上面来说,他和王莹武的经历何其相似!

  一辈子能有几个五年,能有几个十年?

  有多少误会,是花去十年时间都无法解开的呢?

  足足十年,什么误会不能够被风吹散?什么感情不会被湮没在时间的尘埃里面?

  苏锐拍了拍王莹武的肩膀:“去吧,勇敢一点好了,有很多东西,用嘴巴说不清,就用拳头来说清楚。”

  用拳头说清楚?

  听了苏锐的话,王莹武那有些黯然的神色之中闪过了一抹精光,而后他又摇了摇头,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无论是拳头,还是嘴巴,都说不清楚。”他低声说道。

  苏锐似乎已经能够判断出来,他究竟是遇到了什么事情了。

  他想要出手帮助王莹武一把,但是自己最近的时间实在是太紧张了。而且解铃还须系铃人,有些剪不断理还乱的东西必须要由王莹武亲手来解开。

  “卿罗山,卿罗山……”苏锐轻轻的念叨了两句,然后插在裤子口袋里面的双手似乎摸到了什么东西。

  那是一块令牌。

  令牌的旁边还有一个折叠起来的信封。

  一道灵光骤然划过苏锐的脑海:“对了,卿罗山的附近,是不是有一个叫做大庙镇的地方?”

  ——————

  ps:中秋节也要努力码字,今天的第二章送上!

  感谢老朋友江南怪才、心就像玻璃杯、我和世界不熟、tntfang的万赏!

  感谢浅漠忧伤、椒图宝宝百度、人当无罪岁月、极地狼牙、痞性123、书友20521633、羽毛轮厕、乌努尔、、chr百度、祢意犹未尽、賤小萌、水中泡泡、江湖你海哥、书友35411542、明明白白胖胖、独孤荇、风暴要来、云浮小杰哥、盛夏de初夜、知足常乐ye、hot997、书友19811446、龙彪行天下、纹身脏辫、e输入中q、a3227345、毅个人在跑、地球村钉子户、射手座念、甜甜天天、爽朗的赤龙、坏男孩丶、芥末即寂寞、鱼乌酒、en_cc、邪魂zh、云端1989、更新好、狼烟小欢、轩辕战刀、书友锐意无限、中华神剑、大周敢死军的捧场和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