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最强狂兵> 第1558章 孽徒!
  姜铁山强行压下当场击杀姜怀雄的冲动,让两个人架起了犹如丧家之犬一样的大徒弟,一起跟着周显威朝前行去。

  从这一点就能够看得出来,姜铁山绝对是个冲动的性子,这一点并没有随年龄的增长而有任何的改变。

  所有人都注意到了,周显威带路的方向正是姜怀雄如今居住的小院!

  他们都看向了大师兄,发现这位大师兄此时此刻正控制不住的瑟瑟发抖呢!

  他的心里一定有鬼!

  苏锐微微一笑,事情的发展方向和他之前所料的丝毫不差。

  事实上,如果真正目的是为了搞死姜怀雄的话,那么他已经达到了目标,可是,苏锐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目的,那就是要帮王莹武洗脱罪名。

  在这种情况下,多给姜怀雄十分钟的生存时间,似乎并不是多么大不了的事情。

  周显威带人来到了姜怀雄居住的小院子,笑眯眯的说道:“诸位,尽请期待,好戏马上就要开始了。”

  姜铁山面色铁青。

  王莹武的表情则是有些复杂。这间院子以前是他住的,他已经有将近十年时间没有跨过那道门槛了,只是,今天以这种回归方式,让人无论如何都无法兴奋起来。

  众人一进入房间里面,就看到了那个被周显威打开的保险柜,至少有十几个存折在床上一字排开,而那一摞摞的红色现金,更是极其剧烈的冲击着众人的眼球。

  “看一看,姜怀雄的这些存款,究竟是不是贪污了你们卿罗山的钱。”周显威笑着喊道,在幸灾乐祸这一点上,他和苏锐绝对是亲兄弟。

  姜铁山率先走上前去,他翻看着这些存折,本来就已经非常难看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他转向了被架着的姜怀雄:“你怎么能有这么多钱?”

  那二师兄走上前来,目光之中带着浓浓的复杂:“这是我们山门里的钱!这两年来,大师兄已经把财务权从老五的手里拿过去了,不过我没想到,他竟然会把这些钱全部存在他私人的名下。”

  姜铁山看着姜怀雄,语气之中似乎已经没有半点情绪的波动了,冷冷说道:“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吗?”

  姜怀雄知道狡辩也没有任何用处了,毕竟那户头的名字就是自己,这是铁证如山。

  不过接下来,他似乎已经是想到了什么,一种巨大的恐惧感从他的心底蔓延而出,很快传遍全身,甚至让他控制不住的连续打了好几个冷颤!

  因为……因为保险柜里面还放着其他的东西!

  那东西是绝对见不得光的!

  “你们看看这个肚兜,这是和那些钱一起放在保险柜里面的。”周显威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我在想,姜怀雄每天睡觉的时候,是不是也要抱着这件衣服睡觉呢?”

  看着那件女士古典肚兜,每个人的脸色都非常难看,他们都没想到,堂堂的卿罗山大师兄,居然会有这种癖好!

  “登徒子!”姜铁山骂了一句。

  “别啊,这位老爷子,您老人家先别激动。”周显威笑眯眯的指着肚兜上的字,“您看看这上面写的是什么?”

  那被绣上的“姜莹”二字,登时出现在了众人的眼睛里面!

  姜莹,就是姜铁山的亲生女儿!

  姜铁山的瞳孔骤然凝缩了起来!

  他当然知道女儿是一直都喜欢刺绣的,这绣法和她平日里的穿针走线完全一样!这就是姜莹的贴身衣物!

  看着女儿的贴身衣物居然出现在了姜怀雄的保险柜里面,姜铁山哪里还不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十年前就是姜怀雄掳走了姜莹欲行不轨,半路被王莹武救下,然后才有了后面的事情!

  可是当时,姜铁山误信了姜怀雄的话,居然把王莹武给逐出了卿罗山!

  此时此刻,一切都已经真相大白了!

  可是,真相来的太晚了。

  想想十年前被陷害时所遭受的种种冷眼,王莹武不禁百感交集!

  还好,时间把公道给了他。

  不,确切的说,是苏锐把这一切给了他!

  如果不是苏锐执意要上卿罗山帮忙报仇的话,那么也不可能有今天的澄清了,姜怀雄也不可能暴露他真正的嘴脸!

  “孽障!你还有何话说!”姜铁山气的手指都在颤抖了。

  他最信任的徒弟,却一直觊觎着他的亲生女儿,甚至在十年前都差点得手了!

  如果不是王莹武发现的及时,那么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姜怀雄吓的身体都在打着哆嗦,即便他平时诡计多端,但是这个时候也找不到任何的理由来替自己辩解了!

  他到现在都还没有搞清楚,为什么明明是对他最有利的局面,突然变成了如此的一边倒!

  姜铁山似乎马上就要动手了,他双目喷火:“孽障,杀你一百遍,都不足以平我心中之恨!”

  “等等啊,别着急。”苏锐这个时候站到了姜铁山的身边,一脸看热闹不怕事大的样子,竟然伸出手来,拍了拍对方的胸口。

  姜铁山正在气头上呢,被苏锐这种动作撩拨的更加生气了。

  “姜老头,先别着急清理门户,更精彩的还在后面呢。”苏锐笑眯眯的说道。

  事实上,苏锐并不知道接下来还有什么新发现,但是周显威已经事先给他使过眼色了。

  其他那些师兄弟,一个个都站的离姜怀雄远远的,刻意保持着距离,他们都没想到,平日里追随的大师兄,竟然是如此人面兽心的家伙。

  “诸位,好戏在这里。”

  周显威打开了那个大衣柜。

  衣柜里面挂着几件衣服,初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常的。

  “你要干什么?”姜铁山冷冷问道。

  不过,他的话音还没落,就发现姜怀雄的身体开始更加控制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显然,这衣柜里面貌似还有更加见不得光的东西!

  周显威把那挂着的几件衣服全部都取下来,笑眯眯的说道:“我一开始也被骗了,不得不说,这衣柜伪装的实在太逼真了。”

  说着,他一拉上面的挂衣杆,衣柜的后面板子居然裂开了一条缝!

  不,确切的说,这是一扇门!

  由于衣柜的颜色以及纹理的问题,因此这扇小门在关闭的时候,让人很难去发现上面的缝隙!

  “好戏开始了。”

  什么好戏,根本就是悲剧好不好!

  周显威的每一句解说,都是在给卿罗山众人的伤口上面撒盐。

  周显威说完,便打开了那扇门,露出了幽暗的空间。

  这是一间暗室!

  他伸手在柜子后面摸索了一下,打开了灯,然后说道:“你们谁有胆子先进去啊?”

  那些师兄弟面面相觑,没有一个迈动步子的。

  姜铁山冷哼了一声,率先跨进去了。

  等到所有人都进入了那间暗室之后,立刻都被眼前的情景给惊呆了!

  这暗室贴着瓷砖,看起来卫生条件还可以,但是由于常年不见阳光,因此传来了浓重的发霉气味,不,在这发霉的味道之中,还有着一种怪味儿,让人忍不住的捂住口鼻!

  最触目惊心的是,在暗室的两个角落里面,分别有着两个铁笼子!

  这铁笼子只有一米多高,人在里面只能坐着蹲着,就算是想要躺下,也只能蜷缩着,根本就伸不直腿!看着都觉得难受!

  然而,在铁笼子里面,还关着两个女人。

  确切的说,是两个一丝也不挂的女人!

  这两个女人都蜷缩在地上,眼神空洞,表情木然无比,看到来人了,她们的表情也没有任何的波动,似乎对这一切都漠不关心!

  很显然,她们已经被姜怀雄折磨的心理崩溃了!她们天长日久的呆在黑暗之中,每天都要遭受虐待,这种生不如死的生活让她们对“出去”这件事情根本不抱任何的希望!

  天知道这间密室存在了几年,天知道这两个女人被关在这里多久了!

  而在密室另外一边的床上,还有着各种虐待工具,那两个女人的皮肤上也是伤痕累累!显然是姜怀雄的某种独特癖好所致!

  看着此景,姜铁山的面色铁青!

  “孽障,你还有什么好说的?你还是不是个人?”姜铁山问道!

  他真的觉得,卿罗山的所有脸面,全部都要被姜怀雄给丢的一干二净了!

  “师父……我……”姜怀雄还想狡辩:“这暗室在我住进来之前就有了,这是姜怀武弄出来的……”

  此时此刻,他还想把锅往王莹武的头上甩。

  可惜,事已至此,根本没人再相信他的话了!

  苏锐慢悠悠的说道:“姜老头儿,现在杀掉你这大徒弟,应该是没有任何问题了吧。”

  设计陷害同门,妄图对自己女儿图谋不轨,此时还关押虐待两个陌生女子,姜铁山那火爆脾气真是压不住了,他真的觉得自己把姜怀雄打死一百遍都不解恨!

  真亏自己之前还想把整个门派都传给姜铁山,看这种情形,如果真的让他成为掌门人的话,整个卿罗山的威名也将彻彻底底的毁于一旦了!

  “混账东西!有你这种丧尽天良的弟子,真是我卿罗山的耻辱!”姜铁山暴怒了。

  “你的命是我救回来的,现在就由我来拿回去!”

  姜铁山说罢,一掌重重的拍在了姜怀雄的天灵盖上!

  砰!

  一声闷响传进了众人的耳朵里面!

  鲜血瞬间便从姜怀雄的七窍之间涌了出来!

  ——————

  ps:第一更送上!小睦姑姑在跑上跑下的做饼干,祝大家周末愉快!